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AU/伪兄弟/龙獒】

-17-


张继科和马龙把情绪平复下来的上官雪送回家。张继科和上官雪走前面,马龙走他俩稍后面一点。张继科就着上官雪脸上的伤询问了两句,上官雪随便应付了一下。经过那一场闹剧,他们都很累,谁也没力气多说话了。晚上有点起风,张继科把自己出门时候随手披的外套给上官雪披上了。上官雪没拒绝,接过外套把自己裹得紧了点。马龙在后面看着张继科身上就一件家里穿的那种长袖衬衫,根本不挡风,明明穿的就比人家少,还主动脱。他皱了皱眉,“上官你把衣服还给他,我的给你。”

张继科看了一眼马龙,又看了眼上官雪,没领他的情,“我不用。”上官雪也不好意思要了,把衣服脱了递给张继科,张继科有点不耐烦,“我真不要。”但上官雪说什么也不穿了,直接塞到张继科怀里。张继科看了眼马龙,马龙没看他,张继科故意跟他对着干,拿回来外套也不穿,只挂在手臂上。马龙表情没显露什么,心里气得要命,心想就算冻感冒也是他活该,他懒得管了。

快走到上官雪家小区,上官雪就不让他们送了。张继科有点累,连再见都没怎么正式说,“你进去吧,我们看你进去了就走。”上官雪没回去,反而去用目光去瞟了一眼马龙,他跟张继科说,“我想单独跟马龙说两句。”张继科微微有点诧异,但他实在是太累了,已经累到不想去多任何事好奇了,他跟马龙说在隔壁路灯下等他,就走了。想着反正也没人看他了,也没必要自己跟自己闹别扭,他又把外套套上了。


马龙说你要跟我说什么,怪冷的,你先回去吧,下次再说。其实他是觉得张继科穿的两件都不保暖,主要是那人出门时候头发都没干,他不想在外面待太久。

上官雪摇摇头,“我不会再去找你们了。”马龙听她这么说,只能叹口气,“那你说吧。”上官雪的视线还是流连远处路灯下靠着墙低头站着盯自己鞋的张继科,昏黄的光给他笼了一层毛茸茸的光边,然后她突然扭头跟马龙说,“你帮我跟张继科说声对不起吧。”马龙被她突如其来这么一句搞得莫名其妙,上官雪接着说,“今天本来不关他事,是我自己想不开才会给他打电话……”她话没说完,皱着眉头去看马龙似笑非笑的表情,马龙看见她不说了,才冷笑了声,“哦,原来你也知道不关他的事啊。”


上官雪觉得他的语气别有深意一点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好说话的样子。马龙短促地笑了声, 果然没有最愚蠢的人,只有更愚蠢的人。他看上官雪成绩还可以,是因为喜欢上张继科才被传染得这么一根筋又没脑子的吗,“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真得觉得张继科招惹你了,你才会这么报复他,原来你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跟他没关系了啊。谁扇你的耳光,你应该对谁扇回去,可你却拿你的命去威胁张继科。”马龙说的有点激动,他迅速意识到这点,降缓了语气,声音也轻了很多,“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不在,去找你的是张继科,他那个冲动性格,再加上你那时候的情绪,最后会发生什么事。”

上官雪不敢想。

她那时候的一切都是下意识在做,她喜欢张继科,张继科不喜欢她,她怪张继科抛弃了她,她就把一切怨恨全放在了张继科一个人身上,她是被害者,可她又将张继科变成了被害者,明明他们都是无辜的,却在互相伤害,而放过了真正可恨的人。上官雪晃了晃站不稳往后倒,马龙看见迎面来了车差点要碰到女生,就又扶了她一下,把她带到路内侧,自己站到了路边。

上官雪说,“我是太喜欢他,没想害他。”

“不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去喜欢人的。”马龙说,“尤其你还没学会喜欢自己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张继科,那个人倚着墙百无聊赖的看着他俩,一副要等得要长毛的样子。他们离得挺远的,马龙把身体完全背过去,张继科就一点也看不到了。张继科刚才看到上官雪恍惚得差点被车撞,吓了一跳,还好马龙扶了她一下,不知道马龙在神神秘秘说什么,本来就听不到看不清了,马龙还彻底背过身去。张继科啧了一声,索性不好奇了,低着头无聊地拿鞋蹭地。


