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AU)


-25-


马龙低头看了眼脚腕上沾上的一点飞泥,抱怨这个澡算是白洗了。张继科那时候正好还没关上洗手间门,听到这句话探出半个身子,跟他招招手,分享得特别痛快,“来来来一起洗。”

马龙嫌弃地斜他一眼,断然拒绝道,“不用了,还是你自己洗吧。”他拿张纸巾沾了水先把脚腕上的泥点给擦掉,张继科偏了偏头,看他拉起裤脚露出的那节白的晃眼的脚踝,原来那人裤子挡着的地方比脸还要白。马龙突然抬头看他,张继科直勾勾的眼神被撞车,马龙还没有反应他已经开始尴尬,连忙拿别的转移话题,“你瞎吧,我这么好身材你还嫌弃。”马龙扔了手上的纸巾,没啥兴趣,“一般吧,其实没我好。”张继科懒懒掀起眼皮上下打量马龙一眼,哼了一声,“你就吹吧你。”


他返回身带上了厕所门。转过身压着门狠狠晃了晃脑袋:傻逼,你在想什么呢。


两个人都洗干净后,在房间里面边写作业边等着十点秀姨给他们加的夜宵。外面厨房时不时有锅盖碰到大理石橱柜撞出的声音,透过门已经隔音的几乎听不清,只是房间除了偶然书页唰啦再没其他声音,外面的声音才显得特别明显。

张继科趴床上百无聊赖地翻了好几页书,突然想到什么,抬脖子问马龙,“我运动会那天你来看吗?”马龙刚看完一页,一边翻下一页一边问,“什么时候?”张继科想不起来了,摸过来手机看一眼日历,“就这周六。”马龙眼神离开书页,回忆了下周六没别的安排,才点点头说好,然后又一言不发低头看书。


张继科得到答案满意一笑。拿到手机就忘了看刚才没看完的书,直接翻身仰面躺举着手臂玩手机,刷了会儿微博,刷了会儿朋友圈,突然收了手机蹭着身子打个转挪到马龙桌子边上,马龙一回头就看见他撑着脑袋趴床上看自己呢,吓一跳,笑了起来,“你看啥呢。”


张继科手扒着马龙的书桌,露出半个脑袋,“我要是赢了你有啥奖励给我没?”马龙很认真地考虑一下,笑容深了点儿,“比如奖你请我吃饭之类?”


张继科面无表情点头,“行啊,请你吃秀姨炒的西红柿鸡蛋。”马龙一听爽朗地笑出声,随手揉他脑袋一下,“你还能再大方点?我都吃了十几年了。”他话音还没落,外面传来秀姨的声音,“继科小龙,鸡汤炖好了。趁热端进去吧。”张继科一边说我去端,一边从床上爬起来,走之前跟马龙扬了下他很多情的桃花眼,“我说真的,你好好想想到时候奖励我什么呗。”马龙笑说怎么还有你这么厚脸皮伸手主动要礼物的人,张继科也不害臊,直白说我就要点想赢的动力而已,他搓着头发很苦恼,“我输了真的会很惨的。”


马龙表面上没说什么,心里想着要给他啥。



就跟一把拽下的桌布一样,乌云和阴雨都一并撤下,天就很快放晴了。市运会那条天马龙跟张继科坐了半小时车到了市体育馆,在人山人海中找到自己学校运动员大本营签到集合。张继科那天初赛决赛一起比特别忙,忙得整个运动场四个角奔波,比赛参赛的人多,观赛的倒不怎么多,马龙一开始只跟着张继科跑后来就自然而然就成了忙不过来的田径队的友情助理,抱着张继科换下来的长裤,被刘老师安排着各种跑腿,最后连张继科预赛都没看到。


张继科比完赛到处找拿了他衣服走的马龙,却被一只手拉住拽到墙角。许昕笑着看今天看起来特别运动健气的张继科,下身穿的短裤刚包住大腿,露出紧绷起鼓胀饱满的小腿肌肉,但脚踝却意外小巧的露了一圈在矮边球鞋外,连踝骨看起来都性感。他上身套了宽松的校服外套,拉链只拉了一点,在肩膀上松松垮垮,露出里面的短袖运动服,翻开的领子中两半截细瘦平行的锁骨。随着刚跑完比赛没平稳的呼吸一起上下浮动。许昕一声不发却把他从头到脚都给打量了,张继科已经快对许昕眼神免疫了,他就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如狼似虎的眼神,张继科大概可以理解,觉得许昕可能是想尝尝人肉什么滋味儿了。


“看够没?”张继科抹了把汗,冷冷说,“看够老子走了啊。”


“我没别的意思。”许昕朗声道,还是那个看起来很善意的笑,“就是来提醒一下,你们要还是这个速度一会儿决赛是要输的。”


张继科眉头一紧,“什么意思?”


