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BO/龙獒/AU】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7


张继科跟许昕这场比赛小比分咬得很胶着。虽然最后结局不出所料,但是过程也把张继科缠得实在很焦头烂额,打完球以后整个人湿的像从水里面刚捞出来,刘海湿成一缕一缕贴在脑门上,张继科一边拿毛巾擦脸,一边又把碍事的刘海撸到头顶上,他特别想去洗个澡。



许昕在挡板边收东西。他一开始还想破了张继科全胜神话,结果反而成了张继科实现全胜过程中的又一块垫脚石。不过总算发挥不错,跟张继科之前预想的一样,是个让他不能犯困不能小觑即使险赢了也不轻松的存在。

张继科赢完球回头看他一眼,这一眼挺复杂的,许昕乐呵呵地想看来张继科赢别人跟赢了我以后感觉不一样,于是他也冲张继科挤眉弄眼,以笑回应他的眼神。张继科抬了抬眼角,让他往后看,许昕不明就里刚一回头,李指导正气势汹汹正提枪杀到。


许昕输了球也没有什么太自责的情绪,他短暂反省了一下,觉得赛场上没犯什么太致命的毛病,打的还挺痛快。想到今天的比赛已经打完了,输球的感觉没有明天休息的快乐强烈,他又无比轻松地想要飞起来。可李指导看不惯他的乐观,又劈头盖脸地骂他一顿,把他给压了下来。

说的都是老调重弹耳朵生茧的论调,“你输了球能不能有点愁眉苦脸的样子,意思意思十分钟也行,你看哪个运动员像你这样输了球还嬉皮笑脸的,你心态能不能不这么好?嗯?”

许昕这回就不敢笑了,拿毛巾包着整个头,就露出俩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李指导。

李指导跟他吹胡子瞪眼睛,“你懂我说啥不?”

许昕连忙点头,毛巾裹着脸就像在跟一个木乃伊对话,李指导一叹气,指着他半天没说出话,甩手走了。


李指导走了,张继科才敢过来,本来他想安慰许昕说其实你刚才有几个球打的真挺变态的,我都快骂出声来了。但许昕迎着他还没张开的嘴,先一本正经道,“我昨天看饭堂蒸的鱼挺好吃的,昨天去晚了没抢到,一会儿马指一吹解散哨我们就跑。”

张继科一愣,脑子里还在弹跳的乒乓球一下变成了一条活蹦乱跳尾巴还甩着水的鱼,他眨眨眼睛,脑子还没转过圈来,“啊?哦,好。”


他看了看时间,才10点45,这个时间挺尴尬的,他眼神隔空找贺鸿,那人正在跨了一个球场的对角线看着他,视线交集时候张继科不明显心跳急了一下,眼神立马晃乱了,移到贺鸿旁边的窗户玻璃上。

贺鸿接收到他眼神,就主动过来找他了。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午休,打比赛也来得及。不过你休息完了我们下午打也行。我无所谓,主要看你。”


张继科不出汗了,但衣服还是湿的,他身上的信息素这几天有点掩盖不住的倾向,贺鸿靠近他能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奶油味儿,一并连他的汗都像太热了融化后流下来的奶油,甜得他有点无法集中精力,但张继科勾着衣服领子不在意地说,“别等下午了,速战速决吧。”


他把湿衣服脱了,拿事先准备好的另一件换上。光着膀子在球场边换衣服时候,感觉有至少两束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可张继科低头换衣服,懒得去追究谁偷看他直白到视线都要具象了,反正他又不会掉块肉,动作麻利得把衣服换好,握着球拍回到球台边。


他们这桌分过来的教练是马龙。这个时候没比赛的人也都围了过来,围观这场算是在目前这个封闭场合中,技术最厉害的两个球员的较量。



张继科刚举了球,皱着眉头又放下,他拿手比划了一下球台边,然后用手背示意他们离球台都远一点。马龙往后倒退三步,然后让围观的人都不准超过他这个位置。

信息素隔远了就没有用,张继科舒服多了,这才集中了精神投入比赛。


第一局11:4。

球台两端持拍的人都面无表情。球跟小说里没出匣的暗器一样,还在手心窝里静止着,牵动着心跳和目光,谁都怕下一秒他的跃动会夺命封喉。

马龙看了看张继科,又看了眼贺鸿,表情没露出一点他在想什么。


他背后的人在很小声地窃窃私语。
“他是太累了吧。”
“应该是,刚打两场他应该休息一下的。”


