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16


马龙总觉得张继科这几天有哪里不一样。

虽然表面依然不声不响,但内心真要成仙了。


马龙站在一边看许昕和贺鸿对拉。贺鸿动作看起来像他,细节他看着又觉得别扭,走过去指点贺鸿的动作,不免要动作亲密点,从后面圈着他拉着他的手肘给他做示范,一来一回两个人交流起来就冷落了许昕,一直专门带许昕的教练今天恰好不在,他被贺鸿和马龙晾在球台对面,故意假装委屈兮兮地开玩笑,“马指导你这是偏心啊。”


马龙知道许昕只是调侃,没当回事,刚想开个玩笑缓解回去。斜倚在挡板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张继科,懒歪歪地站着,答得比他还认真,“你也打横拍,打正手,他自然就教你了。”他目光扫过去马龙,马龙还保持着站在贺鸿后面扶着贺鸿手腕的动作,看张继科眼神过来,他不自觉就把手松了。可张继科不仅没反应,还替他们说话,对着许昕哼了声,“像教练没私下给你开过小灶一样。”


马龙不明显地挑了挑眼角,觉得有点奇怪了。


许昕扭过头冲多管闲事的张继科做个嘴巴拉链的手势:闭嘴吧,前两天叫你跟马龙一个桌吃饭都费劲,今天竟然反过来帮着他怼我。

张继科也对他不屑地挤鼻子,老子就爱说实话怎么了?

挑衅完许昕,晃着窄腰大摇大摆地就走了。留着没带眼镜的许昕在后面拿视线狠戳他模糊成两条半虚影的脊梁骨。


马龙忍不住要去好奇张继科最近到底受了什么思想教育,怎么突然懂事成这样,但首先要做的还是先请弯下眉眼轻笑着,把关注放回许昕身上,安慰他道,“你别听他的,你的问题我一会儿也要跟你说的。”


贺鸿眼神跟着张继科背影走,眉头皱起来。

贺鸿知道张继科喜欢马龙比自己早,马龙出现之前他俩就明着暗着开始斗了,更别说马龙真的进了队。刚开始张继科看到马龙老跟自己说话,很明显心里会不平衡,时不时眼勾勾地盯着这边不说,嘴巴都会因为咬着牙所以不自觉撅起来。但现在的他明显态度有了变化,他还以为他会讽刺或者冷笑,却没想到还替他们说话。他希望张继科是知难而退了,也希望张继科是不需要马龙了,否则这种猜不出目的的以退为进让他更觉不安。


马龙独特的暖阳一般的风格在队里很受欢迎。毕竟队里都是一群正值叛逆年华的少年,青春心性,脾气大不服输还都倔,如果硬压的话反而会遭到更强烈的反抗,平常的教练爱用施加强压的方式去将这些初生牛犊驯服,但教练脾气大,队员脾气更大,往往硬对硬最后两个都气得不得了。因此马龙的出现的确是队里的清流,他脾气好,有耐性,平素爱笑,声音也不大,一口北方话能说得音细腔软,他能讲道理就不发脾气,从不以吝惜笑容的方式来保持威严,往往跟他说话,他话还没听清,笑容就先出来了,队员都是些比马龙还粗糙的汉子,看马龙这样,自己先语气软了都还来不及,哪还想得到去跟马龙犟,更何况马龙还是个世界冠军奥运冠军大满贯得者,光是成绩早就让人心服口服了。马龙一般不会要求他们什么,但一旦开口了,队员都会尽力做到,给马龙的工作也给予了非常高度的配合。


说的倒是很有道理,可张继科对这种极为肤浅和表面的认识在心里无数次表示了自己的不屑。他其实也非常想看到那些人在马龙讲道理不听时候继续挑衅把马龙惹急了马龙会做什么,但是那些怂货都不像他那样敢直接一把摸到马龙底线。


许昕在熄灯后把被子拉到肩膀上,空调调低房间温度有点冷,抱暖被子就特别舒服,刚熄灯白天的兴奋残余未散,他在一片乌黑里跟张继科闲聊两句,恰好聊到马龙。

许昕嘴里的马龙和现在队里大部分人的看法一样,甚至都有开玩笑说李指导像爸爸,除了骂就爱罚,他们只敢怒不敢言。但马龙就比较像慈母,不发脾气,爱讲道理,愿意听他们说话和他们商量,所以他们现在都比较爱听马龙话。

