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龙獒/伪兄弟/校园AU】


-28-


我亲了他。
他知道我亲了他。
我知道他知道我亲了他。
他不知道我知道他知道我亲了他。


张继科终于把自己绕进去了,大半夜睡不着觉,净在脑子里琢磨绕口令,越琢磨越精神,感觉耳朵火辣辣的。他把枕头折起来蒙着脑袋将自己左右两个耳朵夹在中间,侧过身子看马龙。马龙闭着眼睛睡得很熟,他们面对面,他颇有兴致地想,马龙又在做什么梦呢。

这么一想,张继科突然觉得脖子凉飕飕的,又想起那口被咬的回忆。感觉已经马龙咬的那口成了他这一辈子的阴影了。你说他人看着这么乖,但咬人怎么那么疼,所以一般人应该欺负不了他吧。张继科傻笑了一下,差点笑出声,他怕吵醒马龙,连忙又抿着嘴把笑声憋回去。

马龙睡得其实并不安稳。张继科的一丁点声音就让他不安地眉头更紧锁了点,张继科秉着呼吸看他脑袋在枕头上磨蹭了一下,皱着眉头再次沉睡过去。这才松了口气。

马龙的眼睛闭得很紧,嘴唇也抿着,像要用力咬住什么。他两边嘴角是上扬的,却不是在笑,表情严肃绷得很用力,连睡梦也不能放松。唇下的下巴冒出一点点不明显的青茬,白皙的脖颈下半截藏在柔软的羊毛被里。他跟张继科盖的一样的被,只有花式不太像。张继科正看他看得出神,突然摆在手边的手机屏幕猛然亮起,一下晃亮了马龙紧闭的眼皮,马龙睫毛抖了一下,不耐烦地翻了个身。

只留下个绝情的背影和后脑勺。

张继科张着嘴挽留不住马龙翻身的坚决,他一脸颓丧,捞起手机随便瞥了一眼,是一条本地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你为什么拉黑我。」

张继科盯着屏幕,不爽地拉下眼角。刚打算继续把号码加入黑名单,突然手机一震,第二条信息竟然传来一张照片。第三条信息同时传过来:


「你等着。」




然后图片才慢慢打开,是张继科和马龙的背影,背景是他们小区,马龙背着双肩包,张继科单肩挎包,他们并着肩膀,稍微错了点前后,身高没差太多,张继科的发尾看起来要比马龙长一些。他们侧过脸笑着说话,背影看起来就像一部电影里面配着音乐拉得长长的镜头。如果不想别的,他俩这样看还挺养眼。


可张继科却被这张照片大半夜吓得心漏跳一拍,他连忙就着号码拨回去,把手机贴到耳边等了一会儿无人接听,拿到眼前看明明已经接通,可贴回耳畔又是忙音。


张继科咬牙“操”了一声,拉回微信界面,在队友群里问谁知道上次被退学那个女的现在怎么样了。过了一会儿一个夜猫子队友私信他,说已经转到新学校了,跟他女朋友同校,问他怎么了?张继科蒙着被把光掩住,在被窝里手指敲得飞快,“她跟踪老子。”队友发来一连串震惊的表情包,张继科心里本来就烦躁,正要跟他发火,那边适时停止玩笑,正经回复:「我明天叫我女朋友去打听一下。」张继科脑袋伸出被子外深吸一口凉凉的空气,埋头又发了句,「那靠你了。」那边又不正经了,很快回了:「莫方。」之后又开始嗡嗡狂震连刷表情包。张继科额角神经突突直跳忍了半天才忍住没给他拉黑。


不过也算暂时解决了。马龙背对着他,肩膀微微随呼吸起伏,露出下巴一点隐约的秀气弧线。可张继科想到刚才的照片,心就有点慌,轻松不起来,这一夜也就这样混混沌沌地熬过去了。



这一觉他醒醒睡睡了好几次,像一个溺水搁浅的流浪汉,梦境就是冲到浅滩上又退回去的浪潮,沾湿了他,又什么都没留下。他最后是和太阳的光线一起醒来的,那时候阳光从窗帘缝正好钻进来,给他床前面背着光的人打了一层金色的毛边。那人穿着白的衬衫低头在床头看他,张继科毫无预兆正好醒来,马龙原本直勾勾盯着他的眼神骤然躲缩了一下。