许昕没说别的,伸手把张继科衣服拉链拉上去,“穿那么少别冻着了。”张继科本来要躲,但看许昕只拉了他的拉链就松手了走了,他盯着他背影,眉头没松,来不及去找马龙,连忙回大本营问他本来胸有成竹的预赛成绩。



跑第一棒的小胖跟他说,“小组第一,总排名第二。”他安慰看起来有点急的科哥,“也没事吧,差的不多。”


张继科看了眼决赛表,脸色不善,但是想也只能这样了,拍拍手把大家集合过来,虽然很竭力想表现得不着急,但是语气还是不太好,“大家都给点力。来来来加油。”


大家心是一股劲儿的,也正是因为缺了谁的力气都不行,张继科才表现得有些着急。他们互相理解,彼此相信,把手背叠在一起,连着喊了三声加油,准备再赴决赛场。


马龙气喘吁吁地跑回来终于赶上决赛场。在张继科上跑道之前在路边喊住他,“继科儿加油。”他刚把名单送到主席台从体育场西边一个大圈跑回来,听到广播播报决赛运动员已经开始检录处检录,他跑的比隔壁沙池跳远助跑的运动员还快,差一步没赶上比赛。奶白皮肤都泛着急切的红,张继科看到他赶过来心情稍微能放松点儿,虽然没多少时间还是抽空问马龙一句,“你想好给我什么奖励了吗?”

马龙还真没想好,愣了一下,张继科摆摆手要走了,走之前说,“反正你就先记着有这事儿,其他等我赢了再说。”


许昕跟张继科在两条相邻的跑道,恰好站了条斜线。张继科在他左边斜前方,压腿时候短裤又升上去点儿。许昕一乐,什么都来不及想,起点枪声一响,把他思绪也震了回来。


张继科侧脸去看来路的情况,樊振东第一棒跑得还好,可接棒时就被第二棒抢先了半步,张继科一点也不会掩饰情绪,眉头立刻就皱紧了,他紧张地舔了舔嘴唇,把身子往下多压点。队友领先保持第一的许昕这时候倒是没什么压力,看张继科那样他还觉得好笑,心想难道你再把身体往下压点儿手再伸长点还能直接摸到接力棒不成。


第二棒没追回来的差距被第三棒又加大,许昕准备姿势做好还跟张继科那边声音不大不小地说了句加油啊。张继科理都没理他,一直就是那个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拽样儿。但是他听到了许昕说话,心里烦躁地骂一句,那个人到底是来比赛的还是纯粹来气他的。


张继科往后方伸手,看着许昕跑道的运动员先要到达第四棒,自家队友跑断气了还追不过,甚至因为被带乱了节奏前面冲的他太猛到最后脚步反而慢下来要放弃,张继科恨不得去帮他跑,可是规则让他只能在原地站着把手往后伸长再伸长,能直接伸到一手抓过接力棒最好。许昕已经从他身边飞超过去,他才跟队友指尖相触,接力棒打在手心他反手掌握紧棒身,摆臂向前跟飞一样像前面的弯道倾压而去,谁也看不清那个速度。

许昕原本只有自己的跑道周围忽然被一阵带着温度的风扑压而至,他们都像纸片一样像中心倾斜。许昕仗着最开始的优势在弯道处仍然压了他半步,虽然之前的优势已经几乎被荡然追平,但那半步就是最后决定胜负的关键,只剩最后一条直线冲刺,然而张继科的速度再一次被卡在了瓶颈。


他不是第一次遇到那种感觉,加速已经加到失去控制,大脑喊着再快一点可是那个命令却卡死在腰椎,腿就不是他可以控制住的了。终点的白线在眼前一步步逼近,他的喉咙里面涌出干涩的铁锈味,他的心跳如果可以从胸膛跳出那就可以直接蹦到终点,他每一处都很兴奋,只有他轮流踩地的腿再也没力气跨出那顶着万鼎千钧的重度实在迈不动的最后半步——

可他知道不能输,他跟前面的背影就剩一层保鲜膜的差距,可差的就是一个天和一个地。

可他只知道他不能输!


马龙看着第二棒队员被隔壁跑道超过,第一棒的樊振东已经是种子选手,可是比的也很吃力。他对什么事情都有特别敏感的直觉,这有时候很有用,有时候又让他很困扰,他偏头问刘老师,“S中一直是这个实力?”

张继科并不是一个盲目自信的人,如果S中一直是这么强劲一个对手,张继科赛前的状态不可能是那个样子。如果是黑马的话,那之前也隐藏得太好。

刘老师紧紧盯着跑道,身体前倾几乎要冲出去,听见马龙问题,他也疑惑,“不。”他眉头卷在一起松不开,“这是他们第一年参赛。”


接力棒传到第三棒。距离被拉得更开,马龙抿着嘴唇,眼睛盯着张继科,他光滑的大腿肌肉绷得紧紧的,像一块块坚硬堆砌的岩石,然而背影却很消瘦。马龙看得出他紧张,自言自语不知道在安慰谁,“不会输的吧。”

刘指导眼睛紧盯着他们快要交接红白棒的手说,“有张继科在,没事的。”

