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3-


马龙第一反应没觉得刘晓纹是堵他来了。毕竟也不算太熟,私下是没说过话的,他以为刘晓纹站在那吹风呢。正想绕过她走,却又被刘晓纹脚步跟上堵了过来。这回马龙知道人就是冲他来的了,虽然不明白她想做什么,但他对女孩子素来要比张继科礼貌得多,他微微低头拉低身高差,语气客气又疏离,“怎么了?”

刘晓纹不会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你什么时候跟张继科那么熟的。”

马龙不明显地皱了皱眉头,他一点也不想这件事情搞得那么高调,也一点不想缠进她俩的感情关系里。马龙语气明显比刚才冷漠多了,他拎着包走回自己座位,回答的漠不关心,“是吗,没很熟啊。”

刘晓纹不依不饶,坐在马龙同桌座位上,把他堵在靠墙的位置里,让他没法再无视自己的问题,“可我上次明明看见张继科给你捡睫毛。”

马龙愣了一下,在脑子里迅速搜索有这回事吗?哦,那次他俩一起回家,他睫毛倒了,张继科就凑过去给他弄了弄眼睛。因为实在太自然了,他俩都没当回事。没想到为者无心见者有意了。

好吧,你说熟就熟吧。他耸了耸肩,还是不懂刘晓纹想干嘛,“就那样吧,和他家住的挺近,一起上学放学。”

刘晓纹突然凑了过来,马龙吓得往后缩了缩,他又感觉班上别人的视线集中过来了,所以他特别讨厌跟这种有校草校花之类名头的人接触,在一起就躲不开别人视线了。马龙一点也不想在这种无聊的方面上引人注目。他微微侧过脑袋跟刘晓纹拉开点距离,刘晓纹声音很小地在他耳边求问,“现在张继科到底有没有女朋友。”

马龙真的要翻白眼了,他强压着心里的烦躁,语气至少装的很淡定平静,还挤出一个抱歉的笑,“这我真不知道。”

刘晓纹不信,“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成绩这么好,肯定聪明啊。你看一眼他手机你不就知道了吗。”刘晓纹这种学渣,本能就觉得马龙那种学神连学习都能搞定,那其他方面岂不是万能的?想的太轻松,马龙从来就不好奇那人手机里是啥,虽然他的确看到了——

马龙有点被她这个愚蠢的思路逗得冷笑,他把女孩子推得稍微远点,动作很温柔绅士,所以没让对方觉得是自己嫌弃她。“这个我真不能告诉你。”他表情有点为难。

刘晓纹咬咬牙,又换个问法,“那你起码可以告诉我,他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马龙不知道这个问题和之前的区别在哪里,似笑非笑地沉默不语。他眼神乍一看不锐利,但是细看跟冰水似的,凉的透骨,刘晓纹莫名其妙有点害怕和撑不下去,但她仍旧硬着头皮,“那,跟他聊手机那个,是女生吗。”她看到张继科玩手机时候那个带点温柔和笑意的表情,她就从心里发寒,她的直觉告诉她张继科是有喜欢的人了,正在和张继科聊手机的那个人就是。这个念头让她怕的很。她如果不要到答案,她会发疯的。

可是马龙看她的眼睛还是很冷静,冷静到无情,但又慢慢渗透出一点点怜悯,居高临下的怜悯,他从来不把这种青春期家家酒的感情疼痛当成一回事,因为看破所以可怜她,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真实答案会对刘晓纹造成怎样的冲击,但是他也没法更改答案,他挺同情她的,但他还是回答了,“是。”

然后刘晓纹眼睛里的光都灭了。她虽然没哭,但是走的失魂落魄,搞得跟马龙才是那个负心人似的。马龙没经历过这种事,一时间只觉得又尴尬又无语,他想都是张继科害他这样的,索性就全把帽子扣在那个正在楼上睡觉的花心萝卜身上了。


马龙的那点暗火直到吃饭都没顺下去。尤其是看见张继科还一手端着餐盘一手玩手机差点撞到人,他勾着那人胳膊肘把人拉回来,声音一点不凶,但气压低沉沉的,“走路看路。”

张继科很听他的话,立马把手机收了。端着盘子跟着他在拥挤饭堂兜了半天找了个两人位坐下了。一坐下来张继科就把盘子里的排骨往马龙餐盘里扔,马龙有点惊讶,张继科不好意思了,“啊,你介意吗?我筷子还没碰过的。”

他有洁癖就把这件事当成很麻烦别人的事了,但马龙不介意,只是怕张继科吃不饱而已,张继科说用这个酸甜味的酱汁就饭吃就可以了,他饭的确打的比较多。马龙碗里的排骨都快堆成了一道刚打的菜了,打饭阿姨到底给张继科盛了多少排骨啊,他咬着筷子有点愤愤不平,“阿姨是不是也太偏心了。”

