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6


马龙打开门,手机来了条短信。他站在门口看短信,张继科从他后面挤进来。

“我想洗个澡。”

马龙视线没离开手机,拿下巴跟他示意,“你不愿意用浴缸的话旁边有淋浴头。”张继科点点头,换了鞋就往洗手间走。马龙一边斟酌怎么回短信,一边心不在焉补充道,“我昨天给你找了衣服,你应该能合身,你洗完澡先穿那个。”张继科应了声,“知道。”马龙突然又想起一直要说忘了说的话,“你现在住哪里,我一会儿陪你去把你行李取过来吧。”张继科这才驻足回头,短暂想了一下,摇了摇脑袋拒绝道,“不用,我下午去买两件就好了。”反正过两天马龙还是要回国家队的,他一个人住他家也没意思。

马龙看了眼他,有点疑惑,不过也顺着他意见,“行吧,那我下午陪你去。”

张继科点了点头,把换的衣服找好进了洗手间。


他洗澡频率勤,但是每次花的时间不多。洗完擦干就把马龙给他的衣服换上。

马龙比他衣服品位可能是要好一点,给他的换的衣服比他自己的要讲究一点。马龙不穿队服时候大部分时间穿的衣服还是很注意搭配的,不说多时尚,也是干净整洁的成熟男人样。至少不像张继科随便拿个短袖不管什么颜色就往身上套,马龙这个人跟他的头发一样,每一根发丝都被发胶啫喱向同样的方向按压束制下去,像风吹过压倒的草,打球比赛都不会乱,一丝不苟。他一开始是忙备战奥运没时间剪头发,后来刘海长了挡眼睛就拿发胶随便一糊,露出干净利落的五官和额头后反而给他的一贯温和增加了几分不容质疑的威严。

也不知道是后面闯出头了心里有自信了才气质越来越好,还是成熟长开了五官越来越凌厉帅气了,反正现在的马龙倒是真的比以前更有一个沉稳霸气的Alpha样了。张继科看着镜子里胡子拉碴的自己,有一圈浅浅的胡茬衬他下巴白净的皮肤上,像打出的一片阴影,他抬着下巴看了会儿镜子,莫名地觉得自己有点颓废邋遢。就索性拿起洗手台上马龙的剃须刀把胡子给剃干净了。

热水洗完澡皮肤由里向外泛着点热气蒸出的红润。头发软塌塌的往下时不时滴水,张继科把搭在额头前的头发往后随意一撩,透过蒙上雾气的镜子,悲哀地感觉剃完胡子的自己显得更小了。要不是跟马龙出去,他才懒得去这么讲究地剃胡子,但马龙毕竟看起来那么白净,他也不能太丢人。


他拿着毛巾把头发跟擦桌子似的胡乱揉干。拉开门,一股热气带着沐浴露的香气一起涌了出去。马龙衣服已经换好了,穿的是红色的队服,套了个红色的外套,没来得及剪的刘海还是梳上去抹上了发胶,还能隐约看到点发丝上的光泽。张继科心里疑惑他怎么把队服换上了,马龙先开口,“我下午回趟队里。”张继科突然就觉得没意思了,“哦”了声,把湿了的毛巾挂去阳台晾。

马龙在桌子上放了他的银行卡,“这张卡你拿去用……”张继科仰着脑袋挂毛巾,头都没回,“我不用你的钱。”马龙顿了顿,没理他,“密码我写在纸上了,手机号也写在这里了,你一会儿记得给我打个电话。我还没你手机。”

 张继科随便嗯了声。马龙最后说句走了,打完招呼就再没停留。他应该挺急的,但是仍是等了张继科出来。张继科想到一会儿下午要一个人去,就更没什么压力了,动作愈发磨蹭起来。经过镜子时候又瞅了眼自己还傻逼兮兮剃的胡子,光洁的下巴,小脸还带点儿尖儿越看越娘炮,简直烦躁。


马龙快到门口的时候,收了条陌生号码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张继科。马龙笑了笑,存了手机号。他把手机调静音,敲了敲会议室的门,给他开门的是国家二队目前的主教练,姓李。马龙点头跟他打了声招呼,进门时候虽然做了准备还是吓了一跳。

