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龙獒/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4


张继科听到马龙问他有没有事。他一开始还在头脑发昏,但是感觉到马龙现在在他背后,他反应过来立刻大梦初醒。

张继科只要一想到自己脖子正毫无防备地露在马龙眼前,说不定马龙一垂眼睛就能看到他脖子上的痕迹,那他瞒了那么久的事岂不是要前功尽弃。想到这儿吓得他一身汗,连忙从马龙怀里跳出来,反过身来正对着他,“没事!”他表情异常的诚恳又认真。还没等马龙说啥他就倒退两步先跑了。



张继科后来打球时候老觉得马龙在看他。

他自己也心虚,打一会儿瞟马龙一眼。他懊恼地觉得刚才表现得不好,没把马龙忽悠过去不说,还惹得马龙开始有点怀疑他有问题了,张继科换个角度安慰自己想,就算马龙真怀疑了也不可能联想到那方面去。他又整理一下头发,拽了拽发尾,他希望头发快点长,恨不得能一天晚上就长得盖住脖子,把脖子盖的完完全全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到最好。

这一天训练下来张继科都心不在焉的。他心里要想的事特别多,一会儿想马龙,一会儿又开始愁贺鸿昨天晚上咬他那一口到底有没有问题。

他现在大脑冷静了点儿,可以好好想想昨晚到底为什么会想着贺鸿射出来,现在回想那一幕他都觉得恶心。就算拿“莫名其妙做了场春梦”这样的说法来说服自己,可是也总有人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有病他才日有所思思出那种鬼梦。然后他再一想,贺鸿咬他的时候,他好像真的有点奇异的感觉。他不敢摸脖子摸得太明目张胆,假装擦汗,手指揉了揉发梢挡着的腺体。又担忧又疑惑。



许昕本来想喝口水,却被张继科绑架进厕所。

钻进同一间厕所以后咣的一声被压在墙壁上,张继科手臂压在他耳朵边上,许昕吓得要死,颤抖着小声音连声念叨着:张继科你疯了?我我我我虽然对你好了点但也只是队友情我对你没兴趣的。张继科收回手,皱着脸说你想哪儿去了,许昕说“你没那意思就好。”说着偷偷打开厕所门要逃,张继科又把他抓回来,压在门板上,重新锁了厕所门,脸色特别认真严肃,低声跟他说,“我得跟你说一件很严重的事。”

许昕左右看了眼狭窄的厕所瓷砖壁,有点慌,“非在这说?”

张继科点头,“而且你还得发誓你别往外说。”

许昕对张继科这个多余的叮嘱很无奈,他反问,“我替你瞒着的事还少了?”

张继科想了想也有道理,于是稍微凑近他一点,还没给他充分准备时间,小声说,我被贺鸿咬了。

太直接了,许昕表情一滞,没听清也没听懂,“啥?”

张继科扯开领子,反手撩起头发,露出脖颈一大片柔嫩的白皮肤,低头把牙印露出许昕看,“昨天他咬了我一口……就这儿,我操……”张继科一个没站稳被眼睛瞪大的许昕推着肩膀反按到了墙壁另一边,吓他一跳,“你干啥一惊一乍的。”他还怪上许昕了。

许昕扒着他肩膀,手掌推上去他发尾,认真观察他腺体上面咬出的一点破皮的青紫,虽然牙印的痕迹不太明显,但是伤口很刺眼,他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他确认一遍不是自己听错了,“你说的是他咬你腺体?”张继科“嗯”了声,看许昕惊恐的表情,他更虚了,“你别这表情,应该没事的吧。”

“没事?!”许昕声音太大了,张继科连忙去捂他嘴,“嘘嘘嘘,小声。”许昕被捂着嘴,声音也小不下来,“他一个Alpha,你Omega,他咬你腺体,你还能觉得没事?你心怎么能这么大?!”他简直比张继科还激动。

张继科缩了手,他按许昕的话想了想,脸色有点白,他被许昕的说法吓着了。他之前一直没往那儿想。现在冷不丁一想,真有点害怕。

许昕看他那样,轻叹了口气,问张继科,“你跟他说没?”张继科没跟上节奏,“谁?”许昕一皱眉头,“你家Alpha啊。”张继科又垂下眼睛,无精打采的:“我跟他说干什么,再说我怎么跟他说。”许昕看他一眼,“你说你,你不跟教练说,不跟你家Alpha说,你跟我说干啥,你还不让我往外说,我能帮你什么?”

