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校园AU】

-27-


KTV一进大堂先是看见都能反光的地板一片干净明亮,把头顶天花板上的华贵大吊灯映在地板上,柜台正对着巨大的屏幕,高清的大屏轮播着点唱最热的音乐视频。女生们跟服务生询问了包间号,顺着脚下的软地毯走进了琥珀色灯光笼罩的内部甬道,每个半透明的包房门里都传出来跑调的歌喉和音响的轰隆一起交杂着的震耳欲聋的噪声,她们的高跟鞋跟踩在柔软的地板上有些不稳,再往里走,停到一间大房门口,隔着门先听到里面不成调的破喉咙声嘶力竭地吼着阿信的死了都要爱。

女生已经开始嘻嘻哈哈地笑起来,服务员帮女生们推开包间门。


能容纳十个人的包房,宽敞有足,两个茶几上摆着果盘和小吃,桌子前面摆着两打冰镇的啤酒。桌子零落三摆着五六瓶空瓶子,和色子盅混乱交杂则摆在各个桌角的杯子里还有没喝完的淡黄色啤酒。怎么看都是已经玩过一波的样子。

林跃拿着麦站在屏幕前,刚才那个辣耳朵的破嗓子就是属于他的。宽大的软皮长沙发上不均匀地歪着他们男子田径队的五六个人。有的地方没人坐,有的地方人挤一起,第二个麦克风已经不知道被他们扔到哪里去了。


看到三个化了精致妆容的漂亮女生进来,萎靡倒在沙发上的几个男生又兴奋起来,连忙招手叫她们过来,其中一个留着到锁骨波波头的女生是某位队友的女朋友,自然先坐到了男朋友身边,而另外两个作为女朋友的闺蜜陪同到场,就是完全冲着张继科来的了。


张继科本来正仰躺在马龙大腿上玩手游,听见门开,还以为进错人了。后来看见那几个女生都进来了,皱着眉头去看他队友,不满的很明显,意思是谁把她们叫来的?可是那几个男生看见美女早就嗨了,谁也没去回应张继科眼神。张继科小声操了一声,从马龙大腿上爬起来,把手机扔给马龙让他帮他过关,不爽地挪到桌子旁边吃水果去。

张继科玩游戏都耐不下性子,一般玩一会儿就扔给马龙把他收尾,马龙现在擅长玩的都是张继科一度爱玩过的,张继科有时候简直霸道得很,可是马龙却又照单全收,包容到张继科根本就没感觉到自己在两人相处时表现得离谱的任性。


他拿着牙签插果盘里剥完切好的橙子送进嘴里。一般一整个大橙子剥完皮,他两三口就能全啃完。结果一放进果盘里一瓣橙子都得中间切一刀,简直迷你到连味道都没尝出来就没了。张继科只能靠连着吃几块来弥补。果盘里的水果已经没有时令之分了,南的北的冬的夏的全都切成一块块码好放在盘子里摆出造型,但被牙签戳的看不出来最初的形状了。张继科正吃着橙子啃着切成五角星的杨桃瓣,忽然一股脂粉味和一股香水味伴着软绵绵的一声女孩子娇滴滴的“继科”,声音和味道一起飘过来,一边一个把他挤在了中间。

帮张继科玩着手机游戏的马龙好笑地抬头看一眼挤过来硬塞在他和继科中间的留着长到肩膀卷发的女生背影,默默地给她让出了多一点位置,躲到另一边沙发上接着玩手机。眼神都没多给这边一点儿。


张继科眼皮都没抬,伸手过去抓了只腌得白花花泡得皮都鼓溜溜的泡椒凤爪,本来鸡爪就不大点还被从中间竖切了一刀。张继科一边抬头看大荧幕上的字幕,一边面无表情地吐鸡爪骨头,除了眼皮上的两条褶子能证明他眼睛现在是睁着的,不然机械得跟假人没两样。

脂粉味姑娘先嗲着声音撒娇,“我作业都没做,听你在我就来了,你上次答应跟我合唱的,这次不准耍赖。”张继科被她娇嗔地撞晃了肩膀,坐稳了,一脸冷漠,“谁跟你说我会唱歌的。”脂粉味美女又晃他手磨他,“上次就上次,阿跃生日时候,你说话不算话。”

马龙一关刚结束,正好有空抬头往张继科那儿瞥一眼,也只是一个闪现的念头觉得张继科现在对女孩子态度怎么这么烦躁了,没去细想,下一关开始前倒数三声他又埋下了头。


张继科把手从女孩子手里抽回来,“合唱一首是不?”他扭头跟林跃说,“给她点首凤凰传奇。”

马龙玩游戏都没绷住笑出来,女生听见笑声回头看了眼马龙,马龙敛了笑,文质彬彬对她示意了一下抱歉,女生一脸红,推了张继科一把,“要唱你自己唱。”说完起身就走了,换别的地方坐。

张继科看她把刚才挤开马龙那个位置让出来,没多想就自然地自己坐了过去,躺回马龙肩膀上懒着,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又凑近那个香水味很重的漂亮妹子,猛地一张俊脸靠近,香水味美女险些窒息,还没来得及说话,张继科从下往上看她眼睛,一本正经问道,“你是不是化妆了?”

