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校园AU】


-26-



许昕一直在脑海里搜寻马龙,可是那个轮廓一点也不清晰,就像卡在大脑沟壑里的便利贴,跟滚到床下伸手捡不起来的遥控器,他知道在那儿,就是想不起来。他把能想起的每张相似的脸都比对了一遍,直到马龙被张继科拉着领子把脸转回去两个人视线分开,他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说不定马龙认得他,但张继科就像个守门的狼狗一样又凶狠又对他的靠近充满警备,他没法去问,想着还是等张继科不在时候再抽空问吧。



许昕看着马龙眉目温柔的侧脸,嘴角维持着的淡淡弧度。幸灾乐祸地想,被我认识,还认识我的人,那也不可能是啥好孩子了。



倏然脑海里灵光一过又想起来了什么捕捉不到的画面,想不起来就挠得心痒痒,他看见马龙走的背影,那种呼之欲出的念头让他急的快跺脚了。



马龙其实也没想起来许昕,但他能大概知道他们打过照面,马龙记人一向是厉害的,可这么费力想都想不起来的,估计是见面也没说过话。



他扶着张继科慢吞吞地走,眼睛很注意张继科脚步的异样。张继科其实想逞强说不疼的,但是力气还是不由自主往他这边压,马龙问他,“你是不是疼的很厉害。”

张继科神色镇定地摇头说不会啊,还好。

马龙狐疑地看他一眼,“那你怎么越走越往我这儿靠。”

张继科一愣,连忙把马龙手推开,“我还是自己走吧。”他瘸着腿一瘸一拐向前,走不快两步,马龙在后面抱着手臂,尝试着开口道,“要不,我背你?”



张继科脚步顿了下。





他回头一脸掩饰不住的惊讶,打量马龙的小身板,不太信任,“你行吗?”他又把眼神往远处看找没跟上来的队友,有点烦躁道,“那群人怎么回事,老子腿瘸了都走得比他们快。”

马龙替他们解释道,“刘老师叫他们有事,是你受伤了才让我先扶你回来的。”张继科摸摸鼻子,“哦。”低头看着自己摔的惨不忍睹的两条膝盖出神。没看见马龙那边又笑眯眯地,“反正也没人看到,要不要我背你。”

张继科低着头没说话就眼神转了转。



其实他是浑身都挺疼的,它主要是觉得马龙看起来还没他高,也不像有多大力气,万一背不动他——“你不会把我给摔了吧。”

马龙笑容加深,跟他挥挥手,“你过来。”也没说要干什么。

张继科将信将疑地过去,还没走到马龙身边,马龙就抓着他一只手往肩上一搭,张继科还没反应过来这是要干啥,双腿离地就被马龙勾住膝弯稳稳地横抱起,手臂一抬他直接滚进了马龙的怀抱里,吓得他一连串,“我我我我操。”连忙蹬着腿要下来,连隔空蹬腿再加上章法混乱地挣扎马龙都还能撑住他的摇摇晃晃,张继科都傻了,在他臂弯里安静了下来,马龙低头看他,声音一点跟手劲儿不符,很无辜地商讨,“你觉得这样舒服点还是背的舒服?”

张继科张着嘴半天,“背。”

马龙把他放下来,抖抖手臂,其实他也觉得挺重的。抱一会儿还行,抱着走远了估计他也撑不住。马龙在他前面蹲下身子,拍拍自己肩膀,“上来吧。”



张继科站在马龙背后,还在犹豫。他这时候再看马龙背影,就一点儿也不觉得弱小了,张继科总怀疑感觉他衣服下面藏得是不是全是一块块施瓦辛格级别的腱子肉,要不然力气怎么能这么大。

