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09


许昕花了四块五在街边买了一笼小笼包。地铁站不能吃东西,他在路边就把包子连吞带咽塞进嘴巴里,刚蒸出来的有点烫,他舌头被包子烫得在嘴巴里连躲带逃的,吃的太急了咽下去还有点噎喉咙。他从裤兜里摸出手机看一眼时间,没时间再给他磨蹭了,刚要抬脚走的时候面前停了台黑色的奥迪。车窗摇下来,是一张苍白而冷傲的脸,眼睛细长却有很深的双眼皮,鼻梁耸高挺直,嘴唇薄得有点无情。许昕冲车里人挥了挥手,“巧啊贺鸿。”

贺鸿点点头,问许昕,“你打算怎么过去?”他隔着窗子看了眼许昕腿边上的箱子,听许昕说要坐地铁,贺鸿把车门打开,“别那么麻烦了,一起过去吧。”司机立刻从驾驶座下了帮许昕把行李放进后备箱,许昕其实不想跟贺鸿一起走,他坐地铁时间也来得及,但行李已经被后备箱门隔在里面了。他无奈只好钻进车里。

他侧前方驾驶座坐着的司机看起来三十多岁,好像是贺鸿他爸的司机,应该是特意叫来送贺鸿的。贺鸿家挺有钱的,在队里面花钱特别大方,对队友也是没得挑的,但就是太自视过高了,这老让人有点不舒服。许昕这时候就想到贺鸿那时候的室友张继科了。


张继科从来都只穿同一双蓝色的运动鞋,也不算多好看。那天下暴雨大家在外面训练来不及躲鞋都湿了,结果让回去换了衣服再回来集合,再集合时候张继科还是只有那双鞋,贺鸿以为他是家庭困难买不起第二双,问了张继科鞋码叫人从外面给他带了好几双鞋,贺鸿出手肯定就不会是普通牌子,许昕从没关的门看去一眼就瞅见LOGO那条嚣张的大对勾。结果张继科眼皮都没抬,“你买这干什么?”贺鸿说,“你以后缺什么跟我说。”张继科站起身嫌弃地把箱子踢一边去,“这鞋我自己设计的你有意见?”他跨过地上的一个个鞋盒把放在宿舍角落的一个挺大的拉箱放倒打开,里面整整齐齐摆着好几双透明袋子装着的,全都是崭新的小蓝鞋。


贺鸿跟张继科王不见王,还偏偏生在同一个时代分到同一个宿舍,张继科老早就看贺鸿有点破钱就到处嘚瑟不顺眼了。但秉着钱是人家的人家爱怎么嘚瑟就怎么嘚瑟,他素来也没多管闲事过。没想到贺鸿还来惹他,他琢磨着怎么能一下就把贺鸿给操安静了,正好听见老有人抱怨雾霾时候空气不好,他想既然要花钱就花到有用的地方上,一个星期以内场地就运来了十台空气净化仪。张继科眼睛没眨就掏了11万,好多人那时候才知道张继科家里是干什么的。后面贺鸿就再也没在队里面嘚瑟过。不过张继科走了以后,没人压得住贺鸿了,贺鸿虽然比以前也成熟了点,但是感觉那个居高临下唯我独尊的趋势一天一天更明显,比以前更要变本加厉。


许昕和贺鸿各坐一边,谁也没说话。车载音响音量不高,悄声地播着早间新闻。许昕掩着嘴巴打了个呵欠,起得太早了没睡够,他脑袋盯着车窗看着外面发呆。窗户上突然飘了点水珠,许昕又往地面看,雨珠落在地上变成深黑色的,他早上还特意看了眼天气预报说没雨的。

贺鸿也从他那边窗户看雨,旁边车道车辆超过他们的时候,看到宝蓝色车身上缀满细细的雨珠。贺鸿把视线收回来,平视着前方玻璃摇摆的雨刷,新闻里正说到美国Omega权益保护协会联名抗议某个在脱口秀节目上发表对Omega群体的不公正侮辱性言论的主持人,主持人受不住舆论压力昨天在个人推特上公开道歉并已递交辞呈,贺鸿突然开口,“听说张继科回来了。”

许昕还在看雨景,听到这句话吓一跳,他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他们两个指的不是同一个张继科。他只能扭头去看贺鸿的表情寻找答案,贺鸿向后仰身往真皮椅背里陷进去,颇为烦躁地皱起了眉头,低声自语,“他怎么还能回来。”

许昕虽然乍一听也颇惊讶,但是细想倒也能理解,当时张继科在大家练习的时候突然分化,分化得突然,被抱走的突然,从他们身边消失得也突然,突然到没有任何一点铺垫解释和结局,就让人老觉得这件事还有继续发展的可能。其实许昕觉得凭张继科的实力回来没有任何问题,但贺鸿老在纠结性别,他听得就觉得特别刺耳,“他不是已经分化成Omega了吗?Omega能打乒乓球?”

