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大马龙×小继科/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0


张继科赖在马龙房间不爱走。许昕打了个电话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马龙张继科回去没有,马上要熄灯了。马龙无视张继科嚷着“今晚我就在这儿住了”的口型,在电话里替张继科决定,“嗯,他马上就回去。”

挂了电话,张继科撇着嘴,默默下床穿鞋。马龙看着他的背影,沉默了了一会儿,忍不住从后面过去搂着他,把他圈在手臂里,闭着眼睛贴他背上,像抱着个大娃娃。


张继科任马龙从背后抱,他的心跳撞着张继科脊椎左边的骨头。张继科难得体会一把马龙也有这么黏人柔情的时候,心想既然这么舍不得干嘛还赶他走。他闷闷不乐,“都怪许昕。”

马龙脸埋在他脖子上,轻声道,“他也是关心你。”他说着再见,却仍然抱着不撒手。他们大概都清楚这只是一场最短暂的假期,因为得病才可以胡闹,也可能因为瞒了太久才攒成一场大病,互为因果,头尾连成一个没有起点终点的圈。

他们只在沉沦于缠绵,却没想起解决最彻底的问题。走出这个房间,明天天亮,当所有人都簇拥进他们的世界,到那个时候,他们又要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对方。因为没去说破未来,才把此时当作末日,把拥抱当成告别。


张继科仰头吸吸鼻子,觉得胸口闷闷地,“马龙,我现在才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进队。我才懂你那时候在想什么。”

马龙把他的手臂收紧,把张继科的腰箍得紧紧的。他并不希望继科能懂。可张继科对于感情这东西,素来最多的是不在乎,其实聪明敏感得很。


张继科去看天花板的白炽灯,明明灯光白的发亮,却照的他眼睛能看见漂泊在一片白光中游移不定的黑点,好多要说的话含在嘴巴里都有点苦涩,他晃脑袋,去很用力地抓马龙手臂,大声说,“马龙!我不想看你这么纠结!”他从马龙手臂里面要挣扎出来,想跟他面对面,说话的语气和挣扎的力度一样重,“我就是想让你轻松点,我才不介意,随便你对谁好都行。可我发现我这样你还是不开心。我赢你也不开心,我输你也不开心,是不是只要我在这个队里你就永远不会开心了。”他推了又推,最后还是没推开马龙的手臂,泄了口气,最后还是没能回头看到马龙的表情。一大段话说完,垂着脖颈,低眉顺眼,脾气也软了,“你早就预料到我会影响你这么多吗?”


马龙没说话,用额头,用鼻尖,用嘴唇依次吻过张继科瘦直的后颈,那里有他的腺体,他敏感地不适地仰起脖子要躲,却腰部被马龙的手拦回来。马龙打了抑制剂以后,跟他相处时候给他的压力小了很多,但是被暧昧地碰触碰到腺体还是让他下意识想逃缩。

马龙这次比他还疯,好像烧糊涂,已经不管不顾了,“继科儿,要不我们公开吧。”

张继科嘟嘟囔囔不知道说什么,想到好笑的却笑不出来,最后模模糊糊地只说了一句稍微清晰点的,“那贺鸿会疯吧。”

马龙也跟着不甚灵光地想了想,赞同道,“嗯。估计会吧。”

马龙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因为知道做不到,所以说起来才更肆无忌惮,他脑袋还埋在张继科脖子后面任性耍脾气,“不管他。”

张继科痒的扭脖子,笑着开玩笑说别啊,在找到下一个对手之前我还不想让他这么轻易疯掉。


熄灯是最后的限期,许昕第二个电话的铃声响起就是判定的午夜南瓜车和玻璃鞋应该消失的钟声。马龙松开张继科去接电话,笑着跟张继科说刚才还跟他说你走了,结果又聊了这么久。张继科回头看马龙掩饰得很好的表情,又失落又觉得正常,马龙眯着眼睛,电话对面看不到他也笑得很到位,跟许昕说这次他真走了,电话还没挂张继科就自己下床了,在门口跟他挥了挥手,带上了门。

他也不知道他跟马龙谁才是那个需要在十二点前做一场酣畅淋漓美梦的灰姑娘了。


张继科回宿舍的门是踹开的,许昕趴在床上好无辜好惊恐地看着张继科怒气冲冲地一步跨到他床边上,连忙拿个枕头遮住自己脸才阻挡住张继科的无由来的一记暴拳。


“你催命啊?!”张继科指的是许昕那一通通连环电话,够魔性的,一通比一通让他跟马龙之间气氛越来越差。

许昕理直气壮说大半夜的你一个Omega在外面闲逛,熄灯锁门都不回来我怎么可能不打电话去多问两句,更何况马指导已经说你回来了,说你回来你还20分钟都没回来,就这两步路需要走20分钟?

张继科被许昕辩驳得无言以对,心里知道他跟马龙那点事怪不到许昕头上,明明许昕是关心他,他还仗着许昕脾气好爱傻乐呵,老欺负许昕,都这地步还嘴硬,“多管闲事,我都不怕你怕啥。”他说着就直接脱了鞋脱袜子脱衣服。

事实证明许昕急了也会咬人,看他脱了运动服换了件紧身的黑色背心勾勒着上身性感的肌肉,被不解好意多了,许昕愤愤然怒怼回去,“怕你被强奸啊!”

