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现代校园AU/伪兄弟/龙獒】

-03-


张继科洗完澡换马龙去洗。张继科平时习惯裸着睡,现在多了个人不行了,他就找了件背心套上。背心是紧身的,勾勒出少年劲瘦的身形,露出手臂初初成型的肌肉曲线。不经人事少年独有的年轻肉体。


他一边研究怎么铺床,一边看见马龙擦着头发进门来,他虽然穿的长袖,抬起手臂时候露出一截包裹着纱布的手腕。张继科眼睛尖注意到了,“你手怎么伤了?”

马龙晃了晃手腕,“前几天帮我妈做饭打下手,烫着了。”

“挺严重的?”

“还行。”他转移话题,“今晚怎么睡?”

张继科抖抖被子,“只能一起睡了。”

“……”

张继科琢磨了一下他的反应,以为他不乐意“你介意?那我睡地板吧。”

马龙连忙阻止,“不是不是,我没那意思。这床挺大的,肯定够。”张继科闻言“哦”了一声,“你还要多久,我困了。”

“我也睡。”

张继科不客气地先钻进了自己的被窝。被窝暖呼呼的,他钻进去立刻打了个舒爽的颤儿,一脸舒服地裹紧被子就露出个头发毛茸茸的脑袋,像条冬眠的大虫子,没了嚣张样看起来倒挺可爱的。马龙被他那个反差逗乐了,无奈地摇摇脑袋关了灯。也钻进自己的被子里。


床很大,两个人各躺各的中间还有缝。张继科突然在黑暗里蹦起来,找个了毯子卷了卷塞在两人中间,马龙问,“你干嘛。”张继科一本正经地回答,“我万一半夜往你那边挤这个能挡一下。”马龙不信:“这能挡住你?”张继科说能,他重新钻回被窝,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句,“我要是真挤着你了你就把我踹回去,我睡得死没事的。”

马龙实在是被他逗得笑出声了,他紧了紧被子,夜晚看不清人,可能又有点困,更觉得他声线有点偏女孩子的温柔,“我不踹你,挤就挤点儿呗。”

张继科困乎乎地说,“你跟我想的挺不一样。”

两个人在黑暗里面对面,只看得清一点面部的轮廓,马龙声音很轻,“你也和我想的不一样。”

张继科笑了笑,“好还是不好。”

“好。”马龙说,“特别好。”

张继科要睡着了,“嗯。我挺谢谢你跟你妈的。我不想……再看着我爸一个人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含糊,尾音最后在安静的空气里轻轻落下,呼吸渐变均匀。马龙侧着身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随着呼吸轻轻扇动的长睫毛,然后旋过了身,也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睡了多久。张继科暴躁地醒过来了。

他出汗了。他不知道现在几点了,但是睡前空调调了定时关闭,现在也关了。所以应该睡了有一段时间了,温度还算挺凉的。但是他出汗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马龙抱着他。


他绝对不是自己滚过去的。但是马龙把他连着那个垫在中间的毯子一起搂了过去。马龙说得对,那个毯子还真他妈没任何用。张继科被马龙两条手臂环绕着,肌肤相触的地方渗出一层薄薄的汗黏黏的。他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轻轻喘在自己脸上和脖子上。张继科睡不够,还出汗了,特别烦,他想一拳给马龙打醒,反正如果是他这么抱着马龙马龙踹他一脚他是没脾气的。但气鼓鼓了一会儿,他看着马龙睡的那么平静,还是没忍心动手。

夜晚归家的车从窗外走过,车灯透过窗帘,暖黄的光从他身上略过。头发,睫毛,皮肤,接连镀金,然后又归于阴影中。

张继科看了他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把马龙手拨下去,然后一点点慢慢地从他怀里蹭出来,确认马龙没被他弄醒,才翻了个身。那层薄薄的汗随着距离拉开,消失时候也把体温带走了,突然觉得有点凉。

于是他愤愤地把脑袋也钻进了被子里。


马龙一觉自然醒,摸过来手机看了眼,还差三分钟铃声响。他平躺着缓了一会儿,打算起床。稍微侧了侧头,看见张继科睡的头发毛毛躁躁的,脑袋上几根呆毛翘着,嘴巴轻微张着喘息,他那个角度看像撅嘴似的,要多好玩有多好玩。张继科动了动也要醒了,马龙立刻把目光收了回去。

张继科睡醒是蒙蔽的,他在浆糊一样的大脑里回忆了一遍是自己睡错别人床了,还是有人跑他床上来了。冷静了一分钟他想起来了马龙是谁。他晃了晃不清醒的脑袋,说第一句话时候声音哑哑的“几点了。”话音刚落闹铃就响了。

马龙说,“还早,我先去洗漱你还能再躺会儿。”

张继科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马龙翻身下床去拿换洗的衣服,先随便套了件外套。张继科跟着他也翻了个身,脸冲着他背影,问他,“你以前在家睡觉是不是爱抱娃娃?”

马龙莫名其妙,“啊?”

张继科裹着被子睡眼惺忪地傻笑,“我开玩笑的。你别拿错我校服了。”

“哦。”马龙低头一看,也突然不好意思了,“分不清了。”

“……”


张继科出门时候就觉得浑身别扭,“我俩衣服肯定穿错了。”

马龙把门带上,回话说,“我觉得没有。我就裤子拿错了,后来也换回来了。”

张继科争辩道,“你衣服肯定也拿错了,你自己不知道。”

马龙巨冤枉,“我真没拿错,你那是心理作用。”

“不是心理作用,真的,我这方面特敏感。”

“特敏感也没用,我肯定没拿错。”

张继科还要回嘴,突然看到不远处影影绰绰站着个熟悉的身形,站他单车旁边。他往前走两步,喊了一声,“小雨?”

那人冲他挥了挥手,张继科立刻扔了马龙,两步跑了上去,“你怎么在这儿。等多久了,冷不冷?”

马龙不知道要不要继续等他,他之前没跟他说这边去学校怎么走。本来说是一起走的。他就也往他们那边稍微靠近一点。

张继科不好意思地看了眼马龙,“这我弟,周雨。”马龙点点头,刚要说什么,结果张继科又加了句“亲弟。”

马龙就有点尴尬了,最后什么也没说。跟他们离远了两步,背过身站着,又把耳机掏了出来,缕了缕线,微微偏头把耳塞塞进耳朵里。


周雨跟张继科说:“我想你了呗。”

张继科说你想我你昨天不来看我,你这星期一的上学不怕迟到啊?

“我昨天想来了,”他目光扫了下马龙,低声说,“我妈说不方便。”

张继科愣了一下,“你们都知道了?”

周雨挺无语地笑了一下,“你们有瞒着的意思?”

张继科叹了口气,“有事以后再说,我先送你上学。”他回头喊了声马龙,马龙扭头看他,拆下了一边耳机,“怎么?”

“我送我弟上学,你先走吧。”

马龙欲言又止。然后只是盯着他眼睛看了一会儿,看的张继科有点发毛,刚想问,马龙就淡淡地应了声,“好。”他把耳机塞回去,扭头走了。张继科看着他背影,心里有一丁点不是滋味。但也没多想。

他解开单车锁,周雨就蹦过去,一抬腿跨坐到他后座的专属位置上。

张继科笑着说你悠着点。车头摇晃了两下,稳住,然后向另一个方向飞驰而去。


-TBC-


评论(8)
热度(298)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