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一切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龙×18岁小奶狗科


Part.12


贺鸿从马龙那儿回来。想跟许昕通知一下,教练已经同意了。

他去之前把张继科的球拍带上了,既然他人回来了,球拍也不能老在自己这儿留着。虽然他还没想好找个什么借口解释他拿了张继科球拍。
许昕张继科房间的门没关,他俩在里面说话。张继科坐在椅子上,许昕背对着门蹲在地上收行李,不知道他们之前在聊啥,他到的时候许昕正好说到他——
“谁都看得出来贺鸿有恐O症,你还当他面分化,你是没看到他当时被吓得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分成了Omega。”
张继科在凳子上晃着腿,手肘撑着扶手手指来回蹭下巴玩,他的位置正对着门,早就看到贺鸿了,故意没提醒许昕,直到听许昕把话说完,才从眼神泄露出恶作剧得逞的笑。他假装才看见贺鸿,冲他摆了摆手,懒洋洋道,“好久不见。你在门口站着干嘛,进来坐啊~”
他从来没这么热情过,摆明是想逗许昕。

许昕背后一凉,不好的预感来的特别强烈特别真实,他一点也不敢回头看来的人到底是谁,因为他觉得他好像猜到了,他一直这么倒霉,说谁来谁。他用唇形跟张继科偷偷确认,“贺鸿?”张继科纯洁无暇地笑眯了眼睛点点头。
许昕心一坠,完了,他尴尬地想要挖个缝钻地下去。

被八卦的主人公贺鸿一言不发,目光灼灼烧着许昕的背,许昕更不敢回头了。背僵着,眼前是张继科笑着偏着头看他的饱满笑眼,一脸期待等着许昕会怎么反应。
许昕不敢说话,他知道贺鸿在他背后站着,太丢人了,氛围窘迫得他都快要绝望了。这世界没有什么比说别人坏话时候被抓包更丢人了。许昕都能想象出来贺鸿现在是个什么表情,估计眼神都能把他杀了。许昕又偷偷看了眼张继科:张继科太猖獗了,眼睛都笑没了,仰在凳子上快滑下去了。靠——许昕腹诽道,虽然是很好笑,但张继科夹在两个当事人中间,这也未免笑得太欢了吧。

张继科是真觉得太好笑了,许昕那个一脸要完的表情,还有贺鸿沉的要塌下来的冷脸,他只瞄一眼就笑得停不下来,张继科已经注意稍微收敛一点了,不然都能从椅子上笑翻过去。贺鸿本来其实挺生气许昕拿他心里不舒服的事开玩笑的,无奈张继科那边笑得像条哮喘犯了的狗,又实在引他眼球转过去一遍一遍看,张继科觉察到贺鸿看他次数多了,抽抽鼻子,慢慢停下来,也不笑了。

贺鸿约摸着许昕也不好意思理他了,直接说正事,能掀过就掀过吧,他在许昕背后说,“我刚才跟李指导说过了,他同意我们换宿舍。”
许昕后脑勺对着他,脖颈僵硬地重重点点头,太怂了!张继科看着看着又抖着肩想笑了。
贺鸿扫了张继科一眼,最后使劲敲了敲门板,语气压抑着愤怒,“还有,许昕,你以后说人坏话时候最好注意一下门关没关!”

张继科趴在扶手上笑翻了,难得听见他喉咙里畅快低沉的笑声咕噜咕噜的;许昕则是没脸见人了,随手抓了件衣服把脑袋蒙上。贺鸿见没人注意他,偷偷放下球拍,怕张继科回过神来追问球拍的事,抢先一步逃了。

张继科和许昕两条粗神经,出门前才注意到床上的球拍。张继科手上拿的还是从马龙那儿掠夺来的,许昕记得张继科之前的球拍来头不小,反正怎么也比他现在手上那个普通的看起来要好。
张继科两个球拍掂量一下有点纠结拿哪个,许昕说就这俩的差距你还要犹豫?张继科一手一只球拍,说不一样,“这个虽然没怎么精心挑,但是很合手,他和它有缘分,第一眼遇到就是对的,那个虽然是精心为自己设计准备的,但是意义没这个好。”
许昕听完愣着张开了嘴合不上,反应了半天才辣耳朵地毅然拒绝道:“我去,张继科你别突然变这个画风!我受不了!”
张继科耳朵没跟上许昕思想,眨眨眼睛有点呆滞,“变什么风?”
“……没事,我是说你还挺认真的。”


笑点随机变化高低,间歇性文艺,还有点老气接不上梗,许昕默默又在心里给张继科的形象啪啪啪贴上了三个标签。

许昕看了看表,紧忙催促道,“你快点随便选一个吧。要迟到了。”

