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拟!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奶只是指的肤色还是会咬人的)


Part.02


马龙聊天前先去厨房给他弄点东西喝,问他要喝什么。他没客气,因为觉得热,就想喝雪碧。马龙翻了下冰箱,发现还真没有,“没有雪碧,牛奶和水喝什么。”张继科不爱喝牛奶,“水。”马龙概念中的Omega普遍身子弱肠胃不好,于是体贴地端了杯热水过来。放在张继科面前。自己拖了张靠椅过来坐在茶几旁边,跟他距离不远不近。一副要详谈的架势。目光从他身上认真扫过,张继科能感觉到马龙的眼光,他垂着眼睛盯着膝盖,不声不响地随便他看。

马龙用眼睛把人大概摸了个透,往后一倚靠回椅背,先从客套问题问起,“你多大了?”

张继科睫毛抖了抖,“十八。”

“刚分化?”

“三个月之前。”他看起来有点局促,用指尖磨着膝盖上的布料,作出一副紧张的模样。

马龙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又追问,“你发过情了吗?”

指尖摩挲裤子的动作都停了,耳朵敏感地泛红滴血,因为他脸上表情太过单一冷漠,马龙只能从这些细节来摸索这人真实反应。

他这个问题答不出来,只能点点头。张继科突然紧张起来,他知道马龙接下来要问什么——那么,你之前是怎么度过发情期的?——那些回忆让他面红耳赤,但是他知道既然来了这里,这些话题就不由他躲过去,而且他想说的话必须要通过这些引子才能引出来,他选择直接坦白。他想先喝一口水镇静情绪,可是杯子太烫了,他又缩回手,指甲自虐似抠着刚被烫红的指尖,从手指传来一阵阵的刺痛跟喝水达到了同一个效果。

马龙环着手臂安静地等他开口。

“发情期是在医院过的,医生有物理方法可以暂时缓解那个,燥热。”他完全是强迫自己在说,眼角都羞红了。

物理方法?这个说法太隐晦,马龙反应了一下,嘴角小幅度地抬了抬,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了。

“我只能用那种方法,我不能使用抑制剂,因为成分有违禁药物。”

马龙打断他,“违禁药物?”

张继科这时候才抬起头直视他,似乎在等他问出这个问题,“对!我还要打乒乓球比赛,所以不能注射抑制剂。”

“……”

他竟然钻进一个小孩儿的圈套里了。不过也无所谓,既然他费尽心思想把话题引向乒乓球,他也奉陪聊下去,他顺着小孩想要的节奏去问,“你会打乒乓球?什么水平。”

他羞红没退的眼角挂着点骄傲,“国家二队。”

马龙冷笑,“呵,国家二队还收Omega啊……”

的确不收,所以他体检完就被踢出来了。


马龙大概明白了之所以非他标记不可的理由,一个喜欢乒乓球的Omega,和一个乒乓球世界冠军的Alpha结合,那么即便张继科以后不能参加任何国际赛事,那他也有一个国际级别的对手跟他玩乒乓球,只要不玩腻就有人他陪他玩一辈子。

马龙被张继科可爱的思维逗得想笑,所以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只想着玩,幼稚又傻气,自以为全世界都是他手心的积木,只要他想通怎么摆,就能搭成他想要的形状。

但是话说回来,除了这种方式,在这种Alpha至上的社会,张继科这种分化成Omega的人即使再要强又能怎样呢。同生活在这种不公平的社会,他也只不过分化出好身份所以堪堪逃过一劫,A的强大和O的弱小其实本质一样,都是在时代规则不可逆摆布下的玩物,想到这里不免也兔死狐悲。马龙骨子里是有点悲天悯人的圣父气质的,他有点可怜张继科。

他想张继科如果已经向命运妥协愿意做一个被家养被照顾的Omega的话,那他也可以替张继科找一个靠谱的Alpha队友陪他玩。

反正无论如何得先把自己择出去。


马龙首先打破两个人之间的沉默,“有句话我还是要直说,我从来不缺Omega。我单身的原因不是因为没有遇到合适的,是我现在还没有要Omega的打算。”

张继科扑闪着睫毛看他,一脸不知道他想说什么的样子。

马龙微笑,“你太小了,不是我的菜。实在没法下手,有罪恶感。”

马龙说话还是比较婉转客气的,可是张继科却没给他面子,他硬邦邦地又把对方善意的借口弹回去了,而且还有点嫌弃他的陈旧,“我已经到合法年龄了。你哪来的罪恶?”