张继科打了个哈欠,眼神朦胧,“你看着我干嘛?”马龙舌头莫名磕绊,有点结巴,“叫,叫你起床。”他衬衫的扣子没扣完,连忙又低头拿手指塞扣子。


张继科原本还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半梦半醒坐起身,还在迷迷糊糊的散发着无意识的起床气,突然大脑就像电影回放一样,涌进了无数画面,他一下子想起了马龙的眼睛,鼻梁,脸上每一寸肌肤的所有特写,一并也回忆起那些杨桃橙子和西瓜的味道。他背过身去窗户边拉窗帘。冬晨的阳光把他晒得浑身滚烫。

马龙低头在他背后默默系扣子,余光看到张继科扭过去的脑袋,他两边竖起来的耳朵尖在阳光里聚着阳光,细细的短绒毛铺着暖暖的金黄,氤氲透出一层可怜无辜的淡粉,光把他笼罩得半透明。

张继科把窗帘系好,猛吸一口气,回头看马龙,抓住那人来不及收回的目光,开口直问,“昨天晚上……”他舔了下嘴唇,又鼓起气,“昨天晚上……我操。”说两次就是说不出来“接吻”两个字,每次都卡在这儿,索性不如爆粗。
马龙接受到了张继科的提醒,他也努力去回忆了一下,但实在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刚在白衬衫外面套上一件灰色套头针织毛衣,温和的灰把他衬得像个雪人,他的头发柔软,目光温暖,眉眼浅淡像温热的蜜水,因为实在想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他有点抱歉,也有点尴尬,“昨晚……怎么了吗?……我喝断片儿了。”

张继科难以置信地语气几乎质问,“就一杯!”马龙弯着眼睛,说的毋庸置疑,“我一直这样,所以我一般不喝啊。”


张继科无话可说了,他有点泄气。其实他也不是非要个什么答案。说不定那个意外的亲吻原本就是一个误会,又说不定只有两个人坐下来谈清楚才会发现两个人之间本来其实什么都没有,可是现在马龙的反应——
无论是他故意装失忆避而不谈,还是他真的不记得了,反正这个话题是不能继续了。张继科只能善解人意地替马龙开脱,想是不是自己昨晚突兀的行为的确是超过了马龙理智能分析的范围,或许给他再装傻一段时间再看看反应也好。再说昨晚没解决的那件突如其来的意外,也让他原本飘起来的心情一并重重沉了下去,他好像又惹了麻烦。



马龙看他的样子,有点不忍心,“昨晚真发生了什么吗?”

张继科摆摆手说没有,他下床随便套了件黑色的厚卫衣。揉着头发出了房间门。

张继科刚一起床时候还挺生龙活虎的,结果出了门又蔫蔫地睡眼朦胧起来,两个人在拥挤的早餐店里拼了张台。蒸笼的蒸汽和每个人身上带着的热度让房间温度陡然升了起来,他俩外套都穿不住了。
张继科一口一个心不在焉吞包子,马龙给他递豆浆,张继科皱着眉头混着豆浆把嘴巴里东西咽进去,一大口噎得喉咙疼,他再看一眼马龙前面的盘子,发现马龙已经吃完了,张继科略微有点诧异,“你这就吃完了?”

马龙嗯一声,递给他张纸巾,自己站起来把外套穿了,然后又把张继科凳子后面搭的外套给他,张继科手伸过去接过来但没穿上,就搭手臂上,从凳子起来就先往外走。马龙扯着他书包肩带,把他给拽回来,张继科眨着眼睛回头看他,没太理解马龙意思,马龙下巴指张继科臂弯的外套,“把衣服穿上。”张继科说我不冷啊,他还挺理直气壮的,马龙二话没说就手指把张继科肩膀上的背带抠了下来,顺带着把整个书包从他肩膀扯到自己手里,大有一副你不把衣服穿上我就不依不饶的架势。张继科吹着不存在的小胡茬跟他四目互瞪,两个人眼神交战了很久,然后张继科先认命地笑了,把衣服乖乖套上了,“行了吧?”马龙翻了个白眼,说你又不是给我穿的,出去你就知道多冷了。他把书包带松开,还给张继科。
张继科一开始还不以为然,结果一出门口被风一刮他就缩了。屋里屋外像跨了南北两个半球,寒风一卷让他上牙打着下牙冷的发抖,肌肉怕冷的紧缩,腹肌一下都紧贴上了肋骨,冷的见鬼。旁边马龙看透了他的怂样,再联想他刚才不怕死还想不穿外套出来的勇猛,冷笑一声。张继科恼羞成怒,但他也没生马龙的气,把领子立起来挡风。默默弓了点腰扯马龙在前面挡风。走了一会儿还把手塞进了马龙衣兜里了。他俩离得有点近,马龙低头看了下他塞自己衣服兜里的手,也没说什么。


