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8-


张继科和马龙回到家时候客厅灯已经关了,只留下入门处一盏小灯。他俩悄声把鞋换了,尽量不引起房间里爸妈的注意。张继科蹲下解鞋带时候,他爸从卧室里听到响动打开了门,随意披了件外套,站着门口看着他俩,虽然睡眼朦胧一脸疲惫但大有一副要追究到底的架势。马龙吓一跳,连忙把蹲下去了的张继科护在身后面。

他爸本来一肚子火,也不好冲着马龙发,秀姨已经睡着了,他声音也不能太大,刻意压低嗓音带着一点怒气的质问,“拿什么东西拿这么晚,你们看看几点了。”

张继科换完鞋站起来,没看出来马龙想保护他的意思,听到他爸的话挺莫名其妙的,反问回去,“拿什么东西?”马龙在背后偷偷拽了拽张继科衣服让他闭嘴,他费劲心思给张继科打掩护,结果张继科一点心眼没有全给他捅出来了。

他爸眼神有点怀疑地看向马龙,“小龙不是说……”马龙连忙接话,“是,我刚才和继科去学校拿东西了,然后……”他一下子没编出来,他本来是想回来的路上跟张继科串供的,可是后面被张继科吓着了就全忘了,现在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但张继科反应过来了,他倒不怎么紧张,淡淡地说,“哦,是我让他帮我随便找个理由的。我没去学校,我去找周雨了,今天他生日我忘了。我刚才给他挑了个礼物送过去了。”

“周……继雨今天生日?”“周”这个姓明显是给男人自尊心很大打击,尤其在张继科喊这么顺嘴的情况下,他还是不能接受,连忙改口回来。张继科点点头,有点不耐烦,“你不信你回去自己查查。”他爸脸色缓和了点,“我明天就给他妈打电话问,你要是敢骗我我饶不了你。”张继科不甚在意,无所谓地撇了撇嘴甚至没回话,他换了拖鞋拖沓着脚步懒洋洋地回屋,马龙挺尴尬的跟在他后面,张叔看到他,又补了句,“张继科你以后要胡闹自己闹别带坏人家小龙。”马龙听出来什么意思,他自己也觉得今天这个谎撒的不对,主动先去态度好的道歉,“张叔今天是我不对,对不起,不会有下次了。”张叔摆了摆手,他也没资格去教训马龙,对着马龙态度好多了,“不关你事,回去睡吧,明天别迟到了。”他说完带上了门,张继科打开房间门,在墙边按开了灯,他刚进去,马龙也跟进去,把门关上,有点紧张地说,“你找的是什么理由?你快跟周雨打个招呼,不然明天真穿帮了。”


张继科把外套脱了挂椅背上,听见马龙那么着急,似笑非笑地回头,“你也信他,周雨生日五月份的你看他有一点儿怀疑的意思吗?”马龙一愣,“你连这也是编的?”也是,怎么可能今天这么巧就是人家周雨的生日了。但是人家亲儿子的生日,这也能骗过去,马龙有点不敢相信。

张继科笑了笑,“他连我生日都记不住,还指望他记住周雨的?”他冷笑了声,一边找了另外一件衬衣把自己身上的这件脱下来,他说到周雨时候话有点多,可能也是太信任马龙了,一下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他一直怀疑周雨不是他的。”马龙又一愣,这剧情有点既劲爆又复杂啊,“这怎么,做个鉴定不就……”“对啊。”张继科点点头,然后扯着嘴角,笑得嘲讽,“可我妈不做,她就那样的人,说不信任那就没有必要在一起,她不解释,我爸就更怀疑,其实小雨出生那段时间他俩就分居了。我爸一个大男人还好,我妈就带着小雨两个人孤儿寡母地过,我天天往那儿跑,能帮着干啥就帮着干啥。后来小雨都读小学了,他们班班主任一个男的人挺好的,跟我妈认识了,就好上了。我爸生气,那天他喝多了点儿, 非逼我发誓不再去见我妈和我弟,我不同意,他就揍我,非要我答应他一辈子不再去找她。”他顿了顿,下巴指了指门,问马龙,“就客厅那种板凳记得不,他那天晚上打坏我两张,打死我我也不答应,他就直接把我打昏过去了。”他说的时候停下了动作,想过去的事想的有点出神,想到这里又有点回过神来,越说越收不住闸了,今天自己情绪是不太对,倾诉欲特别强,从来没说过的话,就在马龙面前特别想说,他有点好笑自己怎么在他面前越来越什么都瞒不住了,估计马龙也没兴趣听,他不想说了。可是一扭头看马龙反坐在转椅上趴着椅背上听得正津津有味,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自己,仿佛正在等他继续讲下去,张继科有点好笑,但又不好意思泼马龙冷水,揉了揉鼻子,硬着头皮往下讲。


