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7


饭店进门先是个小桥流水的人造景,顺着桥过去还没到包间,摆了曲曲折折的几个屏风分别围出几桌四人的卡座,没有包房空气那么闷,比大堂隐蔽性也要好一点儿。还没到饭点,饭店人不算多,就靠窗的几张桌子坐了人。马龙和张继科往里面走了点儿,挑了张比较靠里的桌子坐了。

马龙把菜单给张继科让他点菜,他嫌麻烦死活不肯点,马龙只能拿回来自己点。服务员推着摆着开胃菜的小推车从他们旁边经过,张继科拦住服务员,伸手取了一碟拍黄瓜拿回桌子上。

马龙点完菜把菜单还给服务员,服务员给两个人沏上新茶以后,退下去点单。张继科拿着筷子夹了两口黄瓜吃,看起来感觉心情还不错。


马龙相比他要淡定很多。沉默地烫了杯子,给张继科的杯子里也倒了茶水。张继科以为马龙要说话了,可马龙一直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反倒是先看出了张继科脸上的跃跃欲试,他有点疑惑,抬起眼皮在张继科脸上扫了一遍,他不知道张继科什么意思。

张继科似喝非喝地舔了口热茶,尝试着问,“你没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马龙想了想张继科指的是哪方面,想说的话太多了就不知道哪句话该说了,他索性摇了摇头,回答地很干脆,“应该是没有。”

张继科放下杯子,循循善诱地提醒他,“你今天不是回队里开会去了?”

马龙还是没明白张继科意思,他今天开会的内容他还没做好打算跟张继科商量的准备,他觉得张继科也不可能知道他们会议内容,这样一排除他就真的不知道张继科想跟他聊什么了,他怕说漏嘴,就什么都不说。张继科看马龙那样有点泄气,也没心思跟他猜谜了,直说道,“李指导给我打电话了。”马龙一瞬间有点惊讶:没想到李指导动作这么快。他不知道李指导跟他说了多少,“他跟你说什么了?”张继科下意识小动作摸了摸脖子,“也没说什么。”他手肘撑着桌子手无意识地来回搓着脖子下巴,“就我回二队那事儿……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马龙脸色挺平静的,“怎么了?”

张继科眨了眨眼睛,问的很直接,“你让我去吗?”

“……”


他还以为他会兴奋得在电话里就一叠声好好好地答应了,或者知道能回队里打球早就跑地没人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孩子现在会乖乖坐在自己面前一脸不好意思又诚恳地询问自己让不让他去。马龙一下没转过这个弯来,脑子宕了一下。张继科看他不说话,就又乱补充一句,“不是你说让我以后什么事都听你的吗?”

马龙回忆了下,他那时说的应该是“你以后就属于我了”,虽然换了个同义句,不过张继科还挺信守承诺的——他嘴角挂了点儿笑,“什么都听我的,意思是我说不行你就不去了?”

张继科才不干,“那不行,你当时还有下半句说会跟我商量,我不愿意你不逼我的。”

马龙没回他话,看点的菜上了,就给张继科碗里夹了点。饭上的是一大份,他把张继科的另一个空碗拿过来帮他盛饭。张继科还想跟他不依不饶,但是马龙对他这么照顾他又没法跟他大声说话,低声说了句谢谢接过碗来往嘴里拨饭吃。嘴巴是占上了,眼睛还在转,马龙知道他急着等自己答复,可这事他也没办法。

“我没在跟你开玩笑。”马龙挑了块没刺的鱼肉放进张继科碗里,刚放进去就跟一大口饭一起拨进了张继科嘴巴。张继科嚼着嚼着就觉察出马龙那句话不对劲了,他把嘴巴里东西咽干净了,撩起眼皮,问,“什么意思?”

马龙估计他也吃不下去了,放下筷子,吐字特别清晰地重复一遍,“我说不行你就去不了。我没跟你开玩笑,我没打算让你去。”关键是语气还冷静得让听的人火冒三丈,张继科有点恼,但还是强压着镇静,舌头狠狠舔过嘴唇,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看起来像一只要咬人的狼。他在马龙面前忍着不爆粗话,那他就不知道能说啥了,马龙还在挑衅他已经绷不住的神经,“你最好能直接放弃,不过就算执意要进封闭营也没用,最后选人进一队的时候我还是会把你刷下来的。”他耸了耸肩膀,嘴角勾了点弧度,有点你能奈我何的意思,“李指导没跟你说?我转教练了,最后你们进一队的由我带,行不行我说的算。”张继科不信,“他只说我只要队内成绩打到第一……”“那只是必要条件,最后行不行还是看我。”马龙笑着说,“别天真了,你打不打乒乓球都绕不过去我的。你认了吧。”

又是认,张继科这辈子最他妈烦的就是让他认,认你妈逼个认。张继科一口气卡着不上不下,火冲不出来只能在肚子里自行爆炸,他想一脚踹开凳子走得远远的,但他又实在不信马龙是这样的人。在所有人都说马龙一辈子就那样了,心魔太重没办法在大赛拿到胜利时候他认了吗?作为Alpha甚至被Beta一次次压制堵在决赛门前时候,他认了吗?说他反手不行,他在事业最低谷的时候一遍遍沉默又机械地去磨炼自己反手的时候他那叫认了?他崇拜马龙的强大和坚定崇拜到不惜把自己的一切献上去跟随他,他以为在最坏的时候马龙会带他坚持下去,却没想到什么都还没开始马龙就让他认!他想过去伸手揪着马龙的领子,问他你到底是不是那个马龙。他没法跟马龙动手,解开脖子上勒着自己难受的衣服扣子,仰头倒回座位上,他烦躁地搓乱头发,又手滑下来捂住了脸。低声咒骂了句“操。”他骂的是自己。


马龙做不出来那样的事,但他偏偏要这么说。他知道张继科委屈,但谁也不知道马龙现在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左边扛着张继科对他坦诚不保留的信任,张继科把他想得太好了,这种好让他被迫也去一并肩负起了张继科的热爱和梦想。右边扛的是自己的愿望,那也不止是自己的,是他的义务是该做的事,去做一个公正理智无私的教练接过球队的担子,让这条路越走越好。他有点后悔标记张继科的决定太仓促了,反正他们迟早还是要相遇的。如果他们的相遇只是一个年轻教练和一个怀才不遇的运动员,如果可以那么单纯地只是惜才的感情就好了。至少别在他刚拥有这个人,刚一点点发掘这个人身上有多有趣甚至欲罢不能的时候,才告诉他二者不可得兼。

如果可以他两边都想要,但这怎么可能,他之前一直在拖延放任自己的优柔寡断。现在不行了,他用激将法去逼张继科主动去恨他,让张继科来骂醒他,逼他不要再幻想了,去更快做出决定,二选一。


张继科一言不发,仰在椅背上手指按着眼睛,马龙直着腰坐在他对面,冷静地看着他。桌上的菜在沉默中慢慢凉透。


-TBC-

今天有二更。


评论(93)
热度(91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