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校园AU】

-22-


马龙给张继科贴完胶布,张继科又生龙活虎起来。他比手画脚地跟马龙讲今天他遇到了什么,刻意回避了许昕对他动手动脚的事,然后着重放大了他是怎么一把把许昕按在墙上,给他肚子来一下,就一下让他就疼懵了,许昕还想叫兄弟来反抗,张继科一眼就看出来那小子就是在吹牛,结果果然最后许昕乖乖认输,承诺再也不敢欺负周雨。

马龙听得半信半疑,张继科叙述风格太夸张,小细节马龙自动忽略,归纳总结就是张继科胆子挺大的,遇事也不知道害怕,除了直接上去干就想不出来别的方法了。张继科不满地反驳道,“我不是想不到,我没想而已。动手能解决的事何必动脑子。”

马龙笑着点头,“那敢问跆拳道柔道空手道你是会哪个,这么行侠仗义,功夫肯定不错吧。”

张继科敲敲桌子,示意接下来说的话才是重点,“三十六计跑为上计,我打不过还跑不过吗?”马龙听完笑地前仰后合,称赞道,“也是,你除了跑得快也没有什么优点了。”

张继科啧了一声说其实我打人也可疼,他挑着眉毛坏笑了一下,然后马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猛然顶倒,背朝下仰面摔在床上。张继科也覆下来上半身,膝盖压在他左手边,另一条长腿在床边撑着和他的右腿贴住,肉体隔着布料都有热度,把马龙整个都笼在自己身下。

张继科一只手撑在马龙耳朵边,另一只手却蜷成拳头轻轻抵在马龙肚子上,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吓马龙,他上午就是这么打许昕的,把许昕顶在墙上,现在他故技重施把马龙按在床上,床软的把两个人都陷进去了。马龙睁着眼睛看伏在他上方的张继科,眼睛轻轻一眨,也不像多害怕的样子,张继科对这个反应不满意,拳头又往下在马龙柔软的肚子压了压,说,“现在怕了没?”马龙憋不住想笑,拿手去拨他的手,张继科摊开拳头,指尖顺着马龙的肚子和腰间就开始挠。马龙配合得干笑两声,然后有点抱歉又有点故意地说,“可是怎么办,我不怕痒啊。”他看着正上方张继科惊讶的表情,猛地冲他眼睛吹了一口气,张继科拧了一下眉头,下意识眼睛一眨,再睁开就很湿润了。

“操你啊。”张继科蔫了吧唧地从马龙身上灰溜溜地爬起来,揉眼睛时候单单给左眼揉出来一眼眶的眼泪。



马龙安心坐会桌子边翻书,张继科在他旁边拽抽纸擦滑下鼻梁的水迹,擦两下就干了。马龙没理他一会儿,他就又过去碰马龙手,神秘兮兮地说,“诶,你知道我今天得了个什么外号吗?”马龙本来不感兴趣的,但是看张继科这么神秘的模样,也莫名有点好奇,“叫什么?”张继科神气地仰头吸吸鼻子,凑马龙耳朵旁边一字一顿,“藏!獒!”许昕刚给他这个外号时候他还挺生气的,没想到后面越琢磨越带感,甚至还有点喜欢上了。

可马龙反应很直白,“不就是只狗吗?”

“我操你有没有文化,那可是全中国最凶猛的……”他猛地一咬舌头没说下去,差点给自己挖了个坑,他随手操起手机,“我给你查查你就知道有多厉害了。”

马龙说你不用查,再厉害也是狗。张继科非得查出来点儿什么了不得的让马龙打脸,结果刚输入藏獒一按搜索,他就对着屏幕皱着脸写满了嫌弃,“这他妈什么玩意儿?长这么丑。”



马龙被张继科反应逗得一下笑出声,接过手机来看,他没看图片,就看着介绍上的一排小字:气质刚强,性格高傲,力量强大,动作敏捷。记忆力差。对陌生人充满敌意,对主人无限忠诚。

马龙指尖点着屏幕,那一排小字按久了被自动选黑。马龙轻轻扬了扬嘴角,他又看了眼张继科,还真挺像啊。



张继科一直跟马龙形影不离,躲开马龙单独找他说一句话特别困难。秀姨等了很多机会,才找张继科起床一脸困懵往厕所摸的半道上把他叫进了厨房。

秀姨从口袋里把他的学生卡拿出来给他,“这个是你的吧?”张继科眼睛一亮,“怎么在这里?我说呢,原来掉家了。”秀姨把卡还给张继科,显得颇为忧心忡忡问了句,“继科,跟秀姨说实话,你认识陈玘吗?”张继科没睡醒的大脑跟生锈的齿轮一样费劲地转着回忆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是我们学校的?”

秀姨说恐怕不是,你真的不认识?张继科歪着头揪着自己短短的头发,他实在是想不起来,“真没印象啊。”

秀姨叹了口气,她看了下马龙房间门禁闭,才好继续说,“继科你能不能答应秀姨件事。”张继科连忙正色答道,“秀姨你说。”秀姨拉着他手,在掌心重新写了一遍“玘”,“如果你后面遇到这个人,一定要离他远一点。还有,”她压低声音,“小龙很不喜欢这个人,所以你千千万万别问马龙这件事。”张继科觉得有点奇怪,又询问了一遍,“不能跟马龙说?”秀姨紧张地攀着他的手腕,“继科,答应阿姨好吗?阿姨求你。”张继科摸不清情况地皱着眉头,轻轻点了点头,“好吧,我明白了。”



张继科洗完脸回房间换衣服,马龙半睡半醒,看张继科站在衣柜边上套外套,他眯着眼睛稍微醒了点儿,他清晨时候声音会比平常稍微哑那么一点点,“周末你也不睡个回笼觉?”

张继科把头套进衣服里,闻声回头,“我倒是想。”他把手也伸进去,“今天得训练。”

马龙撑起上身坐起,“回学校吗?”张继科一边收背包一边应了声“嗯。”马龙下床说等我五分钟,“我跟你一起去。”

周末学校课室都开放给住宿的同学自习,走读的也可以自愿回来。时间相比上学比较自由。

张继科一路上黑着脸,手插口袋,微弯着腰,头发炸毛一副心情极其差的样子。马龙拖着他在街边桌子上吃了碗热汤面,浓厚的骨头汤,劲道的面条丝,嫩绿色的细葱撒在表面,上面卧着一小勺卖面婆婆自制的香辣椒酱,在冷雾中腾腾地冒着热气。一碗下肚又冷又饿的身体恢复了点活力。张继科本来因为周末要训练的低沉心情也随着热热的骨头汤下肚子变得明朗了许多。

马龙递了张纸巾给张继科擦嘴唇上沾的一层晶晶亮亮的油,马龙笑弯眼睛的时候特别可爱,“是吧?无论什么事吃饱肚子心情就能好了。”

张继科失笑,擦了擦嘴巴。他捏着纸巾突然想,马龙脾气这么好的人,让他都不喜欢的,会是什么样子。


-TBC-

评论(58)
热度(402)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