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 /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13



许昕睡得像条冬眠的废蛇。张继科出门之前许昕连身都没翻。他光着脚,站在许昕床边,躬着腰,听了好半天,才从许昕均匀的呼吸里确定许昕睡得很实。

他轻手轻脚地背贴着门,一边手在后面轻轻转动门把,一边眼睛盯着许昕,他整个动作都做的很缓慢,直到身后门慢慢推开到足够容纳自己一身的宽度,他贴着门板翻身滚出门外,从外面又把门很轻地推上。他站在门口又躲了一会儿,才平复下紧张的呼吸。低头把踩着半只脚的球鞋提上,系好鞋带,往马龙房间跑的路上他连脚掌都不敢全踩实,生怕发出任何一点过大的声音。他比马龙想的更清楚被发现的后果,但他就想马龙,有什么办法。

尤其在马龙对他保持一天冷漠脸之后。他能理解马龙的做法但是不能习惯,他以为做到绝对公正很简单,但事实真到了那个场合就开始纠结得抓耳挠腮了,他看谁都不顺眼:

——“你们瞎激动啥?你们什么时候那么喜欢马龙了。你们之前不是支持王皓的吗?”

——“从来训练都是划水今天在马龙面前装那么认真干嘛。”

——“要个屁签名给你签了你也当不了奥运冠军。”

——“久个屁,我八岁就喜欢马龙了你有我久?你见我炫耀了吗?”

他急着想推开那些涌在马龙旁边的人,想在这个陌生疏离的马指导身上多找到一些属于他的马龙的影子,可马龙对他没有差别,他藏的太好了。张继科瞪着眼睛去找,每一次马龙的眼神从他脸上无情略过的冷漠都要张继科肚子里憋的气又浓了一股。他从床上坐起,马龙越这么装,他就越想看马龙压抑不住内心的波动维持不了理智和正直,满眼都是对他停不下来的喜欢的样子,那是张继科对马龙的标记方式。他想让马龙装不下去,他要把他的马龙揪回来。



但他当然不敢跟马龙实说。马龙好像对他这种想法总是特别感“性趣”,俗话说的吃软不吃硬,他要是真敢对马龙大摇大摆地说“老子就是来标记你的呀!”那他说完就应该真完了,马龙狠的时候是真狠,绝对干的出来让他肿着屁股第二天继续加强训练的事。他只想撩,还不想被马龙按着操。马龙把他抵在门板上,问他你过来干什么。张继科做出无辜的模样,怪许昕声太吵他实在睡不好。

马龙手劲儿松了点儿,觉得张继科眼睛是有点红。张继科在马龙故作很愤怒的表情里看到他的眼睛,那里都是自己,都是自己想要的东西。马龙把手收回去,他内心还在挣扎,“他白天训练太累了,你们同宿舍的要互相理解。”

张继科心说你别装了。但是表面只是软著睫毛,垂着眼皮,把脑袋垂在马龙肩窝上,说,“我不能在你这里住一晚吗。”马龙僵着身子让他靠,手松松垂着没抱回去,他非得先找个自己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你可以在我这里住,但明天5点45就得起来跟我晨跑。不想起那么早的话你现在就回你自己房间睡。你先选一条。”张继科脸在马龙脖颈上慵懒地拱,他对马龙这种自欺欺人的表现很无奈,但还是尽量配合,“好了,我明天早起。”

马龙丝毫没犹豫地托着张继科屁股抱起他放到床上,没拆鞋带就脱掉他的鞋,然后把他塞进被里,都是做了一百遍的动作。他坐在床的另一边,他们睡在同一张被子里。马龙靠着床头,细软像钢琴家一般的手指掀开张继科的刘海,摸着他的额头,又轻轻滑下覆着张继科的眼睛,他悄声又温柔地说,“睡吧,我这里很安静。”张继科的睫翼一开始还刷着马龙掌心,没一会儿就彻底乖巧下来。


