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U/龙獒/ABO】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5


马龙宿舍光线一般,即使拉开了窗帘,开着窗户通着风,白天不开灯也光线偏暗,房间颜色像天气不好的傍晚。张继科心里就更怵了。他试图面无表情坦荡走进去,却脚步踩得忐忑不安,他尽量不让自己的心情暴露。

马龙跟在他后面,进去先把灯打开了。他看到张继科刚坐在他床上,于是调笑他说,“你倒是自觉,先爬我床上去了?”

他俩这关系,这话已经就算意思很分明的调戏了。张继科是隐隐约约有感觉今天不出点什么事他是出不去这个房间的,所以马龙那句话就像藏在床垫棉花里扎他屁股的针,戳得张继科一下跳了起来,解释道,“没别的地方可以坐了。”他先是乱找借口,然后眼角立刻瞄到墙边的长背靠椅,就无话可说了,他把椅子拖到床边,改坐椅子上了。

马龙只看张继科反应呆得这么反常,就知道张继科心里肯定藏了事,他想让张继科放松点,“我开玩笑的,你坐哪儿都行。”他把外套挂好,站在门边上看着张继科,想了想,他先走到了抽屉边。张继科盯着他更紧了,眼神虽然在极力掩饰,但那种过于想表现得无所谓然而又目光又关切得紧随着的表情,矛盾得几乎要此地无银挂个牌子在抽屉拉环上,书写着:我没有拿手机!

马龙心里冷笑一声,已经成竹在胸。他拉开抽屉,抖开塞进里面的背包,手探进去数手机。他数的很熟练也很快,22台手机却一台不少。

他眉头皱了皱,又重新慢慢数了一遍。甚至特意低头翻袋子,直接找出张继科那台手机握到手心仔细观察了下,这回他彻底疑惑了。他回头看张继科,张继科也正好看他,张继科抬了抬嘴角,暗暗似乎有点松了口气的样子。

马龙眉头一挑:难道自己刚才真被他骗了?他没拿手机?那他偷偷摸摸来这个房间是想做什么。

马龙微微眯弯眼角,发现张继科又无意识偷瞄了眼电视机,发现马龙在看他,他又故意把视线扭开。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马龙还真顺着他视线将信将疑地伸手过去摸电视机,手感一片冰凉,他再低头一看,电源都没插。张继科之前一直盯着他看,直到看他真去摸电视了,才勾着嘴角把头拧到另外一边去。马龙的中计让他不明显的笑里带着点骄傲。

马龙意识到中了圈套,脸色一暗。他索性直接站到张继科椅子边上。张继科在马龙居高临下笼罩过来的阴影里抬头,神色不改。

马龙语气不容商榷,“你站起来。”张继科不爽地眼角一挑,“怎么?你要搜身?”

明明有错在先,语气还极尽挑衅,马龙本来还算平静的脑袋都被他气的有一根筋隐隐跳动,他没否认,声音却冷静得遭人恨,“如果你愿意坦白我也不想费这个劲。”他打量张继科表情。“不过我估计你不愿意。”

张继科一声冷笑,他就不信马龙真能搜出啥,站起身一拍裤袋,摊开两条手臂,“搜啊!”他扬起下巴,目光炯炯像是邀战,马龙没跟他客气。

马龙站他对面,反手把手探进他左边裤兜,那里空空荡荡,马龙手伸进去隔着点粗糙的布,不小心一下蹭过他原本放松的大腿肌肉,那里被刺激到猛地收实变得硬邦邦的,马龙的手指甚至还无意刮到了一点腿间一直蛰伏着无精打采的软肉,那东西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啥,一被碰就很不争气地颤巍巍自己抬脑袋要竖起来,马龙似乎也没料到如此,手指一僵,接下来的动作顿在裤袋里。