他纠结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贴上去马龙的后背,然后把两条手臂伸前去在锁骨那儿勾住了他的脖子。马龙用手臂环过张继科的膝盖,一使力把人稳稳地背起来,手上用劲向上一托,张继科的前胸又跟他隐约能感觉到肌肉力量的背脊贴得更近了点儿。既然人已经爬上来了,张继科也放心地把脑袋也挂在马龙肩膀上了。



马龙走两步还算步伐轻松,感觉到他信任地挂在自己身上,笑着说,“这回不怕被甩下来了吧。”

张继科蔫儿着声音好奇道,“你力气怎么这么大。”

马龙说,“我说过比你身材好的,你自己不信啊。”

张继科本来搂着马龙脖子的手顺着锁骨滑下去戳戳马龙的胸肌,是硬硬的,他瞠目结舌,“你啥时候练的?”

马龙对这个问题语焉不详,给出的答案像糊弄,“天生的。”



他俩顺着太阳落下来斜晒着阳光的大路往回走,一条宽广能并驾通过两台车的道路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橘红的阳光把树的影子横着穿在道路中央。他们的半张脸被阳光淋湿,睫毛和脸上细小的一点点绒毛都沾着光的痕迹。走了一会儿看到零零星星的人影,在岔路往前摆着的户外伞下填表格的刘老师和队友一行人。马龙抬了抬下巴说,“他们在那儿。”刚要抬脚过去,背后被马龙的安稳颠得昏昏欲睡的张继科突然醒了,连忙一叠声地拒绝,“别别别。”

马龙语气正直地说那条路近,他走累了。虽然说着累了也没要把张继科放下了的意思,张继科不愿意让他过去但舒服久了就懒了,也没非得吵着下来。马龙往那边人多的地方走。张继科就往马龙脖子后面躲。马龙能感觉到张继科把脸往他脑袋后面埋,脸滚着他的脊椎四周薄薄的皮肉动。蹭得他后背发热,还想笑。



刘国梁先看到他们,看张继科那碰破点皮就让别人背着的怂样“啧”了一声,其他队员暧昧的怪叫声就更大了。只是碍着刘国梁在没敢真说点惊世骇俗的话出来。

张继科一开始还羞得很,一看他们那样,顿感刺激,就反而仰着脖子一副炫耀模样,心安理得地趴马龙背上迎接队友目光的洗礼。刘老师招手叫他们过去,马龙拍拍张继科屁股,让他下来听刘老师说话。

张继科从马龙身上爬下来,队友林跃先憋不住兴奋地跳过了,“科子科子。”张继科还以为他有好事要跟自己说呢,眼皮都多抬起来了点儿,“啥?”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选哪个。”

张继科脸一黑,仗着个子高抬手给了林跃脑袋一下,“选你个头。”他冲小胖抬下巴,“小胖你说。”

樊振东怜悯地看了眼林跃,跟张继科乖乖地实话实说,“刚才刘老师跟裁判一直讲道理,裁判硬说你那个冲线不算数,只是第二名。不过S中主动退赛了,第一名取消成绩,所以我们所有人的名次都提了一名。”

他看着张继科扭曲的表情,有点奇怪,“科哥你不开心啊?”



张继科觉得这信息量实在太大了,他都不知道先开心好还是先奇怪好了,他问林跃,“他们为啥退赛。”林跃莫名其妙被问到,也一脸诧异,“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S中的。”张继科眉毛一挑,作势又要抬手打他,“你不是跟许昕熟?打个电话问一下啊。”他一点也没注意到一直没说话安静等着他的马龙,在听见这个名字以后,猛地眼神一闪,紧紧盯住了他。



林跃被张继科磨得没办法,只能拿出手机,“行行行,我打。”林跃手机嘟了好几声,张继科隔了一会儿凑过去听是还在接线中的忙音,怀疑地瞥了林跃一眼,林跃把手机翻过来屏幕对着张继科,证明自己的确是给许昕打电话,没有忽悠他。张继科这才打消怀疑,听着没完没了的嘟声,急得自己抢过去手机,手机刚到他手里就通了,张继科开了扩音,连忙又扔回给林跃,