跟小孩子绕圈子是绕不出来了,即使他理由找得再动听,张继科也不会领情,他恍然认识到跟他这种青少年交往的正确方式就是把他拎到门口,说清楚我不会标记你,然后把他直接扔出去关上门。任他在外面张牙舞爪骂一会儿累了自然就放弃了。马龙眼珠微微一转,没想到张继科那个低哑性感的小嗓子先出声了。

“你不想要Omega,可你总得要有一个Omega,如果你担心的是你标记的Omega会阻碍你的事业……”说到这里正合他心意,他实在装不下去弯起眼睛笑了起来,他笑起来卧蚕和细窄的眼角充实饱满的可爱,像一只吃饱后一脸靥足的小兽。马龙目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总感觉哪里上当了。

张继科松了一口气,抱胸往沙发上一躺,“那你应该找不到比我更能满足你要求的人了。”

敢情刚才是都在试探我?马龙眯了眯眼睛,“你好像很有自信?”

张继科还以为自己目的达到了,一旦放松警惕,就开始装腔作势,他踢了踢茶几,扬了扬下巴,“想知道吗?先把这杯水换成冰的。”

马龙没废话,起身就去给他换水。张继科很满意马龙的表现,话比刚开始多了点。

“我爸为了抑制剂的事带我飞过几个国家,听说美国的女子体操队有好几个Omega运动员,她们专用的抑制剂就是没有违禁成分的。我想赌运气去试试,我们找到了她们体操队队医,但是那东西竟然被列进国家机密了,我弄不到。不过队医跟我说了另一个方法,现在的Omega运动员用的几乎都是这种方法,因为抑制剂的原理也是调节信息素,避免Omega容易被波及的信息素在赛场上被恶意干扰发情,那只要反利用Omega被标记的唯一性,这样就能排斥其他信息素的干扰了。虽然听说排斥会有点辛苦,但是至少比发情容易控制。”他一边随意说着一边低头玩手机,直到马龙身影覆盖过来时候才收了手机抬起头。

马龙把在玻璃杯里加了冰块,切了片柠檬摆进去,还插了个能扭造型的长吸管,放下的时候力气大了点,玻璃杯跟玻璃桌面一起磕出叮当一声。张继科还以为马龙是不小心,一点也没意料到危险,说了声“谢了”,拿起玻璃杯喝了两口水就咬吸管玩。

他一边咬吸管一边抬眼睛等着马龙回应。马龙坐回靠椅里,笑容完美得无懈可击,“所以你的意思是?”

张继科眨眨眼睛,还不够明显吗,他放下空杯子,简洁地复述一遍,“你标记我,我可以回去继续打比赛,你也不用怕被家里人再念叨了。”

“听起来倒是很公平。”马龙赞叹地点点头。

可张继科好像从马龙平静的语气里听出点儿奇怪的咬牙切齿。


马龙大部分时间对弱者是有点圣父的。所以即便在Alpha之中流传着Omega就是个会走路的充气娃娃的说法,他自己是从来没这么想过的。他尊重每一个生命存在的客观性和合理性,即使这个社会有些偏心的畸形,他也不认为Omega就注定是Alpha的附属品。所以跟张继科的对话他也是尽量平等,不去用Alpha本身自带的优越性去压制给对方造成不适。

是他太心软了。

他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Omega,在自己还没把他当成会走路的充气娃娃的同时——竟然反过来把自己当成了一针会走路的抑制剂?!


Omega不自卑有个性是件好事,但是太嚣张了是要遭罪的。马龙微微探身,手指扣着张继科的手腕,把人轻轻带了过来。两个人鼻尖对着鼻尖,张继科形状饱满的眼睛漾着一层一层的桃花,是真的没摸清楚状况的无辜。马龙笑了笑,问,“你以为发情只是一次性的事吗?我标记了你一次,后面怎么办?还是你觉得每个月到了时间我都要义务帮你度过你的发情期,然后下了床就继续互不相见?”

