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8


张继科和马龙在半冷战。

不过张继科也没闹别扭闹到离家出走的份上。与其说是靠脾气来威胁谁达到什么目的,他俩更多是真的不知道这个氛围下该跟对方说什么了,彼此想法都不一样,谁都不想妥协,话不投机半句多。回到家张继科踢了鞋,说,“我去洗澡。”马龙愣了愣,第一反应就是,“又洗?”张继科说,“心里不爽。”然后关上了洗手间的门。

哗哗的水声还没响两声就骤然停止,门又被拉开,张继科湿漉漉地走出来站在他面前,“我觉得应该你先洗。”他指了指洗手间,“还是你去清醒一下吧。”

马龙知道张继科在拐着弯骂他,不过他现在脑子的确是一团糊涂,洗个热水澡清醒一下也好。马龙没搭声,直接绕过他去卧室拿了换洗的衣服,然后去浴室。张继科头发都没擦,滴到肩膀上衣服都是湿的,直到马龙把洗手间门关上,他还站在原地,头发上的水珠掉在地板上,他低头看了眼,默默把地上的水滴拿脚蹭干了。


他走到浴室门口站着,身影在毛玻璃上就倒映了个大约的轮廓。里面水声哗哗的,比张继科声音都大。但马龙听到张继科说话了。他调小了点儿水量。让门外的声音更清晰。

“你是不是在顾忌什么。”张继科在门外面跟他说话,马龙隔着门也能想象到他皱着眉头的模样,“你不应该是这样的人啊。”

马龙嘴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不一样,“你又了解我多少。”

“至少我觉得你对Omega的态度跟其他人不一样。虽然我不知道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如果别人都不同意我进国家队,你应该是唯一一个同意那个,那才对啊。为什么别人都同意了,反而是你不同意……”马龙从洗手间走出来,打断了他的絮絮叨叨,拿了个毛巾扣在他头上,把他脑袋上淅淅沥沥往衣服里面掉水珠的头发给盖上,马龙没穿上衣,裸着的上身肌肉又白又亮,蒸汽化成一层薄薄的湿润,覆盖在他上身健硕又漂亮的肌肉上。马龙看起来有点烦躁,接着他刚才的话问回去,“你现在还没搞清楚事情的重点在哪里吗?”

张继科拿马龙给他擦头发的毛巾又擦了一把脸,他一直就纠结在这个问题是没来得及想别的。马龙只能解释道,“我是教练,你进国家队当运动员,我们俩现在这关系合理吗?”

张继科微微张了张嘴,虽然他没想过这点,不过也不是多大事啊,“公是公,私是私,以后分清楚点呗。”“你能分清楚,别人分不清楚。以后涉及到很多名额上的事,我们的关系摆在那里,就算再清者自清也有很多无中生有。我想给运动员单纯一点的环境,猜测这些会让大家分心。”“那就瞒着他们呗。”张继科脑子也直得挺有意思的。

“瞒能瞒多久?”

“想瞒还能瞒不住嘛。”他还以为多大事,“你不用偏袒我,我也不需要你照顾。只要问心无愧,身正不怕影子歪。”张继科信誓旦旦地补充一句,“出事我自己承担。”

马龙斜睨他一眼,“不行。队里风气一旦破坏,不是个人承担得了的。”他不跟张继科瞎扯了,身上沾的水干了怪凉的,他回屋穿衣服,甩了张继科一个背影。张继科目送他的背影进屋,有点恼火:

——妈的,这个人是软硬不吃啊。


不过至少知道搞定他就行了。张继科黏人地又跟了上去,“李指导今天跟我说了很有道理的一句话,乒乓球队是一个以实力说话的地方,所以只要我有实力无论是什么性别都可以在球队打球。”马龙衣服刚套上衣服,听见这话看了扭头张继科一眼,“李指导说的?”“他电话里跟我说的。”“哦。”马龙点点头,“你继续说,凭实力说话怎么了。”

“我觉得就算有关系,没有实力,就算进了国家队在里面也就是个跟在后面捡球的,关系要避得这么开那以后教练的儿子就不能打球了?体育局长的儿子不能打球了?国家主席儿子也不能打球了?”马龙实在受不了张继科那个不爱说的时候一句话不超过五个字的人想说话时候还能这么磨叽,他挠着头发又避出卧室门,张继科像条尾巴似的跟在他后面,“这样,我们先瞒着一段时间,然后我拿个世界冠军回来。就算有一天瞒不住了……”

马龙冷笑声,“就凭你上午那个水平,还世界冠军…”张继科脸一红,怒反驳道,“我三个月没摸过球拍了!我今天琢磨了一天,我觉得我实力回来点儿了。”马龙拿了车钥匙揣兜里,把房门打开,“走吧,那就看看你实力去,世界冠军。” 