训练主场馆的装备还是比较新的。干净空旷的场馆里分前后排摆放着20张左右球台,下面是铺好的一片光滑的红色地胶,每两张球台间隔着蓝色印着广告商标的挡板,四周挂着历届奥运冠军海报,冠军榜,墙壁上方挂着红底黄字大标语横幅:“各队精英同竞技 赛场王者逞英豪”,训练计划厚厚的足有30页A4纸,一张一张用小图钉钉在场地边展示板上:每一张都在提醒队员们,这40天里,除了吃饭睡觉,他们的生命里就只有乒乓球了。

马龙和李指导刚进场馆门,就看见张继科和许昕堵在门口,张继科趴在许昕肩膀上,脑袋埋在许昕脖子后面。
马龙皱了皱眉头,他料想应该又是门里面那些Alpha生动攒散的信息素顶的张继科撑不住了,忙走急两步上前,却看见张继科慢悠悠地从许昕脖子上抬起脑袋,举着一根头发丝,啧啧道,“许昕我帮你拔了根白头发。”马龙连忙收了关心的步伐。
说话的时候马龙和李指导已经从他们两个旁边超过去,马龙似笑非笑地回头瞟了张继科一眼,李指导笑着大声说,“张继科你这么闲得慌晚上也来给我挑挑白头发呗。”直到看两个教练走进去了,许昕才瞪张继科一眼,张继科疲惫地笑着拉住许昕的手,用眼神示意他什么都别说,他的手太凉了,许昕以为握了一手的冰。

集合的时候省队和二队队员面对面站两边,李指导是主要负责人,马龙说是助教,其实也等于是主要负责人。他俩站在两队人中间,讲话的时候也在同时观察队员精神状态。令人意外的是省队整体的精神面貌要普遍比二队队员生气勃勃一点。一般观念应该是二队队员要更优秀一些,但是省队队员是抱着打的好就能挤进二队的希望来渴望应战,二队则是打不好就会被换回省队的恐惧和紧张去担忧失败,状态自然就显现出差别了。

李指导说,二队表现好的也有机会,集训表现最好的二队队员有选拔进一队的机会。“最好”的定义有点含糊,有几个也说不准,二队队员听到消息后,不免有点期待,但也有同样程度的怀疑和迷惑。二十多个人,争一个最,落到自己身上的机会有多大。有的人默认“最”只有一个,自信的愈发拼搏,不相信自己实力的就当做没听见,反正也轮不到他们,他们只想不被换出国家队。有的人期待或许不止一个名额,就拼搏一下,把目标定高一点即使达到不了,也总比跌出底线好。
张继科算是中间比较清醒的,他不用知道有几个“最”,反正全胜是他唯一的机会,就这一条路他根本没得选。赢了继续往前冲,输了只能折断拍子收拢翅羽,连在马龙面前倔的权利都没有了。

马龙稍微介绍了一下由他主要负责的成绩统算。集训的最终成绩分为两个部分,一个是平时成绩,查的是纪律和训练出勤情况;一个循环赛,这个比的才是真实力。最终两个成绩要互相参考。不服从规定的实力再厉害也不能升队,还有可能退回省队。马龙相比于比赛实力,更多强调了纪律和听话的重要性。
最后由李指导激情高昂地发表动员演说。他普通话不算标准,但是个演讲的好手,抑扬顿挫,感情充沛,条理清晰,有理有据,的确可以调动起在座大部分拥有梦想和热血的年轻人的激情去翻滚去沸腾,不过肯定不包括什么都听不进去的张继科。他仍然一脸冷漠,困得都快要打哈欠了。他闭着嘴憋了个呵欠回去,眼角睫毛都是泪。第二个呵欠没憋住嘴张到一半,正好被马龙看到,张继科怕他扣自己分,吓的剩下半口气都没打出来就散了。他抖抖睫毛,一颗大泪珠就从他困意绵绵的脸上滑了下来。马龙颇为惊讶:
——他怎么操都操不哭,这一个呵欠就给弄哭了?

还好马龙迅速意识到自己跑偏了,立刻收回眼神。
张继科眼珠打着圈儿继续找别的有意思的东西打发睡意,视线转了一圜突然停在他的正前方,他眼前一亮,好小子,这还有个比他还困的呢。
跟他面对面站的应该是省队的,哪个队的不知道,他们都穿着私服。他长得实在太可爱了,目测身高才到张继科下巴。再穿个红肚兜简直就是一个白胖的福娃。张继科估计自己只有那张满月照可以跟他拼一下胖瘦。他胳膊上的袖子不是被肌肉撑满的,整个人圆嘟嘟的,每个部位也都是圆嘟嘟的,手臂像两条胖乎乎的大白藕,手肘就是他的藕节,鼓溜溜的白肉看起来软软的。脸就更可爱了,像一个糯米团子被压扁,脸颊嘟出两块肉,当吉祥物都够格了,张继科肯定会投他一票。他的眼睛被挤成一条窄细的缝,特别怕热,出了一额头的汗,汗水滴到眼睛里,蛰得他立马眯起了眼睛,这一眯竟然连刚才那条缝都没了。张继科噗地一声差点没笑出声来,又被马龙的视线寻声追过来,想扣分?

