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

-19-


马龙早上快醒的时候伸了个懒腰,以前一般手都会碰到张继科后背那条又硬又细的脊骨,或者落在他侧身陷进去的一小块柔软的腰窝。今天一下子就落空了直接砸到那半边空荡荡的床垫上了。像做梦里踩空掉下悬崖一样,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张继科比他起的早只有他起晚了一种可能。

眼睛困蒙蒙地睁开,摸手机过来发现今天起的还比以前早,张继科人跑哪儿去了,他迷糊想着一扭头,吓一跳。张继科正坐在书桌前那个转椅上,背对着他抻长了脖子照镜子呢。马龙清了清早上沙哑的嗓子问他,“你怎么起那么早?”

话音一落张继科红着眼睛恶狠狠地回身瞪他一眼,“关你屁事!”一脸睡眠不足的暴躁。


马龙一大早上就被炮轰,完全摸不着头脑,只看他手指捂着脖子,就往他手指那儿多看了一眼,“你脖子怎么了?”

张继科一听,更火了,一脚蹬飞带轮子的转椅站起来,怒气冲冲就要出门。马龙连忙从床上跳下去,三步并两步把张继科刚打开的门按回去,然后去扯他按着脖子的手,“给我看看,你这儿怎么了?”

张继科跟他拉扯一会儿,还是挡不住脖子那块的牙印,两个人拽来拽去就把那块牙印露出来了,马龙看到就吓傻了:那块红中还带点青紫的咬痕,咬的严重的地方感觉皮肤都快渗出下面的血了,在他脖子侧面偏向肩膀的位置,特别的显眼,他一愣,“这是……”,他还没反应过来,“谁干的?”

张继科一听就跟尾巴点了火的鞭炮一样炸了,本来就委屈得不得了,这时候那人还明知故问。谁干的,还能谁干的?他一把甩开马龙的手差点没甩到他脸上,他本来想吼的,但是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为马龙绝妙的问题点头称好,“可能是我自己咬的吧。”

 

马龙算是摸清张继科这时候这种说温柔不温柔的笑就是他心里已经气到极点了,但他实在想不起来他是什么时候咬的了,他记得小时候被大孩子欺负打不过时候就会本能用牙咬,但是长大了好像也不会这么干了,再说他大半夜咬张继科干什么。他挺不好意思的,可张继科这个故作凶恶的样子又让他莫名觉得好笑,强忍着作出正经,拉着张继科的手到把他按回到椅子上,“你这样子出去也不行,我给你处理一下吧。”

张继科鼻子愤怒地喷声粗气,侧着肩膀把伤口送到他眼前,“你说这怎么办吧。你咬我那么疼我忍你,你给我弄个这么大的疤出来我怎么见人。”马龙自知理亏,也不好说啥,小心碰了下他脖子,“现在疼不疼?”马龙那么温柔,张继科也不好意思再凶了,音量不自觉就变小了,“疼倒不疼”,然后马龙试探着按了下去,张继科哼了一声,“别按,按就疼。”


马龙收回手,四周看了看,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我给你这里贴个纱布,有人问的话候随便找个借口混过去就行了。”马龙自己有个小药箱,他从里面拿出几块跟伤口差不多大小的医用纱布,带上胶布一起回来。他让张继科把脑袋往反方向多歪一点,然后指尖轻顶着他的耳朵下方,把纱布敷在伤口上,专注地贴着胶布。张继科歪着脖子,眼睛还往马龙那里瞟,只看到他被头发挡出阴影的半张脸。马龙的手指凉凉的,动作很熟练,张继科又联想到他的手腕了,马龙说“好了”,刚要收回手,又被张继科把手拉住了,马龙问他,“你干什么?”张继科说,“你手是不是好了,我昨天看到……”他话又吞回去,马龙手上的绷带还在,而且因为涂了药膏渗出来一些黄色。

“油烫的,哪能那么快好。”马龙抽回了手,拍拍他肩膀,“你有空先想想找什么借口吧。”他背过身去叠被子,听见张继科在后面自言自语道,“主要是脖子这儿不好解释,不然我也说油烫的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马龙手颤了一下。张继科神经粗,觉察不出来,他对着镜子看了看马龙给他贴的胶布,感觉还挺酷的,看起来像古惑仔,他没之前那么焦虑,就算马龙将功补过了。


上学路上张继科走的心不在焉地低头想事,纠结了半天,撞了撞马龙手臂,马龙摘下半边耳机,“怎么?”