林跃跟许昕说话的语气都跟孙子似的,“昕少,那个,今天退赛的事……”许昕懒洋洋地嗯了声,“怎么了?”林跃四周看了眼,发现捧着手机的自己现在成了众人鄙夷目光的中心,感觉那声昕少喊得跟卧底暴露了似的,林跃一边心疼自己形象毁了,他一边怵许昕,一边怕张继科,声音抖着还是怂,“那,能不能问下为啥啊。”许昕说不因为啥,就乐意。张继科跟林跃做手势要拿过来手机,林跃递手机前又小心翼翼地跟许昕备案,“那啥,科子要跟你说话。”许昕一听就乐了,语气带着笑意特别爽朗,“不用,让他别那么客气,不用谢。”张继科眉头一皱,一边嘟囔着谁他妈是要谢你,一边抢过来手机大声对对面吼道,“你输了!那老子跟你打的那个赌你不准耍赖”



许昕在电话那边愣了一下,然后很无奈地笑起来,“你就不能讲点道理啊。”他看了下头顶的场馆牌子,“换个地方说吧。”张继科按掉了扩音,耳边听到许昕说,“西门游泳馆门口,我在这里等你。”

挂了手机,感觉一圈人全是一脸诧异和摸不清头脑张继科在电话里说的什么意思,张继科最后冲马龙那边报备一句,“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然后还没等马龙张嘴说一句,张继科就一瘸一拐地跑了。

马龙脚步挪了一点点,最后还是收住了没跟过去。



许昕晃着腿在栏杆上坐着,看到张继科如约出现,从栏杆上跳下来到他面前。

张继科除了他周围看不到别人,就问,“你队友都走了?”

许昕说对啊,本来他也要走了,就张继科一个电话把他留了下来。张继科不爱听许昕说这种太暧昧的话,有点烦,“该说的应该都说完了。说话算话,你以后别再我面前出现。”

许昕笑着打断他,“讲道理,我也不算输吧。要是我不退赛输的就是你了,你会说话算话?”

张继科瘪瘪嘴,没说话。他虽然不会那么明显的说话不算话,但肯定会绞尽脑汁耍赖就是了。许昕看他想事情,声音稍微放轻,往前凑一点点,但是没进入到让张继科不舒服的范围,许昕说,“张继科,你知道我为什么费力兜这么一圈,最后还放弃成绩吗?”

张继科莫名其妙地抬起眼睛,才猛地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许昕已经凑到了自己眼睛前边,他抬手推人已经来不及,下意识缩着肩膀紧闭上眼睛,然后许昕的气息在眼皮上绽开,一声浅笑,“你闭眼睛干嘛。你以为我要亲你吗?”



——什么鬼?

张继科睁开烧着莫名怒火的眼睛。

许昕没怕他生气,拍拍他肩膀,像发现了同类一般惊喜,“所以你也喜欢男孩子,对不对?”

张继科眉毛一皱,他不知道许昕在说什么,但他怕许昕继续说出来什么,他现在只想让他闭嘴。

许昕反接住张继科的拳头,把他手臂拧在背后,“好了,我守约,以后不在你面前出现。”他一边捏着他的手腕,一边凑过去贴近张继科僵硬的脖颈,远看像亲了他一样,“但事先说好,如果你主动在我面前出现,我是不会拒绝的。”

然后他在落山前的太阳光里笑得特别无邪的少年气。



许昕走的时候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一直在那里站着的马龙,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从马龙这个角度正好能看见刚才的他和张继科。

马龙和他像不认识,擦肩而过时候许昕叫了他一声,“喂,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马龙说没有。他脸上覆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寒冰。这个表情莫名更眼熟。



