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5-

 

这天下午最后一节课全校都上自习。张继科看不进去书,索性收了书包提前去操场跑步。轻手轻脚地从后门退出,刚下两级台阶,就听见后面匆忙跟过来的脚步声。

“继科。”上官雪从后面叫他,他脚步停了一下。

“跟我聊一下吧。”她说,声音在唇边挣扎了很久,很艰难地吐出两个字,“求你。”

他还是拒绝不了。想着花点时间能说清楚也好,就回头了。

上官雪站在他面前,柔顺的头发带着点淡淡的百合香。她颦着眉,想怎么开始第一句,“我从来没试过喜欢谁。所以确定喜欢你的时间久了一点。”

张继科听得心颤了一下。她可能真的喜欢上自己了,可是这样的认知让他开心不起来。他不能心软,只能皱了皱眉,“别说这种话了。”

上官雪下一句话说不出来了。

张继科狠下心,反正迟早要捅一刀,越早结束伤害越小,他只能无情地从她身边擦肩走过,却没想到被女生猛地从背后搂住了腰。女生脸埋在他瘦削的背脊,止不住颤抖,“张继科你不能不等我,我只是犹豫得久了一点点,你说过喜欢我的,你不能不等我……”她已经语无伦次了,越不轻易付出感情的人付出感情越投入,张继科就是怕她最后没法抽身才想趁早了断,可是还是晚了,可能上官雪不会领情,但是他这回的确是纯粹在替上官雪着想,诚实有时最伤人,他有多后悔,此时就有多无力。

他的声音低的都快听不清了,跟空气模糊成一团,“别喜欢我了。实在不行,你就试试恨我吧。”他说着,然后用力掰开了女生环在他腰上的手。

 

他浑身的力气使不上,在感情方面就是一只偃旗息鼓的只会往被窝里躲的猫。

 

马龙跟他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张继科从出校门到现在一句话没说过。一向嚣张的飞扬跋扈和意气风发都蔫在眼神疲倦的落寞里。马龙想是他那根甜筒没把人哄好呢,还是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他只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张继科最吸引人的就是他身上的那团不知疲惫火热燃烧的激情,而这团火现在已经奄奄一息灭得快只剩一缕烟了。马龙刚想说话,“继科”两个字刚脱口而出。隔着条马路传来一阵女生的喧哗,然后一声很大声的表白,“张继科!林诗琦说要做你女朋友……唔。”声音立刻被隔壁的女生用手捂住了。

 

马龙目瞪口呆地闭嘴了——

张继科你的桃花我真的服了。

 

学校门口分开左右两条人行道,文具店和小吃铺鳞次栉比,银行和市政府也建在附近。既热闹又庄重。一辆泥头车正好从中间马路上驶过。

张继科听到有人叫自己,愣愣地扭头过去,正好视线被高大的车身完全挡住,所有的起哄声也被压了下去。在震耳欲聋的轰隆声中反而还觉得难得宁静了。

可也只是一瞬间,所有的画面和声音重新更大更喧哗地重新充斥他的眼睛耳朵和大脑。

他好烦。烦那些起哄不腰疼的看热闹的人,烦那些拒绝不完的热情。可是当他和对面那个慌张失措,羞红了脸,死命捂着自己身边人嘴巴,急得都要哭出来的女孩对视的时候,又不忍心了。

那种女孩很多,从他旁边偶然或刻意经过会多看两他眼,跑完步会收到一瓶来自她们的贴着加油标签的水。她们从来不告白,也不会说自己的名字,平凡甚至自卑,心思可能会藏一辈子。一旦这样突然在众目睽睽下被看穿心思,慌张程度应该是张继科的一百倍吧。

林诗琦从来只把这个秘密压心底,却没想到被多嘴的闺蜜对着本人喊了出来。着急得捂住闺蜜的嘴,却隔着一条马路和张继科匆忙对视了。她普通得甚至可以说不好看,哪有资格还去给对方造成困扰。这下好了,连偷偷喜欢都不行了,她自嘲地想着,又懊恼又后悔,眼泪都快下来了。眼睛蒙着一层水雾,却惊讶地看见对面推车的男生,在周围鼎沸的起哄声中,对着她比出了一个“OK”。

她震惊地松开了捂着闺蜜的手。

知道不是每一份喜欢都能以在一起结尾,但如果这份喜欢能够变成期待和希望去让自己为了更般配他而变得更好,也是一笔没有遗憾的注脚,不枉青春一趟。

 

推着车走了两步,他知道马龙有话要说,既然不说,他就直接问,“你想说啥?”

