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现代校园AU/伪兄弟/龙獒】

-05-


星期一的时间过得比较慢,屁颠屁颠地才跑了三分之二,张继科比较准时的到了操场,其他队员已经有到的了,他们习惯热身运动不统一组织,等刘教练来了就直接开始测试。

张继科面无表情地拉了拉筋,等身体热起来,把校服外套脱了。他自己做自己的,却感觉其他队员在偷瞄他和议论他。他环视了四周一圈,感到奇怪,“你们看我干吗?”

他早就把没去晨练的事忘到脑后了。但他那群损友期待他倒霉已经期待一天了,才不会放过他,在他做热身的时候一遍遍不怀好意地提醒他,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地:

——“张继科你一会儿怎么办?”

——“张继科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张继科上午刘老头的火可是发的相当大。”

张继科左耳进去噪音,偏偏脑袋,从右耳倒出去。

他目光冷冷地从他们脸上扫过去,把一幅幅不怕事大的表情尽收眼底,然后扯了扯嘴角不屑一笑,“他还能吃了我?”

有人也不看看时间就不怕死的调笑,“就是,我们科科日天日地还日不了一个刘国梁哈哈哈——”笑声跟鱼刺横卡在喉咙里一样戛然而止,“呃,刘老师好。”

刘教练居高临下地眼神不带杀气地把那个倒霉蛋吓得抖成筛子。目的达到了,他也懒得计较刚才听到那些小孩的童言无忌,他响亮地吹了声哨子,下令道,“分成两队测100米,倒数三名跑圈。张继科你第一组。”


张继科没有任何悬念的第一个冲过终点。刘国梁按下秒表,一看时间,乐了。张继科不懂他那莫名其妙的笑是什么意思。冲太快刹不住闸跑过头,他又走回来,凑过去看时间。刘国梁不让他看。

“张继科你是不是特别怕我骂你?”

张继科以他缺少人情世故的仅存社会经验琢磨了一下该说是还是不是。

“怕我骂你晨练不来,所以刚才拼命跑?”

张继科不知道他说的好话坏话,看他手伸出来了,就歪着脑袋从他指缝里去看秒表时间。

“还没反应过来?你傻不傻?”他把秒表给张继科递过去,“行行行,给你看给你看,看清楚没,你又破纪录了。”


张继科这回看清楚了,一嗓子“嗷”地就吼出来了,吓得天上的云都差点不飘了,整个操场同时在训练的几个训练队都静了下来了。都扭头往他这边看。一看是张继科就都见怪不怪地又转回头自己干自己的事了。


张继科和他们田径队其他几个的都不是体育特长生,能在这所全市升学率顶尖的高中读书是完全靠脑子考进来的。进了高一被选中校队才开始正式训练,刘指导水平很高,仅两三年时间就带出来了现在高中在读的三个国家二级运动员和张继科这唯一一个国家一级运动员。前一个一级运动员还是十五年前的。按理来说能考进来Z校脑子都不错,这几个考了级的运动员也不愁升学了。但是似乎这几个孩子目前都卡在瓶颈了,再怎么练也突破不了自己之前的成绩。

刘教练觉得这些都是好苗子,不突破这个槛儿,他不甘心,这几个学生都要强,自己也不甘心。尤其是张继科,刘教练见惯这孩子之前一次次刷新个人新纪录时候的无法无天,骄傲嚣张了。可是随着后面目标一个个都达到了,旧速度又无法突破,每天的机械训练每天的墨守成规然后照旧没有任何变化,他能感觉到张继科每日逐渐消减的兴趣和兴致,连情绪都不再生龙活虎。

像感冒鼻塞,像久阴湿闷不晴,像窗户隔着玻璃蒙着擦不掉的水雾,在心里憋着难受却无能为力,憋屈太久,张继科发泄的这一嗓子吼声,太久没听见了。痛快!

