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18

 

许昕睡醒以后看着镜子前面弄头发的张继科,张着嘴愣了半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张继科拿手掌按着脑袋前面翘起的头发,按了半天一松手那几根细硬的发丝又骄傲地把头重新扬了起来,跟石头压不住的野草似的,直楞楞地翘着。张继科发现搞不定那跟比他还倔的竖起来的头毛,无奈地拨了两下那几根乱毛,只能干脆地放弃了。他从镜子里瞥了许昕一眼,眼神闪动一下,“你知道我出去了?”

许昕打了个哈欠,点点头,指了指门,哈欠跟声音一起出来,“不然呢?我还特意给你留门了。”呵欠打出了一眼睛的泪,许昕拿手指蹭蹭眼角,除了泪水还抠下来一块眼屎,他嫌恶地擦了,也下床去洗脸了。

 

随着训练时间推进,一天比一天看起来挫,无心耍帅,脸就用手捧水随便浇了一下,刷牙时候余光看到外面张继科在穿鞋。他从洗手间的门探了个脑袋出来问,“你还要去陪那个小胖子跑步?”牙刷还叼在嘴里,说话含糊不清的。

他刚才听张继科说话还带着鼻音,病都没好全还急着去奶孩子,也未免太拼了点。可张继科唠唠叨叨说没办法,小胖自己跑的话跑一半就跑不动了,他得拽他。最近体重刚下去点儿,不能半途而废。

许昕收回刚才侧出去的身子,继续对着镜子刷牙,吐槽的声音不大不小,“你是他爹还是他妈啊,这么操心。”

话音刚落张继科就从镜子里出现,站在他后面,手臂撑着门框斜倚着墙看他,屈指挠了挠侧边的鬓角,要笑不笑地,“我倒是能当爹,你要当妈不?”

许昕呸了一声,把嘴里的水在水池吐了,回头笑骂道,“我警告你,少占我便宜啊。”

张继科被他的配合逗得扯起了半边嘴角,短暂地笑了笑,然后朝反方向偏了偏脑袋,“你起都起了,不跟我一起下去?”

许昕虽然嘴里说着“我受那个累干嘛”,但最后还是擦了把脸,跟张继科下楼了。

 

他俩今天出门较平常稍晚一点,到操场时候樊振东大汗淋漓地擦着汗跟他俩挥了挥手,许昕定睛一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樊振东身形是稍微瘦了些。

张继科也冲那边抬手打招呼。他在跑道边拉筋。樊振东跟过来,带来一身热气腾腾的水汽,“科哥你今天迟了不少啊。”许昕刚想说你都不知道你科哥昨晚烧得都爬不起来今天特意还过来陪你跑步,但一想对一个小孩说这些让他太有压力也没必要,张继科自己肯定也不愿意提。他就只是稍微笑了笑,用轻松的语气开玩笑道,“说明你比你科哥要有出息啊。”樊振东这才注意到许昕也在旁边。

许昕有多厉害他也是听过的,但是二队那几个拔尖的他们省队从来都接触不到,他跟许昕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说话,被夸了还有点害羞,摸着后脑勺,傻笑着不知道说啥好。许昕看着那个白乎乎的小胖子挠脑袋的天真样,大概也明白了张继科为什么总是一脸荡漾地天天在他耳边有事没事就念叨句,小胖真可爱。

张继科也笑了,给了许昕一个眼神,嘴巴没吭声,但是眼神里那意思就是赤裸裸地调笑:看来你当妈也不错啊。许昕故意无视掉张继科,伸手给小胖递过去,笑道,“我许昕,张继科室友。”

小胖连忙握回去,手上还有汗他都忘了先在衣服上擦一下,握得有点紧,“昕哥好,我,我叫樊振东,是八一队的。你可以叫我小胖。”

 

樊振东今天挺开心的,被许昕夸后一身力气用不完,跑起来跟打了鸡血一样。张继科都不知道他跑了几圈了,速度有点跟不上他,他累的皱眉,停下来扶着腰喘气,看着从他旁边跑过去比他还活力四射的小胖,哭笑不得。许昕陪在他旁边,也觉得好笑,“你们平常都谁拽谁啊。怎么感觉你说反了。”张继科摆着手,示意没力气跟许昕斗嘴了。

