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AU】

-21-


张继科进学校大门时候才发现校卡丢了。

已经进门的马龙没看到张继科跟上来,一回头发现张继科被拦住校门外了。


张继科郁闷地登记完了班级姓名学号才被放进来,马龙回忆了下昨天,没印象他什么时候用校卡了,“你昨天校卡拿出来了?”

张继科挺冤枉的,“没有啊。”他就一直放钱包里了,他们两个都走读,晚上也不在学校自习和吃饭,下午都不怎么用校卡的。没理由突然就没了啊。张继科一边想校卡放哪儿了,一边跟着马龙走,突然“啊”了一下,“我可能掉昨天那家店了。”

“你买芒果冰那家?”

“对。我就那时候开钱包了。”张继科说,“要不我们中午过去看一下?”

马龙说行,那中午放学就不在饭堂吃了,下课就出去。张继科皱着眉头低声烦躁道,“真丢了补办好麻烦,里面还有钱。”马龙安慰他能找回来,真丢了以后你去饭堂就刷我的。张继科手搂过马龙肩膀说你还挺够意思啊,他高兴地拍了拍马龙肩膀。


中午店里人也不少,除了奶茶咖啡甜品做得好,正餐时间店里还做点扒饭意粉之类的。二三十块一份,肉扒挺大一块,平时学校里吃腻了想改善生活的都会来这里,想好好找个地方聊天的也来这里,中午吃完饭还可以蹭空调蹭WIFI,比在教室里趴着睡觉舒服。

张继科跟马龙先点了餐,张继科看收银员小姑娘还是昨天那个,就开玩笑问,“今天还买一送一吗?”小姑娘有点抱歉,“今天老板不在,我做不了主。不过你们点套餐会配柠檬茶的。”张继科笑着说我开玩笑的,那就两份鸡扒饭吧。他顺便问道,“昨天你们有没有捡到我学生卡,可能掉这里了。”收银员这才猛地想起来,“哦对,有的有的。是掉这儿了。”她立刻从柜子里拿出个透明收纳盒,里面有钥匙有银行卡还有好几张学生卡给张继科自己找,张继科让开排队的队伍在旁边大致翻了翻盒子里的卡,没看到他自己的,“没有啊。”他一边纳闷说着一边全都拿出来一张一张看,全看完一遍,他还是没找到,他看了眼马龙,马龙也摇了摇头,他又去问正在服务别人点单的收银员,“还有别的地方吗?这里没有啊。”

“不会吧,我昨天捡到就放这里了啊。”饭点儿排队的人多她有点忙不过来,“你们先等一下,等一会儿忙完了我再帮你们在周围找一下。”

到头来还是没找到。小姑娘也说不清楚,但唯一确定的是她昨天真的捡到了,就张继科没走多远的时候她在台面上看到的,她还想去叫他,后来他老板没让她去,说他们还会再来的。他就把它放进了柜台下面的失物箱里。是不是老板拿走了,她这么想了,但没敢说。


“你说我最近是不是倒霉。”两个人回学校的路上,张继科愤愤难平,脖子上有东西绷着,手摸了摸才反应过来是脖子上马龙早上给他换的纱布,今天早上看牙印都还没消,“从被你咬这口开始就倒霉。”马龙已经对那块伤口没什么愧疚了,“说不定是人家老板看你学生卡照片帅,拿回去收藏了。”张继科冷笑,“是你有病还是他有病?”马龙说:“真的,你没看出来那个柜台的意思,人家老板是每次看你才卖一送一的,你说人家为什么对你这么特殊?”张继科说你放屁,老板男的。马龙一愣,“男的?”


“每次送的那份都进了你嘴里,对我有意思?我还觉得他对你有意思呢!”


陈玘顺着地址走到了小区门口。这是一栋2000年前后的楼盘,七层楼高,粉色小砖块瓷砖贴着楼体,因为时间长久被空调滴下的水弄得外部墙体一块一块的污灰。但小区还挺大,有绿化有公园,门口保安管得没封闭型高档小区严格,他随便就进去了。

小区没地下停车场,车都一个挤一个地堵在路边,显得路更逼仄了。这房子唯一优点就是离升学率最高的高中Z校近,大部分都是学校孩子的出租房,学校宿舍晚上断电,高三孩子要熬夜学习,都搬出来住,这一带的房子就都靠出租户住。

陈玘没楼下铁门的钥匙,正好有人出来,他就进去了。站在三楼靠右边的住户门前,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开,他又敲了敲门,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挺熟悉的,过了一会儿门开了,隔着一张防盗门,他在对方逐渐变得惊讶又恐惧的目光里微微笑了笑,“秀姨,好久不见,请问这里是张继科家吗?他东西落我这了。”还没收回的笑容被摔上的门狠狠阻断。

陈玘有点颇无奈的笑,拾金不昧不容易啊。


张继科下午没跟马龙打招呼直接去了找周雨。到时候再跟周雨一起回他妈家。他跟周雨他爸妈相处起来都挺自然的,不说没人知道他们四个人之间那种奇怪的关系。张继科看得很开,只要他在乎的人都能过得幸福,那就没别的不能接受的。