张继科摸着下巴思索,“你说我要不要找人去教育一下那几个小丫头。我之前觉得女孩子再闹也闹不到哪儿去,但她们有点超过我容忍范围了。”

马龙被张继科这个想法粗暴得皱眉头,不过还好他现在能想起来询问一下自己意见了,马龙有点诧异,“你还真想对女生动手?她们自己事让她们自己解决。”

张继科说,“肯定不是我自己动手啊,但我队友兄弟不也有认识校外的女朋友,叫她们帮个忙也行。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刘晓纹也被她们骚扰过不过她们没她彪悍,之前她们还想跟踪我被我甩掉了。”马龙打断他,“该说的我昨天跟她说过了,她会自己解决的。你别瞎操心了,什么其人之道其人之身的,你要跟她们当同一种人吗?”

张继科撇撇嘴,答应得很爽快,“不要。”马龙抿着唇扭过脸忍住笑,这次还挺乖的,但他没敢说出来,把耳机塞回去继续听歌,然后张继科又默默补了一句,“她们能自己解决最好,我现在看女生我都害怕。”


“上官雪果然不是好惹的,她家里报警了,刚才第一节课时候来了两个警察,教务主任还有级长带着她们一行人一个班一个班的去认人,还没查到我们班就揪出来了,上官雪她们家非要逼那女生退学,高三退学啧啧啧……哎呀,不好意思……”他八卦着没注意后面情况一下就碰到了张继科桌子,张继科本来趴在手臂上补觉着被他撞得一晃,抬起头正好露出那块纱布。他同学瞬间就忘了刚才的八卦,凑脸过来看张继科脖子,“卧槽你这是昨晚砍人去了,怎么弄的?”

张继科把他脑袋推开,沉着嗓子道,“别烦我,没睡醒。”

跟条狼狗似的怪吓人的,同学只好悻悻地走开。


张继科那块纱布特别惹眼,连下午训练时候刘国梁都多看了两眼。虽然脖子上有伤不影响跑跑跳跳,但是贴块那么大的胶布还带伤上阵,让他觉得自己特别像侩子手。虽说轻伤不下火线,但是最近张继科轻伤的频率也太高了,刘国梁决定暂时放过他一天,他招了招手把热身的张继科叫过来,“你脖子怎么弄的。”他也挺好奇。

张继科睁着眼睛说瞎话,“拿东西时候上面柜子柜门忘了关,抬头时候被柜门的角划了一下。”刘国梁一听这理由就来气,揪着他耳朵,“你能不能长点脑子,别没睡醒的时候就跟头笨熊似的,磕磕碰碰的。”反正也不疼,张继科就歪着脑袋随便他揪,刘国梁也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松了他耳朵,“你今天先回去休息一天吧。”

张继科一愣,指了指自己脖子,难以置信,“就因为这个?”“不止因为这个,怎么让你休息还那么多话。”刘国梁声音稍微抬高一点,张继科就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虽然没搞懂刘国梁怎么想的,不过也没必要跟休息客气,他一边纳闷着一边拎起包去找操场边背书等他的马龙。

马龙听了张继科说休息就露出有点傻气地笑,“我这个牙印挺有用的吧。”

一直板着张脸的张继科被马龙的不要脸逗得嘴角压不下去要扬上来的那点弧度,懒得理他让他骄傲,索性单肩挎着包走在前面。反正今天走得早,他正好可以去买点东西喝。


马龙帮他看自行车,在张继科进店前特意嘱咐一次,“不要给我带了,我一点儿也不热。”张继科心想你怎么那么笃定今天还买一送一呢,结果在点完以后,可爱的收银员收了钱说,“今天有活动可以额外附送你一杯,西瓜冰沙好吗?”张继科连忙摆手,“不要了,太凉了没人喝。”

旁边有个年轻男人轻笑的声音,“你可以给你朋友喝,怕冷的话,换成热美式如何?”张继科闻言看去,的确是个年轻而英俊的男人,站在柜台里面,他穿着简单的印着店名的工作衬衫,打扮很邻家,但是微微上挑的眉毛却总感觉掩饰不住杀气。他对着张继科微微抬了抬嘴角,然后让收银员下单。虽然看起来长得不是很友善,但是太热情了,张继科有点难以接受,“不用了,就一杯可以了。”

年轻男人没取消那笔单,反而指了指脖子,“你那儿的伤口是被咬的吗?”张继科下意识去摸,还以为纱布掉了,男人接着靠近他一点说,“其实我也有。”他爽朗地笑出来,“抱宠物逗着玩的时候被反咬了口,差点没破伤风,还缝针了你看。”张继科定睛一看还真有,也笑了,“还真的有。”早知道他也说被猫咬的了,那条伤痕不大也不清楚,“你那猫多狠啊,能咬这么重。”

年轻男人挑了挑眉,“不是猫。而且咬完就跑了,我一直想把它找回来。”他把热咖啡放到桌面上,“同是天下被咬人,请你多一杯。别客气。”


-TBC-

评论(73)
热度(356)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