张继科一直等着他队友的消息。催了两次,都到下午了,那边才回微信,“你搞错了吧,不是她跟踪你吧。”
张继科说:那还能是谁,之前也是她,她跟你说了不是?
对方解释说那女生应该是有男朋友了,社会上的。你别查这事了,也别惹她了,之前她退学不就是你和上官雪害得?估计她心里记着仇呢。
张继科没回信息,收了手机。他队友的话自相矛盾,要是真记着仇,那还是他惹不惹能说的算的吗?张继科把书收了,也不管马上要上课了,直跑到马龙班门口,把马龙叫了出来。
“我今晚不跟你回去了,你先走吧。”

马龙一贯这时候习惯了说“哦”,可今天却偏偏问了句,“为啥?”
张继科一愣,还没想好借口,“有,有事。”
马龙看着他,像是不信他的样子,张继科自己心虚,嗓门就大了,“我要训练啊,天这么冷,反正你以后不用等我训练了。”他看马龙他们班班主任过来了,连忙推马龙回教室,连着重复叮嘱道,“这段时间都不用等我了,你放学就先走。”
马龙刚要说什么,班主任已经上了讲台,只犹豫那一下张继科已经拐过走廊消失得没影了。

张继科心想他都已经有所准备了,难道还能中招不成。这么安慰着自己,一走出校门,还是有点怯。他表情能瞒过去,自己却骗不了自己。

训完练天色已经转阴了,黑的跟半夜没区别。队友走时候还跟张继科开玩笑说怎么今天就你一个,嫂子怎么不跟你走啊。张继科翻着白眼给了他腹部一胳膊肘。
学校大门已经关了,只剩个方便最后师生出入的小门。整个世界是暗蓝色的,街道上人已经走空,周围小区的灯火亮起,就像从深海里看天上的星星一样。莫名的空荡和孤寂。
樊振东在他旁边说,“科哥要不让我家车送你一趟吧。”他指了指校门口的那架停在路边的黑色奥迪,张继科顺着小胖手指看了眼,点了点头。
张继科其实也不是什么时候都逞强的,这条路大晚上也没什么人万一真被几个人合伙围上来,他连找个能报警的人都找不到。所以他这回没客气,跟了小胖上他家的车。
小胖直接把张继科直接送到了他们小区门口,本来还要进去的,张继科说这个小区没地下停车场,路上挤不开,你掉头麻烦,送到这儿就行了。他隔着窗子跟樊振东说了再见,跟开车的师傅说了谢谢,这才挥手送车走。

马龙这时候给他发来条信息问到没。
他看了眼小区大门,松了口气,低头回复,“小区门口了。”
刚按完发送一抬头,脖子后面突然一阵巨痛。血液在脖颈处仿佛一阵凝固停止了输送,他眼前一黑,还没聚起力气挣扎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他眼睛转着,他想着保安室离他们不远,保安应该眼熟他的脸,或者路上有经过的人可以叫一下,可他甚至不知道周围有几个人,他的脚步被凌乱地拖带着,他想挣脱捂在他脸上的手,但是头已经没有力气抬起,只能无力地垂下,慢慢陷入更深更沉的一团黑暗里。


