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现代校园AU/伪兄弟/龙獒】

-04-

 

车轮碾压过零散飘着落叶的水泥路,轧过街边雨后未干的水坑,在干燥路面上带出一道越来越淡的痕迹。早餐档口摆着几张方桌,小笼包的蒸汽熏氲着清凉的空气。

张继科的校服是黑白色的,人长得又好看,就显得特别洋气。在周雨学校附近一群全是深蓝色系校服的蓝精灵里,特别引人瞩目。一路上骑车过去总引得人多看几眼。

周雨笑着说,“哥你看你回头率多高。”

张继科没理他的玩笑。

张继科一路上没说几句话,他在想事情,想周雨为什么会突然跑过来一趟,他肯定有话要说,就等着自己问呢。张继科不爱猜人心思,他觉得特别烦。

周雨拉拉他衣服,“哥你吃早餐吗?吃完再走吧。”

他停下车,跟周雨说“不吃了。没几步路了,你自己走过去吧。”

他摸了摸兜,里面有张出门时候随手塞进去的十块钱,他给周雨让他自己去买点早餐。车头扭了个方向就要走,周雨扯着他后座,“哥,你会改名吗?”

张继科没反应过来,“我改啥名?”

周雨又问,“那他要改吗?”张继科刚想问“他”指的谁,话没出口突然就明白了,“他也不改。”周雨咬了咬唇,搭下眼皮,声音冤冤的,“我也不想改的。哥你还记得我原名叫什么吗?”

这小子原来还在别扭这事儿。张继科差点没笑出声,他抬起手呼撸一下周雨的头发,“你别扭不别扭?”周雨抬着清秀小脸咬着牙看他,眼圈有点红,这个劲儿简直跟张继科小时候一模一样的。张继科上手掐他的脸,“你叫啥你不都是我弟?嗯?”周雨脸被他哥扯的有点疼,他哥一条长腿跨着单车抵着地,阳光和树荫在他头顶细碎洒着,要多帅又多帅。周雨看着他哥大脑有点发傻,张了张嘴没发出声来。

“咱俩血流的都一样的,比你跟你后爸还亲。再说你名都改了这么久了,现在还介意,你还是男人不?”他手上故意又加了点儿力,周雨眉清目秀一张小脸被他揪得变形了,他连忙把自己腮帮子的肉从张继科狼爪子下拯救出来,“哎卧槽哥你力气小点儿,我开玩笑的。”

“开完了吧?开完了上你的学去。”

“知道了。”周雨揉着脸蛋,“你什么时候去看看妈吧。”

张继科点点头,“我周末就去。”周雨也不磨叽了,跟他挥了挥手,背过身往校门走。张继科原地目送了他一会儿,看他走远了才自己骑车返回学校。

然后他就想起来他坏事了。

一并想起来了为什么他跟周雨走之前马龙要那么盯着他看,差点要把他看穿。

他连忙摸出手机给马龙打了两个电话,都没接。把手机扔回包里,他微微下压身体,加快了回学校的车速。跟阵风一样,带起了路上的飞尘和枯叶。

 

张继科读22班,高三楼最高层。一般他就直接走楼梯通到顶,食堂和操场没少跑,教学楼真的不熟。马龙的7班在二楼,他几乎没去过。今天去也是去看看马龙到底来学校了没。

文科班早读氛围真热烈,虽然不知道读的是啥,但是震得耳朵嗡嗡的。张继科从窗户探头探脑往里面看,一排一排地搜索。马龙他没看见,倒是刘晓纹抬起头跟他对视了。她四周望了眼,看教室里老师不在,她就放下书跑出来了,“继科?你找人吗?”

“嗯,马龙没来吗?”

刘晓纹没想到他认识马龙,指了指讲台,“来了啊,领读呢。”

张继科顺着她指头偏脑袋一看,那个一本正经站的笔直皮肤比刘晓纹还白捧着本书一边盯着一边嘴巴念念叨叨的人不就是他要找的嘛。靠,一直没想到往讲台看。

看到人张继科也放心了,跟刘晓纹打了个招呼,“哦。那行,我走了啊。”

“不用帮你叫他?”