许昕知道张继科是感冒没好全,就站在他旁边陪他。张继科难受地安静一会儿等心跳慢慢恢复正常节奏。才长舒一口气,撸了一把湿漉漉的刘海,往脑袋上面一掀,水从侧脸往下滑。他呼吸还是急促,四周看了眼,果然马龙没出现。虽然已经意料到了,但是想到早上马龙比以往都要憔悴的样子他又有点说不出的担心。

 

许昕看张继科出汗多,脸色又有点发白,伸手去探他额头,问道,“我感觉你还没好彻底,医生没说让你休息吗?”

张继科避开许昕的手,他自己身体自己心里有数,没什么大事,只是没听懂许昕说的医生是怎么回事,“什么医生?”他追问道。

许昕疑惑,“昨天马指导没送你去医务室?”张继科眨眨眼睛,脑子里有点画面,他没分清哪些是梦哪些是真的,就又确认了遍,“你说马龙?”他眨了眨眼睛,有点反应过来了,他就说他怎么可能大半夜跑到马龙房间自己还没感觉,他恍然大悟地改口,“你是说昨天晚上马指导送我去找队医了?”他舔了舔嘴唇,心里想到,马龙实在太久没跟他单独有什么单独接触,他还以为是自己仗着生病任性憋不住了,没想到先憋不住的是马龙。他故作自然地抿下去一点笑意,假装浑不在意“他怎么知道我生病了。”许昕挺骄傲,“我把他叫来的啊。”

 

张继科脑子有点画面了。那人抱他去了自己房间,好像隐约还偷亲了他。想到这儿他又有点气马龙早上的一脸冷漠。要不是自己想起来了,那就白被占透了便宜他还不知道。大晚上趁他脑子不清楚倒是有本事趁人之危,白天又一本正经死活装不认识。

许昕不知道为啥张继科明明一分钟前还累得要死,细下去的眼尾一挤突然又冒出了笑意,他猜估计是因为张继科听说他被自己偶像扛去医务室所以心里美。他哼了声,想张继科明明都被标记了也不知道收敛点,他感觉都能看到张继科家那位心特别大的Alpha头上已经一片风吹草地,草绿得都能喂饱一群羊了。

 

两人各想心事,占着跑道中间不跑步,又跑了一圈回来累岔气的小胖儿一手拽一个,话都说不完整了,“跑……跑不动了。”许昕被他抓着后背衣服往下一坠,前边领子往后滑卡着脖子差点把他给勒断气,张继科侧面衣角也被小胖大力一拽,宽松的运动服从侧面险些被整件拽下来,脖子后背肩膀白花花的年轻肉体露了一大片。两个人都被樊振东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反应过来,不怀好意地对视一眼,一人反扯过一条小胖肉软软的手臂,休息好的两个人拖着刚才跑得腿都抬不动的小胖加速又再跑了一圈。

小胖去吃早餐时候腿都是抖的。

 

张继科还以为马龙今天上午不会来了。结果到了训练馆,一眼就看到马龙在跟贺鸿说话。马龙一点也没有比早上看起来好多少,本来就白的皮肤都苍白得快消失了,眼袋沉甸甸装着疲惫,神情没有以往的从容,因为尽力绷紧精神不倒下所以眼神比平时看起来要严肃焦躁一些。虽然用发胶仍然将发丝整理得一丝不苟,那些发青的胡茬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但是张继科一眼就看出来马龙现在状态非常不好。全在靠毅力强撑。

贺鸿以为张继科在看他,把视线转过来。张继科感觉到贺鸿眼神,他淡淡瞟一眼贺鸿,短暂对视一瞬间,就又撇开。许昕侧耳跟张继科说,“今天开始就有比赛了,今天好像是方博跟贺鸿。”张继科都忘记时间已经过得这么快了,体能训练已经渐渐进入尾声,针对训练和循环赛慢慢逐渐开展,开始比赛时间会过得更快。

