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龙獒】赛后

他没尽全力。他现在很压抑。马龙琢磨着张继科的心情,有点不是滋味。

获胜的激动只有一秒钟的狂喜,还没涌上巅峰的好心情就随着目光扫见张继科落寞的侧脸的那一刻,一并沉了下来,突兀得像崴了脚。

动作不大,他在张继科擦脸的时候拉了他一下,“继科。”他嘴唇幅度几乎没动,即使有摄像头照他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张继科毛巾挡着脸,声音模糊地回了句,“我现在不想说话。”不过语气倒还是很平静没有生气的样。他用力地蹭干脸上的汗水,抬了抬手臂把衣角从马龙手里拽回来,擦肩而过。

比赛才刚刚结束,各有各的事要应付。跟裁判工作人员一一握手,接受记者采访,领奖,得了金牌之后簇拥而来的喧嚣也让他不得不打起精神忙碌了一阵。


差不多该弄的都弄完了,他看到远处刘指导在跟张继科说话,一个在絮絮叨叨,另一个虽然面无表情一声不吭但也是在往心里听。他往那两人靠近了点,两个人也都看到他了,刘指导跟他打了个招呼,他也微笑点头回应了下,但眼睛还是往张继科脸上瞟。张继科还是没跟他客气,跟刘指导低声打了个招呼,刘指导拍了拍他的肩,让他先回去了。马龙心里有话急着跟他说,连追两步想赶上去,但还是出于礼貌,硬是收了步伐停着先跟刘指导说两句。

刘指导也没啥紧急话非得现在说的,以后多得是时间总结,赢了第一件事就是好好休息,给后面比赛养精蓄锐,还有注意自己情绪放松,不用太在乎别人怎么想。马龙像是听明白他的暗示了,往看了张继科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刘指导说,“你还不了解他,你放他一会儿他自己就好了。”

马龙笑了笑说我知道。但是心里想的是他还是放不了他一个人。话说了两句,他还是心急着去追张继科。刘指导看出来他想法,也任着他去了。


张继科觉得自己根本就没闹脾气,他知道马龙那人做人什么性格,太乖了,善良,在乎别人感觉,不像自己该开心就开心,该不开心就没必要假笑,从不管别人怎么想。但马龙这个金牌,本来一百分的快乐,但是张继科一搅合,估计就只剩个一半了。所以张继科觉得自己很收敛了,他在乎马龙,他想让他多高兴一点,但是他又做不到去装得乐呵呵地立刻跑过去庆祝,他想让他眼不见心不烦是不是更好一点。

但是马龙好像非得要黏着他。从来也没这么黏过。他听见后面马龙追上来的脚步声,他又走快了几步想往自己房间闪,但是没躲过去,关门的时候被马龙气喘吁吁地拦住门框,本来就白的脸更是汗涔涔的,一副非要跟他说几句话的架势。

张继科皱皱眉头,硬是要关门,但是马龙一只手挡着门,一只手扶着门框,张继科又不可能把门往他手上砸,僵持了一会儿,他也懒得对峙了,不管门了,也不管人了,他直接扭身把自己往床上扔过去,整个人埋进枕头被里。

马龙跟着进了房间,把门带上。他说“你腰怎么样?”张继科没理他,背对着他,脑袋埋床上。马龙又说,“我听你声是不是感冒了,你喝点热水,别过两天团体赛反而加重了。”张继科下意识抽抽鼻子,好像真有点堵,他没说话,但是纳闷了一下怎么自己都还没发现。也没发现马龙已经离他更近了,坐在他床边上的时候他感觉到了,往里头挪了挪,自己也不知道是下意识给他让位,还是想躲开他。

马龙揉了揉他脑袋。张继科这个人,想象一下揉他脑袋,就感觉下一秒会被他怒气冲冲地扭头就一口把你手骨头咬碎。但是私下里,他俩这动作做的不能再熟。“你这汗出的,也不洗澡就往床上躺。”张继科眯着眼睛让他揉脑袋,马龙说,“要不你去洗个澡,我给你搓背,再帮你擦擦头发,你睡一觉,吃饭时候我来叫你。”

张继科刚想嗯一声,又觉得不对劲,他抬手抓住马龙的手,抬头看他,“马龙你没必要,你干你的去吧,我挺好的。”

马龙笑的温温和和地,“我知道你挺好的。”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腰,故意开玩笑“我不是一直这么伺候你?咋今天才不好意思。”

张继科哽了一下,突然的玩笑让他这个厚脸皮惯了的也有点不好意思,他嘴硬顶回去,“我也没让你……,你不是自己心甘情愿的吗。”他习惯了马龙对他好,但是对“伺候”这两个字却莫名其妙有点面红耳赤,憋了半天也没说出口。