张继科小声嘟囔说我以为你知道怎么办。他愁得皱紧眉头,实在没办法了才问许昕,“你说我咋办。”许昕说我就觉得你该诚实交代,贺鸿这人现在明摆着有问题,你还想替他瞒着,早把他赶出去不就好了。张继科冷笑着摇头,说你别傻了,我真说出来了受处罚的就肯定是贺鸿了?

这句话一出来他俩都沉默了。许昕还想争点什么,可张了张嘴又实在没法回辩,这明显没道理的逻辑,但是他好像也反驳不了,社会的这些规则定下来就是道理,反而就跟真要谈的道理无关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问张继科,“那你说怎么办。”

张继科垂着眼皮紧盯地板,“别的都是小事,我就想知道他咬我这口有事没。”

许昕看着天花板,灵魂出窍一样地帮他想主意。可是脑子里能想到的全是馊的。他全自我否决了。

张继科抬眼皮看他一眼,抬手勾住他脖子,嘴巴压在他耳朵边,问,“我问你,你平时有不懂的事怎么解决的。”

许昕“啊?”一声,扭头看张继科,愣愣地乖巧回答上钩,“平常?上网查啊。”张继科勾了勾嘴角,点点头,“所以我也得去马指导那儿百度一下。”许昕一下没反应过来,细捉摸一下,猛地张大嘴,“你不会?!”他连忙闭嘴,意识到声音有点大,凑张继科耳边上,跟张继科耳语,“你要去偷手机?”张继科笑了,“聪明!”他拍了拍许昕肩膀,跟许昕说,“我已经算上你了。”



在封闭营里面一是用不到花钱,二是没有手机,大家都是熟人,所以对财物这东西也就没看得那么重,你一进训练馆就看见所有的包都是随地放的,没人特意看着,也从来没出过盗窃事件。马龙一般出门早,早上冷他就会穿那件红色长袖运动服出门,到了上午热起来他就把衣服脱了挂挡板上。张继科对马龙穿衣服习惯,什么东西放在哪里全都了若指掌:门卡塞钱包,钱包放上衣兜,上衣挂挡板上,他一训练起来就顾不及外套,要不就陪人对练,要不就在球台边上做示范。总是专注又帅气,正合张继科意。张继科打不起精神地走到马龙衣服边,不小心撞了一下挡板,衣服掉了下来,他神色镇定地随手捡起,眼睛都没看衣服,却在挡板挡住的视线盲区把衣服倒捡,钱包从口袋里倒掉进他手上。他掏了门卡出来,又把钱包原样放回去。



他打了个哈欠,跟许昕做了个手势,许昕趁没人注意跟他跑出去了。



“你拿到了?”

张继科面无表情从口袋里夹出门卡,露出一个角。许昕目瞪口呆,“你叼。”

张继科冷哼一声,撇着嘴角得意洋洋,“还没有我办不到的事。”



许昕站门口给他放哨,张继科开了马龙卧室门,进去后径直走到收纳柜子,打开最上面第二层,当时他用来装手机的那个双肩包安静地躺在柜子里。张继科找出自己的手机,开机时候挺忐忑的,还好开机以后发现还有百分之四十多的电,他松了口气,解了指纹锁,直奔浏览器。



“Omega被标记后——”他蹲在地上按手机,刚输入一半相关搜索已经全出来了:“Omega被标记后又被咬腺体会怎么样。”

