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设!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10


张继科站在场馆里,现在就他一个人来了。他把行李箱靠在墙边,在地板上坐了会儿。目光像没有终点的长跑,涣散地略过着周遭没变过的环境:蓝色光洁的球台,红色的胶皮地板,四周嵌在墙上的推拉窗,玻璃太老旧了拭不掉上面蒙着的灰,还有在装窗帘之前贴上去挡光结果后来一直撕不干净的报纸角,细看日期还是十年前。窗户下边墙壁矮处印着被无数人蹬过的鞋印,早就无人认领在墙上混成灰突突的一片。

他坐在地板上,蜷着腿,手臂放在膝盖上向前无意识地摊着手,手心放松地朝上虚握着投进来的阳光,手指微微卷起凹出一个浅浅的掌窝,像是手心中间躺着一个圆润的白色小球。球台那边有人叫他,他抬头看过去,是三个月前意气风发的张继科,拿着球拍站在球台的对面,跟他说,“反正等着也无聊,来一场呗。”张继科没起身,笑着摇摇头,我打不过你了。对面那个依然飞扬跋扈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张继科撇撇嘴角,“别那么怂嘛。接着。”他弯腰抬起托着球的手掌,是和坐着的张继科摊开手一样的姿势,手指白净修长有力,他扔起手心的球,挥拍把球打出,张继科偏偏脑袋,差点被飞过来的球打到。他顺势放松了身体,闭着眼睛脑袋后仰撞了一下墙,疼,然后慢慢地弯起嘴角,站起身,目光对着那个球来的方向像是那边真的有人,他做了同样的发球姿势,抬手挥出了手上并不存在的球拍。


“嚯——你来得好早!”正好被刚进来的人全部看到。




张继科连忙收了刚才一个人自导自演有点丢人的动作,故作淡定地站直。目光假装成很凶狠的模样看向来人,一脸装出来的冷漠让人不敢开他玩笑,但看清来的人是谁,他就没那么凶了,舌尖湿润了下干燥的嘴唇,叫他的名字,“方博。”

方博早就听他邱哥说了:你们队有个Omega要回来,方博一猜就是张继科。方博和张继科还算挺熟的,方博就在张继科那个俱乐部打球,硬要说也算是一起长大的,不过张继科矛盾的性格就在那儿摆着他也琢磨不透,玩嗨了和谁都能搂搂抱抱,平常不兴奋的时候跟谁都不太亲,有时候搞不清楚状况撞上去还会被他不耐烦地怼开。方博不知道现在是算亲还是算不亲,他挺高兴张继科回来的,就是不敢贸然过去打招呼。不过下一秒他就知道应该是挺亲的了,张继科主动过来揽了揽他的肩。

张继科心里一直记挂着两个人,他挺担心他们的。他估摸他不在的这几个月他们大概也到了时候,虽说这种私人问题当面问出来不太好,但他又实在操心得很憋不住,只能声音压得很低,稍微靠近了点儿,问方博,“你分化没。”方博点点头,他是懂张继科的,回答得一点没迟疑,“Beta。”张继科松了半口气,“周雨呢?”方博说,“也是。”张继科这才放全心,眼角嘴角都有了点儿笑意,拍拍方博肩膀,“挺好的,好好打啊。”

方博看着张继科一半被阳光晃着的笑脸,有点恍神地想,果然怎么变都还是他科哥啊,又洒脱又大方,命里自带的谁都学不来的干脆。


方博一直陪着张继科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周雨来的时候遇到了许昕和贺鸿,他们三个正好一起走,周雨进了场馆第一眼看到张继科的时候眼前一亮,差点没抬腿就奔过去,许昕无意挡了他一下没让他走成。

贺鸿停在门口,眼神晦涩不清。他盯了张继科好一会儿,才装作看不见的样子,返身站到了跟张继科距离很远的另外一边,他挺刻意地跟周雨搭话。周雨原本想过去找张继科的,可是贺鸿跟他说着话他又不好意思打断,只能暂时作罢了。然后贺鸿聊了一会儿又喊方博,像张继科不存在一样,笑着问方博手游一直卡的那关到底过了没。

方博纠结那关纠结半个星期了,眼睁睁地看着后面才玩的许昕超过他,气个半死,正愁着呢,贺鸿难得这么大方分享经验他有点心动。张继科看出贺鸿什么心思,他早就不爱跟他斗了,跟方博说,“你过去找周雨吧。”方博挺不好意思地,说一起过去吧,你一个人坐这儿干啥。张继科随便找个借口,“我嫌闹。”方博还笑话他说话跟个老头似的。


张继科看得上的人都心思单纯,方博和周雨傻乎乎地就被贺鸿勾走了,别人本来就跟张继科不算熟,一进来看到两个人分站在一堵墙两个半边,都猜到有什么猫腻了,都往贺鸿旁边聚过去。张继科素来是不在意这些的,但是人一多,他就因为别的原因有点烦躁。他不知道队里后面到底又分了几个Alpha出来,不经意他们聊兴奋了冒出来的信息素刮得他肉疼,其实单着来那么一点本来是没啥感觉的,一旦人多凑一起你一点我一点,本来就互相排斥,两个Alpha互相怼都还觉得不舒服呢,更别提都往张继科身上刮的那种酸爽了,说是像被刀割吧,那些刀还都不顺着一个方向乱割。张继科缩了缩脖子往墙里躲了躲,可信息素跟空气混着哪里是躲能躲得开的,索性咬着牙伸头一刀随他疼吧,他想表现得更硬汉一点儿的,但是疼得不由自主有点蔫儿了。


