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2-


张继科注意到刘国梁对他似乎有话要说不说。他趁刘国梁还在犹豫,拎起了书包扯着马龙就走。马龙没跟他脚步,提醒他,“刘老师是不是有事找你。

张继科压低声音,“可能是,所以快点走。当没看见.”

马龙才不听他的,把他揪了回来。张继科瞪他的不配合,他无辜脸,“你今天逃了明天还不是要见他。”张继科也挺纠结的,“我都不知道他要唠叨到几点。”马龙朝刘老师那个方向轻轻推了张继科,让他过去,“多久我都等你。”

张继科掀起眼皮看他一眼,嘴巴里不知道嘟囔了句什么。不是很爽快地往刘国梁那儿磨蹭过去了。

刘国梁看见张继科主动过来,还是很惊讶的。他故作疑惑问道,“怎么了?有话跟我说?”

张继科点了点头,然后低着头就没抬起来。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因为知道错了,所以才会更别扭。刘国梁等了一会儿任他在那儿心理斗争,那孩子挣扎了半天还是开口了,“对不起。”他声音闷闷的。

刘国梁“哦?”了一声,“你知道你错哪儿了。”

张继科的声音又低又含糊,“我不该那么不小心的,大家都在用心地帮我准备考试,我却辜负了你们的努力。对不起。”

他有时候冲动,本性却不坏。所以就算今天这孩子真的把事情闹大了,刘国梁也不会放弃他的。他抬手拍了拍张继科的肩膀,“你错了,谁也不是怕你辜负。”

张继科看了看他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今天异常慈祥的刘老师。

刘国梁继续说,“会生气不是因为怕努力白费,其实都是真的在担心你。”他两只手掰起来张继科低垂的脑袋,张继科可能因为情绪触动而丢魂失魄。于是刘国梁跟搓毛巾一样揉了揉他的脸,“清醒点儿小朋友,这事就算过去了,你后面路还很长呢,不打起精神可不行。”

张继科睫毛颤了颤,缓慢又坚毅地点了点头。


可能是白天太累了。晚上他俩睡得都很早。马龙还在做作业,换试卷的时候看见张继科已经睡着了。他本来是刚洗完澡,等头发干的空暇就坐在床上靠着枕头背公式,结果书还没翻页,就垂着脑袋睡着了。马龙轻轻把椅子推开站起来,站在床边上摸了摸张继科的头发,发现干的差不多了,就把张继科脑袋扶到自己肩膀上,一只手环着他不让他滑下去,另一只手绕到他背后把竖着的枕头放平。马龙的动作很温柔,直到把张继科完全塞进被里,那人都一点没察觉,紧闭着眼睛睡得沉沉的。

马龙把天花板的灯灭了,只留下书桌前一盏。在试卷周围打出一片孤凉的光圈。


每天早上都如往常,马龙是最先醒的。他稍微动了下,脸色刷地就白了。

——浑身酸痛。

每块肌肉每条筋都在纠结,疼得他要叫出来。连从床上坐起来这个动作,他都要又扶床又扶腰,还不小心扶了下隔壁蒙着被子正熟睡的张继科。

“唔?”张继科被碰醒了,看马龙一贯平静温和的脸如今龇牙咧嘴的样子,觉得好好笑,刚要问“你干啥呢。”就被全身凌迟一样的痛苦折磨得嗷了一嗓子,“哎哟我操疼。”

马龙本来就疼,看他那样,也被逗得不行,越笑越浑身抽痛腹部肌肉也疼,想忍笑忍不住,颤抖得跟受刑似的,“张继科你别逗我笑。”

“我他妈哪里逗你了……卧槽,嘶……”张继科话都说不完整,脏话噼里啪啦爆了一箩筐。

马龙疼得岔气。张继科疼得懵逼。

张继科眨了眨眼睛,努力回忆,“到底发生了啥。”

马龙咬牙切齿,“乒乓球。”

哦。张继科瞬间想起了昨天那场互相伤害的乒乓球。第一次对那份不要命的英勇产生了追悔莫及的情绪。


饶是张继科这种久经沙场的老将,也被那场惊天动地的比赛折腾得肌肉酸痛浑身僵硬,更别提马龙了。早晨下楼梯是上学路上最大的考验之一,大腿肌肉疼的打着颤,每一步都跟小美人鱼踩在刀尖上跳舞似的。张继科受不了那个疼慢慢折磨,索性长痛不如短痛,几个大步冲下了楼梯,腿软的他差点没直接跪地上。回头再一看,马龙跟个小儿麻痹症患者似的扶着栏杆正一条腿一条腿的往下挪——

张继科笑得一边捂着肚子惨叫一边锤墙。

马龙继续沉默地咬牙切齿,笑吧笑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一边走路一边闲聊。张继科嘴巴应付着马龙,手指在回微信。马龙瞥了眼他手机,问他,“刘晓纹是你女朋友?”

张继科手机贴耳朵听完最后一句语音,听到马龙八卦他,挺欣慰的。把手机收了起来,准备好好回答他。他觉得马龙终于开窍了,会骂人了还会八卦了,比刚认识时候像个正常人。他点点头,“前女友。”他又想起昨天刘晓纹气他的话,还是很愤怒,“她那个性格太气人了。”

马龙想了想,笑了一下,“不过她也挺关心你的。”他指的是张继科受伤时候刘晓纹紧张地跑过去,嘴巴可以倔,第一反应骗不了人。

“嗯。”张继科不想谈这个,胡乱点点头,“现在就是普通朋友啊。”

“那为啥分手?”