张继科意味不明地冷哼一声,他是看得更清楚一些的。马龙现在的不发脾气好说话不罚人都是因为李指导把白脸全唱了,而且那些人在马龙还没生气的时候自己先服软了,根本用不到马龙发脾气,再说马龙生气一开始是看不出来的。就像当初——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初自己是哪句话惹到了马龙,才被马龙突然变脸扔进浴缸从里到外收拾的惨得不能再惨,甚至直接被马龙的信息素催引得发情,当天晚上就跟他姓了马。他在被窝里想到这里有点脸红。

许昕等了半天等不到下文,问,“你冷笑一声然后半天不说话什么意思。”

张继科把被子蒙过脑袋,像脸红能被人看见一样,迅速恼羞成怒地结束话题, “说了你也不懂!睡觉。”


许昕切一声,无视了张继科的扫兴,想说的话还没说完,接着自言自语,“不过马指导人真的不错,就给贺鸿送药那事,贺鸿自己都没说,马指导就看出来了,队医那儿没药他就把自己用的药给他送去了。你说马指导这观察力怎么练的,这下贺鸿估计对他死心塌地了,肯定进一队也跟定他了。”

张继科听到这里,把被子从脑袋上拿下了,刚才脸上还带着点儿的烧红全褪了,在漆黑的房间,外面透过的一点光让他的白皮肤看起来凉凉的,他稍微直起点身子用手臂撑着床,问许昕,“你说的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许昕没察觉出来张继科的不对劲,在黑夜里循声转过身子面对面,互相都只能看见对方一点轮廓,“就昨天啊,贺鸿脚不是磨出血了嘛。”



训练进入正轨以后,每个队员的运动量都在持续加大,前期以体力和能力训练为主,过程就是不断击破队员们的承受力,让他们身体精神崩溃,然后重新建立更强大的自己。非常规的训练内容往往极其般配“魔鬼”这样的形容,一箩筐又一箩筐堆积的小球蓄满了又被打光,打光又被捡起来,白色的球在场上不间断地不停飞舞,各种弧线起落不一地在每个挡板隔出的空间里间歇起落,人影缭绕,球影飞掠快速被模糊成球影,脚步声,喘息声和球拍,球,球台三者互相接触时发出的清脆响声不知疲惫地一遍遍响起。球不停打,人不喘气,他们的前路只有一条,除了继续往死里练,谁都没有第二条选择,前路坎坷困难但方向清晰明亮,在这个热血沸腾的时刻,谁都不愿认输。


张继科一贯被李指导承包,多球单练,连捡球偷懒多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当打完今天的训练量后,张继科胯骨都扭的抽筋了,扶着腰缓了半天才缓过来。他的衣服就跟海洋上所有最潮湿的空气全向他涌过来一样,又湿又重,沉得他都直不起腰,脱下衣服才发现已经被汗一遍遍浸透,颜色变深,甚至重量都增加了,他累的不行,但成就感和充实将他塞得满满的。


他看到许昕也结束了,就光着上半身,挥着背后风光的大翅膀飞到许昕面前,“兄弟,给你开开眼界。”许昕把累到目光发直的眼睛吃力转过来,“啥?”张继科拎起刚脱下来的短袖卷成麻花用力一拧,哗啦啦挤出一地汗水。许昕目瞪口呆,磕巴两下才把话说完整,你,你这也太叼了。

“叼吧。”张继科咧嘴嘿嘿一笑,一勾许昕肩膀,指了指地板,“你找个拖把把这擦了,我就不收你门票了啊。”


马龙一贯善于观察,他以往在球场上就擅长揣摩心思,对手说马龙非常容易从神态中判断出一个人的心里状态如何,然后通过这种把握非常精准地去攻陷对方出现的每一次失误。球场下比球场上好观察得多,本来就是一群没太多复杂心思和处世经验的少年,也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心思的意图,马龙通过聚焦对这些蛛丝马迹处的观察就知道他的队员技术优劣如何,心态调整如何,身体状况如何,在教练的角色里,他是个温柔低调的绅士,又是个细致入微的侦探。


他能注意到张继科每一次丢球的原因,能注意到张继科走路时抬步露出球鞋底刚磨出的洞。注意到许昕输球时还能笑着给对手鼓掌,太随遇而安的性格,这既是他优于张继科贺鸿之处,亦是稍弱于他俩的地方。他也能注意到贺鸿每次训练时左右步伐更换脚步变转都能忍着不吭声,但是训练完皱着眉头扶着球台,脚都不敢落地的样子。其实放任不管自然时间久了也能好,但是毕竟能少疼一天也好,马龙正好常备他以往自己常用的几种药,他国外比赛带回来的一种药膏对脚部磨出的水泡有非常好的效果,他就拿给了贺鸿。他只是做应当做的随手之劳,可马龙也没想到贺鸿竟然十分感动和高兴,说什么也不用要珍藏起来。跟马龙本来的本意相违背,不过马龙也没说什么,给他就随便他了。