马龙跟李指导进来的时候整个本来声音嗡嗡闹闹的场馆都突然山呼海啸一样轰动起来了。张继科能回队里这事儿不少人得到消息了,但是马龙能来他们都是不知道的。一旦心情兴奋又克制不住那些往外冒的信息素,张继科抿抿唇,不但兴奋不起来,脸色都白了。

马龙看着张继科,张继科也靠着墙歪着脑袋看马龙,公和私的感觉初初混杂分得不太清楚,怕任何一点特殊的关心都可能不自觉倾斜成巨大的偏袒,所以他只能选择更冷漠的方式去应对,硬生生地掐去心尖上对张继科一点脸色变化都无比在意的琐碎情感,眼神忽略张继科,他只跟李指导说话,“到时间叫集合了。” 


张继科抖抖衣服站到队伍最后一个。集合起来了还是听得到叽叽喳喳。李指导挺能理解他们的,指了指马龙,“不用我给你们介绍了吧,奥运冠军,全满贯,双满贯,马龙。”李指导心情挺好的,连队里大家一直交头接耳在说小话他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他资料你们都比我背的熟。”站下面的男孩子被戳到心思哄地一声笑起来,马龙被这些孩子热情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双手合十做了个谢谢的动作。李指导说,“以后你们就要叫马指导了,这事外面还不知道,所以你们嘴巴严点,什么朋友圈,微博的统统都不准发,互相盯着点儿,看谁那么大嘴巴。”李指导停了停,又想了一下,突然笑起来,“不过你们也没法发了。”

他阴谋得逞笑得跟个狐狸样,“来来来,把手机都交上来。”

队里一阵哀嚎。


“起码也等到了基地的,坐车那么久,还想听听歌呢——”

“听啥歌,就四个多小时,平时不是说睡不够吗,到车上补觉去。”


李指导目光环绕打量着一直在队伍最左边,耷着眼皮,整个意识都游离在宇宙之外的人,他猛地点名,“张继科!”张继科吓了一跳,马龙也吓了一跳,一起扭头看李指导,李指导手指蹭着下巴没刮干净的胡渣,提醒他,“交手机啊。”张继科没随身带着,指了指身后说在包里,李指导抬抬下巴,“去拿过来。”张继科把手机上交给李指导以后,李指导跟其他队员说,“你们都把手机交给张继科。”


张继科站李指导旁边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有动作主动过来交,他就走过去从队头到队尾,一个一个地收,李指导恨铁不成钢地欸了张继科两声,张继科一脸无辜地回头,李指导说,“我让他们交给你,没让你一个个收。你累不累。”张继科没明白走两步路累什么。


站另一边的周雨跑过来把自己的和站自己旁边的方博的手机都拿过来了。站张继科旁边的是一直都没打招呼的许昕,许昕挺高的,张继科抬着眼睛才看了他一眼,许昕带着个黑框眼镜,冲他挺亲切地笑了笑,把手机掏出来交到张继科手上,手指跟他人一样长。贺鸿瞥了眼许昕,眼神挺古怪,但也把手机交了出来,再之后其他人的就好收了。20多台手机张继科垒成一摞,悉数交给李指导,旁边的马龙说,“放我这儿。”说着拉开了一个空的背包,马龙单肩挎着包拉开拉链正好到腰的位置,张继科低头扒着书包边把口扯大点,突然感觉到马龙的呼吸喷到他后脖颈——张继科把手机全扔包里去立马跑了。

李指导另有一番心思,在张继科背后说,“这40天单独选个小队长吧,张继科你来当。”这虚职挂在别人身上除了受累没什么大用,挂着张继科身上就等于拐个弯声明:现在张继科回来了,就还是我们队的主力。李指导这么做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张继科刚归队还找不到自己的定位,李指导这个安排能帮张继科更快融入队里,明明有理有据,但马龙还是心里有鬼,决定权给他他肯定不敢这么安排。


张继科站在队列最靠边,上车时候反而成了第一个。马龙先上了车,坐在靠门的第一排教练位置。张继科进来的时候跟他对视了一下,马龙本来想让他坐跟自己隔条过道那个位置,指了下司机正后面的皮座,张继科却径直走到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那个位置的窗帘坏了,他也没换位置,他把帽子往前压帽沿扣在脸上,脑袋抵着窗户,保持那个姿势不说话也不动。只有等后面上车,坐在他正前方两个位置的方博和周雨回头找他聊天时候他才抬起帽子,多数时候在听,感兴趣的时候也趴在周雨的椅子背上,笑的时候挑着唇角,说兴奋了眉稍眼神都会挥显出明亮的光采。车开上了高速公路,两边窗户的景色也就单调了,慢慢大家的兴奋就全减退了。马龙从前面回头看后面,睡倒了一大片。


张继科脑袋抵着窗户,随着汽车波动一颤一颤的。

周雨趴在方博肩膀上,方博脑袋靠在周雨头上,睡得最舒服就是他俩。

贺鸿的位置前后左右都坐满了,车是五十人的大巴,一个人一排都能坐下,贺鸿那边坐的是最密的。

许昕上车挺早的,把包放在隔壁座位占上了,自己坐一排,他最聪明带了专门听歌的MP3,塞着耳机,看着窗外发呆,但是没戴眼镜。


马龙扶着座位靠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部分人都睡着了没人看到他站起来。就李指导问他,“怎么了?”马龙放轻声音,怕吵醒他们,“我认认人。”


车的颠簸让他有点晃荡,只能靠握着靠背的手,和生根踩实车底的双脚来勉强稳住自己。像站在正在航行的船头,他在前方的波涛里回头看船舱里面孔青涩的船员。

他们即将启程,对前路迷茫且不安,期待而无畏。


-TBC-


评论(91)
热度(1038)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