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校园AU】

杀龙/蟒獒/昕雨

↑↑↑↑↑↑↑↑↑↑↑↑↑↑↑↑↑↑↑↑↑↑↑↑↑

全都是单箭头。Only龙獒。

之前不知道这种倾向也要预警T T,骚瑞。


-20-


张继科琢磨着那个年轻哥们的热情,觉得还挺有意思,他推测那个人应该就是前段时间买一送一活动新来的老板。看来新帅哥店长的营业额不错,还能上赶着非额外送你一杯。


马龙看他还是一手举着一杯地走出来,明明都强调了自己不要,他怎么又弄出来两杯,他无奈迎着朝他走过来的张继科道,“不是说不要了吗?”

张继科跟他说,“热的。”杯沿凑到他鼻子下方不远处,混杂着些微涩酸的味道像长了手似的勾着他的嗅觉,还挺香,马龙愣了愣,接过来,试探着喝了一小口,“这么苦,美式?”

张继科问,苦么,话刚说完马龙就把杯子递他面前,杯上带着热饮标配的盖子,就掰开一个能喝的小口,还是马龙喝过的。张继科有点犹豫,但犹豫完全只是因为听马龙说苦,他不怎么喜欢苦的,不过还是凑过去就着马龙的手抿了一点,很烫不说,苦得他眉头都挤一块去了,“我操,这忘了放糖吧,我拿回去让他加。”他想接过杯子时正好手就覆盖在马龙手上。

马龙拦了他动作,见怪不怪,“这东西就这味儿。”他收回杯子,自己又喝了口,“我本来就不加糖。”他隐隐约约喝出来点味道,但不确定,又掰开盖子往里面瞅了眼,“嗯”,的确跟想的一样,“有加奶。”


张继科没想到他还真能喝下去,有点嫌弃地瞥着马龙,马龙竟然还在他诧异目光里连喝了两口,张继科刚才就喝一口现在舌头都还有那种苦得发酸的感觉,不由咋舌感叹,“你这都什么古怪口味啊。”马龙闻言睨了他一眼,“你大冷天的还喝冰的就不古怪了?”张继科撇了撇嘴角,“冻死我也不喝你那东西。”马龙才不跟他争辩。

张继科看他不说话,就又追加了句话挑衅他,“说不要你还喝那么开心。”马龙呵地冷笑一声,“谁洁癖那么严重不照样喝我口水?” “……”张继科就知道他不该好奇喝那口的,苦个半死不说,拌嘴时候还成了把柄。不过也挺奇怪的,刚见面时候他连听到跟马龙穿错衣服他都觉得浑身别扭,现在他俩衣服早混一起了不说,喝马龙喝过的东西他也没反应过来哪里不对,还是马龙提醒他他才意识到。

不过这样也挺好,分你的我的太麻烦了。马龙喝了小半杯咖啡,怕晚上睡不着,就不喝了,想扔了又嫌浪费,正犹豫着,那边张继科摸了摸鼻子,突然想起来什么事,“我明天去找周雨。”马龙看他一眼,“明天什么时候?”“放学吧。”马龙点点头,“要我陪你吗?”张继科抬起眼皮迷茫地想了想,有点好笑,“这有什么好陪的。”他眼睛跟着马龙的手动,看着他的手抬着杯子到嘴边,马龙停下动作回视他,张继科眼神滑到他的杯子上,舌尖蹭了蹭嘴唇,开口道,“要不再给我试一口?”马龙有点担心说,“你行吗?”张继科笑了笑没说话,接过来又喝了一口,果不其然皱着脸半天,但苦久了习惯了回品一下喉咙口腔里残余的浓香,他自己都觉得有点神奇,“这苦得还挺上瘾的。”他最后索性连杯子都没还给马龙,一小口一小口地自己喝上了。

马龙不想让他喝太多,他怕张继科晚上睡不着。但张继科就那么一小口一小口啜着地把杯子喝空了。马龙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自己原本那杯芒果沙冰给扔了。 


两个人到半夜都没睡着。马龙喝几口跟张继科喝一杯的效果差不多。但张继科说他胃疼。

两个人洗完澡做完作业刷牙洗脸全弄完躺床上都快40分钟了,都清醒得跟刚上完体育课似的。两个人在黑暗中各睡各的,虽然没说话都睡不着,张继科翻了个身说胃疼。马龙听见了,爬起来把灯开了,回到床边上坐着,“可能你不适合喝咖啡。”他伸手过去隔着被子按了按张继科肚子,“要不要给你揉一下?”