张继科眉头一竖,回头把脱下的衣服往许昕脸上一甩,“老子他妈先强奸你信不信啊。”


闹完了两个人钻进自己被窝安静了下来。张继科想想第二天的约,有点头疼。他也不是没心眼的,没打算真单身赴约,还是跟许昕说了一下,“明天贺鸿要跟我打球。”

许昕在被窝里声音跟堵住了似的,“什么时候?”

一问就问到点上了,张继科叹了口气,“十二点。”他怕许昕误会,又补充了句,“晚上。”黑灯瞎火,对面床许昕一撩被子炸起来,扑了张继科一脸的风,许昕声音特别大,像生怕张继科听不到一样,“啥?!他还真要去强奸你吗?”

张继科已经气得无力了,“你他妈,说正事行不。”

许昕说我现在说的就是正事,他很严肃,“半夜十二点,这个时间正常吗?他有病吗?你答应了?”张继科点点头,“答应了。”于是许昕两个一起骂,“你俩都有病。”


张继科跟许昕讲这事不是为了听骂的,想是万一出了什么事许昕还能做一下证,虽然他也想不出来能出什么事。但许昕骂他骂个不停,张继科就懒得再理许昕了。

许昕镇定了会儿,很纳闷地说,“你为啥要答应啊继科,我不懂。”

张继科半张着眼睛,侧躺在枕头上,他其实很无助,说不出来的无助,“贺鸿说他能赢我。”


许昕根本没懂张继科在想什么,听了就吐槽,“他说能赢你你还上赶着去让他赢?你傻不傻。”张继科打断他,“那万一他真赢了到正式比赛开始之前我不是还有机会再研究研究他,我比赛不能输他的,我只有满胜才能进一队。”张继科这时候意识到要解释的事情太多了,说下去今晚都不用睡了,“算了,你能不能懂我都要去。”

他拒绝再继续讨论地把被子拉上脑袋。许昕说了好几句他都当听不见一声不吭,许昕也生了一肚子闷气,喂了七八声得不到回应,他也背过身气鼓鼓地睡了。


第二天早上张继科起来就跟小胖晨跑去了。跟许昕在训练馆遇到都没说话。

张继科跟小胖抱怨怎么还有许昕那样的人,信任他才跟他说的,还被他一通骂,那还跟他说什么。许昕跟方博吐槽,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对就说对不对就要指出,不负责任就顺着他说好那还算什么兄弟。但具体涉及到他俩在闹什么,许昕和张继科都默契地缄口不提了。连马龙都有点看出来了,张继科擦汗时候他问张继科,“你跟许昕闹矛盾了?”

张继科不乐意回答,随便嗯了声。马龙咳了两声,白皮肤有点泛红,不太自然地问,“是因为昨天的电话?”张继科还在喝水,一听噗地就乐了,摆摆手,“哥哥,我还不至于这么无聊。”马龙脸更红了,不知道是因为自作多情还是因为张继科随口喊的那声哥哥,“那就好。”他立刻掩饰地让张继科马上去训练。

张继科耸耸肩,把水瓶盖拧上,直等到马龙背过身走了他才忍不住笑起来。



贺鸿没忘提醒他今晚准时赴约。张继科挑眉看他,汗水顺着睫毛往下淌,睫毛尾巴往上一卷甩起几滴汗珠,他问,“钥匙你拿到了?”贺鸿递给他一张纸巾,说这个不用你管。张继科没接纸巾,撩起衣服连头发带脸一起抹干净,扬长走了。贺鸿在他后面气结,“怎么还有你这么邋遢的Omega!”张继科毫不在意地回身笑,“激动啥,我又不嫁给你。”


隔空用写满不屑的眼角甩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骄傲的桃花眼,细瘦性感的脖颈和锁骨,肌肉饱满的胸肌和紧致的腰臀,他的嚣张和跋扈,他的漂亮和邋遢。

——既然都不属于你,又关你屁事。


晚上许昕开门的时候张继科还在洗澡,看到贺鸿出现在门口,先是愣了一下,又想起来,打开门侧身让他进来。

贺鸿等了一会儿,张继科冲雾气蒙蒙的浴室卷带着一身云雾缭绕出来了,一眼看到贺鸿,有点懵,“现在就走?”贺鸿本来想说等你擦干头发,话在嘴巴边咽了回去,擦不擦干又关他什么事,于是催促他,“走吧。”张继科跟着贺鸿出门,头发没干的水珠湿漉漉往下滴了一整串正好在他的黑色短袖背后打出一条垂直的水迹,把后背的骨头透了出来。


他们一前一后趁宿舍还没锁出了楼,顺着人工湖,就着夜色,踩着月光,到了已经人走光了的训练馆。贺鸿弯着腰就着路灯开锁,推门,往日充斥着阳光和乒乒乓乓球声的球馆此时只有安全出口发出幽绿的光和脚步带着回响的嗒——嗒——嗒——

直到他们推开了电闸,房间里才有了光。


贺鸿把分数牌推到桌子旁,红黑两边都归零,“我们自己记吧。”

张继科笑,你这也太不正规了,早知道把许昕叫来了。

贺鸿没陪他笑,屈指敲着桌面,说:“准备准备开始吧,速战速决。”


-TBC-

评论(185)
热度(1000)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