张继科听完许昕的话,过了一会儿才重新躺回床上,烦躁地闭上眼睛。心里一遍遍自己提醒自己,他只是做教练该做的,别让他为难。一遍遍逼自己去变得平静。


体能训练随着发展,队员们的兴致也从最情绪高昂慢慢有些下降。毕竟训练内容枯燥,体力消耗又巨大,精力都维持不住最好的状态了,马龙注意到队员们的情绪较之前有些低迷,跟李指导说了自己建议。李指导在这方面非常支持马龙的看法,具体问马龙有没有什么方式来调动一下积极性,马龙想了想,觉得最有效的方式就是比赛竞争了吧。


最后决定是以模拟团体锦标赛的方式,主力队员分成两队各三个人,由马龙,李指导各带一队,五场三胜制,剩下的队员按自己观察压胜负,只有一次选择机会中途不能换。他们的赏罚与支持的队伍输赢是一体的。


李指导说完规则就把张继科选了过来。马龙还没来得及开口人就被带走了。他心里摇头无可奈何地笑,只好看张继科一眼,那人也一脸不愿意地看回他,懒洋洋不爱动弹,似乎磨蹭着等马龙把他抢回去,可马龙没办法,也没太大所谓,给了张继科一个“过去吧”的眼神,张继科一撇嘴角,这才过去。


张继科跟方博和另一个左手横握球拍的队员一组。马龙队丝毫不出意外的点了贺鸿。许昕,周雨。


输第一场全队跑400米,输第二场累积到400+800米,输第三场就跑400+800+1600米。这简直就是搏命了,连张继科这种一开始因为跟马龙许昕周雨都分开了,觉得赢也没太大意义的人都立马皱起了脸,抓着方博和另外一个队友过来商量战术,一个手臂勾一条脖子三个脑袋埋一起嘟囔一会儿,最后拍拍手强调道:“都给点力,3:0行不行。”他也不管对面的许昕周雨都是自己人了,照样打,反正他是一圈也不想跑,再说看外面感觉还快要下雨了,输了估计还要淋雨跑了。

周雨听到了那边的雄心壮志,笑着跟张继科打趣,“科哥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其他队员压胜负,两边站的人差不多,贺鸿那边因为马龙最近受宠所以人稍微多一点。不过两边也算平均。张继科想要个三比零,结果第一场他的左手横拍小队友就输给了周雨。张继科一直趴边上看周雨打球,周雨进步很大,打赢了张继科还激动地叫好过去抱周雨,结果周雨笑着躲开了,张继科这才想起来在比赛呢,他看着看着都站到马龙那边去了,揉揉鼻子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走回去。李指导气得揪他耳朵,马龙在那边都被他逗得弯了眼睛。


第二场继科打许昕。许昕太浪了,张继科一开始没进入状态,后面又被许昕一直分数纠缠。他被许昕缠得球拍都飞出去了,虽然只是不想碰到过界球的一个小伎俩,但是还是看起来有点蠢。许昕那边看着自己跑去捡拍的张继科,叉着腰摇着头无奈地笑。张继科捡完拍子回来,最后关头藏獒血型爆发,收拾了最后残局。各跑400米。


1:1的时候,一般谁再拿一分士气会稍微高涨一点,马龙那边田忌赛马把贺鸿和张继科错开了,去对方博。方博有点紧张,张继科拍拍他肩膀,随便打,800米而已,输得起。方博笑着点点头,跟贺鸿那场虽然输了但是打得特别精彩,好几个球连马龙和李指导都给他们不由拍起手来。张继科拍拍方博的肩膀,然后反身对着后面一脸失望逐渐开始抱怨以为7圈跑定了的其他队友做了个“嘘”的手势。


结果看到台子对面的周雨,那边怀柔政策先软软叫了声科哥。外面的雨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了,雨滴趴在窗户上想一起看比赛,玻璃太滑只留下它抓不住徒然滑下去的痕迹。


