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4


马龙没敢多耽搁就下楼去药店把小护士推荐的所有应该备齐的药全买回来了。拎着塑料袋上楼掏钥匙开门,钥匙刚捅进去他队友的电话就来了。他肩膀夹着手机接电话,用没拿塑料袋的另外一只手拧钥匙。


“奥运冠军你干啥呢,好不容易放三天假你不会就打算宅在家里看你的小飞侠吧。”

马龙纳闷啥叫小飞侠,他什么时候看过小飞侠了,一群损友净会造谣,他嘴巴上没好气地反问回去,“那你想让我干嘛啊?”

“出来唱歌啊。来工体,就现在,兄弟们给你庆祝。诶你别说,这里还真有乒乓球台。玘哥,马琳哥他们都来了,你看你多大面子啊。”

马龙心里挺暖的,隔着电话笑了笑,“我不去了,你们好好玩。酒你们随便喝,算我单上,我请。”

“不够意思啊马龙,你不来玘哥就要走了,多难聚一下啊。你有什么缠着不能脱身的。”

马龙笑声爽朗带着点儿骄傲,“真不行,我家O时候到了离不开我,我得陪他。”

“……”

可能是电话对面开了免提,那边本来闹嚷嚷的突然就静了。然后一直特别关心他终身大事的陈玘扑过来抢过手机,“龙仔啊你有Omega了啊?太好了哥还一直操心你这事呢,你不用担心了,今天你就在家好好呆着,这里哥替你照顾了啊。”然后吵吵嚷嚷地还有人冲着话筒喊,“龙哥,啥时候带你家O给我们看看呗。”马龙说,“别指望了,不会给你们看的。”他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推开卧室门,侧着身靠墙从门缝往里看:床上张继科揪着个被角睡得很香,跟个刚出生还没断奶的小狗似的。电话那边听不清是谁不乐意地抱怨,“你咋那么小气呢龙哥,人都是你的了还怕别人看啊。”这句话说马龙心上了,他悄悄又把门带上,对那边轻笑一声,“怕。太可爱了我还没看够呢你们就别想了啊。”

他在那边一堆单身狗“操”,“妈的”,的嫉妒抱怨声中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


他兑了杯刚刚好的温水,拿了药去叫张继科起来吃药。

张继科有点起床气,不乐意起,一听是吃药索性更装听不见,翻了个身脑袋冲着另一边继续睡,就差没把被子盖过去了。马龙吓唬他,“你不吃你怀孕我是不介意的。”

张继科一听这话就活过来了,从床上坐起来,一头短毛睡的乱糟糟的,他眼睛没睁完就去伸手拿马龙手上的药片,马龙抓着他的手翻过去把药放他手心,他塞嘴巴里一仰脖就全吞进去了。马龙举着那杯水也没用上,然后张继科掀起眼皮面无表情说了句,“其实我来的时候已经吃过了。”

马龙嘶地吸了口气,差点没扣他喉咙让他吐出来。忍着怒气把他又给按回床上让他接着睡。张继科被弄醒就睡不着了。睁着眼睛想了想,又低头看了看被子下面自己只穿了一条底裤,其他地方都光裸裸的,他不习惯裸睡,有点尴尬,说,“你有衣服给我件吗?”

马龙说就内裤新的给你换上了,衣服要不你先穿我的。张继科说行。然后马龙就打开衣柜给他找衣服,他记得有件买小了的没穿过,忘了放哪儿了,那件可以找给张继科穿。可张继科眼睛盯着他衣柜左边挂着的那一排有黑的有红的的好几件国家队队服就移不开了,他问,“你那件队服我能穿吗?”马龙颇好笑地看他一眼,“你要穿我球衣睡觉?到时候滚一身褶子。”张继科巨不爽地瘪了瘪嘴,“我明天早上给你熨干净行了吧。”马龙笑话他脑子直听不出玩笑话,拿了件黑的就扔他脑门上了。

张继科麻利地套上,虽然袖子个头腰身对他来说都有点大,露出半截他细瘦的胳膊腿,在相比他稍显宽大的黑色短袖里衬得过于白嫩了点。不过穿起来倒也挺像一回事的。马龙赞赏地点点头,张继科跟个换上漂亮裙子的女孩子似的很兴奋,还臭不要脸地很跟马龙要镜子照。

“鞋柜那儿有个半身镜。”马龙朝门外指了指,张继科立刻就跑出去了。

马龙看着他终于恢复点活力的精神样笑了笑,关上衣柜门,自己去了洗手间把两人刚才脱的衣服拿去阳台的洗衣机洗。他在阳台和卫生间穿梭,张继科趴在镜子上一脸憧憬地看着自己穿着队服的样子做梦。一双单看困唧唧的眼睛还真的冒着点激情燃烧的少年意气。


张继科特别喜欢这件带着暗龙纹绣的黑色球衣,低调又嚣张,黑色的沉重压不住飞龙在天的张扬,更像衬托着巨龙翱翔于九霄之上,用利爪撕破黑暗命运的枷锁,用有力的龙尾在乌黑的密云中拍出一道道惊天闪电。他幻想着他用这身衣服在赛场上接受众人的欢呼,每一个中国人都在用中文字正腔圆地喊出张继科,那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名字是张继科,他会披着国旗在场上奔跑,他捂着最澎湃激荡的心口去盯着国旗唱因为他而奏起的国歌。穿着这身衣服他感觉一切都不会太远了,他背过身去扭头从镜子里欣赏自己英挺的背影,却在看到衣服上印着的”Ma Long”的一瞬间,一下子梦就醒了。