许昕怎么都没想到第一次和张继科见面的是这种形式,第一眼印象就在那个弟控心里负分滚出了。

那时候他捏着周雨小巧的下巴,把那个看起来稍微纤细了点儿的男孩子按在墙上,第三次跟他强调,“我不喜欢你这型,我们没可能。”其实周雨看脸算是清秀型,但是性格又干干脆脆不矫情,在他们那个圈子里算是抢手货,真没必要非围着许昕转,许昕跟他说了好几遍他不喜欢周雨,可周雨就是当听不到,“我跟你讲,我身边玩这个的不少,你不要以为就我一个。弟弟算我求求你,别缠着我了行不。”

可张继科只看到许昕那个大高个按着他弟弟在墙上,一手勾着他弟弟下巴,另一只手按着他弟弟手腕往墙上压,他在他弟弟耳边说着什么,他弟弟眼睛都红了。他弟弟手腕想挣脱出来不想听那个大高个说话,但那个大高个的手又大又长,按着他弟弟不给动,非要在他耳边说话。张继科讨厌校园欺凌,尤其这还欺到他弟弟头上了。他过去一把揪着许昕的领子把他从周雨身上拖开,许昕还没反应过来肚子上就挨一拳,下一秒就被扯着领子顶到墙上,“是不是爱动手动脚?我跟你动手动脚你觉得好玩不?”

许昕被他的手揪着领子,喉咙被掐着,呼吸都过不来了,他手指连忙去掰张继科的手腕,张继科死死攥着他不松手。张继科声线虽然低但还是有少年的清亮,有一双会放电的桃花眼,和长得会抖的睫毛,眼皮挡着眼睛看起来没啥精神但又手上劲儿又挺大,许昕挺喜欢这种性格和长相有巨大反差的,但是他没空欣赏,他被卡得没法呼吸和思考了。

周雨有点急,连忙说,“哥你先松开他。”张继科瞥周雨一眼,刚想松手,许昕也说话了,“你松开我,一会儿我兄弟过来了他们会误会的,咳咳…”张继科说,“哦威胁我啊。”手上劲儿又大了点儿,“叫你兄弟来呗,大家认识一下。”


许昕想扯开他的手给自己留出点呼吸余地,扯不开,就下手换了个地方,冲他没防备的脖子把手伸过去,把他脖子上粘的纱布给抠下来了。张继科骂了句操,下意识想去捂脖子,手劲儿松了点儿。许昕这才把他手拽开,好不容易有空气呛得他咳两声咳得胸腔都震,“手劲儿真大,长得跟条没断奶的小狗似的,没想到是条藏獒。”张继科听见他骂自己狗,脸色一暗,许昕的领子还在他手里攥着。他随时都可以把许昕继续按回墙上揍一顿。他以为自己是强势的那方,就没注意到自己手腕早就被许昕握在手里了。


许昕是爱动手动脚的,就算他不喜欢周雨他刚才也故意跟周雨玩那个姿势。他对张继科感兴趣,就更不会轻易放过机会了。他手指勾过张继科的手腕,暧昧地用大拇指打着圈弄刮蹭揉弄过他手腕顺上手臂内侧的青筋,张继科毛都竖起来了,不轻不重给了许昕个嘴巴子,其实他也是被吓到了,瞪着眼睛收回手,故作凶狠,“你摸什么呢你。”

许昕舌尖从里面顶了顶被他碰了下没打多疼的腮帮。他突然偏头跟周雨说,“这是你哥?比你有意思。”张继科莫名觉得这个形容很恶心,周雨跑过去拉他哥手,“哥你别惹他他是黑社会。”张继科心想那人还穿着跟周雨一样的校服,什么黑社会,他没信周雨那句话,但是他感觉到许昕盯着他脖子上的牙印,他的目光跟有形似的,像断了的蜘蛛网又软又缠人包裹上他的伤痕,张继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对这个人的感觉就是觉得毛,从心里开始毛。他不经意退后两步,指着许昕鼻子说,“别再让我看到你骚扰周雨,听到没?”许昕长腿靠着墙,闻言懒洋洋看一眼周雨,似笑非笑,“听到了。”他视线看回张继科。

张继科反扯回周雨手说,“我们走。”走的时候他拽周雨的力气有点大,周雨差点被他带了个趔趄。


张继科回家的时候一直捂着脖子,直到进了房间门才松手。马龙给他开了门以后就看张继科捂着脖子一路往房间狂冲,他跟在后面进去,把门带上,问张继科,“纱布什么时候弄掉的?”

张继科对着镜子看了看,伤痕虽然青紫减退了不少,但是感觉还能看出是牙咬的。那人看他的样子就跟他也想咬一口似的。就为了这块疤他都没敢去见他妈。跟周雨随便说两句话就回来了。张继科有点委屈,瘪了瘪嘴,跟马龙指了指自己脖子说,“帮我再贴一块挡上呗。”


-tbc-

评论(50)
热度(390)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