香水味妹子一愣,那是她特意选的桃花色的眼妆用来增添桃花运的,结果张继科一脸正直地说,“你眼皮怎么涂得像被人打了一拳?”

漂亮妹子脸一冷,马龙也稍微有点惊讶地抬头看张继科,手机都忘了按,张继科立马扑回来,叫着“诶诶诶,这要死了。”就直接凑过去在马龙大腿上玩起了手机,马龙有点尴尬,又看了眼那个都被张继科人身攻击的漂亮女孩子,还好张继科声音不算大,别人没听见。


马龙目送另一个女生也坐远了,低头在张继科黑色头发里隐约露出的纤细的耳廓边低声问,“你故意的?”


张继科哼了一声,只说那个西瓜很甜你要不要吃。


妹子们总是不甘寂寞,总想搞些奇怪的事。看着张继科,就想问,“刘晓纹怎么没来。她不是最喜欢这种场合了吗?”

队友偷瞄了眼张继科在KTV都燃烧不起来兴致的冷淡侧脸,捂着嘴小声议论,“根本就没敢叫她。”他们拿视线示意一下张继科那个黑着脸的模样,意思是谁敢惹那位爷。女生们笑嘻嘻地八卦,不怕死地说,“分手也可以做朋友的嘛,晓纹都不在乎。”声音没打算收小,张继科这回听到了,“你们叫她来我跟马龙现在就走。”

女生们偷偷交换了个小眼神,默契地都不再提这回事了。


其实本来提刘晓纹就不是真想让她来,张继科的反应正合她们意,虽然刚才张继科对她俩并不友好,但至少还没到刘晓纹那个你来我就走的程度,这让她们心里好受多了。

张继科那边下不了手,她们就曲线救国,目光投向了跟张继科关系看起来非常亲密的马龙身上,“诶?你是不是就是理转文然后拿了年级第一那个马龙啊。”马龙看张继科玩游戏到紧要关头,没反应过来话题怎么到自己身上了,愣愣地抬起头,搞不清楚地“啊?”了一声。

没人唱歌,只有伴奏和一点人声浅浅哼着。话筒一个横在桌子上,一个埋在沙发里。马龙还没反应,张继科先很骄傲地承认,“对对对,就是这位学霸。”他眯着眼睛笑得傻乎乎,“所以我特意把他带过来给你们熏陶一下学霸之气。”


张继科一有心情开玩笑,全场气氛就能稍微轻松点儿,有人吐槽抱怨,“呸,你要是真有诚意就别一个人霸着学霸,让我们也感受一下。”

马龙听他们一口一个学霸叫起来,又无语又哭笑不得,都是张继科起的头,他知道张继科怕痒,就着张继科趴在他大腿上玩手机的姿势,手指头从他肚子下面伸进去挠了他一下,张继科连忙收着小腹躲,险些翻下沙发,马龙又抓着他肩膀把他揽住。

张继科气的扔了手机坐起,报复似地带头起哄,“那你们让学霸唱歌啊。”


张继科一首肯,其他人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兴奋得要死。男生女生起哄乱做一团,大有一副马龙不唱他们誓不罢休的架势。搞得马龙哭笑不得,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只能去瞪带头搞坏事的张继科,张继科却一脸“你求我啊”的挑挑眉头,意思是你把我哄开心了我就帮你们去解决他们。马龙无奈,“我真的不会唱歌。”张继科觉得这个理由不够诚恳,给队友眼色让他们闹更狠点,还有人把麦拿过来塞马龙手上,马龙没办法了,问张继科,“那你想怎么办?”

张继科说都这步了,不唱也是糊弄不过去了。最多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唱一首。一边说一边笑,马龙想了想,没觉得这个建议能好到哪去,半推半就。张继科已经附耳过去叫队友点歌了。

前奏很耳熟,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老歌。李圣杰的痴心绝对。


前奏悠扬,张继科一边踩着拍子摇头晃脑,一边泛着多情的桃花眼角在包房不明朗的灯下流光溢彩,他的眼神带笑,微微侧头看着自己,微微抬起麦举到嘴边,他轻描淡写地开口,不说唱功好坏,微沉的音色已经抓住了耳朵,他唱歌时候会稍微闭上眼睛,可微微睁开时里面又全是溢出来的真情,他看着马龙,唱出那句“好让你能多爱我一点。”

马龙一瞬间被晃得失神,张继科眼里的光芒闪烁。


——“暗恋的滋味,你不懂这种感觉。”