张继科有点愣,喉咙里声音一吞一吐 ,“不,不是…你不是就希望这样吗?”

马龙眼神玩味,“你好像真的挺了解我。”

张继科觉得马龙好像在释放信息素了,他鼻腔涌入一丝一缕马龙身上古龙水的味道。但张继科敢确定那不是马龙喷了香水,那就是他信息素的味道。他有点慌,“我,我看过你的访谈。”他拧了拧手腕想从马龙手里钻出来,可马龙捏着他就像捏着球拍一样,根本没有挣脱出来的可能。

他以为这小孩就是想找个陪他玩球的人,没想到他心思比自己想的要野多了,马龙眯了眯眼睛。他刚开始曾犹豫过把他标记算了,正如他说的,他也许真的是最适合马龙的Omega了,不娇气脆弱不黏人,既然迟早要找一个Omega,这个自己送上门来的小朋友会不会正是天意,以后没空的时候就放他自己成长,空余时候陪他打打乒乓球逗着玩,想想这种日子也挺和谐的,他差点就松口答应了。没想到听到最后,竟然让他产生种被这个人利用了的感觉。真厉害,他不仅不自卑自己Omega的身份,甚至把Alpha都能当成随手利用的工具一起算计上。再想想自己还差点真答应了,不免更加恼羞成怒。

虽然张继科是不会知道他在怒什么的。

张继科现在状况有点糟糕了,他仿佛已经被马龙无意识散发的压迫感逼到了墙角,退无可退,只能在对方强大的压力下一阵阵的发抖。额头鼻尖都沁出了星点冷汗,他哪里都在发软,尤其是跟马龙肌肤相触的手腕,从那里传来的骚动就像渗出的微弱电流,一波波顺着血液往他的心脏和双腿间输送着过电的酥麻。但即使这么悲惨,他仍能感觉到马龙的无动于衷,他用力扬起脑袋,狠狠地盯着马龙的眼睛,“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拒绝你?还是为什么生气?你想问什么。马龙没想故意去欺负他,只是刚才因为情绪波动漏了点信息素出来,结果就把人折腾成这样了,马龙还算气定神闲,没到急不可耐的程度,“我可以标记你。只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张继科喘着气,声音低得模糊成一团粘稠的蜜,“你说。”

马龙贴在他耳边说,“第一件,被我标记就别想着还能回去过你自己的日子。以后你就属于我了。” 

张继科眼睛愤恨地睁大。挣扎的力气大了点。

马龙接着说,“第二件,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张继科差点没把他咬死。如果张继科这时候没被信息素一波一波冲击的使不上力,他这口应该能直接把马龙手腕咬出血,可是因为使不上力,只能在马龙手腕上留下一滩黏黏的口水和一排不深的牙印。

马龙啧的一声把他脑袋推开,松了他的手,拿纸巾擦了擦手腕上的口水。张继科蜷缩在沙发上,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他又抽多了几张纸巾回去给张继科擦他嘴巴边上因为咬人甩出来的口水。

“听我说完好吗,小朋友。”他按住张继科扭来扭去死活不肯配合的脑袋,“没你想象那么可怕。尽管以后你得听我话,但与你有关的事我会和你商量,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逼你。而至于孩子的事,我想你自己也知道被谁标记都躲不掉吧。不过我可以答应你,选择什么时候生的自主权交给你,十年以内,我不逼你。”

张继科竟然还在怀疑马龙是不是在骗他。丝毫没去想这世界还有Alpha想标记一个已经软在自己怀里的Omega还需要用骗的吗?亏得马龙是个真正的正人君子,“如果你还需要考虑的话,”他目光扫了一眼已经见底的杯子,“我去给你倒杯水,希望回来你能考虑完。”

他刚要起身,张继科就喊住了他,“不用考虑了。”

他就是冲这个来的,还考虑什么,虽然事情发展跟他想象的不一样,不过至少人和想象中的一样。

他抬了抬下巴,还有力气装腔作势,“来标记吧。”

说完身子一轻就被人抱了起来,张继科没被人这么抱过,怕掉下来,就伸手搂住了马龙的脖子。


-TBC-

评论(111)
热度(1156)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