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07-


语文课下了,上午最后一节是体育课。学校有规定高三的体育课不能被别的科目随意占用,必须保持一周一节直到最后一个月。学校的体育课是跟着兴趣来选课的,马龙体育课上的是足球班,不过今天足球老师有事请假,他们班的人就留在自己教室自习了。其实也可以去上别的课,但是大部分学生一是身体懒不爱动,二是觉得能多学一会儿是一会儿,也不会选择去上别的选修。更何况最后一节课上自习可以提早去饭堂抢饭。


马龙把练习册打开拿出张模拟卷。他打算趁课间加下节课时间完整,足够能做套试卷。余光看见前排座位的方博从书包里拿出乒乓球拍放在桌面上,他突然记起来什么,问,“我们体育课是跟哪几个班一起上的?”

方博想了想说,“15和22吧。”

马龙也记得有22班,他一并想起来张继科书架最上层摆着的那个球拍套,他又问,“张继科跟你一个班吗?”

方博点点头,“是啊,怎么了?”

马龙叠上试卷,“我跟你一起去乒乓球馆。。”


张继科的先天条件应该就是为体育生的,身材劲瘦匀称,肌肉紧致有力,灵魂里藏着一匹蛰伏的巨兽,揭开封印就能吼声震天,响遏行云,颠倒九霄。所以他玩什么项目都融会贯通、得心应手。他一开始体育课是想选足球的,他喜欢C罗,跑的还快,他觉得他要是有机会肯定能当个球星。结果被刘国梁篡改了体育课报名表。

“学校有要求,所有要参加体育高考的都不能报足球和篮球。”刘国梁看着怒气冲冲瞪着他的炸毛小子,耸了耸肩,“你瞪我也没用,这不是我说的算的。”

“那我现在还能报啥?好的别人都选完了。”张继科简直那个气啊。

刘国梁摇摇手指,“体育都是伟大的,哪有好的坏的。”他嘿嘿一笑,也承认,“不过也的确有冷门热门之分,我给你查查看啊。”他点了点鼠标,在屏幕上查看,结果差点没让他笑出来,还好他憋得快。他故作正经,“哎呀,现在就剩个啦啦操了。”

张继科不相信自己耳朵,“啥?”他睡不醒的眼睛都被吓得瞪大了,眼珠差点儿没掉出来。


这个反应完全在刘国梁的预料之内,除了比较惊讶他眼睛原来不是那么天生困,其实也能睁大以外。他已经要被这个小子逗得快笑死了,但是为了严师形象又不能真笑出来,感觉肚子都在抽。

他关了EXCEL页面,拍了拍张继科肩膀,“学校也是为你们好,你说你选篮球足球,碰了撞了扭了的,养伤都得十天半个月。还训不训练,高考还考不考,以后考完了有的是时间你随便玩。我看啦啦操就挺好,光蹦蹦跳跳的,安全,还都是女孩儿,适合你。”

张继科听罢猛摇头,感觉都要哭了,以前怎么骂都不见他红眼眶,这回是真急了,这小子软肋就是太爱耍帅,骂他他不在乎他当是凸显自己叛逆,罚他他正好拿来耍酷,以后再倔就直接罚他去跳啦啦操。

不过他本意也不想把张继科吓成这样,他真慌了的时候看着也让人挺心疼的,刘国梁心软了,“乒乓球那个教练孔老师,是我大学校友,我跟他打声招呼能把你插进去,你去不去?”

张继科以为自己要堕进黑暗地狱的时候刘国梁给了他一束光,他激动地抓住最后一丝希望,“去!”


张继科跟他的同学说说笑笑地踩点儿进了场馆,他也说也笑,但是就是每一个表情看起来要比旁边人酷得多,不知道是颜值问题还是气场使然。他一进门就看见马龙跟孔老师说话呢。张继科愣了一下,他怎么不知道马龙也选这门课。虽然他知道七班跟他们一起上体育课,但他早上出门没看见马龙拿球拍啊。

孔令辉招了招手把张继科叫过去,张继科看马龙手上还是没拿球拍,他旁边也没放着的球拍,挺好奇的,“你也选这门课?”

孔令辉哈哈一笑说,“他是想选来着,不过我觉得没啥可教的了,正好老刘又托我把你收了,我就把他换足球那儿去了。”

张继科哑然。他抢足球名额抢的那么辛苦,结果被白换给别人了。心里巨不爽地偷想,还能这么巧?他咋不被换去啦啦操呢。

孔令辉拍着马龙肩膀说,“这我得意弟子,从小就在市少年宫跟着我学乒乓球的。”

张继科争辩道,“我也小学就开始打乒乓球啊。”

孔令辉嫌弃,“你那是玩,跟人家一样?”

张继科就更不爽了,他怎么也在这个场馆里是无敌手的吧,他生气了,“哦。他打得好,我打得不好。”

孔令辉不是那个意思,连忙安慰他,“你打的也好。所以才叫你过来的。”他又吹了吹哨子叫全班集合,说今天不练球让他们看马龙和张继科打一场示范赛。马龙水平他了解,张继科水平他也知道,今天难得两个人能同场,他估计这两人能打出全国中学生联赛决赛场的水平。

马龙没带拍,问谁能借他一下,张继科把自己的给他了,说都别用自己习惯的拍子才公平。但是张继科冲着窗户边上那群以来例假为借口躲在一边不训练玩手机的几个女孩子喊了一嗓子,“刘晓纹,把你拍子给我。”其实那个拍子是两人还没分手时候一起买的,手感差不多。


刘晓纹蹦蹦跳跳过来了,把拍子给了张继科,漂亮的眼睛一扫周围,声音又甜又好听,“你要跟马龙比啊?那你得加油啦,马龙可厉害了。”

张继科无语,“他厉害我就不厉害?你向着谁呢。”

刘晓纹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语气理所当然,“当然向着马龙啊,他我们班班长,再说你现在又不是我男朋友。”

周围又笑又起哄,张继科心烦,冲她挥手“滚滚滚。”

刘晓纹娇俏一哼,扭头走了。


孔令辉清了清嗓子让周围快点静下来,他催促张继科道,“张继科,你行了没,快进状态。人家马龙等半天了。”

张继科说行了。他看了眼球台对面的马龙。做好了准备。

马龙手持拍轻抵着台面,神情沉着平静。眼神像没有波澜的海平面一样,但深晦幽邃,或许底下正有礁崖密布,暗流汹涌。

张继科微微低下身子,眼神盯着马龙手上的球,他专注的时候冷漠而危险。像藏伏的雄兽等候号角,正待破笼而出。


-TBC-

评论(14)
热度(265)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