张继科说啥马龙也不生气,大大方方承认,“我是心甘情愿啊。”他脑袋低了点,又跟张继科仰起来的脸凑近点,鼻子差点都要蹭到了,“一直心甘情愿。”他压低声音说,然后借势微微一偏头,吻住了旁边人的唇。

唇上的触感是熟悉的。张继科不是讨厌他的吻,只是心里的防线还是过不去,他扭着脑袋躲开马龙,从床上坐起来,避免刚才那个处于劣势的姿势。马龙伸手过去抹张继科嘴边上被带出来的银丝,张继科说,“你刚才不还嫌弃我脏吗?”马龙蹭掉他嘴巴边上的口水,笑了笑,“我也一身汗,都一样。”

“那你就回去洗澡吧,别在我身上蹭。”赖床如张继科也差点从床上直接蹦下去,但是被挤在人和墙中间,限制了动作幅度。马龙又把张继科拦了回去,“急什么。”他又试图去用嘴唇寻找对方的嘴唇,却只吻到了侧脸和唇边的一点胡茬。

马龙知道他是真不愿意了。稍微拉开了距离。张继科那儿也有点尴尬,他是不想跟马龙亲热,但是问题不出在马龙身上,他是自己心里别扭了,但是这话又不能在马龙面前直说。他说也尴尬,不说的话,就那么晾着马龙他看着也不舒服。他沉默了会儿,低低说了声,“马龙你回房间吧。”

马龙没说话,只是定定看着他。张继科不自在地转开眼神,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硬是把自己语气放平缓跟哄孩子似的,“你让我静两天我自己就好了,真的。你先回去把。”

“我知道你难受。”马龙声音什么时候都那么沉稳,衬得张继科那边波澜起伏的难过跟独角戏似的。张继科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很收敛很压抑很不释放感情了,但一比较还是不如马龙轻轻巧巧地云淡风轻。

“可你就算一个人静着自己纠结又能有什么用。我现在人就在这,对,在赛场上我们是对手,非要有一个胜负,但放下球拍我们还是朋友,是伴侣,无论什么话跟我说出来不比你自己憋着消化好吗?继科……”马龙掏心掏肺想跟张继科说心里话,张继科听完有没有触动没关系,但是他接受不了张继科连听都不愿意听就要跑的反应。张继科钻自己牛角尖里去的时候没人拉得动,但拉不动他马龙也要拉。他是接受张继科的脾气和个性,但不代表他可以容忍那个人不把自己当回事——看着张继科推开他就要下床,一只脚刚踩在地板上第二只还没跟下去,马龙黑着脸,也卯足了力气跟他干上了。手上一使劲就把人拽了回来,直接翻身按着他肩膀把他压陷在床窝里了。张继科根本没料到后面那人敢对他使这么大劲儿,重心一倒从屁股连腰先着床板,连扯带撞霎时间疼得他脸都白了。

要是他再脆弱点,连眼泪都能给疼出来。

马龙吓得一秒怂,连忙松了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张继科咬着牙把最难忍的那阵痛忍过去,睁开眼睛时红了一片,他这回是真生气了。就算知道马龙不是故意的,但是看着马龙横跨跪坐在自己身体两边,一脸紧张地要掀他衣服看他腰时候,他一直刻意压制的暴脾气就升到了顶点,他抬起膝盖就往马龙大腿上一踹,“马龙我操你大爷的。”他咬着牙红着眼睛怒吼,“别他妈以为你拿了个奥运冠军就能草老子!”

一直只顾着担心那位暴脾气小藏獒从心情到身体上各种差池问题的马龙在大腿肉被张继科坚硬的膝盖骨狠捅一下疼劲还没消的瞬间,委屈地蒙蔽了,“啥?”

张继科瞪着他,喘着气,脑中考虑了千百遍那人的无辜是真的还是在装,但是无论是哪点他现在都很没面子,明明不该说的不该炸的,到头来还是被点爆了,张继科嫌弃自己没出息,扭头动了动嘴型,骂了自己一句没出声的脏话。

马龙叹口气,“你还疼不。”他不敢用力,仅是用手心去贴着继科的腰处,只敢用掌温去暖一下敏感的肌肉,语气里掺杂着懊悔,“我下次不对你使这么大劲儿了。”

张继科闻言,瞅他一眼,又把目光收回去,眼睛闭上,“小事,不疼。”语气中竟然还能听出点不明显的粗糙的温柔。

龙队不紧不慢地手轻按捏着张继科的腰肌,不知道在想啥,一句话也不说。张继科一会儿睁开眼睛瞅他一眼,一会儿又瞅他一眼,看他都没有反应,就“诶”了他一下,“我刚才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

马龙听完,回忆刚才张继科的反应,乐了一下,“挺好的。我就是来听你说心里话的。”

“神经病。”张继科也给气笑了,“我现在心里话可一点都不好听。”

“我知道。”马龙随口回答,主要思绪还是在张继科的腰上,手部动作也没停,“你爱赢怕输,又气自己现在身体状态跟不上,想往上冲,又挺迷茫,想放弃又舍不得。我跟你一样,输过也赢过,赢过也输过。就算神话也有结局那天,更何况我们谁算得上神话。但就看在你认识我这么久,也了解我,除了队友对手,还有这层关系的份上,对我不一样一点。别气我,也别气你自己,行吗?”