张继科说3号窗口打饭那个阿姨那是刘国梁老婆。知道他训练辛苦,所以肉都给的多。

“你不吃肉可以跟她说啊,要不都浪费了。”

“我有时吃有时不吃。浪费不了,反正以后给你吃呗。”他把汤汁淋到饭里,拌了拌用勺子吃。马龙听他那话的意思仿佛是预备跟他这样约饭约下去了。他嘴巴上没说啥,心里却嘲笑自己一边不愿意跟他们这种校园明星混的近,一方面又不严词拒绝张继科的亲近。

张继科一边拿勺子吃饭,一边按手机,然后慢慢就放了勺子,光顾着看手机了。马龙都快吃完了,张继科那边还没动几口,他忍不住开口了,“你先吃完饭再聊,人家也要吃饭的。”

张继科闻言又盛了口饭送进嘴巴里,面上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说谎连眼珠子都不转,“没聊天,我看新闻呢。”这谎撒的技术真高超,马龙差点就信了。他故意去吓张继科,“你逗我吗,你当我看不见你在跟上官雪聊微信吗?”

“咳咳——”


张继科被吓得魂都没了,那口刚咽进去的饭差点呛死他,他声音都高了八度,“你偷窥我!”

马龙一点都不紧张,“我没偷窥。你手机就随便扔床上瞎子都能看着。”

张继科又气又急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马龙悠闲的吃了块排骨,“你怕什么,我又不会跟别人说。”

“你真不跟别人说。”张继科又有了希望。

“嗯,我没那么闲。你快吃饭吧。”

张继科这才又安安稳稳吃起了饭。但是话题到这就挡不住了,张继科先忍不住的,问马龙,“你连上官雪都认识啊,难道你还真是上次说的那种看一眼就记住人名字的,那这食堂里的人你是不是都认识啊。”

马龙只觉得他又犯白痴病了,抬起眼睛扫了他一眼,“怎么可能,我是觉得她名字像武侠小说里的才印象深了点儿。”

张继科也很同意这点,然后他又凑近了点儿,压低声音问马龙了一个更白痴的问题,“诶,那你觉得刘晓纹好看,还是上官雪好看。”

“……”

马龙吃惊地去看张继科一脸期待答案的憨笑。

——我底线什么时候已经突破到可以跟你在食堂去聊这么闲得无聊的话题了?!

但是张继科太少会用这么诚恳而真挚的眼神征求马龙意见了。从这一点出发,马龙的心旌动摇,又一次踩过了自己的底线回答了这个庸俗到令人发指的问题。

“从客观来说,刘晓纹吧。但是我主观感觉,还是上官雪好一点。”

果然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张继科看他的眼神都不对劲了,“你也喜欢上官雪?”

“……”

他发现有些时候跟张继科说话真累。


马龙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玩笑,他放下筷子一字一顿认真严肃地声明,“听好了,我不喜欢上官雪。是你刚才非问我我才说的。”

 “哦。”张继科还是很相信马龙的。他也很赞同马龙的意见,“我也觉得上官雪气质就跟别人不一样,我都没见过她笑。我还没见过第二个像她那样的女生。”

马龙根本没认真听他说话,随便敷衍两句,“那很好啊,恭喜。”

张继科挺懵的,“恭喜啥?”

 “郎才女貌啊。”

张继科泄气了,“八字都没一撇,估计没戏。”而且他现在也没心思搞这些事了,差不多全了断,大家清清爽爽地奔高三不是很好。但是马龙接下的话却让他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马龙说的很无意,“上官雪不是挺喜欢你吗?昨天还看见她想给你送水来着。”

张继科第一次听说这种事,“啥?”

马龙眯着眼睛回忆了下,“昨天我去找你的时候她也在,在边上拿着水看你挺久了,后来看你喝了我给你水她才走的。你都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啊。”她从来跟张继科说话都不超过十个字。张继科主动找她她也从来不按时回,张继科一直以为自己是备胎呢。也就最近她找他的频率稍微多了一点,但至于马龙说的她还有拿着水瓶在操场旁边等他的经历,要不是知道马龙不会撒谎,他真的一个字都不敢信。

张继科悔恨得咬牙切齿,“那你干嘛昨天不说?”

马龙说我怎么知道你看不到。

“多好的机会被你给搅黄了。”张继科气的在桌子下踢了脚马龙的小腿,不轻不重,马龙差点还以为他在跟自己撒娇,有点失笑,“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你不用这么紧张的。”

可是这个安慰一点效果也没有。

“没有第二次了。”张继科低声嘟囔了句,闷着头往嘴里塞饭,“已经快刀斩乱麻了。”


马龙没听懂他是什么意思。


-TBC-

啊,科科桃花有点儿多。马上就全处理干净了啊。

嘤嘤嘤,为了方便龙龙掰弯,先斩断自己桃花的科科多贴心。

评论(18)
热度(291)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