张继科顿时就纳闷了,诶我操他这是专门盯着自己呢吧,要不怎么那么一丁点小动作都躲不过去?有没有那么神啊?

解散后大家去食堂迅速扫了晚饭,吃完饭今晚还有晚训。食堂干净整洁,地板瓷砖干燥洁净像新铺的一样。碟子碗筷消毒后摸起来还有点温热,装菜肴的自助餐餐炉,不锈钢表面被一遍遍擦去了油污,反射出晶莹亮光。为了保证队员的全身心投入训练,吃住的方面在简洁朴素的前提下都做到干净卫生方便,食堂旁还设有意见回收处,国乒封闭训练是老传统,基地工作人员已经很有经验了,一切都尽量做到让队员满意,不让他们因为训练外的生活细节而分心。

早就进驻训练基地做提前准备的教练,再加上随队刚到的李指导和马龙,大约有十几位。马龙还没见全。他暂时和李指导同行,两个人坐下来以后旁边座位就没人坐了。队员们端着餐盘来来回回找位置,马龙和李指导旁边空的位被一遍遍忽略。李指导咬着筷子说,“寂寞啊。”马龙觉得还是不少人想坐他这边来的,张继科坐在离他挺远的地方,背对着他坐着,许昕在他对面。马龙都看不到张继科在吃什么,也看不到他说话时候的表情。张继科起身在桌子边站着等许昕,许昕连忙喝完碗里最后一口汤,两人并排端餐盘走的时候,马龙视线跟着他们,还不自觉抬起了头,直到送他们身影消失,马龙才跟着站起来,“我回去洗个澡。”

李指导说,“晚上还有晚训。”
马龙点点头说,“我记得的。”

他想跟张继科顺路遇到,但真当打了个照面后,他又什么都没说,擦肩而过了。
许昕目光跟着从身边经过的马龙由近到远,跟张继科说,“马龙跟电视上看的不太一样啊。”
张继科点点头,“是比想象中矮了点儿。”
许昕一愣,“你说啥?”张继科也一懵,眼睛尴尬地转了转,“你想说啥?”
“我说他没网上看的那么爱笑,实际上好像挺冷的。”张继科没承认也没否认,“他跟熟人会好一点。”许昕说哦原来是这样,然后嘿嘿一笑,肩膀缠上张继科脖子,往自己怀里一勾:“你刚才以为我指的是什么?我可听到了。”张继科冷冷斜了许昕一眼,小动作摸了摸鼻子,“你就当没听到吧。”

晚上分组练习,许昕刚想找张继科,张继科跑没影了,许昕凭着身高优势很容易找到张继科,在贺鸿旁边。张继科是个很有仪式感的人,觉得他走之前跟贺鸿有一场球没打完,回来再打一场才算是自己的真正回归,可贺鸿不乐意跟他一组,拉了身边的人走了。张继科皱着鼻子回来找许昕,许昕想哦原来当我是贺鸿的替补啊,看着张继科朝他走过来他也主动扯了方博找台子去了。张继科最后跟李指导练的,李指导的闪电夺命多球手把张继科虐的手臂都抬不起来了。想喝口水,水瓶盖子拧了半天拧不开,还是在旁边看热闹的马龙拿过去扭开的。张继科接回来水时候低低抱怨了声,“手疼,他发球没你好。”就马龙能听到,他下意识看了下四周,都在练习没人注意到他们,才偷偷捏了捏他的手臂肉,“习惯就好。”张继科撅撅嘴,喝完水又回去找李指导练球了。

他即使去理智地保持距离,但也只是做个样子。一旦四下没人,张继科又在他身边,抬着那双湿润倦懒的双眸看他的时候,他还是狠不下心,毫无反手之力的被打回“喜欢他”的原形。
晚上12点45,他睡不着。有敲门声响起。他竖着耳朵听,的确是他房间的门,敲的节奏不紧不忙,这个时间却又不像是有急事的样子。他奇怪地踩着拖鞋,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吓了一身虚汗——
他猛地打开门把门外的人拽进来,关门的时候把他压在门板上。来人细瘦的背脊撞在门上磕得他皱乱了一眼桃花。马龙按着他的肩膀不让他动,他被这位胆子过大的不速之客突然造访吓得惊魂未定。他想骂他这么胆大冒险来找自己万一被看到怎么办,想说什么事不能明天说,如果被发现会发生什么事你想过没有。他明明该责怪他的冲动和鲁莽的,但却压也压不住那点从心底里冒出来的狂喜,挠的他又惊又痒,他的理智已经是一团过期的浆糊了,他能忍着没抱住他已经很了不起了。

张继科后背紧贴着门板,眼睛都不眨地撒谎,“许昕打呼噜声太大,我睡不着。”
可马龙的心跳声更大。噗通噗通,张继科没贴着他都能听到了。

-TBC-

肉按情节起码得等两个星期后才能炖的到啊。
打错卡的来找我退钱吧。委屈。

评论(128)
热度(1051)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