不是梦醒不醒的问题,是一下子就变味了。他现在对这个名字特别敏感,他清晰记得马龙是怎么打开他大腿,摸着他最怕痒的大腿根让他在那里纹他名字的,他一个激灵就把因为兴奋所以暂时忘记的那段旖旎记忆全回想起来了。镜子里一边是自己费劲扭过去的脸一边是背上印着的“Ma Long”,联系起来怎么看怎么淫靡怎么看怎么就不对劲,他跟衣服着火了似的一下子就把衣服脱下来了,拿在手上都嫌烫。


忽然想起来马龙好像也不见有一段时间了,洗手间灯亮着有水声门也没关,他就磨磨蹭蹭地过去看马龙在厕所干什么坏事呢。一往门边上一杵,定睛一看,他耳朵烧得更红了。

马龙一手泡沫,站在洗手台前在洗张继科那条黑色内裤呢。


张继科说不出来现在心里是啥滋味。如果能体会他曾经是怎么把马龙当成无法撼动的神的,大概也能理解一点他今天这种又失落又兴奋又不可思议的感受。


张继科有多崇拜马龙。要从马龙十八岁拿到自己的第一个团体世界冠军算起。那年张继科八岁,家里开乒乓球俱乐部,从小叛逆的他就反抗父母强压发誓绝对不碰乒乓球。直到在电视里无意看到意气风发的年轻马龙拿奖,他突然有了一种他也可以做到这样的感觉。他突然就开始喜欢打乒乓球了,球风飒爽, 愈战愈勇,一路披荆斩棘所向披靡。可是每次打开电视看带他爱上乒乓球的小哥哥打比赛时,却总是一次次失落于马龙决赛的落败。他在乒乓球上打败了所有他的年龄的敌手,但是在看比赛时他们就会狠狠嘲笑回来,“你支持的马龙就是个软蛋,一到大赛心态就怂。”他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跟他们干,打的他们鼻子出血牙齿掉落再也不敢在他面前说一句马龙的坏话。他一直坚信着马龙有着世界第一的实力,他输不过就是来自还没挣脱开的技术压制而已,可是压制能有多久,不过就是成功路上一点命运跟他开的玩笑。张继科坚信马龙靠的从来不是一个Alpha得天独厚的体能优势,马龙在厚积薄发,一步步成长,那些曲折的弯路只会让他苦练出的世界上最完美的技术,无论他是Alpha,是Beta,是Omega,这些永不言弃的沉默磨炼迟早会让他强大到无懈可击,去真正征服属于的一片天。

马龙的确是这样的。马龙拿到第一次奥运冠军那一天,张继科也在打球赛。以最快速度4:0横扫了对手连奖都不领,蹲在后台电视机前看完了让他痛快地要吼叫的最后一局。马龙等了这个冠军有多久,张继科就期待了有多久。可是当马龙那条命运的弯路结束以后,张继科绝望地发现自己命运的弯路来了。在马龙第二个奥运冠军到手的前三个月,也就是第二次横扫了世界杯世锦赛所有奖项距双满贯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张继科分化成了不可以再打乒乓球的Omega。在听说只有标记唯一一个方法后,张继科第一反应就是认定了那个早就已经征服他的灵魂,无所谓征服不征服肉体的马龙。

张继科就这么呆呆站在浴室门口看马龙亲手洗他的内裤,心头萦绕着说不清的感觉,那个他曾经觉得跟神一样不可逾越的男人,如一个意志坚毅而精神强大的苦行僧一样在冠军路途上踽踽独行。他曾经好奇过马龙这种英雄退役以后还会那样叱咤潇洒吗,还是会和以前的那么多个冠军一样逐渐变得平庸。张继科不想马龙变得柴米油盐一股烟火气,可是现在马龙在他面前洗内裤的样子,俨然变成一个普通顾家的温柔男人,不复球场上的霸气模样,他喉头微酸,但是一想到把他变成这样的又是自己,这又让他心头难耐地砰砰直跳。他低低地喊了马龙一声,直接叫的就是“马龙”。声音很低,但是很温柔,跟个小老虎收起了利爪,用掌心软乎乎的肉垫碰了马龙心脏一下似的,马龙心弦一荡,但却控制住做出一脸正色,义正辞严,“你就这么直呼我名字?我怎么说也比你大十岁吧。”

张继科明明都羞红了的脖子硬是梗着不服输,嘴巴犟道,“怎么?你什么不该做的事都做了,难道你还想让我管你叫哥不成。”他眼神早就出卖了内心的羞涩,晃动得跟风里的蜡烛似的找不到落点。

马龙甩了甩手上的水,眼睛里都是笑意,从镜子里打量张继科那几个掩饰不住的敏感地方已经红的是煮熟的虾了,都羞成这样了还在那跟他犯倔,马龙装傻装地不怀好意,“我做什么不该做的事了?啊…我也没往那儿提啊,你怎么联系上的?小小年纪一肚子淫秽思想。”

……我操?这人猪八戒打不着妖精倒打一耙啊,谁一肚子淫秽思想了。张继科刚要反驳,马龙拧干两条裤子的水就从他旁边走过去阳台晾衣服,张继科看着他手上的东西就说不出来话了。马龙眼神站在他旁边毫不客气地把张继科肌肉漂亮的年轻白净肉体欣赏一遍,然后跟他指了两条道,“你要不就把衣服穿上,要不就回被窝睡觉。”他皱了皱眉头,“你在那儿光着膀子裸奔你是在考验你自己抵抗力还是在考验我意志力……”


张继科一愣——

这就是他那个沉默冷静又强大且无懈可击的神?

……我操!


-TBC-

评论(125)
热度(1182)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