张继科一边心想妈的长见识了这么毁三观东西还能这么多人搜,一边又因为不是自己一个人遇到这个问题而稍微松了口气,点了搜索进入页面,瞬间一大堆相关网站弹了出来。

张继科戳进第一个看起来稍微靠谱一点的,是个一年前的匿名问题,提问的人是在酒吧里面玩嗨了喝醉无意识时候被人咬了脖子,还不知道是谁咬的,他怕被Alpha发现,想问有没有影响,能不能瞒住。

答案有五六条。

张继科从第一条开始翻起。

[理论上被Alpha标记过腺体就没用了啊,跟你咬Alpha腺体他也没影响一样道理啊。楼主不用怕,别让他看见你牙印就好了。]

——真的吗,张继科有点怀疑,心想要是真这样就好了,但是就一条又不足以让他真的放心。他又往下刷。

[楼主是不是感觉打开新世界大门了,不用担心,平常我家A不在时候我都会跟闺蜜互相咬着玩的,虽然很爽,但是有一次不小心把发情期咬出来了,然后就悲剧了……]

张继科面红耳赤地卧槽一声,再往下刷,后面就没啥有价值的东西了,全是对二楼楼主言论示“会玩”“打开新世界”“三观崩塌”等评价的观点。

张继科连忙关了这个页面,手指头都羞红了。他又打开了其他几个网页,除了无意又学会几个诡异的新玩法之后,稍微有价值的内容几乎都是说腺体被咬没什么大碍。张继科蹲在地上,咬着指关节出神,可是贺鸿是Alpha,那情况会不会有什么不一样,再说他只是第一个月刚被马龙标记,会不会马龙的信息素还没消化完,贺鸿的就混进去了。他翻了好几页,也没有跟他情况一模一样的问题。虽然手机上的内容已经足够明确告诉张继科咬腺体没有用,但是张继科自己还在胡思乱想,他想要是真没任何影响,那为什么昨天晚上会突然想到他的眼睛——

张继科这时候意识到手机再翻也没太大意义了,他把手机放回原处,再把抽屉关上,最后背靠着柜子长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认知让他觉得很沮丧,无论身体上有没有影响,他现在这种因为贺鸿产生的停止不了的胡思乱想对他心态的影响已经足够大了。那个定时炸弹就在他身体里,让他惊惧着恐怕着哪天炸弹会突然爆发,怕那个他厌恶憎恨的味道就会像病毒一样,吞噬他,控制它并且在这之前没有能让他真正安心的解决办法,可怕的是就算他已经意识到了,他也拿不出去。



张继科抓了抓头发,像是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勾了勾嘴角嘲笑自己,他跟自己说:张继科,你从来就不是这样畏手畏脚的人。事情没发生之前你怕什么。不是已经遇到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了,又有哪件事提前打过招呼给了你准备时间?不是也都走到现在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他拿手用力搓一把脸,紧紧按着眼眶和捏紧鼻梁,这让他精神稍微绷紧了一点,至少有那么一点勇气去轻蔑阴影,重新站起。



张继科直起身子,觉得想通得差不多了,打算出门,他握着门把刚松松打开一个缝,门外许昕突然一声,“马指导你怎么回来了?”让张继科一直处于疲惫后长时间平静的大脑猛然一震,顿时掀起惊涛。张继科手把着门把,连忙把刚才打开那点门缝按回去。他把耳朵凑过去门板往外听,还真是马龙。妈的,不带这么刺激的吧——



马龙清朗温柔的声音透过门板舒缓地穿过来,“你怎么在这儿?”他问的是许昕,语气略带疑惑。张继科听语气猜他应该不是发现自己门卡丢了才过来的,但是这个提示没有任何安慰,他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直到目光停在床头边上马龙忘记带的手机时候,他才明白过来,很可以,这一直很符合他永远中头奖的运气。



许昕磕磕巴巴地,“因为我我有事想请教一下马指导。”

张继科靠着门板绝望地想,许昕你找那么多理由也没用啊,你在外面拖延再久我也出不去啊。可许昕还是很讲义气,绞尽脑汁跟马龙瞎掰扯,他问马龙,“马指,我总觉得我每次打完球收势回来都站不稳,这有没有办法解决啊。”

马龙回答得没怎么犹豫,“这我也没什么办法,基本功问题。不过你既然能感觉到问题在哪里你针对问题训练就行了。”他一边回答,一边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惯性动作掏出钱包同时手指一并翻开,翻开以后他愣了一下,许昕观察他表情,小心翼翼明知故问,“马指导怎么了?”