“啊?”

张继科奇怪地停了脚步,他没想到马龙第一次八卦就会涉及到这么深的层面,皱着眉头想从马龙脸上找到线索,去推断那人是随便问一下还是真想知道。其实马龙心里有答案,他会问,也不是因为好奇理由,只是好奇张继科敢不敢承认而已。

张继科收回眼神,短促的笑像是个自嘲,他摇了摇脑袋,“说了你也不会信。”

“可能吧。”马龙耸了耸肩,没再回话。

花心就花心吧,他又不是他妈,手还是别伸太长,管太多了再把自己陷进去了。马龙干脆地放弃了这个话题。


张继科显然是不知道马龙怎么想他的,要不然他能冤得早饭都吃不下去。

张继科其实还真的不算花,虽然女朋友的确是换过几个,但至少每一段恋爱他还是认真去谈的。他已经算是个非常不错的男朋友了。谈恋爱的时候给足女孩子浪漫和专情,身材高大体育细胞发达,充满安全感,男友力爆棚。他的优秀又可以满足他女朋友作为女孩子所有的虚荣心,更重要的是他从来不占女孩子便宜,不会去亲她们,即使气氛发展足够暧昧,女生主动暗示,他也不想做那个举动。

明明都是漂亮干净,身上还有淡淡香味的软妹子。但他就是不愿意做到那一步。他对接吻的抗拒就像是一层无形的屏障,将人推得越来越远,信任减薄,怀疑增多,最终直至远离。

即使他在恋爱关系中属于条件好、付出多的那一方,被甩的几率还是占了百分之百。

刘晓纹一向勇敢热辣,她曾经趁张继科不注意主动搂他的脖子,想去亲他嘴唇。张继科吓得仰起脖子,刘晓纹只碰到了他的下巴。但是张继科的反应还是很剧烈,他没想生刘晓纹的气,但实在掩饰不住一瞬间生理的不适和厌恶。尤其因为刘晓纹太过主动和突兀的投怀送抱,他下意识的反胃,这彻底击毁了刘晓纹骄纵惯了的自尊心。

张继科不想表现那么露骨,但真的是生理的反射,他掩饰不住。挺抱歉的,也很尴尬,他闷头扭开水瓶喝水,化成泪水全跑到刘晓纹脸上了,她一双杏眸哭的红肿,眼泪湿了一脸,嗓子都哑了,她哭着喊,“张继科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

张继科瞥开脑袋,躲开她眼神,“不是恶心。”他挺想安慰她的,但说什么都没有说服力,他也挺无力的,“你以后别这样了。”

他那时候还是没想提分手的,可刘晓纹从来不是不是个宽宏大量的女孩子,张继科的反应让她已经彻底丢尽脸,她不缺追求者,甩了田径队的张继科,篮球队的足球队的学生会的谁都能成为替补,刘晓纹忍着眼泪,吸了吸鼻子,“张继科我觉得我们这样挺没意思的。”张继科没说话,俊俏又冷漠无情的侧脸对着她,他还是那么好看,但她不能回头了,她狠着心擦掉眼泪,“我们分手吧。”

直到她带着柠檬香气的长马尾和干净熨帖的黑白色校服消失在楼梯拐角。张继科也没动一下。


刘晓纹曾经想过只要张继科回来求她,无论她在跟谁谈恋爱,她都肯定甩了那人回张继科身边。可是张继科再也没提过这件事,刘晓纹自己当然也不会提。曾号称高三级颜值最匹配的一对情侣就这么神秘而迅速的分手了,一时间成为校园闲谈中人气颇高的八卦谈资。猜张继科脚踩两只船的最多,猜别的都有,就是没人能想到那个又能撩妹又浪的张继科实际上是个初吻都没送出去的纯情货。


张继科混混沌沌地上楼梯,走到一半马龙突然消失了。张继科怔了一下,反应过来到二楼了。他抬起手跟马龙说拜拜,马龙问他,“中午一起吃饭不?”

张继科点头,憋了个呵欠回去,憋出了眼睛上一层湿雾,“我中午来找你。”

马龙说好,然后看见张继科皱巴巴的领子,抬了抬下巴示意他,“领子。”

“啊?”张继科迷迷糊糊地顺着指示去看马龙的衣领。

怎么大早上就傻乎乎的。马龙无语,“我说的是你的领子。”他只能上手去把他领子给翻回来,他倾身过去,手指勾起来张继科的衣领,顺着折痕缓缓压平。靠的太近了,无意中看见张继科困得漾起波荡水光的眼睛,他的睫毛是轻薄蝉翼扇动眸中一片春暖雪融。马龙像触电一样,猛地收回双手。

他只知道张继科眼睛不大,却从来没想过这么好看。

楼梯上下的人偷看到他俩动作的都在偷笑。张继科没有自觉,马龙却知道他们在偷看什么。有点心塞,他也很服气张继科的面无表情,“你不会还打算上课时候补觉吧。”

张继科一听,虽然很困但还是乐了,眼睛都没全睁开,“嘿嘿,你怎么知道。”

马龙又气又好笑,差点就没跟他说声晚安好梦了。连推带搡把人赶上了楼。

他不太想明目张胆地去公告他和张继科很熟,但是不刻意去掩饰就等于完全掩饰不住。把人送走他松了口气,刚想进教室门,就看见刘晓纹在门口站着,正等着堵他呢。


-TBC-

评论(16)
热度(28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