许昕想:以前还不是说只有Alpha能拿冠军,结果世界冠军那位Beta不就打败了所有参赛的Alpha?不过鉴于他是Beta,而旁边人是Alpha,他就只在心里吐槽了下,没说出来,他怕贺鸿多想,曲解了他的意思。


有人说过贺鸿和张继科如果照这样继续发展下去,就是新一代的双子星。可是贺鸿知道,没有什么双子星,张继科就是第一,他就是从来打不过张继科。不是说张继科的技术有多出神入化,步步压制他,他觉得他就是从心里怵张继科,心里作用影响太大了,连许昕都有打赢张继科的时候,他就没有赢过。张继科如果状态不好发挥不出来,对面的他会发挥更不好,然后在最后关头被爆发的张继科反超。


贺鸿近乎狂妄地去炫耀他有的,其实是在极力去掩盖心里最自卑的。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Alpha在自己的领域里做什么都得做到第一,因为他们有天生的优势,他们既然得到这种先天的照顾,如果再输就会受到更多的嘘声和质疑。他分化成Alpha第一反应当然是开心的,但又有更大的压力。因为他遇到了张继科这样一个对手把他全面碾压了,无论在球台上还是球台下。

他曾在输球的晚上,夜深无人的时候,一晚上一晚上的睡不着,他怕这辈子张继科就这样压着他了,直到后面的新人成熟替代他,他只能在自己的时代里遗憾退场。最懦弱的时候也想过逃避,想张继科要是也分化成Alpha就好了,这样他输也至少交代得过去,但如果张继科分化成Beta的话那就完了,连认输都不行。马龙被压制了那么多年才出来,他不想遇到和马龙一样的事,但是如果真遇到了,他又怕他成不了马龙,但至少马龙能做到,还是给了他一点希望。马龙奥运决赛的视频他每天晚上都看,想象那就是自己的未来。教练也说你打球有点像马龙,他说他偶像就是马龙,他想成为马龙一样的人,张继科听了撇了撇嘴,有意无意在宿舍里把自己有马龙签名的球衣挂到外面阳台上晒。贺鸿晾衣服时候看到那件亲笔签名,从阳台扭头回房间看趴在自己床上玩手机的张继科,张继科知道贺鸿在看他,故意没抬头。


他和张继科就这么一直互看不顺眼地互相僵持着。吃睡同行,训练同组,好像比谁都了解对方,又好像比谁都更讨厌对方。贺鸿慢慢已经麻木了每次大杀四方最后输给张继科,然后默默安慰自己张继科一定是个Alpha。直到三个月前他和张继科一组对拉,张继科心不在焉的一个正手拉球,他回了个反手大角,张继科素来反手强,爆发力强,有时候回球步伐能跨出到挡板外,可那次他球没接到人摔了。

那是分化成Alpha快一年的贺鸿第一次闻到来自Omeaga信息素的味道,他的家庭组成结构一脉下来都是父A母B,非常好的基因,他从来就没有分化成Omega的风险,他也从来没有在生活里见过真的Omega。他还不知道从张继科那个方向扑面向他涌来的甜味到底是什么,在Alpha一般对这种味道都是兴奋和狂躁的反应下,贺鸿的反应竟然是害怕,他抓着球拍手足无措。张继科捂着肚子痛苦地倒在地上,嘴唇没有血色,白净的脸上却泛着潮红,汗涔涔地挂着一脸汗珠,头发被打湿黏在脸上,他的桃花眼一片湿润,黑幽幽的眼珠潮湿地看向自己——贺鸿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看自己,然后突然意识到自己是离他最近的Alpha,张继科闻到了他的味道,张继科是在跟他求助,贺鸿吓得连忙后退,他惊魂未定地被冲进来的队医拦着,另外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过去把张继科抱走。他的视线被挡着,只看见张继科连裤管都在滴水。