“到时候人家当真了跟你表白你是答应是不答应。”

张继科皱皱鼻子,“她不会的。再说私下拒绝总比当着那么多人拒绝好吧。”

“你是真的替人家着想还是耍帅上瘾了?”

马龙的怀疑让他没来由的恶心,原来他也是在这么想他的,这个念头让张继科眼神一戾,“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

“好了别说了。”张继科烦躁地打断他,火气不打一处来,“就我不是好人就我自私行了吧。老子现在还不需要在乎你的想法,别烦老子了。”砰砰砰地跟机关枪扫射似的,荡平完一切不顺眼的,他推车拔腿就走。还是老套路,说发火就发火,一言不合就跑路。结果这次没跑掉,又被马龙大力地拽着车把手把他很丢人地拽回来了。

“日你啊。拽老子干嘛。”张继科吓一跳。

“能不能好好说话。”

 

“……”张继科发泄完了。抿了抿嘴巴,没再爆粗。

马龙也叹了口气,“我说不信你了吗。我这不是想说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吗?”

张继科眉目放松了点,只是还是有点倔,“我知道这方法不好,但这就是我啊。”他知道不能满足每一个人的愿望,但是还是想尽量对她们善意一些。

整个人看起来就跟一条垂头丧气淋湿了全身毛还叼着骨头不肯松的小狼狗似的。

“好吧,我知道了。”他轻轻拍了拍张继科握着另一边车把的手,“这回是我错了。”

张继科挑挑眉,“哦?不是性格冲突了?”

小子还挺记仇。马龙说,“对,不是了。所以咱们能回家了吗?”

张继科轻哼一声,一人扶一边车把推车踩着迎面撒下来的夕阳光往回走。

他们总想把所有不开心的事跟被拉长的影子一样扔在身后,却都忘了形不离影,影要随形,想抛弃的事情就粘在他们脚后跟,亦步亦趋,只要回头就能看见。

那时的马龙轻易地相信了张继科,不是因为他多有道理,只是纯粹不想在这种问题上再跟他产生争执,以为只是些没有对错之分的小事,又何苦费心去判断。那时的张继科也这么轻易地相信了自己。他沉浸在无知又幼稚的自信中,像许多天资优秀受尽宠爱和关照的男孩子一样,不知道轻重深浅,在肆意享受欢迎和追捧却忽略了负起该有的责任,更没想到自己无意的行为或许会带来灾难。他迷乱在有人去包容他所有任性的童话世界里,这个世界暂时允许他孩子气下去,但叫醒他的那天总会来,而且来得惨烈难忘。

 

上官雪从教室里出来的时候,学校里已经没什么人了。她是班上最后一个走的,顺手把门关上了。像是听见声音,她微微偏头看了一下,站在走廊尽头的女生她不认识但是脸熟,之前在洗手间见过她们抽烟。她皱了皱眉,不想跟她靠太近。就换了个方向走另一个楼梯下楼,楼梯从下面又迎上来三个女生,她们的裤子收紧裤脚,头发也是拉直过又薄又轻还带着点黄。上官雪没回头,就知道后面那个人也堵上来了。

她冷着脸,背贴在墙壁上,看着她们四个围过来。她不知道明明素未谋面,她们为什么找上她,她等着她们先说话,但是她们没说话,直接把上官雪扯进了洗手间。

耳光砸上来的时候,上官雪感觉嘴角在冒血,她冷着脸抬起手背碰了碰嘴角。却又被谁的膝盖撞上了肚子,她只能虚脱地跪在冷冰冰的地上。接连的耳光震得耳朵嗡嗡的,她听见女生的叫骂,“婊子,张继科也是你能勾引的。”,“张继科不是拒绝你了吗你还有脸缠着他。”,“贱人再让我看见你碰张继科试试看。”

她被恶狠狠地揪着头发,那些张继科喜欢的沾着百合花清香的漂亮发丝,被扯掉了一地。

 

 -TBC-

 

 


评论(19)
热度(25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