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4-


马龙听不懂也没关系,曹操已经过来了。


上官雪人如其名,比马龙还白,特别瘦,已经瘦出超脱红尘的感觉了。黑白色的普通校服穿在她身上也能仙气飘飘的。好像因为是在市文艺团跳舞的原因,头发可以不剪也不用扎起来,一头柔顺黑亮的长发就这么垂着,光看头发都能认出来。人又高冷又孤傲,连张继科都拿她没办法,追她时候偷偷摸摸不敢让别人知道,生怕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也成了别人眼里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张继科一开始以为上官雪和刘晓纹她们是一类人。她们那类女生,谈恋爱不看喜欢谁,算一算身份地位名气般不般配,差不多配得上就可以试试谈一下。张继科突出特点就是跑得快,可就算跑得快他也不是田径队队长,没有好听的名头,而且女生又不在乎男朋友跑得快不快。在她们眼里张继科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帅,性格有人觉得可爱有人觉得烂得不行,也不加分。所以他去追上官雪意料之中吃了闭门羹。

但上官雪对他也不至于太冷酷无情,虽然还是不爱理人,但起码也给了点儿他夹带冰渣子的希望。两个人就跟个普通朋友一样时不时聊两句,慢慢时间长了也互相有了点了解。上官雪跟他以前那些女朋友都不一样,张继科越来越有点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而且她那么好的女孩子,应该配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张继科这么一个自己都顾不好的高三学生哪有那个能力去承诺别人未来。他一开始没准备,现在不想去耽误人家,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了。

可是把这个想法婉转表达出来打算把这段还没开始的感情告一段落时候,上官雪不同意了。


张继科低头吃饭,感觉旁边空位置飘悠悠坐下一个女生。余光看见黑亮的长发丝,张继科吓一跳,她怎么跑过来了。

上官雪先是很礼貌地跟马龙打了个招呼,清清冷冷地,“马龙你也在。”

竟然互相认识?

张继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感觉刚才马龙故意瞒着他,而他像个傻逼一样马龙说什么他就信什么。马龙回了上官雪一个弧度客气的微笑,“你们聊,我先走了。”他站起身拿起托盘,但张继科不让他走,“你坐着,没什么话不能你听的。”

马龙对张继科的任性颇为无奈,抱歉地朝上官雪笑一下,但还是顺着张继科意思坐了回来。

上官雪不在乎马龙在不在,她现在只看着张继科,语气平静,“你发的东西我看了,我不太懂你是什么意思。”

张继科说,“就是那个意思。你多读两遍就懂了。”

“我想听你亲口说。”她把张继科还在吃饭的手按了下来,那两人的手一个瘦长有力,一个玉骨冰肌,叠在一起的视觉冲击让马龙瞳孔缩了一下。

张继科没注意到两人的肢体接触太亲密,借着手被按下去的姿势松了筷子,深深吸了口气,看向女孩子的眼睛,“意思就是,我以后不会再打扰你了。”

意料之中的回答,还是感觉像心脏搓了沙子一样。女孩轻轻咬住嘴唇,声音微微发颤,有些卑微的试探,“那如果我说,那些不是打扰呢?”

张继科垂下眼睛,“对不起。”

女生抽回放在张继科手上的手,收起了那些不经意流露的脆弱,恢复最初的面无表情,“张继科,你真怂。”她甚至不屑再多给他一个眼神。


张继科吸了口凉气,他看向马龙,指着上官雪离去的方向,不可思议地抱怨道,“她竟然说我怂?”

百无聊赖看完一场肥皂剧只觉得十分没意思的马龙点点头,“就刚才的表现来说,你是挺怂的。”他没想到这句话让张继科生气了。

张继科眼里闪过一瞬而逝的怒气,细心如马龙都没捕捉到,随即张继科怒极反笑,他扯起嘴角,“她说,我认了。”他笑容没到眼睛里,眸光恶狠狠地,“但马龙,我跟你没完。”他说完捡了饭盘说走就走。马龙还没反应过来那人就没了,马龙来不及多想连忙起身去追,才追到门口只看到张继科跑走的背影。

得。追不上了。

马龙看着那人背影追了两步,实在速度有差距就放弃了。咋咋嘴,只感到无限的委屈:他说啥了吗?他不就说了句实话?他哪里又踩到张继科尾巴了?跟他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跟他没完?