张继科走后,贺鸿缓了很久,有医生给他做心里指导让他平静下来。之后他看着球台对面刚才张继科站的地方发呆,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能接受张继科分化成Omega的事实。他把张继科掉在地上的球拍和他没捡回来的球都偷偷藏了起来,那个球拍还是医生从张继科手里硬抠出来的,他之前握着死活不肯放。贺鸿不知道自己拿来干什么,张继科又不会回来了。

张继科之前备下的空气净化仪把他的味道驱散得很快,但是贺鸿总感觉那个味道在萦绕,不仅在训练馆,在突然变成单间的宿舍,在他去的每个地方,都有张继科那股浓郁的奶油味。他悲哀发现他今年所在做的事就是一直在慢慢习惯张继科在的日子,然后去习惯张继科不在的日子,然后又要练习接受张继科重新回来的日子。


马龙提前一天晚上就到了训练营。昨天给队员都放了一天假,调整一下身体状态和准备一下要用的东西,住本地的队员也可以回家。今天8点半准时集合在场馆点名,再统一坐车去到封闭训练基地。大巴不堵车的话也要开4个半小时,下午安排分宿舍,见面会,各种领导讲话,晚饭过后才开始第一次集训。

他跟李指导起的都很早,吃完早餐就在回去的路上闲聊。聊了下几个队员的事,李指导说马龙现在是他们二队全体人的偶像,光带谁都不合适,所以就先公平一点不单独给队员指导,马龙笑着说自己明白的,他现在就是李指导的助教,什么都还得跟李指导学。李指导看马龙态度这么好,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摸了摸头发短短的脑袋,实话实说,“其实也就那么几个人,许昕的话直板比较特殊,其实都心知肚明还是贺鸿最合适。他技术不差,就是心态不太对。”马龙提前做功课看过他们所有人的资料,除了挺满意张继科之前的成绩以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个贺鸿,几次比赛一路发挥都很好,一到张继科面前就输个落花流水,马龙挺好奇去探知张继科对贺鸿全方位的碾压到底是技术问题还是心态问题。

他心里想着事,视线随意放远,然后停留在不远处拖着个箱子立在腿边,站在公告栏前边看通知的男孩子身上。他脱了衣服看身材明明还挺有料的,但一穿上他喜欢穿的那种宽大的短袖短裤就显得偏瘦且单薄了,他还担心没自己叫他爬不起来呢,没想到来得最早。马龙嘴唇轻轻抿出一点不明显的弧度,李指导看他眼神停留,问他看什么呢,马龙说,“看,还有学员来这么早。”

李指导顺着他视线看过去,“啊,那个就是张继科。”

马龙说,“嗯。”心就砰砰地跳起来,像小时候玩躲迷藏,找到个只有自己知道的最合适的地方刚躲进去就听见当鬼的倒数三二一,喊开始了。他缩在最安全的地方,又想让别人知道我藏在这么好的地方,又怀着怕被抓到的心兀自紧张。李指导说,“我叫他过来给你认识一下。”马龙连忙道,“不用了。”他看着张继科没发现他俩拖着行李径直往集合点走去逐渐变小的背影,解释道,“反正下午也有见面会。”

张继科走路还是像以前一样,挺桀骜不驯的,背脊不是冲着天挺得直直的,微微弯出了点随意的弧度,蝴蝶骨扇动走路带风。以前看就觉得那孩子就是骨子里往外透着拽,现在怎么看就怎么觉得心酸,李指导看着他骨节瘦削的背影长叹一句,“这孩子命苦啊。”马龙扭头看他,李指导字字泣血,“才十八岁,十八岁懂啥感情啊,为了打球就被标记了。”马龙有点尴尬,说,“那也是人家自己的私事,说不定人家觉得挺好的。”李指导才不同意马龙,“好啥好,这么小孩子也能下手,禽兽不如!”马龙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不知道该说啥。


-TBC-

====

因为比较争议的人物我就只敢搞原创T T,而且原创人物剧情不会少。这个这个我知道大家不喜欢看原创人物。要不卖个萌大家就原谅我吧~

评论(214)
热度(1108)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