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1

 

马龙第二次拿到男子乒乓球单打奥运冠军,实现个人全满贯,以及成为史上唯一一个双满贯后,已经萌生退役的打算了。回国收到的第一个电话,是他妈妈略带慌乱的求助,“小龙,家里出事了,你快回来。”

马龙心里一抖。一百种不好的预感在脑海里闪过。他只能十分抱歉和为难地推掉了所有媒体,朋友,和教练们盛情邀请的庆祝晚宴。即使他知道他不出席会造成多大的慌乱,但是家里出事这件事让他没有心情去应付一切应酬。因为“百善孝为先”的传统观念,大家还是以马龙是个大孝子这样的原因放过了他。马龙在驱车回家的路上,甚至因为太担心了无法等待,而索性超了一个红灯。尽可能提早地赶回了家。

家里并没有因为所谓的“出事”而阴云惨雾,相反却按他妈妈的口味布置得温馨异常。他平常简单惯了的餐桌上铺了蕾丝桌布,摆了还没点燃的暧昧粉色香氛烛,和预备好的一瓶上好红酒两个高脚杯,这一切都让他头皮发麻,他应该早料到的,如果真“出事”了,怎么可能让他开车回自己的房子,而不是去他父母那边?

马龙头很痛,撑着客厅门框打量一遍被他妈妈装扮的虽然很漂亮但是已经认不出来自己家原貌的房子,“妈,你到底这么急叫我回来什么大事?”

“非常大的事。”他妈妈还在为最后的布置忙碌着。欣赏两眼蜡烛摆出的造型,又推乱摆成了另一个花样,一下就忘记了刚才没说完的话。

他爸爸从后面厨房钻出来补充道,“我们给你找了个Omega。”

马龙很不给面子的拎起刚放在鞋柜上的钥匙扭头就走。

 

他已经28岁了,不仅是个成年人,而且是个能力卓越的Alpha,他在乒乓球界可以称为叱咤风云,是让国外选手闻风丧胆的传奇。他已经足够优秀,却还在因为一个Omega的事被父母一次次摆弄,这让他又恼火又羞耻。他气愤父母的自作主张,所以也不打算以尊重的方式告别。

但父亲一贯严厉并越来越苍老的声音让他又迟疑脚步。

“站住!”父亲对他的态度很不满意,一拍桌子,“这就是我从小教你的礼貌吗?这就是你对父母的态度吗?拿了奥运冠军后就可以不将父母放在眼里了吗?”

——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到底是谁不顾别人感受在先?难道被出生就要无条件服从你们所有安排吗?

可是马龙不能这么说,他咬着后槽牙,虽然眼神里是压下去的不服气,但却仍然要做出冷静温顺的表情。他父亲给他扣的帽子太大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他不能说气话反驳,只能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好好讲道理。

 

“我不需要一个Omega。”他生来不太低沉的声音也可以因为性格而稳重。

“什么话?!”他父亲不能接受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没有Alpha不需要Omega,即便你喜欢的是一个Beta,你也应该以传宗接代为重,先接受一个Omega!”

明白父亲误解了自己的意思,马龙只能更详细地解释,“我没有喜欢的Beta,我只是觉得现在时间还早,我想在事业上再努力一把。爸,我知道我作为独生子在家里的责任,你再给我些时间,我会让你满意的。”

“事业?你奥运冠军都拿到了,还要努力什么。你现在的事业难道不是结婚生子?”

马龙叹了口气,“我想转职做教练。”

 

冠军,奖杯和金牌,虽然吸引和耀眼,但相比于时间都太短暂。他希望能有一个方式,能将自己的荣誉继续传承。通过亲手挑选,培育出一个个比他还优秀的明日之星,看他们在赛场上拼搏,看他们给这个国家带来无上光荣,他们会将精神传承世代,这种传承将比他现有的所有荣誉还要不朽。这条让他血液沸腾的路才刚刚开始。他需要重新去学习和拼搏。而这一切都需要巨大没有后顾之忧的精力,一个会哭会闹还会定时发情的Omega听起来简直像一个貌美的蛀虫,会腐蚀掉他所有前进的动力和希望。

 

一直沉默的母亲闻言惊叫了一声,“教练?”她看了一眼丈夫,像是在用眼神交流什么信息,然后她作为一个慈母放柔声音看向马龙谆谆善诱道,“小龙,做教练吃力不讨好的。压力大还赚得少,你一个拥有这么大名气的奥运冠军,做什么都能赚大钱,是谁跟你说了什么让你当教练吗,别听那些话,你还是跟着我跟你爸给你设计的路走最好。这世上只有爸妈不会害你。”