张继科掀开被子让马龙凉凉的手伸进来,刚从衣摆钻进肚皮,张继科就嫌他手凉,他还怕痒,连忙缩着肚皮往后躲,一连声道,“算了算了。”他手臂一挥把肚子前面的被子压实,不让马龙手进来,“也没那么疼。就有点儿酸。”


马龙说,“你以后别老喝冷的了。”他说完从他床边站起来,拿了件外套穿上,走回桌子边,拉开椅子坐了下去。张继科裹着被问他你不睡了?马龙说睡不着,还不如再学会儿。突然想起来啥,他眯着眼睛笑着回头,“要不帮你把你物理书拿过来?我看你一背公式就睡着。”靠,又笑话他。张继科白他一眼,“用不着。”他闭着眼睛默默数羊。

比心里数羊更催眠的是马龙纸在笔尖划过时有节奏的细微簌簌声,马龙写字特别快,张继科总感觉他这个速度再加上他这个刻苦程度,写一套书出来都行了,“你是想考北大吗?我听别人说你成绩不错啊。”马龙说没啊,不用点功跟不上啊。

“文科不就是背一背吗。”

“是啊。”马龙笔没停,一边抄着错题一边随口说,“我高二下才理转文的,之前都没怎么学过。”


理转文?

张继科好不容易有点睡意了又散没了,“你原来学理科的?”

“嗯。”马龙换了只红笔,在错题下面写标注,“后来休学了一个多月回来跟不上了。”

其实这些事文科班的人都听说过,都快高三了还有个理科班排到八百名开外的人理科生转去文科,一开始还没班主任愿意收自己这儿来,后面随机安插进了人最少的班。文科大概400多人,第一次那个理科生考了200多名,比想象中好,然后进高三以后一次比一次前,在前五十待了一次月考一次全市联考,然后进入前十,上个月月考一直第一的上官雪好像因为谈恋爱还是什么莫名滑铁卢一下出了前一百。马龙就一跃成了第一。

挺打击人的,就像个活生生的例子说明文科真的是理科学不会的人才学的,但马龙坦诚承认他的确是花了更多的时间去补政史地的课程,最多只能说文科比理科更容易凭借刻苦出来成绩吧,这种成绩容易出,也更容易被反追。他们七班的人都挺服马龙的,文科班本来男生就少,何况马龙这种又优秀又谦虚内敛的好男生。班主任一开始以为接了个烫手山芋,没想到竟是块宝玉。虽然马龙原来班上的人都说马龙不好相处,又傲又冷不爱说话,还老有外校陌生人找他,跟同班同学反而没什么接触,活动也从来不参加。但是新班级的同学倒是觉得马龙挺好说话的,人又善良,在课业这么忙的时候还愿意当班长,麻烦他他也不生气。一点也不像别人传的样子。


不过这种事情张继科是不知道的了,他连上次月考理科班第一谁他都不知道,更别提文科班了。马龙读理科的时候他俩应该离得挺近的,“我那时候好像也没见过你啊。”马龙不爱提那时候的事,模糊应了句,“正常啊,学校那么多人。”那时候张继科也不出名,马龙也没见过他,张继科又问,“那你为什么休学?”马龙说得病,小手术,我以后再跟你细讲,你还不困?张继科兴致勃勃说不困。马龙霸道地把灯关了,“你不困我困了,我睡了啊。”


马龙万一先睡着会不会又做梦。张继科捂着脖子有点后怕。把被子拉高一点盖过脖子只剩个脑袋在外面,这才觉得安全点。他连忙闭着眼睛想抢在马龙前面睡着。


-TBC-

评论(32)
热度(306)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