“不用了。”张继科弯了弯眼睛给了刘晓纹一个感激的笑,“谢了啊。”

——眼睛不大电力十足,娘胎里自带的招蜂引蝶。

 

他看了下时间,第一节课也快开始了,他就直接回了教室。坐下没多久,收到条队友的微信,“草泥马胆子真大又逃晨练。”

他坐在教室后排,拿书稍微挡了下手机,按屏幕,“刘老头说啥。”

队友发来个微笑脸,“下午训练你就知道了。你完了。”

张继科嗤了一声,关了手机。还挺逗,想吓你爷爷,你爷爷啥时候怕过。

 

他困是真困,但课也得听,平常没时间复习,提高听课效率就是他利用时间的最好方式。说是这么说,他还是睡着了。

迷迷糊糊到下课,有人来推他手臂,“张继科,张继科。”

他抬起没睡够昏沉沉的脑袋。

“有人找你。”

他眯着眼睛朦朦胧胧地往后门看,马龙正靠着门一脸好笑地看着他,真是神清气爽。他晃了晃因为在桌子上趴久了不供血所以晕乎乎的脑袋,揉着僵硬的脖子走了出去。一点也不掩饰自己上课在睡觉,耿直得可爱。

两个人大眼对小眼在门口站了半天。张继科眼皮都没完全抬起来。似乎他的魂在还里面趴桌子睡,就出来站着个躯壳。马龙忍住不笑,先开口“刚才早读看到你来找我?”

张继科恍然大悟,清醒一点儿了,“哦,对。你早上怎么来的。”

马龙短暂回忆了下,爽快地笑了笑一语带过,“你家离学校挺近的,不难找。”

潜台词还是能听出来的,张继科很懊恼,“你迟到了吧。”

马龙也不是很在意,“有点儿。”

人家是领读,还害人家迟到,挺混账的。张继科沉默了一会儿,想了半天实在不知道该说啥,索性干脆道歉,“不好意思。”

马龙还是那个标准的客气笑,“没事儿。”

 

其实早上两个人之间氛围还是挺好的,结果周雨来的时候他没处理好,俩人就又回到昨天刚认识的时候了。张继科倚着阳台栏杆,他觉得是他有错在先,应该说点啥,但又找不到话说。他面无表情地盯着墙壁思考,大脑放松空白,情绪无悲无喜,可散发的气压低得周围一圈都是窒息的。

马龙不在那个漩涡里,他挺神奇的,看似单纯无害善解人意是最容易被别人情绪左右的类型,但却又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在每一次波及中脱身而出置身事外。

他声音清清朗朗,一下把张继科思绪扯了回来。

“你吃早饭没?”

……他钱包都忘了带,上帝估计是心疼他,让他随手拿了十块钱揣兜里。结果他还给周雨拿去买小笼包了。

张继科语气沉重地回答,“没。”

马龙说,“我不知道你爱吃什么,你先随便吃点吧。”他递给他学校超市的塑料袋,里面有一杯酸奶和一袋白吐司。

张继科诧异地接过来,“你不吃吗?”

马龙笑眯眯地,“这是给你买的呀。想你万一没吃呢。”他笑得阳光灿烂,见牙不见眼,“还好买对了!”

笑容明亮得黑夜久了突然亮起的灯,张继科眼神微微闪缩,像被光芒刺了一下,然后就挥散不去那个印记了。

 

马龙走后,他坐回座位上,叼着一片松软的吐司面包发呆。

马龙最后的那个笑和在他肚子饿时候送面包的行为,在他大脑里面不间断地一遍遍回放,绕不出去了,简直就是给他懵懂少年心的一记甜美暴击。大事不妙!他暴躁地揉揉头发,愤怒地低声吼了一嗓子,脑袋咣地砸在桌子上。他忘了嘴巴叼着面包,低头直接甩在了他脸上了。他脸埋在吐司里,一股扑鼻的奶香。

他认栽了,他服了。那个天降的弟弟马龙真神他妈的实在太甜了。如果是个妹子,就凭这一个瞬间,就算是大逆不道,就算对不起他爸,他也追定了!

 但是——

只可惜连个大逆不道的机会都没有啊。

 

 -TBC-

 


评论(25)
热度(295)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