这就是预设的诡计。在张继科醒之前他们还能坐在桌子边打牌。他们在故意等着张继科醒过来。
张继科手被麻绳绑在后面,双腿也被绑着脚踝。捆得紧紧的,手指都麻木的冰凉了。他慢慢头晕眼花地醒过来,抬头眯着眼睛看,房间里有三个人。他们放下牌,从桌子边扭头,居高临下看他。
张继科眼神轮流从他们三个脸上打量过,从下往上淡定地仰视,“你们是绑架?要钱?”他试图动了动手腕和脚腕。
个子高的一个带头的走过去抓着他领子把他从地上扯过来,扔到桌子边上,他脑袋磕到了桌子腿,只有一边手肘能撑地,两个手腕绑在一起,他吃力也坐不起来,姿势有点狼狈。他们中间有人笑着说,“钱也不要,命也不要。”他踢了下张继科被绑着的腿,“你不是要靠这个读大学?你让我女朋友没书读,那我也让你没书读,挺公平吧。”
张继科迎着他的视线,表情一点也不畏惧,只是被绑着的两条腿不由自主地后缩了一下,还是透露了他的不安。
他根本不可能不怕。他四周去看,这估计是个车库,铁门拉下来,房间里只有一盏不怎么亮的灯,光圈在水泥地上只有小小一圈。张继科磨着被麻绳紧紧捆着的手腕,不断加快频率挣扎,但是手背在背后捆得死死的,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个高的把墙角的铁棍拿了过来,跟墙跟地板不小心碰到,都铿锵的发出金属的明亮声。他拿着铁棍一步步逼近,张继科屁股往后一点点挪着退,站在他旁边剩下的两个人也没拦着张继科,就任由他往后退,这种碾压性的胜利感让他们觉得觉得比真动手还过瘾。张继科手脚并用往后退着,除了张继科谁都看得到他背后那堵墙,他们玩味地看着,直到张继科背脊和墙壁砰地一声相撞,他回头不敢置信地看阻挡他退路的墙壁时,那三个人才肆无忌惮地嘲笑出声。

笑声戛然停止,一只旧得褪色的球鞋踩在张继科肩膀上把他钉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另一个没拿铁棍的人去拆开张继科脚上的麻绳,张继科想趁机踢那人的下巴,但是一个人怎么也挣不脱三个人的钳制,他的双腿被拉开,闭着眼睛等右腿边上的男人举高铁棍对准他的膝盖重重落下,铁棒呼啸着风,仿佛这一下或许会带起他血肉横飞的破碎的骨头渣。


——车库门一阵哗啦被突然拉开,墨蓝色夜晚带着那个灰白色衣服人的身影在门口。冰冷的风和清冽的夜色一起涌入。张继科趁压着他的人分心,冲门口来人问了句“谁?”的机会,两脚夹紧脚边人的小腿,膝盖用力反方向一勾,把他绊倒,自己趁机磕磕绊绊站了起来。可他刚爬起来,又被立马反应过来的另外一个男人揪住了头发扯了回去,张继科疼的皱眉头,但仍然还是冲着门口大喊,“马龙!报警!”喊完以后嘶地倒吸一口凉气,头发被拽的更疼了。


马龙清秀的五官轮廓随着走近慢慢变得清晰。

“报什么警?”

他问。

向来温细的声音略带冷笑,说完,忽然探臂拧攫住抓着张继科头发那人的手,在那人骨节吱嘎作响,五官扭曲的同时,他也不用回头,抬起后胳膊肘后甩正撞击砸在了身后冲过来偷袭人的脸上,扁榻的鼻梁瞬间溅出血花。马龙冷冷移过眼神,盯着地上那个被张继科绊倒的人,他刚晃悠站起,就被马龙突如其来横扫飞起一腿正好踹在腹部。

马龙松松骨节,往后稍微退一步站到车库中央,他成功激怒吸引了那三个人的注意,反而让张继科身边空空荡荡的了。他松开扣子,卷起衣袖,偏偏脑袋,示意让他们一起过来……


张继科手腕还被绑在背后。他头皮被拽的现在还在疼。但他睁着眼睛看马龙。

竟然是马龙在打架,他没法相信。

张继科张大了嘴巴,他跟着马龙动作晃动着眼珠,他嘴巴合不上——他已经不知道眼前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TBC-



如果帅是种ooc的话,龙队要ooc到底了。(这里不准催教练。)

评论(113)
热度(522)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