一滴汗从张继科的头发里面流下来,顺着太阳穴,划过侧脸,从侧颌离开脸颊,一半在球台边刮了半个水印,一半消失在粗糙的地胶表面。

他那双蓝色运动鞋很用力地踩紧地面,脚踝骨头狠狠绷紧,像一条绷紧的弓弦,肌肉是一张拉弯远射的弓,从地面斜斜往上,像长在地上的瘦长岩石一样,随着左右的变化角度,他腿部动作移摆得极快,每次大腿压下的角度都几乎肌肉内侧贴近于地面,又如同强劲的弹簧迅速复原。向另一边飞闪而过,地板上的胶皮都要被他的脚步随带仿佛活生生要从地面上剥离。



第二局11:7。

张继科晃了晃脑袋。累得有点喘气不均。

脸色是肉眼都看得出来的苍白。

他捡球时候看到马龙没有表情的脸,马龙也看向他,身体向他微不足道地前倾一点,却又收回倾势,眼睛里一闪而过疑惑和担心。

张继科捡回球,表情因为吃力地咬牙而微微有点扭曲。他发觉马龙还在看他,硬生生别过了脸。



第三局:11:4

张继科丢了最后一个球,他仰着头闭上眼睛,然后又皱紧眉,叹气摇了摇头,有点自嘲地勾着嘴唇冷笑,嘴唇动了动,没人知道他在自己跟自己说啥。


周围的窃窃私语有点大了。

“3:0了,他让球了吧?”
“不像让,这明显是打不过了。”
“真悬,除非他后面连追4盘。”
“要真有那水平也不会连输三局了。”


马龙视线离不开张继科了。


他状态出奇的不正常,尤其是浑身冒出了一股低迷到不想再拼的颓废劲儿,这在他身上从来没见过。情绪也不同以往,外泄得特别彻底,以往输赢吼叫都埋在心底,只是眼神仍然灼灼坚毅,可这次比赛几次摇头冷笑,皱眉咬牙,都看得出他脸上非常明显透露出的力不从心。


马龙看到张继科把手心顶紧球台角,拿用尖端压进掌心那种痛感来唤醒自己,甚至连他的眼角都克制不住地开始有点发晕和迷茫。

马龙眉头一皱,怪自己反应太慢,一直没注意到他的反常,马龙现在大概知道为啥了。他毫不留恋转身,不打算把这场没有意义的比赛看完,回头叫身边一个队员看分,他穿过人群到李指导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李指导看他一眼,又探头去看了张继科和贺鸿的球台,脸色也很严肃,他从裤兜里拿出一串钥匙,拆下车钥匙摘给马龙,“你直接把他送出去吧。”马龙对李指导这个安排挺意外的,他之前还想了好几个借口,没想到什么话都还没说,李指导安排得比他想要的还方便,马龙接过钥匙,李指导又说,“辛苦你了还得跑一趟,明天要是下雨赶不回来你也不用急,等张继科归队时候一起把他带回来就行。”


马龙瞳孔微微扩张,李指导这种不加怀疑的信任反而让心里有鬼的马龙有点不知道说啥好,假装不在意地镇定开口说那我先把车开到楼下,拿着钥匙一句话不多说地走了。



第四局张继科有点死局翻身,硬是纠缠着把比分追上了11平,可是汗出的太多,脚下有点打滑,他心里有劲实在是使不出来,动作也不太跟得上了,输球骂了句操。几乎已经可以预感到结局了。


