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14

贺鸿在水池把水龙头开到最大,手撩起水把嘴巴上的血给洗掉。嘴唇一胀又一麻感觉多了一块肉出来,抬头一看镜子,整整一圈都肿了起来,贺鸿自己看都觉得不忍直视,丢人又滑稽。

马龙从后面给他递了张纸。

贺鸿对他的出现颇为惊讶,接过纸客气地说了声谢谢,他拿纸巾捂着嘴,马龙示意他拿开,仔细看了会儿他的伤口,“没大事,最多两天就能好,这几天别吃辣的。”贺鸿下意识去摸嘴唇,马龙提醒他说手别碰它。

马龙没对贺鸿的狼狈流露一点嘲笑,眼神里更多的是认真和专注。他微微弯腰去看他伤口,直起身时看见贺鸿有点疑惑的眼神,他笑了笑安慰道,“也不用太紧张。”



马龙的风格跟他之前遇到的教练都不太一样。他们一贯风风火火如电如雷,而马龙就是一泉长流的温水,润物无声。他的喜欢和生气都不算明显,微弯的笑眼和相比其他教练温柔太多的语气和嗓音,这种独特的风格跟其他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老教练也能一下区别开,显得与众不同,不可或缺。贺鸿看着马龙,些微有点发愣。

他不知道马龙这种看起来很好说话,又性格温软的风格时间久了能不能压住队里那些欺软怕硬的混世魔王,但只对贺鸿来说,马龙出现得实在太晚了。他有太多自己都解释不清的别扭心思,心粗一点的人根本不能理解他的想法,马龙的细腻和耐心看起来是他的救星,可能再早出现一点他也不至于把自己纠结成这样。

“马指导。”

马龙问声看向他,“嗯?”

贺鸿语气难得低微,他脑海里波澜万千,可在喉头却不知道该如何描述,说不出的话发酵成一种可怜的请求,“你能不能帮帮我。”

马龙被那个孩子太痛苦的求助感染情绪,也不由揪了一下心,他还没想好要说什么,从隔间传来冲水声,关着门的厕所突然打开,走出来准备洗手的许昕让他俩一下噤言,在许昕洗完手走之前,他俩谁也没再说话。



许昕跟张继科说话的时候,张继科正在球场里转着捡球,微微歪低头,走路时候甩着肩晃着腰,绕着球台两步路都能走出乱世巨星范儿,许昕话说了一半没了下文,他顿了脚步,侧头问他旁边站着的许昕,“然后呢。”

“然后我就走了。”许昕摊开比笔杆还长的十根指头,有点无奈,“我就去洗个手而已。”

张继科对他的偷听工作很不满意,皱皱眉头,“你怎么不把重点听完。”

许昕说你还真当我是去偷听的啊。他本来就是去上厕所,恰好听到外面有人说话而已。更何况一个是教练一个是贺鸿,他哪来的胆子去八卦。不过张继科看起来很忧愁,紧紧抿着嘴,有点困惑又有点委屈,他胡思乱想时候,平往饱满往上扬的小桃花都没精神地耷下来了。

“你说他跟马龙说什么呢。”

许昕双手撑着身后球台蹦上去坐着。晃荡着两条腿,比张继科高的更多了,跟他说话时候还得低着头居高临下,张继科的问题他还没回答就先笑了,“这还用问,说怎么打过你呗?他不就这一个念想?”

于是张继科唇抿得更紧了。

许昕自以为掘到了一个绝妙无双的好梗,笑得更欢了,他一拍大腿,火上浇油,“诶别说,我估计马指导还真能同意。”他摸着下巴看着张继科笑的贱兮兮地,“你说以后大小马龙会不会一起怼你啊。”

张继科白他一眼,哪来的什么大小马龙,他从来就没看出来贺鸿哪里像马龙了。许昕的话一半他嗤之以鼻,另一半却还是听进去了。他带着点闷闷的复杂心情想:同意就同意吧,反正带谁都一样。他不是一直想跟自己避嫌吗,现在正好了。他故意想的很通透,以为自己在淡定的喝水结果喝错成一杯白醋,想装无所谓,可呛得他语气都泛酸,“找谁帮忙最后行不行还不是要看自己。”反正他看贺鸿就肯定不行。

有些怪异的小情绪像浮出水面的葫芦一样飘到嗓子眼,他还不想暴露,粗鲁地想把他们全藏起来,猛地把葫芦按进水里,结果溅了一身湿。

张继科甩甩脑袋,“饿了,去吃饭吧。”

许昕如获天恩,立马蹦下来,“张大爷我终于等到你这句话了!”他勾着张继科肩膀就往门外走,刚好跟进来的马龙撞一块。许昕十分庆幸这次说小秘密没被当场抓包,于是特别热情地打了招呼,“马指导好!”