气氛莫名的委旎起来。

张继科满脸通红的挣扎,“你碰哪儿呢!”马龙连忙尴尬地收回手指。

右边裤兜他都没敢伸手进去,只是拍了拍裤带,确定里面是空的就作罢了。



张继科低头盯着自己的裤裆怒喷出一口恶气。但马龙又不是故意的,他也没办法冲他发火。一堆气就全憋忍着了,差点没气死他。马龙轻咳一声转移话题,说你把手再抬起来点儿。

张继科撇撇嘴,心想还没完没了了,他赌气想有本事你搜吧,你要真能搜出来啥我以后就跟你姓,一边故意把两边手抬很高。

马龙不动声色看他一眼,手绕过他脖子灵活又缓慢地从他肩胛骨边上凹下的缝滑过,顺着骨缝手抚过怕痒的两边腋下回到正前方,这个动作让张继科伸开的手臂敏感地抖了一下,但还是咬牙撑住了。然后马龙的手还没停,又暧昧地顺着张继科紧致的侧边腰线走,他手走到哪儿张继科的肌肉就跟着绷紧到哪儿,直到最后蹭过他的腰胯,再往上爬过腹部,张继科倒吸一口气聚在肚脐不上不下,可是折磨还没完,马龙的手最后又往上走了一点,停在张继科的胸肌前,虎口轻托勾勒着他还不算太成型只是初初形成的肌肉轮廓,连指头都没闲着不放过他衣服挡着的小乳头,拇指指腹揉搓着转了一圈,最后还拿指甲隔着衣服布料勾弹了一下——张继科浑身一颤,挺立乳尖抵着衣服布,他仰起脖子,满脸充血,羞得连牙都要咬碎了:“那里根本不可能藏东西!”

马龙淡定地说他知道,“吃个豆腐而已。”



张继科气得瞪大眼睛,还没骂出声,马龙又捧过他的脸颊,喃喃说:“这里也可以查查。”然后他就亲上张继科嘴巴,顶开牙关,舌头在他口腔里搅了一圈。张继科很不明显压抑着呜咽一声。他这才反应过来一开始马龙搜他裤兜估计也是故意的了。



马龙松开张继科时候,张继科瞪着眼睛,眼眶都已经充血了,眼角鼻尖周围粉了一片。张继科刚开始还有点懵,他火都到嗓子眼了,却还是莫名其妙地问了马龙一句:“你到底生没生气?”他不知道马龙是不是还在怀疑他。结果马龙却笑着说我生你什么气,他觉得张继科这个表情这样很可爱,又打算揉他脑袋一下,可张继科这次却一巴掌打开了马龙,甚至挥手甩在马龙手背上发出一声器皿崩碎一般清亮的响声。

当他意识到马龙竟然大方承认了自己是在逗他,他一点也不觉得这个玩笑很有意思,张继科这次是真的发火了。

马龙当然看得出张继科羞得脸红和气得脸红的区别,反应过来事情闹大了的时候张继科已经炸了,马龙想抱着他都没有用,张继科力气原本就大,更别提生气时候一股蛮劲儿拉都拉不住,他也不顾手背被张继科抽的肿起来一块,连忙把要走的张继科拦住,环着他腰把人搂怀里,张继科怎么用力挣扎他也不放手,一边紧紧收着手臂勒着张继科腰,一边软著声音在他耳边求饶那样喊,“继科儿,继科儿。”张继科听他声音犹豫了一下,然后又很用力地拿胳膊肘去撞他的骨头,“松手!滚!”他又很激烈地反抗,声音激动得都带着抖,“你们Alpha了不起!你标记了我你了不起!”他拼命去踢马龙的腿,用指甲抓马龙的手臂肉,能想到的怎么痛怎么来,他不要马龙抱着他——可无论怎么晃都晃不开马龙跟铁勾子一样钳着他的手臂,马龙像铁做的一样怎么打都不会痛,他一开始还会叫张继科的名字,到后面就只抱着他任他的拳打脚踢发泄了。

但他抱张继科抱得很大力。

张继科的腰都快被马龙勒断了,气还没消命先没了。他动作停了下来,撩起马龙的袖子,看他大臂上自己掐出来的红,他又像感冒一样抽了抽没鼻涕的鼻子,像含着东西说话含糊不清,“马龙你好样的。”

马龙都没敢松开他的腰,就这么抱着,额头抵着继科的额头,压歪了继科的头发帘儿,张继科扭开脑袋不爱跟他亲近,眼看着又要打起来,马龙连忙小心翼翼地跟他说,“我错了。”张继科这才不扭动了,让他跟自己贴着额头。

张继科眼睛没全闭上,闷闷地看地板,他自己知道这通火不全是因为马龙而起,但全发在马龙身上了。他不说话,不全是因为生气,还有点心虚和尴尬。



马龙声音压低,感觉有点不同以往的可怜兮兮,他跟张继科说你的信息素也能影响到我。张继科撩起眼皮,潦草地扫他一眼,他以为马龙要说是自己勾引他的,可马龙从耳朵到下巴那一片都有点红,他有点羞于启齿,“我怕这段时间你进入发情期,就也没补充抑制剂,你这段时间信息素不稳定,就被你信息素影响了,这几天晚上做梦都,老是梦到你。”