会议室坐在正位的国家乒乓球队总教练刘国梁,左手边是来旁听会议的中国乒协主席蔡振华,已经升为体育局副局长,他却把正位让给了刘指导。右手边依次是国家队一队男队教练肖指导,马龙的主管教练秦指导,国家二队主教练李指导。他虽然没迟到,但进来的是最晚的,连连道歉。刘指导打断他,“没事,就特意通知你晚点过来的。你先坐一会儿。”蔡局长招招手让他坐着自己旁边。马龙故作惶恐地推让了一下,最后还是恭敬不如从命坐在了蔡局长身边,分别跟对面的每个前辈都打了声招呼。


既然马龙到了,他们的话题就回到了马龙身上。首先就是马龙的退役问题,刘国梁翻了翻笔记,跟马龙说,“你的退役申请估计这两个月就能批下来。上次跟你谈的转做教练的事,还需要再考虑吗?”马龙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了。我愿意转做教练。具体怎么安排就看队里需要吧,我都可以配合。”刘国梁得到肯定答案挺轻松开心的,但也没太大意外,他看了眼李指导,又看了眼马龙,“我的意思是在你申请正式批下来之前先在二队帮李指,下星期男子二队和省队尖子在正定基地的40天封闭训练,你做个助教,一边照应一下,一边也跟李指导学一下经验。到时候二队挑选进一队的队员就由你继续带。当然,你也有权利去参加学员升级的考评。”

李指导是个三十五六岁的男人,比马龙略大一些,他们之前也接触过,李指导人性格不错,很好沟通。

马龙跟李指互相看了一眼,马龙微笑点头示意,“我没问题,听从安排。”李指导自然也愿意。这事大概通知一下就算说定了。后面话谈的跟马龙大概没什么关系了,右手边蔡局长在桌子下面看手机,他只是人到了意思一下,没对这个会议有什么插手的打算。马龙不能玩手机,也挺无聊的,手指拨着手指发呆,李指导在跟刘指导聊封闭训练的具体事宜,目前有两个二队的种子如果不出意外训练营后可以进入一队,一个叫许昕,是很优秀的Beta,是个左撇子,直板独苗。另一个是个Alpha,叫贺鸿,二队里外号是小马龙。

马龙听到这里有点好笑,抬头一看,周围人也都笑着看过来在打趣自己。他明知故问开个玩笑来应对,“是长得像我?”李指导也笑了,“哪儿啊,是打球风格像,正手特别像你。以后你看了就知道。他要是知道你能去当教练得乐疯。”马龙笑了笑,点点头,“跟我这么有缘,那我得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刘国梁也被逗笑了,气氛都挺轻松的,他无意中随口问了句,“今年就两个人吗?比平常少啊。”李指导接着他的话没有犹豫,像是在等了很久,只是等一个机会,正好刘国梁问了,他就直说,“原本是是三个的,队内排第一那个,前段时间分化成Omega了。”马龙笑容僵敛,有点不好的预感,李教练话说到这里有点激动,语速都快了还有点抖,“正好蔡局长和刘指导都在,我就想再细了解一下,Omega不能进国家队这个传统到底是有确切规定的还是就只是一个说法而已。”

蔡局长手指在手机侧面按了一下开关键关了手机屏,听到问话他抬头,回答的语气很轻松,“没这个硬规定。”他看了眼刘国梁,刘指导也点头表示的确是这样,他才又继续说,“二队选的苗子都年龄小,分化成Omega的事也是每年都有的,这些都是必要的小牺牲,毕竟都是小数,培养出成才的Alpha和Beta的数量更多,一直利大于弊,这个不是一贯以来的传统吗,怎么这回有问题了?”

李指导叹了口气,“以前那些在分化前实力就不太跟得上了,其实说是随机分化,但其实也有预兆。可是这回这个不同,一直队内第一,成绩那么优异,谁也没想到。太可惜了。”

马龙大概就知道说的是张继科了。


他心情有点复杂,他是真的不想让张继科进国家队。以后训练和比赛时会遇到的困难和意外暂且不说,最首当其冲的问题就是即将要成为国家队教练之一的他和想成为国家队的队员张继科之间这种说不清的关系到底该怎么处理。他想继承刘指导,秦指导的衣钵成为一个像他们一样的好教练,他不能有私心,但是张继科这样身份的人的存在怎么可能让人不误会。他想要不就算了吧,虽然对张继科有点不公平,但是既然命运都定了,逆天改命的结局那么多不定因素,现在明明已经够幸福了,给他点时间他慢慢也就死心了。

