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现代校园AU/伪兄弟/龙獒】

-02-


马龙蹲在房间里收拾行李的时候,张继科接了个电话。他爸打来的,说在楼下隔两条街那家挺火热的火锅店订了位置,晚点让他直接带马龙过去。张继科嗯了声,确定好了具体时间,就回屋里叫马龙了。

他倚着门看马龙收拾包,马龙衣服塞不进衣柜,只能叠好放在行李箱里。张继科突然才想起来还有空的收纳箱,就从隔壁房间给他拖来一个,“这个你能用上吗?”马龙眼睛一亮,“诶?这个挺好的。谢谢谢谢。”

张继科说:“没事,你先看看够不够,好像还能找到一个。”然后手抱着胸斜倚在衣柜门上看他收拾。张继科有点洁癖,马龙收拾东西挺熟练,这一点挺让他舒服的。他之前想过这个要来的“兄弟”要是个邋遢汉他得多心烦,不过到目前为止所有事都让他挺顺心的。他挺满意的,“刚才我爸打电话来,说晚上在火锅店吃,你收拾完我们就下去。”

马龙点点头说好,手上动作不停将衣服往收纳箱里摆。眼角余光看见张继科一会儿揉揉腰,一会儿手指头抠抠衣柜木板,一会儿拖鞋蹭蹭地板,反正就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他手上动作慢了点,往那边偏脑袋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张继科也看着他,两人目光相撞,彼此都愣了一下,马龙索性就直接抬眼跟他对视了,像等着他说话似的。

张继科犹豫了下,“要不你回来再收拾?……我有点饿。”

马龙没忍住一下笑弯了眼角,带着笑意声音更温柔了,“行。我去个洗手间我们就走。”

张继科拿下巴给他示意了厕所在哪个方向,自己出去换鞋。走之前把刚才进屋摘下了的围巾戴上,马龙把帽子摘了这回出门也围了条围巾,款式有点像,是蓝色的,他自己这条是红的。出门前他看了眼鞋柜那边的镜子映出来的两个人。莫名觉得还真挺像兄弟的。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就被自己在脑海里唾弃傻逼了。他想也就他才敢围红的,马龙肯定不敢围,他皮肤那么白,再带红围巾肯定娘炮得不行。


出门有点冷,他小蹦着走快了两步,马龙鼓弄着耳机线就被他落在后面了。两个人大概差了半米距离。张继科特意放慢了点步伐,两个人多走几步就自然而然并肩了。马龙塞着耳机听歌,张继科掏出手机微信去撩那个还没追到手的漂亮学妹。他俩一句话没说,但不知不觉走的频率就一致了。傍晚的落日给路面铺上点昏黄,小路上隔得挺疏的路灯亮起的时候四周光还没全散。张继科手机戳久了觉得没意思,他把手机扔衣服口袋里,穿过两条荒旧的老街道,抬头正好走到人声鼎沸处,他跟马龙说,“到了。”

马龙顺着他视线看过去,感叹了句,“人挺多的。”

“嗯。”张继科手插兜里,随口回话,“有时候还要排队。”他俩一前一后推开门进去,扑鼻是跟外面截然不同的火热气息,又暖又香又呛,食客和忙碌的服务员声音交杂在一起吵吵嚷嚷的。他们爸妈就坐在离门不远地方,挺显眼的,一挥手就看到了。菜和肉摆了一桌子。毕竟三个大男人,食量乍一看还是很惊人的。

张继科一坐下来先喝了两口热茶暖肚子。马龙拉开椅子还没坐就先“妈,张叔”挨个乖巧甜笑着的打了个招呼,礼节具备。张继科筷子都拿起来要夹菜了,听见马龙那么有礼貌也尴尬地顿了一下,想跟着喊又觉得错过了时机再喊实在太刻意了,反正也喊不出来,索性懒得装了。直接抬盘子下肉,仿佛感觉到他爸给了他个杀气满满的眼神,他只能装作没看见。

秀姨笑起来时候跟马龙很像,他妈不算特别漂亮,但是长得就是给人亲切的类型。挺朴素的,估计马龙平时说话没掩饰住的小奶音都继承了他妈。在张继科埋头吃的时候,那边声音很温柔,还真有点像他亲妈,“继科你看看还有啥想吃的再点点儿,怕你们饿就先点了,问你爸他也说不出来你爱吃啥,我就猜着随便点了,以后你有啥爱吃的跟我说,我给你做。”

秀姨说话时候张继科正往嘴里塞了口红汤那边涮熟的肥牛,又辣又烫,听到点他名得他回话,好不容易把嘴里滚烫东西咽下去,嘴唇鼻尖眼角都有点红,“不用了,这些菜都能吃,我不挑。”他感觉他爸在用眼神剐他肉,咽了口口水又加了句,“谢谢秀姨。”

似乎两边家庭重组时候,父母就特别努力跟对家孩子羡殷勤。他爸平常也不是太爱主动说话的人,但今天也在跟马龙搭话,“小龙你平常在学校能见着继科吗?”反正张继科是从来没见过马龙。

不过马龙答案倒挺让张继科惊讶,“平时放学能看见他校队训练。”

张继科看向他,“你见过我?”

“嗯,我放学习惯在那儿背书。”

“哦。”下次他也打算注意一下,这么想着又去了一筷子夹牛肉,被他爸吼了——

“张继科你悠着点儿,人家小龙还没吃几口呢。”张继科抬了抬眼皮,“你吼我还不如去加一盘。”

他爸也习惯了他这德行,抬手叫服务员来加单,一边嘟囔了句,“你平时不是不吃肉吗?”

“我今天饿。”他回答的面无表情。晃了晃漏勺中的肥牛,他突然扭头问马龙,“你吃辣不?”

还是那样面无表情,马龙愣了一下,“……吃。”然后张继科就把勺子里的肉递到马龙碗前,“给你。”

“谢谢。”

张继科挑了挑眉头,“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他夹了几根面条进自己碗里,端着碗囫囵吞了两大口,语气有点模糊,跟火锅上方升起的雾一样,“反正以后也是一家人的。”


他说话没啥表情,甚至眼皮都懒得抬,他声音又低又沉,不耐烦时候脾气有点吓人,气质是标准的叛逆,气场甚至不像一个十七岁孩子,眼神太嚣张。但是——


很善良。


这是跟他接触过的人,虽然嘴巴不会说出来,但是心里都知道的共识。所以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不经意流露出的那些阳光能温暖多少人。

无论那人心里的冰藏得有多深。

可是马龙当时预料不到,不然他会继续防备出距离的。不至于让这个带点野性的男孩子,在他没有防备的时候一点一点撕破他费尽心思想藏好的伪装。然后用内心的灼热,穿过他故作云淡风轻的假象,炽痛他早已麻木的灵魂。


-TBC-

评论(9)
热度(279)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