他一直怕输,想了很多可怕的结局,可真到最后输了比赛,却又感觉没想象那么可怕了,球台那边贺鸿的世界跟他隔得仿佛很远,让他有一种做梦一样的不真实感。


他手撑着球台,拍柄硌在他的虎口,朝下压着他的拇指。他抬头看对面贺鸿从松气,到因为激动而抑制不住剧烈的呼吸,兴奋地吼叫甚至夸张到亲吻球拍,可张继科却像游离在那个世界以外,他耳边只有自己粗重的呼吸,一声一声,每一种知觉都被敏感放大,连汗水流过脸颊都像蛇在皮肤上爬。他不太敢松开球台,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站的稳,唯一庆幸的是那种羞耻处空虚冒水的状况还没出现。这样他就还能挺住。


许昕过来扶着他说你没事吧,他的手刚搭上张继科的背,张继科就如临大敌躲开他,许昕声音应该不大,可是已经震得张继科耳朵嗡嗡的,他现在浑身器官的感觉都敏感而脆弱。

但却又自虐地去看贺鸿兴奋到癫狂的状态,恨得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明明可以撑下来这一天的,明明可以拼力一搏的,如果没被咬那一口,只要没被咬。


他恨得微微颤抖,许昕安慰他说,就输一场,没事的。

张继科在意的不止是输赢,他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贺鸿赢后的第一反应先是兴奋地去扭头去看马龙,他有一腔的沸腾热血和激动情绪要和马龙分享,马龙和他第一次见面时跟他说过的“你会做的比我更快更好”成了他坚持拼搏的目标,虽然听到的时候无比激动,可在他那时候听起来还觉得有些愧疚而遥远,每次让马龙失望时候他都深吸一口气忍着,只希望有一天当他能真正有突破时候站在马龙面前,自信又心安地重新接受马龙对他的温柔和笑脸。他内心激触,回头去找人群中的马龙,却隔着一张又一张稚嫩面孔一次又一次落空,他怎么也没看到马龙的身影。他走过去问记分牌旁边的队友,“马指导呢?”队友指着门口说,“刚刚匆匆走了。”


他连忙也追出去,还没跑出场馆大楼,刚好看见马龙拎着一件长袖外套风驰电掣走回来,贺鸿的笑脸立马很单纯地扬起,急切地迎上去,声音特别明亮,“马指导!”


马龙本来一颗心急着往张继科那儿赶,听到贺鸿声音顿了下脚步,他看向贺鸿。贺鸿眼神里写满孩子一样不加掩饰的对夸奖的期待和渴求,马龙看出来了,可是他现在却没时间耽搁,他也跟他笑了笑,“打的不错。”他简单夸奖一句,然后绕过他继续脚步匆忙地回到训练馆中,张继科扶着球台,一直看着门口,马龙一进门正好跟他对视,他拿眼神跟他说没事,我来了。


张继科看到他进来,表情这才有点放松,眼皮落下,松了口气,露出一点你怎么才来的抱怨模样。


马龙走过去把手上拿着的外套把张继科裹上,拿起喷雾先往张继科脖子后面大量喷射,让他光靠自己已经抑制不住的奶油味消退。张继科没有直起腰,他也弯下膝盖,跟他眼睛对视,“能走吗?”


张继科抿着嘴唇没说话。马龙也不等他说话了,隔着外套过去将张继科抱起来。张继科意料到这个动作,也没挣扎,只是把脑袋扭过去深深抵在他肩窝,手指也紧紧抠着马龙大臂,众目睽睽被这么抱让他无所适从,但是又没别的办法。马龙在他头发边低声安慰他说没事的,都能理解的。张继科埋着脑袋死活不吭声,手指抓得更紧了。


他们出门的时候看见门口呆呆站立着的贺鸿,贺鸿看着他们,视线里面有很多没说出口的话,马龙视线没在他面前停留,直接把人抱了出去,贺鸿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这种赢的感觉和他想的不一样,有种不清爽不痛快的黏糊感,他也没想,本能脚步跟着马龙出了训练楼。


马龙把张继科塞进后车厢,四周没人了,张继科才把脸抬起来,他把马龙的外套拉链拉到最高,拽过了脖子,挡着嘴巴拉到了鼻子底下。

等马龙进了驾驶座,他才往座位前面蹭,跟马龙的后座贴着,“李指导让你送我出去啊?”马龙目不斜视拧钥匙打着了火,“不然呢?”张继科笑了声,颇有点讽刺地打趣道,“监守自盗。”