他在这么说服自己,却脑子里一直是张继科趴在他肩膀上喃喃“我要当世界冠军。”的模样。他后来清醒了就没再提过这件事,但马龙知道在那人心里到底什么是最重要的。因为知道才不能装傻。他是为了打球才找自己标记,如果知道反而是自己的关系让他不能进国家队,他定会离开得毫不犹豫。他不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开张继科,但又不能关起他不让它飞。他不能说服自己去阻止,也不能说服自己去赞成。

会议桌上的辩题已经转到培养一个Omega到底划不划算。马龙脑子里是浆糊,却仍然轻轻地开口,“我觉得……”四周人把目光投到他身上,马龙勉强地笑了笑,他不知道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也不清楚自己想说什么,但是无论那个对象是不是张继科,该说的他还是要说,“体育项目以最基础的第一性别男女来划分,其实就是说明ABO三类人在运动上是平等的。只是一开始人们觉得Alpha的体力和耐力要更好一些,所以参赛项目以Alpha运动员为主,当时Beta的出现也很少。可是我们大家都不能忘了,中国乒乓球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就是一个Beta,因为有优秀过Alpha的Beta出现,所以赛场上也接受了Beta,那么这样说下来如果有一个实力可以超过Alpha和Beta的Omega出现,那自然也该有他发展的环境。时代在一点点进步,每一种新可能都会出现,因为固步昨天的旧观念去禁锢今天新出现的现象,我觉得有点偏颇了。我认为中国乒乓球队应该是以实力说话而不是性别说话的地方。”


“实力。”蔡局长琢磨了下这两个字,点了点头,“照你的意思,这个孩子是有你所谓的超过Alpha和Beta的实力的?”

马龙保守地摇了摇头,“我只是不太希望一个有可能成为第一位Omega世界冠军的人就因为我们这些还不算了解他的人在会议台上随便讨论一下,就抹灭了他未来的可能。”

“你比我想的开放得多。”蔡局长长叹一句,听不出是褒是贬,“这很简单,就凭实力说话。40天封闭训练,我们只看最后的成绩,他能拿个第一就让他进一队。他只要有这个实力,我们乒乓球队就敢做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马龙还在那里天人交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他话说的很有道理,说服了别人说服不了自己。


会议结束后李指导拉住了马龙。

“刚才你那段话说的是真好。其实蔡局长本来就对性别这事看的特别淡,你能说服他,后面成不成就看那小子自己闯了。其实我们二队几个孩子都当你是偶像,这么看来跟你也是有缘。到时候有机会给你慢慢介绍。后面一个多月时间尽量好好相处。”

马龙心里还是没缕清楚他自己到底想什么,一边替张继科说话,一边又没想出个具体的处理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心里有事,没心情寒暄,只能敷衍着大致应了,然后跟李指导匆匆道了个别。他脑子里面事情越多,想法越多,就越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他走之前给张继科打了个电话,问他在哪里,东西买完没。

那边说,“买完了,准备坐地铁回去。”

马龙问了他具体地点后,说,“离这儿没多远,等我去接你。”

张继科应了声,“行。”


马龙把车暂时停在路边,张继科看到他就跑了过来,东西扔在后座,人又钻回副驾驶。马龙觉得他今天看起来清爽特别多,仔细多瞅了两眼,可能是胡子刮干净了,白白净净的。他系好安全带以后,抽了好几张抽纸,从额头到脖子的汗水都擦干净了,后背也热出汗了,衣服后面湿了一大块。他拿纸巾又伸着手在背后擦。

马龙一边挂挡踩油门,一边跟他挺愧疚地道歉,“等久了吧。”

“还行。”张继科把用完的纸巾团在手心里,扭头问他,“你吃饭没?”

马龙说,“没。你饿不?想吃点啥。”

“能吃饱就行。就别挑那种太精致的,两口就没了。”空调吹的他舒适了点,他自在地在椅子上舒展了腰和腿,挑了个舒服姿势以后偏头看窗外的楼房商铺,路边行走的人和排列整齐的树,侧过脸留下一条性感的脖颈线和下颔弧度。马龙有意无意地多打量两眼,张继科察觉到了,脸扭回来回视他,马龙神色如常,建议道“有家北方菜的餐厅不错。去那儿吧。”


张继科没太大所谓的嗯了声。

马龙在前方路口把车调了个头,轻轻踩了点儿油门。


-TBC-

过渡章实在是没意思。写太长了后面的只能断到下一章。

下章有台车,等发完就可以走国家队升级流的剧情啦~

刚开学事情实在太多,更新慢了点儿,质量也没跟上来,大家就随便看看吧,别太较真…抱歉抱歉了。



评论(137)
热度(1060)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