刘国梁强行把自己情绪压下去,装作冷漠不关心,“破了个自己记录就高兴成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破世界记录了呢。”

张继科听见回头扬起下巴,汗水顺着他脸颊滑下,他笑得特别嚣张,像烧开在翻滚沸腾的热水,从骨子里燃烧出那份不服输的骄傲,“我会破的。”


刘国梁被他的大言不惭吓得愣了一下,不靠谱的事儿都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一点不心虚,也是个神人。他摇着脑袋笑,“行啊,先跑五圈操场去。”

只有教练自己知道,张继科在这个队里的价值从来不止是他能跑队里的第一。就像今天,卡了那么久的窘境,他突破了,就是一针兴奋剂,没副作用,也无法可查,直接打在队里每个人心脏最热的那一腔血脉里,叫胜负欲,叫倔强,叫不服输。他这么想着,按下了秒针,看着果不其然出现的第二个打破自己记录的队员,面无表情地给了他同样的指令,“跑圈去。”


张继科特别兴奋,特别特别兴奋。他其实学习成绩一直不差,但是决心选择发展体育,就是因为他不能在除了体育的另外一个方面,找到这么纯粹的兴奋,这么强烈的高兴。他天生不甘平凡,心高气傲,属性嚣张,注定要活的张牙舞爪。 只有在胜利和突破的时候,他才能这么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来得真实剧烈且难得,所以不懂掩饰。因为太久没这么激动,所以需要见证与分享。于是他加快了脚步,冲着前面那个出现得及时,头发松软,短短的发尾露出脖颈白净皮肤,身材清瘦,背脊挺直,占着挥洒汗水的跑道不跑步,塞着耳机边走边背提纲的,本来希望是妹妹但是是弟弟也没太大关系的书呆子跑过去。


——人民民主专政的本质是人民当家作主。


他把那人的耳机抽出来。

少年低沉的嗓音替代了右边耳朵没播完的音乐。

“我只知道在这个操场的本质就是锻炼身体。”

马龙被吓了一大跳,“继科儿?……你怎么在这儿?”

“我训练不在这儿在哪儿。”

继科……儿。他可能是心情好,觉得那人叫自己名字的方式都特别好听。软绵绵的,百转千回带个娇俏的弯儿,还是像妹妹。

他伸手抢了他提纲,往前蹿了两大步,回头跟他晃晃手里的纸,“你也该运动了书呆子。抢到就还给你。”

马龙失笑,你无聊不无聊,他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攥手里,也冲他大声喊,“你还校队,你等着被我追上吧,你看你到时候丢不丢人。”

前面少年倒着边跑边乐,“来追啊,我倒着跑让你追。”


到底是耍帅方式不合理,总体技术不行,他差点没被塑胶跑道的沟盖板绊个踉跄,被追上来的马龙眼疾手快又把他给扯回来了。张继科也不知道后怕,赞叹道,“你还跑挺快。”

马龙上手去抢回他的东西,“把题纲还我。”他又揪着张继科衣服,把他拧回到正面跑步的状态,“你正常点儿,我刚才不扶着你就摔着了。”

张继科把被自己不小心攥成一张咸菜干的提纲纸还给马龙,好好一张纸就这么遭了无妄之灾,马龙气得岔气,张继科赔笑,“我还有三圈跑完,你等我一起吃饭。”

马龙不想搭理他,“你跑你的吧,一会儿刘老师该骂你了。”

张继科骄傲,“他今天不骂我,他今天可喜欢我了。”

事实证明刘老师不喜欢任何人,他在起点冲着嬉戏打闹不务正业的张继科不满地连吹数声口哨,隔了能有快二百米都刺得他耳朵疼。

张继科不爽地骂了句脏话,怕再磨蹭又被加练,他只能放弃调戏马龙,大幅度加速往终点冲。马龙看着他奔跑的背影,对今天不知道为啥格外嗨的张继科颇为无奈地笑了笑。笑没停留多久,他觉得那些都挺没意思的,没背书实际。他又塞回了耳机,继续低头去读纸上没读完的密密麻麻排布的小铅字。


 -tbc-

评论(18)
热度(27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