张继科在地上蹲着,头发乱糟糟的,被他手指头揉乱过。马龙蹲在他面前,张继科扁着嘴看了半天马龙,也不知道要解释什么,长长叹出一口气。

马龙给他膝盖上的伤口涂红药水,棉签上蘸饱了红色药水,多余的药液从膝盖上往小腿流。细瘦的小腿胫骨突出,像山和谷里淌过的红色的河。

马龙对张继科不想说的话避而不谈,只说别的,“晚上他们去唱k庆祝。”张继科抬起眼睛,看马龙一眼,“你去不?”马龙摇头,“你们玩去吧。我不会唱歌。”张继科说我也不会,“去吧,就凑个热闹。”马龙看着张继科眼睛,没说话,张继科觉得有戏,又拉着马龙,“去吧,万一他们灌我酒,我醉了你还得背我回来。”他眼角偷了点刚才下山的阳光,晶晶亮亮,“你舍得放我一个人在那儿?”

马龙轻叹了口气,让张继科把手肘屈起来,去给他手肘骨节处的擦伤涂药水,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吧,陪你去。”



酒吧里灯红酒绿,冷气混着呛辣的烟味,勾撩着每个人的鼻息。浅褐色的酒液冲开在晶莹的冰块里,杯沿轻轻一碰,玲琅轻响。

陈玘听完许昕的故事哈哈大笑,“所以你费那么大劲儿,还自己掏钱请枪手组了个田径队,最后也没表白上。”

许昕看着乐得不可自抑的陈玘,翻了个白眼,“慢慢来,先让他开窍也不急。”

陈玘揉了揉笑疼的肚子,又抿了口酒,“开了窍小心被别人占了便宜。不过我还挺好奇,什么样的人能让昕少这么费心?”

许昕把手机里偷拍的张继科的照片挑出张看得清正脸的给陈玘看,陈玘眉毛一挑,“张继科?”他认出这个人以后笑起来,“世界这么小!”他两根手指搭上屏幕,把照片放大,略过主角张继科,身后马龙不太清晰的身影轮廓在屏幕里模糊成虚影,只能隐约看见比别人更亮的雪白皮肤。陈玘指着他问许昕说,“这个,你眼熟不?”

许昕又去看屏幕,恍然大悟,“哦!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原来是他!”

“这不是之前一直跟着你那个龙太子?怎么变了那么多。”许昕张着嘴被一下子全部想起来的记忆冲击得惊讶得说不出话,“我都认不出来了。”

陈玘笑着不说话。就眼神一直看着屏幕。

许昕越想越诧异,还拿手在头上比划,“我记得他之前头发不是那样的?”他做了个刘海后梳的动作,“现在怎么剪了个小平头。”他还在被一波波回忆洗礼得无限震惊,“还有他以前不是那种不说话不笑的吗?”他难以置信,感叹道,“这真是同一个人?”

陈玘笑着说,“不然呢?这个世界上还有第二个这么像的人?”他摸着下巴,听见许昕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他答非所问,回答说得别有用意,“人没变,装是装不久的。”他问许昕,那人看见你什么反应。

许昕撇嘴,“装不认识呗。”

陈玘还挺遗憾,故意做出委屈的模样抱怨,但眼神里隐藏不住的想看好戏的兴奋,“本来还想突然出现看他惊讶的样子,结果被你一搅和,效果肯定没原来的好了。”

许昕目瞪口呆,啧一声,有点觉得冷,“玘哥你真的……你还是这么恶趣味。”他手指蹭着酒杯玻璃壁上因为冰块氤氲结出的薄薄雾气,“不过讲真的,你还是把他带回去吧。你看他现在那个造型挫的,都认不出来了。”

陈玘闻言,很开心地大声笑起来,“会吗?”他还挺回味马龙现在那个穿校服小平头满脸乖巧笑容的模样,再对比那个细白手指叼着烟头,满眼都是捂不化冰雪的少年决然表情,心满意足道,“我倒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比以前可爱多了。”


-tbc-

评论(88)
热度(431)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