“靠”,他随脚踢飞鞋底下的石头,小小声爆了句粗,只觉得郁闷异常,“这都叫什么事啊……”


张继科趴在桌子上补午觉。

他现在不能看手机,一看手机就一会儿想到马龙一会儿想到上官雪,想到谁都让他有种分不清是难过还是烦躁的负面情绪,这种感受跟一个无形的拳头在怼他肚子一样,撞得他胃疼。他索性直接关了手机。其实根本睡不着。睡不着他也趴着。

手臂压得眼眶酸疼,在一片黑暗里看到星星点点光亮。压迫着眼神经,就像迈入了没有尽头的宇宙一样。他往里走,尽头的光变换着看不清的形状,他看久了就着迷了。耳边的喧哗从清晰变得模糊,没人再能叫住他了,他不自觉地走向黑暗深处。直到胳膊肘被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碰到,他才猛地抬起头。眼前一块明一块暗的,晃了半天才聚焦。一个芒果味的可爱多顺着桌子咕噜噜地滚到他眼皮底下。

他扭头往外面看,马龙站在没关上的窗户后面对着他摆着手笑呢。

——你当哄小孩儿呢。

张继科想装不稀罕,垂着脑袋,又抑制不住傻乐。知道马龙那双火眼金睛在外面观察着他呢,装肯定是装不下去了。他抓起可爱多走出了门。


马龙跟他在楼梯上并排坐着。马龙侧着脑袋撑着脸看张继科一脸冷漠地撕甜筒包装纸。掀开纸盖,露出甜香光滑的芒果味奶油,上面洒着跟玫瑰花瓣似的草莓果干。他自己不吃这东西,今天仔细看一下还真的挺精致,还没来得及多欣赏一眼,张继科一口就把它咬没了。

张继科舔了下嘴巴上沾的奶油,若有所思,提出了一个颇具哲学性的问题,“你说我俩怎么老吵架呢。”

马龙想了想,回答道,“大概是性格冲突吧。”

张继科将目光遥远地投向教学楼外面的天空,语气深沉而有见解,“你觉得是性格冲突,不是因为你错了。”他“咔擦”咬碎了酥脆的蛋筒,“其实你不用这么委屈自己迁就我的。”

马龙瞅了眼他手上所剩无几的甜筒尾巴,又瞅了一眼张继科,真好玩,他说,“这种话为什么不在接受贿赂之前说呢。”

自己正认真说事呢,他还有心思开玩笑。张继科斜了他一眼,把甜筒往他嘴巴边上一戳,“还给你,有本事就收回去。”

吃他那套蹩脚的激将法还不如吃雪糕,他偏了下脑袋就把张继科手上的雪糕叼走了。那蛋筒尖没想到还有凝固的巧克力,太甜了不怎么好吃,但看张继科那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样他就高兴。

人哄得差不多了,他站起来拍拍裤子,“我回去了啊。”

张继科仰着脑袋追问他,“你爱吃什么”,他晃了晃手上剩下的包装纸,“下次你生气了我也有东西哄你。”

马龙挺酷的,摊摊手,“我没啥特别爱吃的。”

“哦。”张继科点点头,一脸正经地申明,“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吃甜的。”

马龙一听就乐了,居高临下睨眴着问道,“你说这种话你自己信吗?”

“不太信。”张继科一想,是没啥说服力,也笑了起来。

眼角笑出了点儿细细的褶皱。

这个角度马龙差点没控制住揉他头发的手,手差点伸出去但还是忍住了,他最后打了声招呼,“走了啊。”张继科点点头,他就下楼梯回自己班上去了,连跑带跃过个台阶,一转角人就看不见了。


张继科也站起来,扔了手上的纸。回班上睡午觉了。


-TBC-


评论(26)
热度(288)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