他一下忘词了,又憋笑破功扭回头看屏幕的歌词,那点不正常的暧昧霎时烟消云散。就像一个他用漂亮眼尾勾勒出没有说服力的谎言,只靠错觉欺骗,扭开眼神就被彻底拆穿。


马龙定下心神,不太熟练地跟上伴奏唱下一段。他的声音跟说话一样,好像因为紧张要音调更高一点。嗓音微微有点慌,是种很可爱的不安全感,他的眼神难得因为尴尬有点晃,但在空中摇摆和张继科含笑看着他的眼睛一撞上,又慢慢平稳安静下来。


——“你又狠狠逼退我的防备。”


直到那一天你会发现。真正爱你的人独自守着伤悲。


马龙唱完最后一句。离开麦。张继科却还没有抽离,嘴唇微动,却把最后两个字在口齿间重复琢磨一遍。


张继科又唱完他最喜欢那段。音上爬半个八度。他唱的有些吃力。尾音抖落一点多余的听者很泛滥歌者无所谓的廉价难过。


曾经我以为我自己会后悔。不想爱的太多痴心绝对。

为你落第一滴泪,为你做任何改变,也换不回你对我的坚决。


昏暗房间,电视屏幕的光把张继科的五官映照得比谁都清楚。


马龙放下麦,嗓子有点干,他拿起杯子抿了口酒。

张继科回头看他,一副没事人的样子笑着提醒,“那是酒。”

马龙当他面就把一杯一仰而尽了。张继科诧异地挑挑眉,也没说啥。他唱了一首开了嗓子,就停不下来去霸着麦不松手了。


马龙抱着书包缩在沙发角落听张继科唱情歌。他的声音和侧脸都比月亮和星星都温柔。在他眼前微笑地闪动着消失。


——懂得让我微笑的人,再没有谁比你有天赋。



张继科对别人做了个嘘的动作。坐到睡着了的马龙旁边,戳了戳他,颇感好笑,“喂,你这是困了还是醉了。”

他雪白皮肤上淡淡酡红,睫毛慢慢忽闪着,一点反应也没有。张继科笑出声,“还真一杯就倒啊。”

他把马龙的书包背肚子前面,让朋友们搭把手,把马龙背了起来。他冲包房里还没玩够的人挥挥手,那我们先走了。


他们坐在的士后座,马龙靠他肩膀睡得很熟,平稳的呼吸吹着他肩膀,短短的发稍搔刮着他裸露出的光滑脖颈。张继科的右边与马龙贴近得不能再亲密,左边却是一大片车窗玻璃,走过暗蓝天幕下的路灯与车灯,昏绿的树和缠着的彩灯,横跨的桥和黑漆漆的河面。出现和消失。除了终点没什么陌生的美丽值得停留。

张继科说师傅能不能帮我一把。师傅帮张继科背起马龙。马龙睡在张继科肩膀上人事不知。张继科一边嘟囔着一边爬楼梯,一层层的灯光随着他的脚步和抱怨亮起。


“我还受着伤呢,竟然变成我背你。”

“不能喝还喝,睡这么死,被人卖了也活该。”

“睡觉还笑,做梦美个屁啊你。”


他把他背上楼,气喘吁吁地衣服都没换扔在床上。叉着腰累的话都说不完,“你不会脸也不洗牙都不刷就这么睡吧。”他趁马龙什么都不清醒,拿脚踢了踢他大腿,马龙睡得很熟,什么都不管。张继科是服了,去洗手间淋湿毛巾大概给马龙擦一下脸。


湿毛巾不滴水,慢慢地从他耸挺的眉骨下滑。薄薄的眼皮和睫毛。细瘦的鼻梁骨像一架桥,皮肤干净再怎么靠近也看不见毛孔。张继科离得他很近,近的已经不能把他完全看清。张继科的手隔着毛巾贴在他的脸上,他突然想起白天许昕说的话,嗤之以鼻,靠的太近闭上眼睛就是要吻的意思吗?难道闭上眼睛就是喜欢男孩子的意思吗?你看马龙眼睛明明也闭着。

——亲一下又能怎样,反正他也不知道。


张继科眨着眼睛,又往前凑一点。不能再近了,他们鼻尖都挨到了。

于是张继科下巴微微一抬。两片柔软的唇就突破似乎有形的最后一点空气隔膜。

最终轻轻贴到了一起。


干涩的,柔软的,温热的。

西瓜味的,橙子味的,杨桃味的。

马龙。



张继科脑子里火花一炸。巨型彗星砸到地面,所有的小星球在银河里一起爆炸。

他猛地站起来,扔掉了手里的毛巾,浑浑噩噩退出房间。


关门声惊动了一直睡着的马龙。

他动动手指,抬起摸索着摸过自己的嘴唇,眉头慢慢紧起来。


张继科隔着门缝看没真睡着的马龙。

他的心怦怦在跳,轻轻咽一口口水,四周太过阒静,吞咽的声音在他自己耳朵里听起来,像喉咙里卷过的一场山崩地裂的泥石流。


-TBC-

评论(57)
热度(460)
  1. 星期会写诗的小幼獒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这里后知后觉突然好害怕BE。。。太太千万不要BE啊扑通!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