张继科做了个梦,他在观众席看着马龙夺冠,他兴奋地冲下去,冲过保安,跨过挡板,跳到马龙面前,他要给马龙一个激动的拥抱,可是马龙陌生地看着他。然后很多粉丝记者重复涌上来,周围围着很多人要给马龙祝贺,把他挤到了人群最外面。



张继科揉揉眼睛,刚睡醒。


心里闷闷的,他忘了他梦到了什么,但是挺不舒服的。马龙已经起了,洗漱完从洗手间走出来,正拿着毛巾擦脸,他在桌子上倒了杯水喝,看到张继科从床上爬起来,挑挑眉,“起的挺早,我还以为要叫你。”

张继科揉着左眼睛,问几点了,马龙说五点半,张继科点点头闭着眼睛就往回躺。马龙连忙手疾眼快一个跨步过去把人拦住,“还睡?”张继科嘟囔,“不是还有15分钟吗?”马龙失笑,“5点45准时在楼下跑了,现在就得起床。”

张继科皱着脸闭着眼睛一脸没睡醒还要往被子里钻,他很不满意马龙,“你昨天说的45就是45,没说提前。”马龙搂着他不让他睡回笼觉,扯着他手想把他拉起来坐着,他脑袋往后仰着脖子接着睡。

马龙按着张继科下巴,晃晃他脑袋,“你有没有想过,你发情期到了至少两天不能训练,别人每天都这么大强度的训练,你从哪里补回来这两天时间?”

张继科不动了,眼睛睁出一条缝。马龙松开他下巴,也不逼他了。

张继科拿手抹了把脸,虽然还是困眯眯的,但还是伸腿下去找鞋,马龙蹲下握着他脚踝把鞋给他套上,“你先洗把脸就下去,东西我一会儿带给你。”张继科点点头,洗完脸拿马龙的水杯漱口,他没牙刷只能多漱几遍,一会儿跑完步还得回宿舍一趟。走的时候马龙跟他说:“出门时候注意点,这层有你队友。”

张继科跟个特工似的先探了个脑袋出去,左右扫视确定没人后,才噔噔噔地跑了。


张继科在操场的跑道跑了大概一圈多半,马龙过来追上他的步伐,给他递了条白毛巾,他擦了脸擦脖子,把毛巾挂在脖子上。马龙跑步匀速,张继科跟马龙跑步节奏不一样,一开始跟马龙并排,脚步跟着马龙的脚步,马龙拖得他加不了速,压得难受,他就先冲了出去,马龙没跟着他加速,两人距离就拉开了。

他俩大概距离一二百米,不到半圈。清早微沉的墨色天光缓缓被冲淡逐渐发白,树的绿跑道的红也颜色渐渐清晰。张继科不知道第几圈开始被马龙反超,落在后面,马龙跑完了停在跑道边,刚喝的水唇舌还没滋润,张继科气喘吁吁地追过来伸着手等马龙的水瓶,马龙说“这还有……”话没说完,水瓶刚移开嘴就被张继科夺了过去,直接对嘴灌。马龙无奈,只好弯腰捡起之前给张继科的备好的另外一瓶,拧开瓶盖自己喝。

马龙翻手腕看了看时间,“时间差不多了,你回宿舍还洗澡?”张继科一身汗肯定是要洗的,马龙就让他回去了,最后叮嘱他两句,“早餐多吃点。一会儿训练别迟到。”张继科笑着说知道了,你怎么比我妈还啰嗦。



贺鸿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到球馆时候张继科正坐在球台上等他呢。看见他进来就跳下来,“你今天得跟我一组了吧。”贺鸿白他一眼,“我干嘛要跟你一组。”