方博在做热身,看起来有一点紧张。许昕问张继科觉得谁能赢。张继科反问回去,“你昨天不是跟方博打了吗?你觉得怎么样?”许昕叹口气,“我觉得他状态不错,但是昨天他刚输贺鸿不知道心态有没有影响。”张继科想了想,点点头,心态很老练,“让他别有压力。昨天刚输对今天未必不是好事。赛程安排在哪?我还没看。”许昕指了指外面说公告栏有贴,张继科自己去看公告栏,许昕正好要去跟方博说话,就没跟他一起,贺鸿看张继科身边没人,也跟了张继科出去。

张继科没太在乎第一场比赛是什么时候要跟谁,第一眼找的是跟贺鸿的比赛在哪天。手指抵在日期上,他俩的比赛比较偏后了。其实越后越不好,他发情期时间还不太稳定,那一段时期都不算状态好,对贺鸿怎么也不能轻敌。他想的有点专注,没注意到后面人一直看着他动作。直到人走过来说话他才发觉。连忙收了还压着赛程表上贺鸿名字的手。贺鸿来了他就走,身子刚转过来,贺鸿往前一步,Omega本能下意识往后一退,背部撞墙,自己把自己困在了墙边。
 贺鸿还好没注意到他的动作,笑了笑,“你看我们还真的挺像,第一眼都想先找跟对方的比赛。”

 张继科抿了抿唇,知道自己刚才太粗心,举动全被贺鸿看到了,也不好反驳。贺鸿弯身重新确定一下纸上印着的时间,张继科贴着墙没办法跟他拉开距离,只能被迫跟他肩膀抵肩膀,满眼戒备地看着贺鸿。

 贺鸿只弯腰看着公告栏,一眼都没看张继科,反而满满都是故作姿态的刻意,张继科一直都挺恶心这人的不真实的,他觉得没法跟贺鸿这种人正常沟通。贺鸿盯着纸上的表格,“你上次说我怕你,我比较在乎跟你的比赛,因为想证明输赢。那你一直都能赢我,为什么也在乎跟我的比赛?”张继科懒洋洋地抖了抖睫毛,不知道贺鸿拐着弯想说什么。他等贺鸿说下半句,“张继科,其实你是不是也怕我?”
   这句话太好笑,张继科很不给面子的笑出声来了,手指指了指自己,对这个论调颇为诧异,“我?怕你?”

    “你怕不怕我哪天突然不怕你了,而你还不知道我真实水平。”

 张继科笑容敛了一下,随即又不屑地笑开,“神经病,没空听你绕口令。”他刚直起身,又被贺鸿按着肩膀推回墙上,贺鸿之前从来没跟张继科动过手,这次一被贺鸿碰到,张继科脸色立马就冷了,贺鸿在他发火前收回手,“记得上次跟你约的比赛吗?明天晚上12点,我能拿到训练馆钥匙,我们自己完整打满一场,敢不敢?”张继科隐约觉得这个时间有点不对劲,但是他没什么不敢的。


许昕出来叫贺鸿进去准备比赛。贺鸿进去后,许昕才跟张继科说,“没事吧?感觉你俩气氛不对劲。”张继科笑着说我跟他之间气氛不是一直不对劲吗,许昕皱着眉头,难得一脸严肃,“我说真的,你俩别太明显。要是被教练发现你俩私下矛盾那么大就麻烦了。”张继科显然没听进去,转移话题,“方博准备得怎么样?”许昕脸色更不好了,摇摇头,声音压低只跟张继科说,“方博说他早上脚崴了。”张继科一挑眉毛,许昕语气也挺无奈,“他不让我跟马指导说,非得上场。你知道他那个人的,有时候傻乎乎的,就爱对自己狠。”

张继科一直专心听着许昕说话,重点却没跟他集中在一起,“他觉得他能瞒得过马龙?”许昕哽了一下,本来要说的话跟这句话没关系,跟着张继科一起跑偏了,“应该没事吧,只要开打了,方博又能撑住,就算被马指导发现也没事。”张继科抬抬嘴角,不以为然,“那可不一定。”

 