张继科被刘老师当成宝,除了跑的确实快,另一点就是在这种越关键,压力越大的关头,他的力量就越大。学校蝉联冠军久了,压力也会特别大,张继科的存在就是一个可以让他比赛前一天晚上可以睡好觉的信心。所以即使是第三年的毕业年,他还是把他拉回来参加了这个比赛。说起来也是私心,但他还是相信张继科不会输。


许昕能听到他即将从身边擦肩而过的声音,余光甚至都能看见张继科摆起来的衣袖,但他知道那只是声音是目光的错觉,距离彻底超过还有一丁点距离,那半步的差距就足够改变结果。张继科是很快,但是他已经到他的尽头了,虽然就差那一点,但是距离太短不足以让他翻盘,结果已定那一点的距离就是遥不可及。


许昕屏住呼吸用力先前迈出最后一步,他张出双臂迎接冲线的痛快,却在最后一个瞬间看见一个黑影啪地扑了过去,在他之前从地板上擦过了终点。许昕一愣——不可置信地扭头。


张继科一身灰,刚从地上拍拍裤子摇摇晃晃站起来。

其实他也不敢确定,他就是奥运会时候看电视时候对那个超过美国选手的女运动员的鱼跃冲线的印象挺深的,他速度也到了看到差的那一点下意识就扑过去了。他觉得他是比许昕先到的,但是心里又有点悬,故意装出一副心里非常有底气的样子,刘老师还没赶过来,他就敢先跟裁判协商上。

裁判不说成绩,只说张继科那样算犯规。张继科一听裁判的意思,那肯定是自己比许昕快了,说犯规他更不服,奥运会都不算犯规凭什么算他犯规,他就要求按成绩来,甚至还要伸手去抢裁判秒表。还是被许昕拦下来的,许昕拦着他腰安抚他说,“别的都好商量,你抢裁判表真要被罚犯规了。”

张继科一听,还是有点道理,愤愤停了手。一低头看许昕拦着自己腰,又连忙把他手给扑拉下来。许昕这才看到张继科手腕手掌手侧面手肘胳膊膝盖全是跑道粗糙塑胶擦出的伤口,混着灰往外一点点渗出来血和黄色的脓水。

许昕皱了皱眉,眼神有点波动。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继科就被另外一个人扯了过去。


马龙先抓着张继科手翻来覆去检查,数完了伤口,又蹲下来看他膝盖,张继科被马龙这么关照,一下有点局促,连忙抓马龙肩膀让他起来,“没,没事,你别这么激动。”

马龙蹲在地上抬头看他,眼睛里有点生气,“你不这么勇猛我会激动?”

张继科尴尬地咧了咧嘴。被马龙发脾气,他连嘴都不敢回。马龙蹲着盯着他两条膝盖上都有的伤口,摔得挺严重的,又青又紫流血冒脓,甚至还脏兮兮地粘着灰,他拿消毒湿巾把张继科伤口周围没破的地方给擦干净。简直就温柔得旁若无人。饶是张继科那种厚脸皮都有点尴尬,又不好叫马龙别在这儿弄,红着脸抬头看了看四周,除了刘老师再跟几个裁判在一边说话,其他几个队员都勾肩搭背地一脸坏笑往他们这儿看,早就忘了输比赛的事了。

连小胖都学坏了。


张继科伸舌头润润紧张得有点干燥的嘴唇,低头看见马龙软软的头发丝。他有点被照顾得得手足无措,但一瞟到许昕收了笑容往他这儿看的时候,张继科心情又好了,故意冲他顶顶鼻子做个挑衅的表情,“怎样?”

马龙把张继科膝盖伤口处理完,站起来,抽了张新湿巾,刚把张继科受伤的手拉过来,就听见胆大包天的张继科队友,不知道是谁喊了句,“科嫂!”马龙眉毛一挑,张继科没忍住一下笑了出来,马龙本来没想理的,但一看到张继科笑,冷冷给他甩了个眼刀,“你们无聊不无聊?”张继科小声笑抖着声音说,“我本来是想提醒你别那么贤惠来着。”

马龙面无表情,心里想哦,果然都是一群四肢发达没有眼光的蠢货。


许昕总觉得那个皮肤白白,个子没自己高的看起来挺乖的小男生是故意把张继科从他身边扯回去的,还让那小藏獒的所有注意力全都跑到他一个人身上了。但是又找不到什么证据。他还没看清那个小白脸长什么样子,虽然自己也不黑。他宁可尴尬着在那儿晾久点儿也想看清那人长什么样,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正好那人就回头了。就长得白了点,嫩了点儿,五官看着温顺点儿,反正许昕觉得那人是没自己帅的,甚至张继科,也就眼睛好看点儿,别的地方其实也没自己帅。他这就不担心了,收回眼神刚要走,突然又想起什么,猛地把眼神还回去。

马龙也还在看着他,他们俩这时眼神里的疑惑情绪一模一样——


“眼熟。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TBC-

评论(48)
热度(402)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