马龙拿着钥匙拧开铁门的门锁,反方向先抬着门晃了晃,才能往里面推开。地方不算大,就摆了三个球台左右,虽然不像经常有人来,但是打扫得挺干净。

“我跟你这么大的时候就在这儿训练的。后来搬了好几个训练馆,地方越来越大,条件越来越好,还是忘不了这里。就租了下来,这些保持的都是原样。”马龙去筐里捡了两个球,回来球台边上,“拿了大满贯以后有段时间对打球挺提不起兴趣的,经常回来看,想想几年前的自己,提醒自己初心是什么,这才能坚持下来拿第二个满贯。”

他把球扔给张继科,转了下球拍,做好准备姿势,“从现在起我只会从一个教练角度来看你合适不合适,你也专业点。”

张继科扬了扬嘴角,“我一直很专业。”


   张继科从分化后三个月没碰过球,也从没减少过对它的任何一点兴趣。直到再次摸到球拍那一瞬间,才感觉到生命的意义,球柄光滑的触感,球板粗涩的摩擦,球在他手心轻盈弹动,那些久违的熟悉感觉让他足足兴奋了一天。他在地铁上晃荡的时候,在男装店漫不经心挑衣服的时候,在马路上找甜品吃的时候,在一个人吃雪糕的时候都在回忆上午那场球中马龙给他的震撼,他丧心病狂地吃掉了三个雪糕把杯子摆成马龙和他在球台两边的形状,去回忆马龙的动作,他还有很多很多没发挥出来的实力,只要再回来一些手感,和耐心等到自己的机会。

和张继科对拉的马龙没注意到张继科眼神里突然闪过的兴奋的光芒,他潜伏等待了太久终于等到可以反击攻破的目标,那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等它出现的靶,他反复想了许多遍那样的球他该如何去回,即使不在台前,手上无拍也在琢磨那个反击的动作,终于再次出现了。张继科爆发出腿部力量勇健一跃上步,反手拉开弧度一气呵成的一个拧拉,球拍擦过球身,控制得刚好的旋转,破开空气像生出无形的双翼,钻过马龙正手位的一个大角,一击得分!

马龙一愣,虽然只赢一球算不得什么。但是——他看着那个掉到地上的球,有点失笑,他没法不承认,张继科对球上手的质量,对球弧度和旋转精度敏感的把握,还有他早就发现的张继科可怕的身体爆发力都不容小觑,而他才十八岁。

马龙想他是犯了个大错啊。如果当初不是由他来标记张继科,凭张继科的实力进了国家队好好发展不会有这么多的阻力。但他如果因为这些还没发生的事情不让张继科进国家队,那他就犯了更大错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从箱子里拿了两瓶预备好的矿泉水,给了张继科一瓶。张继科喝了半瓶,解渴了以后就含在嘴里玩。他俩靠着球台站着,墙上有小窗户可以看得外面墨蓝色的一块天空。

马龙问他,“李指导给你打电话时候,知道能回国家队什么感觉?”

“挺兴奋。”张继科把水咽进去,手上跟转笔似的一圈一圈转着空水瓶。

“没后悔?”马龙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会后悔被我标记。”

“我为什么要后悔?”张继科偏偏脑袋看他,眼睛里有一片他看不懂的平静。 

马龙闻言和他对视,看定他眸瞳深处良久。他直起身子站到他对面,微微低了点头,张继科以为他要亲自己,本能往后躲,想倒退却被球台堵住了退路,他飞快地扫了一眼抵住他腰的球台边沿,再回头时候,被马龙一手捧住了脸颊,完全截取了唇。

    

张继科的味道和他的信息素太不一样了,可能是刚喝完太多的水,冲淡了甜味,只剩下一种凉涩而回甘的瘾。马龙缠绵噬裹轻咬着他的下唇,启开他微张的齿,舌尖钻入每个细胞都极怕痒的口腔去勾带他不敢直面应对他的舌。张继科人有多张扬不羁,实际就有多沉默腼腆,躲不是他的风格,他只能任由马龙带领不安的他磕磕绊绊地去缠绕,像穿着正经的西服第一次蹩脚地跳完一整支华尔兹。在他嘴巴里面放肆的马龙的舌尖每一次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不带怜悯的搜刮都让他敏感的细微颤抖。

马龙睁开眼睛看他,他紧紧闭着眼睛,薄薄的眼皮覆盖着他因为不安慌乱滚动的眼球,即使闭着眼睛也能看到他左右偏动的痕迹。马龙可以想象得出他睁开眼睛的模样,眼神淡漠,却隐约漾着不知所措和恼羞成怒。他清晰轻盈而根根分明的睫毛显得更长了,垂搭在卧蚕下方浅浅凹陷的小窝。近得可以看见脸上细小的绒毛,他只顾着紧张,却忘了去伪装暴露出一脸青涩的脆弱。他看起来太小了,即使他信誓旦旦地一遍遍申明他已经成年分化并标记合法了,但是——