马龙也就是猜一下张继科会不会还在训练馆等他。毕竟离上午训练结束都半个小时了。张继科有时候脑子特别不转弯,他走的时候没跟张继科打声招呼,怕就怕张继科还在原地傻等着错过了吃午饭。急急忙忙赶过来正好看到张继科和许昕一起走出来。

马龙第一天刚到队里他就注意到张继科一个人沉默地在边上站着,上车以后多数时候也是只拿帽子挡着脸,不跟别人交流。张继科大部分时候是不爱说话的,要是身边再没个主动的人,他怕他会愈发孤寂下去。后面许昕跟他住一个宿舍他一开始还担心张继科会和室友合不来,不过还好后面他俩几乎都是同进同出。马龙也松了口气,虽然本来可以独处的时间就更少了些,但总比他不在的时候张继科总是一个人要强。



许昕说完马指导好,张继科本来低着的眼皮抬了一点,他也跟着叫了声“马指导”,但声音快得模糊不清。

有外人的时候还挺给自己面子的,马龙忍俊不禁,笑意一下翻滚进眼睛里,声音都温柔了,“这么晚,你俩还没吃饭?”许昕都快饿死了,“没,”他抱怨地指了指旁边的张继科,“他刚才一直在捡球。”马龙点点头说,“辛苦你们了,继科你不是小队长吗,下午我给你张花名册,你可以排个值日表出来,就不用自己捡了。”张继科心不在焉地说,“哦好。”

他在马龙看不见的角度一直推许昕的腰,示意他快点结束话题好去吃饭。许昕背后连着腰那一块都怕痒,张继科一戳他他就想笑,手拐到背后把张继科的手拍掉,他刚打算问马龙要不要一起去饭堂,话还没张嘴就被张继科猛地搡了一下,一个踉跄就忘了自己要说啥。

许昕诧异地瞪张继科一眼,用眼神问:你干嘛?张继科面无表情,像不是他推的一样。许昕一下错过好时机,马龙先主动说,“不早了你们再不去饭堂就没菜了。”张继科暼一眼马龙,招呼都没打,推着许昕绕过马龙走了。

许昕还想跟马龙说什么,张着嘴扭着脑袋话都到嘴边了也没说出来,他被张继科连推带架的一下走出了好远,直到看不到马龙,许昕才甩了张继科的手,一脸“你怎么这么不懂我的心”的心痛表情,“你推我干什么,我刚想叫马指导一起来吃饭。”张继科心想我知道啊,我现在就不想和马龙吃饭。他皱皱眉头有点不耐烦,“那你就自己回去找他。我先走了。”许昕又扯住他,“我自己找他算什么,我不是就想你俩也交流一下感情嘛,你再这样他真被贺鸿抢了。”

张继科甩了他手,“关我屁事。”他也不管许昕了先走进了饭堂。菜式剩的不算太多,他拿着餐盘拿的都是些几乎没人动过的鸡蛋花卷炒包菜,许昕爱吃的菜都没了,一个一个盖子掀开餐炉发现都空了有点难过,眼角看到马龙也进了食堂,再兴奋地一看张继科——不是吧,明明那么多空座位他偏偏跟人家拼台坐了,马龙拿完菜也坐到了离他们都远的另外一边。



张继科对面坐着个小胖墩。就是第一天见面会站他对面那个。张继科本来坐的是张空台,一看马龙进来,他就换地方了。不然许昕肯定要把马龙叫过来的,正好遇到个眼熟的人,他就坐过去了。

对面的人并不觉得张继科眼熟,张继科和许昕坐过来的时候他奇怪地看了他俩一眼,又看了看周围的空位,不免心里犯嘀咕。但也没说什么,继续低头看盘子里的菜。

他来的肯定挺早的,许昕一眼就看到他盘子里有自己喜欢的黑椒牛柳。但他好像没吃几口。细细的眼睛不开心地垂着,虽然胖乎乎的,在美食面前也可以走神。

许昕眼睛盯着他的黑椒牛柳,嘴里塞着自己碗里凉了的大米饭,靠眼睛下饭。张继科比许昕淡然的多了,光包菜就水煮鸡蛋,他也能配着吃下好几个花卷,花卷做的不算大,他两口能吃一个,第三个花卷刚夹起来,他张着大嘴快张到自己脸一半了,花卷刚塞进去,对面的小胖猛然抬头愤怒地死盯着张继科,就跟张继科侮辱了他一样。