马龙眨眨眼睛,有点奇怪,他看着钱包,喃喃道,“我今天出门没带门卡吗?”

许昕灵光一闪,大幅度夸张点头说这很有可能啊,他跟张继科也经常没带房卡就出门,不过去物业登记一下拿备用卡就行了,很方便的。物业就在楼下C101,马龙听了这句话,眉头皱了皱,回头看许昕,像是盯住了什么破绽,目光黑黢黢得深邃如井潭,许昕一下屏住了呼吸,“又,又怎么了?”马龙一下就抓住了重点,问,“张继科呢?”

许昕倒吸一口凉气,心跳如擂鼓,脑袋极其缓慢坚定地摇了摇 ,“不,不知道,我也不是天天跟他在一起的。”

马龙笑了笑也没继续追究,他合上钱包,“物业在C101是不是,那我过去一趟。”他看了眼许昕,“你那个问题我会帮你想点解决办法,不过主要还是你自己练。”许昕点点头,说谢谢马指导,马龙又和他对视了会儿,两个人都僵着不动,于是马龙终于忍不住了,“你怎么还在这儿站着?不去训练吗?”他低头看了看表,“这明明还没到休息时候。”许昕说“哦。”他声音突然有点大,“但是马指导你不是要去物业吗,我们正好顺路啊。”马龙把许昕的反常当成他在偷懒故意拖延时间,他好脾气拖到现在也不耐烦了,冷着脸说我们不顺路,你别再浪费时间了,回去训练,现在,立刻,用跑的!

语气一点能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许昕看马龙是真要生气了,他暂时还不想把自己赔进去,说不定再留下来还反而让马龙生疑,说了声是,连忙就跑了。

马龙看许昕背影跑回去还算迅速,就也没计较他逃训练的事。他无奈地又看了眼门锁,明明出门前检查了门卡,到底还是忘了带。他只能转身下一楼拿钥匙。



门里的张继科死里逃生,竖着耳朵听马龙脚步走了,才敢趴在门上从猫眼往外看,胆战心惊地左瞄瞄,右瞥瞥,完全确定走廊上没人了,他才蹑手蹑脚打开门,做贼心虚地轻轻带上门抬腿飞速开溜。刚到拐角就被一个走回来的人影差点迎面撞上,张继科定睛一瞪,先反应过来,连忙收回脚步赶紧转身反方向拔腿就跑,却又被后面人抓住领子揪了回去。



张继科被吓得差点低声叫出来,回头讪笑着装成没事人一样开口说,“你怎么没走啊。”

马龙也挺难以置信地,似笑非笑,“我也没想到你胆子真这么大。”他扯着他领子冷笑一声,把他拽着往前走。



张继科知道马龙所谓的“胆子大”不是夸他,连忙捂着脖子一边跟着走一边迭声示弱,“马龙,马龙,我们有话好好说,你别扯我领子啊。”

马龙“嗯”了声答应了他,“那我们就好好说。”他不扯张继科领子了 ,松开手反而揪住了他耳朵尖,他走在前头,张继科耳朵被拽着,逃不了,只能在后头跟着。张继科手又伸到耳朵边上扑腾拍打马龙的手,“耳朵也别揪,马龙你别揪我耳朵。”

马龙哼一声,“哪里都不准碰你跑了怎么办。”他停在房间门前,冲张继科抬抬下巴。张继科一边耳朵尖还在马龙手里,扭着脖子,委屈得不行还得自己掏门卡开门。门开了马龙堵住他的退路,然后才松开了他耳朵。

他朝房间里指了指,跟张继科心平气和道,“进去好好说吧。”


-TBC-

评论(148)
热度(958)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