张继科笑着说你现在叫我什么都没用了,打球吧。张继科正值前面刚活动开了,现在状态最好的时候,一下没收住把周雨打懵了。张继科回头对着队友,摊着手掌往上扬了扬手,似乎是嫌尖叫声不够大。许昕走过去捏着周雨拉着的小脸,笑着调戏说,“小雨不哭不哭,你科哥不要你了,你昕爷要你啊~”周雨扭头瞪他一眼,拍了他的手。


马龙走过去和李指导低声说了些什么,然后指了指窗户,李指导看了下,点点头,然后轻咳一声让张继科那边声音小点,“雨下大了,你们马指导心疼你们,让我改时间再战。要不这样吧,看感冒药估计也不够了,最后一局干脆点,赢的就一圈也不用跑了,输的一组跑三千米。”


马龙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自己的建议怎么最后被扭曲成这个样子。张继科挑着眉扭头看向最后一局出场的方博,本来对面是许昕,他就压力很大了,没想到又改了规则,全队命运都在他身上了。


许昕已经在台前站好了,不怀好意地偏着头对方博笑呢。别人还好说,偏偏是方方面面都吃定他的许昕,方博退一步,跟张继科说,“要不你上吧,我怂。”张继科搂过方博脑袋,咬着他耳朵说,“我不能淋雨,但赌命我敢赌你赢。”方博颤了一下,张继科语气很淡地笑着说,“就保持这种紧张,去吧。”


许昕对方博大部分时候都是赢的。刚才看方博对贺鸿打得很精彩,许昕挺替方博高兴的,但他表面上很少做出来。他对喜欢的人好话说的少,欺负和吐槽表现得更多,越不熟才越客客气气,方博如是,张继科如是,还有之前贺鸿不懂他的疏离反而把他的客气当成了他的顺从。许昕输给方博他也没多少胜负感觉的冲击,一半的确因为让队友失望了有点低落,但一面又挺为好朋友的进步觉得高兴,只是见证他的突破时候竟然分到了球台两边。他回到队伍里,马龙和周雨给他递了水,其他队友虽然没抱怨,但大家都不说话了,相比方博那边气氛实在沉默。


马龙拍拍他肩膀。回头跟他暂时拥有的一群队员们大声说,“愿赌服输,三千米而已!我跟你们一起下去跑。咱们一圈也不少。”他声音一贯温柔又嗓音偏轻细,这时候抬高大声说话也十分鼓励人心,沉闷气氛喧嚣起来,其实也不就三千米,当洗个澡了。有人大声说走,咱们跟世界冠军跑步去,这是福利!一伙人簇拥着往外走,根本不像输了的人。


张继科弯腰系紧鞋带也准备跟进去跑。有人拦住他笑道,“科子又跟错队了,那是他们队的啊。”


张继科这次没笑,反而一脸正经挑着眉毛鄙夷地看他,“刚玩游戏玩魔怔了吧,都一个队,人家淋雨你在这儿躲着?”那人手稍微一松,张继科就跟了过去,冲进雨里。


方博晃了晃脖子手腕脚腕热身,“科哥给我们赢了两场。他都跑了,我不好意思还在这儿躲着。你们自便。”他一边叫着,“等下我。”一边追了过去。


马龙在雨声的喧哗里看不清前面的跑道和树,雨丝打湿了他们每个人的鬓角和青春飞扬的眉眼。在脚步声,和踏水声的和鸣里,听见后面的喧哗,他们回头一看,隐约是张继科和方博,然后跟在他俩后面的是拿手挡着头顶的雨,结果仍然被淋成落汤鸡的其他追上来的另一组少年。


许昕在雨声里回头双手握成喇叭冲他们喊,“方博张继科你们是不是有毛病,赢了还淋什么雨?你想跑早说啊我们就不跑了。”方博扯着嗓子喊,“你说什么鬼听不清,有难同当啊!”


张继科追上来了停在他们面前,他脸上沉默地挂满了水珠,就算大雨滂沱早就模糊了每一张脸,马龙也能看清这个他最喜欢的男孩眼神里雨浇不息的蓬勃火焰。


他扬了扬嘴唇,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高声道,“还有六圈。别掉队了,跑完去洗热水澡!”


李指导站在屋檐下,身边是二十多条刚叫人准备好了送过来叠好的崭新大毛巾。饭堂开始给他们咕嘟咕嘟煮着姜水和医务室备好了板蓝根。安排好一切,他看着雨里的跑道。

眼角慢慢笑出了时光留下欣慰的褶皱。有冰凉的雨丝顺着风吹到他脸上,飞过来的都是那些少年嚣张狂妄,满溢溅起的青春。


-TBC-


评论(210)
热度(1223)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