他爸连连点头赞同妻子的说法,随即压低声音,把心里那点阴暗想法讲出来总是怕隔墙有耳,“还有小龙你听我说,我们给你介绍的这个Omega,叫张继科,他人怎么样都是其次,主要是他父亲,是乒乓球俱乐部的大老板。只要你跟他儿子成了,这条路铺好了,下半生名誉财富都不愁了,这不比你当个国家队教练担惊受怕一年到头还赚不到几个钱好多了?他儿子今年刚分化,点了名说标记他的人非你不可,这是你的机会,不然我们这阶层的人哪能遇上那种上流社会的公子哥啊。”

 

马龙眉头皱的更紧了。

他父母的真实意图比原本作为父母担心儿子而自作主张相亲的关心则乱更让马龙无法接受,他即使是一个Alpha也是奋力拼搏将近二十年才换得今天的光荣和骄傲,而要让他去拿这份骄傲去换下半辈子当个吃喝不愁的上门女婿,他是说什么都不愿意的。

他心意已决,别人再说什么也没用。最后跟父母妥协一步,只会按照约定与那个今晚会来做客的Omega见面,然后礼貌客气地劝对方放弃被他标记的念头。即使买卖不成仁义在,至少不会去鲁莽地断了他父母心中那条通往大富大贵的路。

父母知道再劝说无益,马龙的脾气他们了解,不涉及到原则问题时能迁就就迁就,但真不愿意时候,逼急了反而会逼向另外一条道。

约摸着跟约定时间也差不多了,父母两个人提前先走,把二人空间给他俩留出来,走之前特意跟马龙重新确定一遍,“你跟继科那孩子好好说话,不准人还没见面你就跑了。”

提前跑路这的确是马龙会做的事,虽然他承诺了会把话好好说清楚,但自己心里知道对于平素善良惯不太会拒绝的他来说,所谓的说清楚有多难。只是他现在的身份责任和担当不允许他逃避罢了。

 

然而一切比他想象中进行的顺利,按照约定时间来看,张继科并没有上门拜访。他又等了十五分钟,张继科仍旧没来。马龙素来不迟到,也不喜欢浪费时间等人,他觉得仅凭这点就可以当做拒绝的理由了,他可以说张继科在约定时间没出现,他以为张继科不会来了,所以出门了。这样即使给对方一个闭门羹,那人也怪不到自己身上,而他也绝不会轻易答应下一次见面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趁现在立刻走是最好的机会,还好没换衣服,只要穿上鞋就能出门。他一边跟队友发了一条短信求收留,一边打开了房门——

 

正在犹豫要不要按门铃的小朋友就这么跟他什么都没隔着的对视了。

马龙一愣,猜道,“张继科?”

张继科收回还没按到门铃的手,也对他突然的开门感到奇怪。

 

张继科比一般Omega看起来要不修边幅得多。但小脸,小嘴巴,鼻梁挺直,桃花眼,短发柔软蓬松,只看脸的话还是有几分Omega的姿色的。个头不算矮,但是站的不直所以看起来比自己还是要矮一些,他习惯紧抿着唇,看起来有点倔。

他细胳膊细腿,只穿了件黄色短袖,蓝色半截裤,皮肤虽然挺白净,但是下巴上胡子好像特意没剃干净。一双桃花眼半抬半困,透过耷着的眼皮传出来的眼神几分慵懒几分戒备,像是随时能跟人干起来,亦或者是随时能睡着,跟他想象中Omega的样子差的挺远的。马龙打量够了,侧身让路,“进来吧。”

张继科背影不算太挺拔,因为瘦所以背后突出的蝴蝶骨比较明显,走路时扇动着像要起飞,看着有点莫名的勾人。马龙视线往他窄细的腰部轻移,却一下笑了出来。

张继科那件不怎么特别的黄色短袖背后竟然有马龙的亲笔签名。

 

张继科听到笑声回头看他,不懂他在笑什么。马龙敛了笑容,正经许多,抬下巴指示他背后的签名,问“我们之前见过?”

张继科摇头,解释道,“叫朋友帮我弄来的。”他声线低,吐字偏浑,有几个字懒懒地黏在一起连起来说话速度就显得快,听口音有北方人的味道,挺英气的。

马龙看他穿着那件衣服活脱脱就像一个在机场堵着他跑的追星族,倒也挺有意思的,他没想到少年会穿这身衣服来见他,不知道是心计还是无意,反正马龙挺吃这套,研究着签名就多问了两句,“我什么时候给签的?”

“苏州公开赛那时。”

马龙回忆了一下,那起码都有三年了吧。就穿着件三年前的旧体恤来相亲,他到底是太精心设计了还是太不在乎了。

张继科仿佛猜到他在想什么,也没有很在意,“反正都是要脱的。你不喜欢我就脱了吧。”他说着缩着脖子一手揪着领子就要脱衣服,马龙看出他的意图,连忙伸手过去握着他小臂把他动作截住,指了指沙发,“等会儿再脱,坐那儿我们先聊聊。”

张继科于是又把衣服套回去,把揪皱了的领子整理好。听话的坐到了沙发上。

聊就聊呗。

 -TBC-


评论(75)
热度(939)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