马龙跟上官雪说,“别这么丧气,跟你说个秘密吧。”

上官雪抬头看他。

马龙弯起唇角笑了笑,带着调皮的少年感,“张继科都不知道的。”

他把手上的绷带拆下去,手腕上慢慢露出一道道狰狞突出支棱旁出的伤疤,缝合后的伤疤像一条条多足的虫子。上官雪吓了一跳,瞪大眼睛,“这……”这比用刀割出的一长道要粗,伤口也没那么连贯,像是为了速度求死一遍遍反复的断断续续割过,才出现那么重叠的疤痕,一直从手腕动脉往小臂上面延。上官雪震惊的说不出话,马龙把袖子拉下来挡住手腕,“相信了吧,我之前跟你说的都是真的。以后别这么傻了,别因为不相干的人做让自己后悔的事了。”

上官雪还是被刚才的画面震惊的回不过来神,“你……”她想问为什么,但知道不能问,“现在很后悔吗?”她问题问得挺蠢的。

马龙大方点点头,“算后悔吧。”

与其说后悔这个选择,可能更后悔的是为什么在可以回头的的时候仍旧走了一条最后只能逼自己做这个选择的路。 


张继科看见马龙朝自己走回来。他从靠着墙慵懒的姿势站直,马龙的口袋里有一点白色的纱布露出来,他刚想去看那是什么,马龙双手插兜正好把那东西按了回去,他站在他面前,说,“回去吧。”

张继科抱怨道,“你们聊了好久。”

马龙耸了耸肩,“没办法,都在聊你。”

“聊我?”他先是疑惑,接着有气无力地笑了笑,“随便吧,只要她不会回去又想不开。”

马龙回答的很笃定,这让张继科很放心,“不会了。”张继科拉住马龙的手臂不让他往前走了,脑袋垂下来往他肩膀一搭,软软的头发往他脖子拱。马龙从来没跟张继科这么亲密过,手抬起来推他腰,张继科软着他的低音炮,很难受地说,“别推我,马龙,我头疼。”马龙抵在他腰上的手慢慢从推变成搂,他说“叫你刚才不擦头发还耍酷不穿外套。”他还想说,“你没有那么娇弱的撑一下马上就到家了。”但他什么都没说出来,因为张继科已经撑不住了,他紧闭着眼睛苍白着脸无力地从马龙身上滑下去,马龙连忙扶他,但是没拉住,被他下沉的体重扯着一起半跪在了地上,张继科靠着他的肩膀和臂弯,马龙连忙去看他情况,他睫毛还在抖,没到昏迷的程度,马龙喊了他两声,用指甲去掐他人中,把他领子扣子解开,然后又喊着他名字去掐他人中,张继科才皱着眉头睁开眼睛。

马龙又探手去摸他额头,感觉也没发烧,看他醒了他问得很紧张,“你现在怎么样?”张继科低声说头疼。马龙问,“你能站起来吗?我们去路边坐着。”张继科点点头,马龙架着他坐在路边栏杆上,看见对面有家7-11,他把他领子扯得更大一点,方便他呼吸,“我去给你买点水,你在这好好坐着别乱动行不行。”张继科点点头,马龙说,“我很快回来。”他说完看马路上没车,就直接翻过栏杆往对面跑。

张继科垂着脑袋,没看见马龙动作有多敏捷。

马龙很快地弄了水回来,拧了盖子扶着张继科喝,张继科喝了两口就摇头说不喝了。他好像缓点过来了,但是眼神还是很涣散,什么也不说就在沉默着发呆。张继科那团不会熄的火还是熄了,马龙有点不忍心,“不怪你其实。”

张继科没想到马龙竟然知道他在想什么,很疲惫地笑了笑,“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不是故意的。”这话他自己都觉得说的很无力,可马龙信他。

马龙一本正经地说:“我信你。”如果他不信他,他不会大半夜陪他在这里吹冷风的。

张继科没信马龙的安慰。他只是让马龙靠他再近点,然后把像装满浆糊一样沉沉的脑袋砸在他的胸口。脖颈弯弯的暴露在马龙眼前,显得特别脆弱。


马龙想抱抱他,手抬了几下,还是没敢放上他的背。


TBC-

评论(30)
热度(325)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