许昕和张继科一开始猜的都没错,这两天方博的状态出奇的好。正手又猛又强,接连几个好球打得贺鸿都开始皱眉,刻意拖长了一点应对时间,重新考虑对方博的战术。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一开始对方博有些轻敌,虽然发现问题及时调整心态,但是总差了一股劲儿,相比起来方博打得顺风顺水,贺鸿落后得不多,但是就是不够顺,紧紧咬着也翻不了盘。他倒也不着急,其实还是能看出来方博的破绽,能看出来这段时间贺鸿成熟了很多,心思没那么浅了,比以前能藏的住情绪。

张继科训练一会儿,又远远地看了会儿方博和贺鸿的比赛,看一眼方博,看两眼马龙。马龙眼皮微微下搭,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只是站在球台旁边一声不吭,目光盯着球在两边回弹。不仅沉默也不笑,有一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对方催张继科发球,张继科忙收回眼神,吹了下球,这次发球连网都没过。

 

马龙盯着方博的脚踝,微微偏了偏脑袋。他在考虑这场循环赛的重要性,是否值得方博拿拖着受伤的脚去拼。他还是有一些侥幸的,例如让方博就这么撑着打完也说不定没大事。他一直在权衡这一场比赛的胜利对方博的激励是否重要值得万一错过去治疗的好时候。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无论如何今年也轮不到方博进一队,后面还有那么多比赛机会,和贺鸿这一场的胜利的重要性到底在方博心里地位如何。他有点犹豫着要不要强制暂停。可是方博厮杀的拼劲的确又感染了他,他觉得他现在的状态的确有点情绪化,主要是不够精力去保持清醒和理智。

大脑的混沌让他有点云里雾里,但是他咬着牙尽量去思考得更周到一点。半个身体的力量都是靠挡板支持才站着的。一是因为昨天淋雨以后没来得及去换衣服,先去安排队员,已经有点逞强了。可能也有被张继科传染的原因。他想他看完这场球就去找队医拿点药,下午还是应该请个假。喉咙一痒,捂着嘴,轻咳了两声,余光注意到张继科拎着球拍呆站着看自己。他下午真的不能再在这儿了,万一又传染谁就不好了。

 

就这么短暂地走了一下神,方博那个本来就受伤的脚腕,又再次拧到,单膝跪在地上,还拿手腕拄了一下地。马龙连忙要过去,方博摆着另一只手忙说,“没事没事,我还能打。”

马龙觉得就是刚才那一瞬间的侥幸心理才弄得现在差点又让他弄伤,本来就不是一场可以决胜负的比赛,马龙说什么也不让方博继续。他蹲着看方博脚腕,“你这都肿了。”刚刚摔倒他也没想到去保护一下手腕。马龙沉着声音说,“谁扶他去队医那儿检查一下。”方博拉着马龙手,说的特别诚恳,都快成哀求了,“马指,我这都快赢了。我能撑住的。”

马龙的手臂被他手指很用力抠着,他百分百能感觉到方博那种强烈的希望,但是方博现在的状态继续打下去就是他的不负责任。他当然也想心软,但是在这种问题上说不行就是不行。他不让方博自己站起来,回头想叫人过来扶方博,第一个看到的是站在背后的张继科,他刻意忽略了他,许昕个子比较高,也跟方博关系好,但他可能也想让方博打完,所以不过来帮忙。直到马龙点他名,他才不得已走过来,把方博胳膊架到自己肩膀上,跟方博低声说了句,“算了吧,下次还有机会。”

 

方博红着眼睛,听不进去劝了,跟许昕跳着腿走两步,又一股委屈的火气,越想越不服,猛地回头,“马指导你其实就是偏心贺鸿不想让他输吧……唔。”许昕大手一把捂住方博的嘴巴,方博还要挣扎甩开许昕,张继科皱着眉头吼了方博一声,“方博你别乱说话!”

许昕看了眼张继科,想到昨天马龙怎么扛张继科的,也有样学样一低腰把倔着不肯走的方博扛起来,硬带走了。背上还被方博狠锤了好几下。

 

马龙一句话也没解释。张继科看着心疼,想过去拉马龙手。偷偷站过去刚碰一下,马龙就像被电一样收回手。偏头跟张继科冷冷说,“你去训练。”

 

 

-TBC-

评论(116)
热度(91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