贺鸿换一张台,张继科跟一张台。贺鸿又换一张。张继科又跟过来站到对面。贺鸿眼瞅着就要被张继科逼火了,拧着眉头压着怒气问张继科,“你到底想干什么?”张继科摸着拍,眼睛都没抬,慢慢说,“练个接发,又不真打,你怕啥。”贺鸿睁大眼睛吸了一口气,凝梗在喉头,心和血都气得在胸腔,在血管突突跳。

张继科竟然直说了贺鸿一直不敢承认的“怕”,贺鸿又羞又恼,原来全世界都知道他怕张继科,他一直为输给张继科找各种蹩脚的借口来掩饰,但其实别人早就知道他怕张继科。

贺鸿指甲抠着手心,反手狠狠在桌角一锤,硬板磕在对运动员来说过于重要的手腕上,张继科吓了一跳,眼皮稍稍掀起一点,看贺鸿的手,又看贺鸿的脸。

贺鸿心想张继科你怎么不消失呢。

张继科朦胧的桃花眼半睁着慵懒看着他,他不知道贺鸿在想什么。

贺鸿盯着他的眼睛。他是被贺鸿亲手送回二队的,因为贺鸿打不过他,让他有一个队内第一的名头,他才能在分化成Omega后还能归队。没关系,他能把他送回来,他也能把他永远地赶出去。他会赢张继科的,然后他再狠狠地去警告张继科,别把自己当成拯救球队不可或缺的天才,这个队有没有你从来都没有差别。

张继科皱着眉头说,“你再磨叽,罚你黄牌。”贺鸿冷哼一声,“那就练。”

张继科手里攥了四个球,抛出一个打给贺鸿,贺鸿站在张继科斜对面,他眼睛紧盯着张继科发球的手臂,手腕,手指,手上的球版,从他每个动作的预示判断出球将会以何种弧度落在哪种地方。贺鸿的回球坚毅而决绝,干脆地发球一噼回球一啪,单纯机械的节奏慢慢混杂在周围同样开始训练的球拍交声中。偶尔一个球的旋转失衡,张继科第二个球抛出紧跟上一步未完的节奏。

马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们身边。

张继科的身体随着动作起伏,双膝微弯,他打球素来特点就是蹦的远、动作大,此时处于防守位置,一身用不完力气更要学会控制,他把所有的精力全集中在拍面上旋转的小球,他的视线孤傲而狠韧,即使是防守的盾,也比刺过来的矛更要凶猛。他的反手织出密不透风的网,将贺鸿高频率的攻击一次次弹回,甚至去反吞缠裹将千钧矛折为指尖绕。贺鸿打球给人很抽象的感觉,就是很冷,变化不多,力量没有张继科大,动作干脆,幅度相对不大,他对自身的控制很好,对球的操控对拍的感觉很稳,他的手臂后甩的弧度,移动的脚法,和击球时侧身下压大臂带动手腕球拍微转正手拉弧圈的感觉的确有点相似马龙。可马龙的稳是更方便对对手去琢磨和把握,摸准对方心里。贺鸿更多则是靠直觉,模仿了动作,没学到点上。

张继科手里攥着的球都用完了,把肚子前边的衣服掀起来擦了擦汗。他在原地换了口气,轮到贺鸿去拿球。贺鸿刚走回来,一直站在球台边观战的马龙跟他俩说,“你们正式打一局吧。”张继科无所谓,他看贺鸿反应,贺鸿有点犹豫,“不是下周才开始比赛?”马龙对他安慰地笑了笑,“这次不算成绩。”贺鸿果然内心是怕输给张继科的,马龙看出来了没点破,张继科就没那么婉转了,他不耐烦道,“我三个月没练球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贺鸿闻言狠狠一咬牙。他真想拔了张继科的舌头。