张继科好好吃着饭被人这么一瞪,冷不丁吓一跳,卡在嘴里的花卷不知道是咽下去好还是吐出来好,那个花卷还是比他嘴巴大太多,堵得他说不出话,下巴都撑酸了,他嘴巴塞着花卷撑着眼皮一脸莫名其妙地跟小胖对视。对面的小胖子也不解释,啪地把筷子放下,端着盘子走了,盘子里东西都没吃多少。许昕目送他的黑椒牛柳远去,一股悲怆。

张继科费力把嘴里东西咽下去,这一口实在噎得慌,他揉了揉喉咙,“他怎么了。”许昕早就想吐槽了,“你吃个东西嘴张那么大干什么。看把人家吓跑了。”张继科一愣,我操这什么世道,我一个大男人吃饭张个嘴都不行了?



许昕中午没吃饱,下午训练不爱动。张继科跟许昕对拉了两个回合就觉得还没跟贺鸿练有意思。贺鸿跟他的小跟班们站一起,中午从出现的时候就带了个口罩,估计嘴巴上的伤口挺严重?看起来流了不少血。张继科摸了摸鼻子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贺鸿眼神转过来回视张继科,眼神更冷了。

下午训练时候马龙虽然没站到张继科这边,但也没去贺鸿那里。他看方博打球,方博为了接一个反手大角,右脚蹬地,左脚往斜前方踩,两只脚都没踩稳,晃晃悠悠就一屁股坐地上了。马龙毕竟还年轻,好玩的心上来就使坏增加难度,不让方博站起来,坐着接马龙的发球。方博挪着屁股在地上一边裤子擦地一边接,还真的能接几发。周围几桌的人看着有意思都围了过去了,许昕听到那边笑声也好奇了,眯着一双瞎眼抻着脖子看方博干什么呢,张继科把球往许昕肚子上发,“还打不打了。”许昕笑着把打到他肚子上的球接住,“我过去看看方博去。”

张继科放下球拍,无语地对他摆了摆手。方博和马龙那边把人都吸引过去了,张继科一个人留在后面,贺鸿叫旁边的人也过去看热闹吧。他自己反而走到了张继科旁边。

张继科自己扔球自己打,他想打球台最远那条边。每次都差一点。贺鸿站到他对面接住球,“你发球怎么那么刁钻。”张继科直起身,放松了球板,“你有事吗?”贺鸿手指滑过球台边,声音从口罩里面传出有点嗡嗡的,“再给我看下你的发球吧。”

张继科皱皱眉头,但还是答应了。贺鸿这次看得目不转睛。



他想起马龙那时候的答案,没说答应也没说不答应,他问贺鸿,“你要我帮你什么。”

贺鸿说他想超过张继科。

马龙表情没太惊讶,但他没有同意,只是提醒道,“你们是一个队的。”

他说的话贺鸿一下子听不懂,“如果你想不断进步,帮你是我应该做的,可如果你的目的只是想超过张继科,那不是我能帮到你的。”

贺鸿没明白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区别,它听起来就像个绕口的文字游戏,他对说法没太大所谓,他只想超过张继科,所以他回答得很爽快,“怎样说都可以。那就按你说的吧。”

马龙摇头笑着,感觉像贺鸿是个小孩在跟他耍赖一样,他语气既包容又严厉,“你不能这样啊。”马龙很耐心地去跟他解释,“这两件事是完全不同的,在你分不清当中的差别之前谁也帮不了你。”他顿了顿,最后一句都快算得上语重心长了,“这你得自己想通啊。”

贺鸿要的答案根本不是这种,他只想马龙给他一个确切的答案,告诉他该怎么看球的路线,抓球的弧度,怎样去抓击球的时机,怎么去回击并进攻,给他一个他能一下听明白的提示。可是马龙却给了他一个不痛不痒的谜语,他现在没有时间去猜,他跟张继科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在猜谜语的过程中只会拉的更远。

马龙不帮他,没关系,他可以自己琢磨。



他深黑色的瞳孔像废弃的一井没有底端的深潭,把张继科的动作全部浸在幽深里,他牢牢地紧记着,在脑海里一遍遍重复。然后跟张继科说,“给我一个星期,我肯定能打过你。”

张继科舔了舔嘴唇,无所谓道,“随便你。”


-TBC-


评论(98)
热度(965)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