马龙看了他一眼,觉得他虽然输了比赛,还濒临发情期,但意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错觉。


“你有那个预感就应该早点跟我说,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张继科听了以后没什么触动,坦然耸耸肩,“我没预感啊,我跟许昕打时候我还没事。”

马龙摇摇头,“那比赛时候呢?你应该早点喊停的。”

“哦。”张继科随便敷衍了声,把手插在衣服兜里,倒回椅背上,“能撑下去就打呗。随便吧,反正也输了。”

马龙叹了口气,“你这样比完也没意义。贺鸿赢了也不高兴。”

张继科心不在焉地听着,冷笑一声,“是吗?我看他高兴得很。”他从窗户玻璃正好看到外面不远地方站着盯着他们车看的贺鸿,张继科摇下车窗,趴在车窗框上对他不屑地挤挤鼻子,贺鸿看到他表情,也甩过来冷冷一个阴鸷的眼刀。两个人隔着车窗目光交战。

马龙从后视镜看张继科一眼,“把手拿开。”他说着就把车窗关上了,张继科胳膊肘还撑着车窗,被车玻璃顶了一下连忙收回,车窗慢慢上升,车启动远去,把后面没追上来的人影落得越来越小。


即使这样张继科还是很不爽,缩在马龙外套里一脸冷漠看窗外。马龙多看了他几眼,试图缓和气氛,“你非气他干嘛?”张继科愤愤说谁叫他乘人之危。

马龙不说话了,开了一会儿车,又换了个问法,斟酌着语气开口,“你真觉得他赢你是因为你在发情期?”张继科对这个话题敏感地一挑眉,从外套里把脑袋钻出来,“你想说什么?”马龙说没什么,他继续看前面路况,“我只是觉得他这段时间也进步了很多。”

张继科更不爽了。



他屁股挪了挪座位,觉得坐得不舒服,就低头看一眼自己宽松的运动短裤,手指稍微勾开内裤边往里面看了眼,然后松了手弹回去,内裤边在小腹上弹出啪的一声。一下晃动了马龙的神经。他抬腿不轻不重踹了马龙驾驶座一脚,“别废话了,快点开,我裤子湿透了。”



贺鸿回到训练馆,午饭时间零零星星人都走了,但还有些比赛没打完的人和不愿意浪费午休时间自愿加训的人在继续训练。


他蹲挡板下面收拾包,正好在视线盲角里,听见挡板外面有人闲聊,“张继科还真输贺鸿了?”贺鸿没吭声,竖着耳朵继续听。

“他正好发情期到了啊,不然你以为呢。”

贺鸿听着不对劲,他本来想立刻站起来跟他们当场对峙,问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自己赢是因为张继科发情期,但后面一想何必呢,随他们便胡说吧,反正也是一群背后嚼舌根,一辈子进不了国家队的炮灰。跟他们计较也是浪费时间。贺鸿勾了勾嘴角,当听笑话,可是马上他笑就敛了。

流言越传越离谱,甚至不怀好意,“他跟许昕打时候怎么就没事?太巧了吧。就隔了10分钟?”这问题已经颇怀恶意的猜测了,另外一个人更直白地不屑冷笑,“A打O,想赢还能输?他俩当时离那么近,什么手段用不出来。”

贺鸿听到这脸色一冷,控制不住情绪地倏然站起。

他慢慢扫视过那两张他不太眼熟的脸孔,不管他们表情变得惊恐和尴尬,他声音因为过度愤怒而更冷冽平静。

“你说我用手段是吗,证据呢?”

那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一眼,互递了个眼色,拔腿就跑了。

贺鸿有气没地方出,骂了一声脏话。一回头差点吓得倒退一步,一个比他矮挺多的白皮肤胖乎乎的小男孩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满脸全是可爱弹性的胶原蛋白。


小男孩搓了搓脸,笑得人畜无害,“贺鸿大哥,我是八一队的樊振东,我能跟你打场球不?”


-TBC-

我好像高估自己的进度…

评论(236)
热度(1009)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