张继科猝不及防地耳朵一热,应了一声“哦”,然后一下被卡住嗓子眼儿了。他也不知道气氛怎么就这样了,偷偷伸手推马龙一下,马龙这回乖乖任他推开了。

他俩好像都不太怎么适合谈恋爱,话说到这儿,一种又甜蜜又负担的浑身发毛感,莫名其妙周身不自在,张继科咽口水,喉结滚一下。他虽然喜欢马龙喜欢了十年,自诩比马龙爸妈都要了解马龙,但是马龙这个突如其来的坦白和腻歪,比他十三四岁时候第二性别还没觉醒时期第一次谈恋爱那滋味还齁。

马龙快三十岁的人了,皮比他还薄。坦白两句肺腑,脸就蒸熟了。张继科一看马龙脸红得那丢人样,突然就不想害羞了。

反正半斤八两,他俩都一样。至少马龙还敢直说做梦想着他,他都不敢说自己那时候想到了谁。

他打破沉默开口,“我”,马龙一下就盯住了他,张继科说着不害羞,还是慌,话到嘴边自己就变成了,“我找个地方坐一下。”他坐回体温已经散尽了的椅子上。马龙跟他面对面坐床上。今天无论硬着来,软著来,他是一定要让张继科把事情交代清楚的。

现在气氛虽然有点诡异的沉默,但是不算差,张继科也挺珍惜。

他的眼角垂成放弃抵抗的模样,“我是有事瞒着你。”但他又连忙补充,“可是我不想讲。”他怕马龙要说话,会打断他,他又跟机关枪一样抢着讲完,“但是马龙你信我,我没有做坏事。”他不自觉地服软,就算是撒娇了,“马龙你别逼我讲行不行。”

马龙沉默地看他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手搭在他头顶柔软的发旋上,“你对坏事的定义是什么。”张继科吃力睁着眼睛看他的手腕,努力归纳,“我没有伤害别人。”马龙很快反问回去又把他问倒了,“那你伤害你自己没有?”

张继科不说话了。马龙指尖摩挲搓着他的发丝,“你看吧。我没法不追问的。”张继科闭了闭眼睛,一本正经地问他,“过两天贺鸿和我的比赛,你希望谁赢?”把马龙问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张继科突然换话题,没反应过来。

其实这个答案马龙真的犹豫过,他看过成绩单,张继科表现得非常好,不算和贺鸿的比赛,已经保持全胜超过了贺鸿三分。无论和贺鸿那场是输是赢,都不影响张继科以队内第一成绩升一队的结果,更何况最后还有马龙把关,他一直怕张继科嘚瑟所以没跟张继科提过,张继科目前进一队已经算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所以他很均衡地考虑一下前后。他的确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贺鸿赢或许这个结果会显得更有意义一些。可是这个时候他不能这么说,他虽然沉默了很久,但最后回答张继科的还是,“当然是你。”

可张继科只把那段沉默当成马龙心里的真正答案,而马龙说出口的他根本没信。

张继科突然凑过去捂住马龙眼睛,然后他又问马龙很奇怪的问题,“你没打抑制剂是吧。”没等马龙回答,他就把脸埋在马龙颈窝,很深地去呼吸马龙的味道,简直就像是想把马龙的味道全部替换进身体里一样。



之后他就更紧地捂住马龙的眼睛。

马龙眼睫毛不适应被按住地多抖了两下,他有点疑问,“继科儿你是哭了吗?”

张继科说不是,他声音很坚定,“马龙你信我一次,我自己可以处理好的。”他亲了马龙一口,“你给我一次机会,别去追究为什么了,我瞒着你是因为我喜欢你,我也很希望你的想法是对的。”他松开马龙眼睛,跳下凳子。

马龙眼睛被按得有点花,一下子什么都看不清,张继科跑到门口,然后他开门走了,门都没带上。



他怔坐着,回想着张继科的话,那声“喜欢”突然也没有那么甜了。

风从门和窗户穿堂而过。一并把他身体透过。胸腔里凉凉的。谁的大手攥着他的心脏,跟拧抹布一样,扭曲到尽头,又放任他弹回原样。

心一涨一涨的,说不出滋味。

他原本信心十足,可这种滋味却突然开始让他害怕——怕自己哪天真的会这样:看着张继科走远,他只能停在原地,任来回的风把他穿透。



怕最后一事无成,又弄丢了张继科。


-TBC-

评论(115)
热度(970)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