马龙也略微不满地拧起眉头扫了张继科一眼,不过张继科没注意到。



张继科聪明,但是太耿直,这种耿直不是夸他,耿直到忽略对方感受就是嚣张和挑衅了。贺鸿心态其实马龙能懂,但马龙还可以自我调节,贺鸿比马龙更糟糕,自行调节不了还憋在心里不说,慢慢伤口溃烂化脓就恶化成一种潜伏的病态了。马龙觉得贺鸿现在对张继科这种逢战必输的胆怯,实力上的差距只是很小一部分,不能决定胜负的结果,更多是贺鸿根本没办法去调节自己面对张继科时的反应,而这种情况,有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张继科的说话做事不注意,把他自尊和信心给戳破了。

马龙目光回到已经开始打球的两个人身上。眉头有点皱的更紧了。

贺鸿是真信了张继科说的三个月没碰球,但事实张继科最后一个星期临进队前的所有日子都是马龙在亲自陪他练球。张继科悟性很高,那天吃饭时候端着碗看比赛录像,看着看着就忘了吃饭,突然默默说了一句,这个顺旋转发球也太屁了。马龙没看球全程看他,都不知道他在看哪场球,自然接不上话。不过看他碗里一片绿油油,就夹了条鸡腿放到张继科碗里,马龙给他夹的张继科都吃,反正他偏食也不至于偏到无可救药,马龙弯着眼睛满意地看着张继科啃鸡腿,他手指捏着鸡骨头油油的,马龙又准备好纸巾递过去给他擦。张继科一边擦手一边问马龙,“你会不会逆旋转发球啊。”马龙说,“大概懂,你想学我可以教你。”然后张继科就跟着马龙废寝忘食地钻研起来了。连做梦都在练,睡觉踢被的时候马龙给他盖被子,张继科梦里还在发球,手上动作一弹差点打到马龙鼻子。马龙摸着鼻子,直起身,低头看着张继科的睡颜直笑他可爱。



马龙都不知道张继科自己又默默把这招练成什么样,贺鸿被张继科的发球都打到懵。张继科直接拿贺鸿当练手对象,一次比一次发得溜,贺鸿连吃发球,吃得都质疑人生了。好不容易琢磨出点方法,张继科换了新发球方式,贺鸿没反应过来,直到吃了发球他才明白过来那还是他的逆旋转——他还有假动作?贺鸿都不想打了,张继科怎么还比以前更厉害了?

马龙都不知道是该惊喜张继科的进步,还是担心贺鸿的心态了。夸不急着夸,贺鸿那边更愁人一点。张继科再一次甩起手要荡秋千时候,马龙喝令他不准再用这种发球。

“凭什么?”张继科不爽了,眼神一撇贺鸿,语气不屑,“就因为他接不到?”

贺鸿垂着球拍说,“不用打了,摆明是我输。”他指尖死勾着拍柄,绷出手指的骨节和青筋,马龙对他明显的照顾让他更自觉不如张继科,羞得无地自容,他连张继科的球都接不到了,比三个月前更差。周围的人都在打球,但是不是心里都在偷偷笑他。贺鸿待不下去了,他抬手挡住脸,忘了手里还拿着拍,一下磕到牙齿和嘴唇,下嘴唇在牙齿和球拍间磕破了就开始冒血,他捂着嘴说我去趟洗手间,扭头就走。

张继科有点慌,他没想到贺鸿那么输不起,毕竟还是孩子,刚才还有点不服气和不屑的眼神一下就变得不知所措。他连忙去看马龙,马龙反应让他更慌了,马龙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追了出去。

张继科也一直很怀疑这三个月他到底跟还在继续训练的贺鸿等人差多少,他在发情的时候他们都在训练,他也忐忑不安怕被超过,这次机会能够证明自己,他自然就要努力,他的付出有回报,他表现得比马龙教得更好,他还没来得及开心和马龙分享,马龙就甩下了他,一个能交流心意的眼神也没给他留下,连打得好还是做错了他都不知道。

他反过身坐在球台上心情糟得不能再糟,操,赢了还跟吃了屎一样。

-TBC-

评论(157)
热度(116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