藏獒眨眨眼睛回答的毫不犹豫,“我没气你。”

但好像的确还是挺气自己的,其实马龙说的也对,何必呢,反正都结束了。可竞技比赛不就是比一个输赢吗,他赢了高兴,输了难受不也正常吗。难道马龙赢了就不高兴吗,但他感觉现在被自己折腾的这样好像真看不出来刚拿了世界冠军。那他是真不在乎吗?也不可能,他一摸球拍就六亲不认把自己打的都有点懵那吓人样说不在乎谁信。那他在哄自己?那也不可能,他还是了解马龙的——

马龙捏了捏他下巴,“你又想啥呢。”

张继科说:“想你刚才说的话呢。”

“哦,”马龙没想到他这么诚实,乐了,“想怎么样了,有道理没?”

张继科跟着他的笑也下意识弯了弯眼睛,不想笑,但又没掩住笑意,“还行吧。”他像是自暴自弃了,“算了不想了,就按你说的来吧。”

他把马龙的手握在手里,看着他又细又白的手指,“你说的,对你不一样一点。”

下一秒就被对方被搂紧了怀里。


趁张继科洗澡时候马龙回自己衣柜里拿了换的衣服,想一会儿也挤进去一会儿玩玩儿水,顺便洗完澡再看看两人情绪能不能再接再厉再进一步。结果迎面撞见刘指导,“你去他房间干啥?”

马龙连忙把衣服藏后面,“给他搓个背。”

刘国梁哼一声,“他倒挺享受的。”然后叫他一会儿跟张继科出来吃方便面,他在宿舍里煮,加个餐。马龙讪笑着,“不用麻烦了吧。”

“少废话,快点儿啊。”

马龙意兴阑珊的也挤进浴室,张继科在冲头发,看见他进来加快速度,“我马上洗完,你等会儿。”

马龙因为洗完澡不能趁热打铁干点啥而语气颓废,“刘指导煮了锅泡面叫我们去吃。”

张继科听了特高兴,“诶~好好好。”

好你个头。马龙心里默念一句。那你就在这儿给我补回来。他踩着水进去站在淋浴头下,泼下来的水打湿了两个人的头发和脸。氤氲的水雾让气氛有点暧昧的发烧。马龙把他推到瓷砖墙壁上,咬住了他的唇,张继科没有犹豫地把舌头递了回来。默契的唇舌缠绕,指间插入发丝痴恋的纠缠,身体越来越靠近体温灼热的相贴。一切都让温热的感情室更趋近爆炸。

他们一句话都没有,但是想说的彼此都懂。


后来张继科吃饱喝足了,一个人时候又想了想马龙的话。可能是吃饱了有力气了,可能是周围足够安静,时间足够多,所以他可以去想很多。他在想他现在还在这个赛场上坚持什么。乒乓球给他的到底是快乐多,还是疼痛多。他已经在最短的时间拿下该有的荣誉,而现在似乎他的身体也很难让他有更大的突破了。明明可以在巅峰时候放弃,载誉而归,却为什么要选择去吃力地一步一步挣扎着重来,把已经走过路又走的几分狼狈。可是他又是真的舍不得,他喜欢乒乓球,喜欢马龙,喜欢他的球队,喜欢这个国家,喜欢国旗升起飞扬在上空的热血沸腾的感觉。而这些,现在都还存在。他只是失去了一点点自己的光环,但他所有热衷的热爱的却还在。他想到马龙在领奖台上搂着他的肩,他们一起披着国旗,一起唱国歌,一切的一切都还是他喜欢的样子。

他翻身仰躺在床上,黑暗中,他笑得很放松。

他突然反应过来今天还没跟马龙说最重要的一句话。虽然已经侧面表达过了,但还是没清楚地说出恭喜两个字。他拿着手机吭哧吭哧打了的一大段话。微博的评论和转发瞬间上涨的噼里啪啦。在祖国那边热闹的喧哗中,他在里约寂静的房间里收到一条来自了马龙简单的微信。


张继科看完就扔了手机,捂着眼睛边笑边骂他肉麻。


然后笑了一会儿他又拿起手机重看了一会那三个字:“我爱你。”


放下了手机。他想,嗯。倒也是挺幸福的啊。

                                               =END=

评论(29)
热度(655)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