“后面听说他应该是抱着我跑到医院的。我那时候不知道,就特别恨他,我醒的时候他在我床边上坐着,我知道他在但我就是不睁眼睛,我想我醒了就去找我妈跟我妈过,要不就偷了他钱包出去打工去再也不回来了。但睁开眼睛我就看他在我旁边哭。你都不能想象,他那么个人,哭成那样……”张继科突然住嘴了,他鼻子有点酸胀,猛地闭上双眼。马龙以为他要哭,刚要去抽纸巾,张继科睁开眼睛,眼眶都没红,只能细看看出点比平常稍多的红血丝,“他后来不喝酒了,也再没打过我,他后面知道我还是去找我妈找周雨,不过他都装不知道。”张继科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说这么多了,绕了那么大个圈子就为了解释一句话,“所以不会露馅的,他怎么可能主动去联系我妈。”

真他妈日狗。把自己剖了个干干净净。


马龙看了他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张继科觉得他那眼神跟大雨天看到外面淋湿了一身毛的小狗似的,带着藕断的连的丝儿,黏得他发毛。他本无意诉苦,更受不了被人用这种眼神看,连忙扭头说别的,“出去一趟怪难受的,我想再去洗个澡再睡。”

马龙看了看表都快1点了,“别洗了吧。”张继科也觉得现在洗澡水声那么大也不太道德,他跟马龙说,“那你也别洗了吧,我们将就着睡。”马龙刚想痛快答应,又听见他说,“反正过两天周末,到时候我们就把床单被套都洗一下。”马龙噎住了:就一个晚上没洗澡,不至于吧你,但他只能胡乱应付道,“到时候再说吧。你先睡我去趟厕所。”


马龙在洗手间拿着新绷带又把手腕上的伤口缠上。一圈掩盖一点丑陋的疤痕,他把它们用力缠得严实实的,像在发泄又病态的执着,卡死所有可以逃出生天的缝隙,让那些虫子一样的令他厌恶的伤疤一点也漏不出来。


等他回到床上时候,张继科已经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爬到床内侧。终于卸掉了一身的疲惫,闭上了眼睛。他睡的很沉,但那些突如其来回来的回忆,即使在他清醒时候还能控制住不让它们肆意妄为,在他意识迷蒙时却变本加厉地让他陷入梦魇更深处的幻境。那是一片密布参天大树的森林,所有没有叶子的枯枝却像蛛网一样蔽盖了整片天空,但是却浸没在海底,他无法呼吸,他想挣扎却被所有的绿色的水液占据了喉咙和视线。那时候没人能救他,所有人都在嘲笑。他看到一条巨大的蛇游破绿色的水波潜游而来,他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利的毒牙,它要吞噬自己。可是他逃不了,他已经被蛇的身体所缠住。他的手臂,他的腿,他无法呼吸,他在深海里那片枯木遍树的森林里沉下去。蛇把他缠裹得筋骨尽碎,然后张口过来吞尝它的美食——


张继科被马龙的挣扎给弄醒了。他难得睡醒没有呆滞地迅速意识到马龙在做噩梦,他一直在想把什么挣脱开,汗从他的额角渗出在苍白的脸上滑落,他的眉尖皱成了一个凹下去的旋,像窒息一样微张着嘴喘息。张继科想叫他,但又听说做噩梦的人被吓醒会变傻,他又不敢推他。手足无措半天他听见马龙低低地说着什么,他听不清,他贴耳朵到马龙嘴边凑近去听,就像靠过去要吞噬他的那条巨蛇,马龙即使在梦中浑身所有的戒备都被调动反抗,他猛地起身一口狠狠地反咬住了想攻击他的那条蛇的七寸弱点。


——张继科疼的差点就抬起手一拳头砸马龙脸上了。


但是拳头到那人比平常更没血色显得异常脆弱的脸边还没碰上时,心就软了。马龙猛地炸起跟梦游似的凶狠地咬着他的脖子,疼的他眼泪都要出来了。一肚子脏话噼里啪啦往外蹦,但是只能僵着手臂撑在他身体两边,马龙的牙简直就是能吃生肉的,那根本不是人的牙,是刀,是剪子!撕破了皮肉往里钻,张继科疼的浑身是汗,咬着嘴唇发抖才没叫出来把马龙吓醒。他神志都恍惚了,他想是不是已经出血了,是不是咬破他大动脉了,他是不是会这么被咬死在马龙身上,他动都不敢动…

马龙发现那条凶狠的蛇已经被他狠狠地咬碎了七寸骨,没有力气再去缠住他,他的手获得了自由,他的脚也获得了自由,他可以呼吸了。他从水里钻出,终于他松了一口气,他望穿尽头,那片密林里有星点的白光,他踉踉跄跄地朝光走去。


张继科喘了一口气,马龙终于安静下来了,他也保住了一条命。他瘫回自己那半边床上,却再也睡不着了。


-TBC-

突然好出戏的想到……

算不算被标记了2333333

评论(27)
热度(332)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