马龙不知道自己是后悔还是不后悔,他去标记他的确是一时莽撞的冲动,但如果细细去了解和考虑以后,这样的张继科,即使知道不能标记,可他真的还说得出拒绝吗。不考虑那么多没发生的事,现在的张继科已经是他的了,这个人所有的倔强沉默骄傲还有青涩和不安,他都可以因为拥有而不必再去掩饰感情,他可以大大方方地去喜欢这个人身上的所有样子,肆无忌惮地去比喜欢更喜欢。

张继科感觉到一点不对劲,诧异地睁开眼睛,马龙跟他离得太近了,黑褐色眼睛里倒映着自己完整的模样,他在马龙窒息又侵略的吻里扭开脑袋,费力提醒道,“你怎么硬了?”马龙下身硬梆梆又火热的东西戳着自己。可张继科明明一点信息素也没有,被吻得虽然有点糊糊涂涂,但是跟发情时候全身湿软湿得裤脚都淌水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那马龙为啥?

马龙大概是看出来他眼珠转着是在想什么,说话时候从他嘴边移开,两人嘴巴间拉出了一条暧昧的透明黏稠的银丝。断的时候还溅了点水珠到张继科脸上,眼睁睁地看着这淫靡的画面,张继科大脑轰地一下该红的地方瞬间全红了。马龙看到张继科嘴唇上水渍在晶亮的发光,不免觉得下腹更紧了,“不是信息素问题……”张继科嘴巴上还沾的是马龙的口水,实在看起来太撩人了,马龙看着烧眼睛,伸手把他唇上的水润给蹭掉了,“就单纯因为你。” 张继科意料之外被甜得心一抖,比脑子反应更快地拉住了马龙收回去的手。

   

 马龙都这么说了,不是因为Alpha和Omega之间注定的生理需求,而是因为张继科这个人。张继科信他,因为他一直知道马龙就是这样的人,即使是随口说的,能说出这句话就足够了。既然事实已经不能更改,或许马龙就是他奄奄待毙的命运起死回生的最后希望,他想不到谁可以比马龙更好,他认定马龙了。

 张继科去拽马龙的裤子,他今天穿的运动服,裤腰是松紧带的没系皮带。马龙攥着他两个手腕把他的手从自己裤腰又扯回他胸前,按住他的动作。他俩都没发情,理智都很清醒,所以马龙饶是已经硬的不行还是拒绝了他,“这次不行。”


Omega没到发情期时候肠道没有润滑也不够放松,AO两人的信息素没到最合适的融合阶段相比于结合时巨大撕裂的疼那点被信息素压制而瘫软的发情效果作用是微乎其微,不仅疼,而且很大可能是要出血的。

可张继科自从分化后受尽了发情期那种无能为力的快感和空虚带来的屈辱,竟心理扭曲地开始愈发嗜痛,只有痛能给他带来更多的理智和安全感。他一点也不怕痛,甚至变态的期待痛,兴奋于痛。他下巴搭在马龙肩膀上,动了动嘴巴,马龙感觉到他下巴开合的动作抵着自己肩骨和锁骨夹角之间,声音沉得像会唱歌的女巫拨动的竖琴,“试试。”厚重的低音不像是从空气传来,直接顺着骨头蛊惑进了心。他扯着马龙的手想带去自己裤腰,可是马龙太犹豫,短短一条直线几次落空,感觉就像从大腿直接摸上臀部再顺着屁股滑到后腰。张继科没意识自己已经撩到这个程度,但简直是在要命。马龙猛地箍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一揽,咬着他耳朵一贯温柔的声音硬是被逼出点恶狠狠的调,“你不介意,我就不会跟你客气。”张继科听明白了,面无表情点点头,重复了一遍,“试试吧。”


一块没煮熟的肉…


张继科很疼,结合处撕裂的疼已经疼得接近麻木到没有感觉了,这场性爱里他没有快感,但却比一切都真实。后来张继科才听说非发情时候结合的痛苦不亚于已经标记过的Omega被另一个Alpha强奸,马龙每次想起这件事都很愧疚,但张继科觉得有点夸张了,其实也就是因为没润滑好屁股疼了点儿而已,张继科都没敢跟他说其实打球时候被对方信息素排斥干扰的疼比这个疼多了,但他真的宁可每次都这么疼,也不要发情发到没有尊严那样,至少他还能有清醒的意识去表达什么,既然什么羞耻的事都做了,倒也不差这句内心独白,他直起身想跟马龙靠的更近点,凑到他耳边。

“我不是什么都不肯认。”张继科说,“我认了你。”

张继科疼地吸了口凉气,还坚持说完话,“所以,你就不能陪我冒险一次吗?”

马龙没射进张继科身体里。但是有点疲累,他靠着张继科的肩膀喘气。

他曾经觉得张继科的想法很疯,但现在他也疯了,他说了:“好。”

 

-TBC-


不是因为小奶狗卖身所以铁刘海龙才答应的!

铁龙心里已经同意了,是小奶狗不知道才又卖了次身而已。

铁龙很正直的。真的。[[[[没别的意思我就想随口强调一下而已。


评论(124)
热度(1211)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