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BO/龙獒/AU】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Part.29

许昕吃完早餐后把盘子送指定点去。

他一开始心情还好,结果樊振东一窜到他面前来,他立刻就把脸拉下来了。

扭头就要绕路走,樊振东立刻赔着殷勤又可爱的笑追过去,“许昕大哥,哎……昕哥!”

许昕个子白长了,没走两步远,就被小胖追上来堵上了。

许昕看着他,鼻子里喷了一口怒气。


樊振东看许昕停下来了,像是有戏的样子,连忙又堆上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求饶,“你还生气呢?别啊,继科大哥眼瞅要回来了,看我俩这样闹脾气他多不好受啊,昕哥我跟你道歉,我保证以后听你的,别再气了行不?”他举着肉乎乎的手掌发誓。

可许昕瞥了他一眼,对樊振东的可爱攻击心肠坚定不为所动,“别。”他冷冰冰地拒绝,“你不用听我的,我以后也不管你了,等继科回来让他管你,我管不了你,我也不管了。”他偶尔生一次气,跟放枪似的,说爽了扬长就走了。

留着樊振东原地张大着嘴,懵懵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哭笑不得地揉了揉脑袋。


封闭训练中心的大院里停了一辆黑色大众,车很普通,看上去不怎么起眼。

里面传出一声咔哒,然后一个穿着红色训练队服的男孩子蹦了出来,跟上了发条一样一跃就要飞奔而去,听见驾驶位置有人叫他,他又收回脚,把着车门回头,脑袋探回车里,“怎么?”

马龙拔了钥匙,跟他笑笑,“时间来得及,慢慢走也行。”

张继科浑身精力用不完,原地蹦跶了好几下,嚷嚷着“我等不及了。”

马龙无奈地看他一眼,那人的嘴唇还有一点晶晶亮亮,红得特别耀眼,马龙突然心虚。

他咳了声,“那你快回去吧。”

张继科“哎”了一声。

答应完后嗖地就跑了。跑之前连着给了马龙好几个飞吻,“拜拜拜拜”说了一连串,然后就跟火烧了狗尾巴似的,扭头就跑没影了。

马龙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张继科做的啥动作,接了几个莫名其妙、动作还快得不标准的飞吻,刚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还没来得及激动,张继科人已经看不见了。


马龙轻轻舔了舔嘴唇。

虽然飞吻没抓到,但回味一下张继科下车前,他半强迫张继科跟他来的那一场深吻,他笑意更深,又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


偏过去脑袋望了眼窗外面清朗起来的天空。

他推开车门下车。低头整了整衣服裤子细小的褶子,锁车,离去。


张继科像一阵风一样,一下从许昕旁边穿过去了。


许昕只觉得刚才飞过去的东西有点眼熟,眯起眼睛定睛往远处看,结果张继科又飞回来了,一把勾住他脖子,“你在这儿啊!我正找你呢。”

许昕一开始还黑着脸没表情,一看到张继科就“嘿”地一下就乐了,“你回来了!”他连声音都亮起来了。

张继科果然跟走之前一点也不一样了。整个人生机勃勃,意气风发的,特别有精神,一身红色衬着白皙的皮肤,要多青春有多青春。许昕刚想打趣张继科这两天身子养的不错,但一想到他怎么养的,自己就先脸红了,纯情得憋不出来打趣的话,张继科大大方方地,倒是先骄傲起来了,抬了抬下巴,调戏道,“看来挺想我啊你。”

许昕也不掩饰,大大方方承认了。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说他这两天都没人说话,无聊得都要发毛,还说幸好张继科能跟他一起升一队,要不然他未来日子多昏暗没有尽头啊,越说越夸张说得张继科都冷笑了,“你进一队为了练说话去?”许昕嘿嘿一笑,“那也不至于。”反勾过张继科肩膀,坏兮兮地偷偷摸摸道,“不过你看现在李指导骂人有你替我顶着,以后我挨骂时候要是没你分担那我不得被骂傻了?”


张继科越听越觉得许昕嘴里没几句中听的话,敢情算计自己,自己还跟他勾肩搭背帮他数钱?张继科连忙扯着嘴角嫌弃地把人推远了。他探脖子左看右看,最后一脸懵圈地看回许昕,“我胖儿呢。”

许昕一开始还笑着,一听这名字,干脆利落地冷笑一声,“呵。”一下就把笑给敛了。


张继科晃了晃眼珠,觉得这气氛很微妙了,“你俩咋了?”

许昕深吸一口气,“你知道那天你走之后他干了啥吗?”

张继科摇摇头,于是许昕说,“他把贺鸿给打败了。”

张继科没反应,过了好一会儿,才“嗯?”

许昕看他一眼,放慢了语速,伸出右手,“樊振东。”他又伸出左手,“贺鸿”,两手一拍,响亮一声,“他俩打了。”他眉头一皱,语速又快了,“关键樊振东还赢了。”

“赢多少?”

 “那不重要!”许昕嗓门都大了,他跟张继科压着嗓子吼,“你说贺鸿那人,心眼多小,我都记得他输球那表情,恨不得把胖儿给生剜了,比看你那眼神都狠。”

张继科微微皱眉,他知道许昕意思,只是前因后果还是搞不清楚,他挺困惑,“他俩怎么撞上的?你也没拦一下?”

许昕一脸“你还怪上我了”的表情,又惊又冤,“我根本拦不住!我跟你说你是没见识到,那胖儿脾气上来跟你就一个样儿。”说到原因又说来话长了,他让张继科跟他边走边说, “比赛那次贺鸿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张继科冷不丁想到那天输球的事,不怎么耐烦,“他能做什么?”他语气有些冷淡敷衍,许昕耸耸肩说我也觉得,“你走之后,他们都在传,说你发情期那事,是贺鸿放信息素了,就为了赢你。”

张继科抿了抿唇,听完就沉默了。


许昕等张继科说话,可张继科一直不说话,他们眼前一点点延长的路距离终点的场馆又一点点缩短,许昕稍微拧起点眉头,正经了起来,“我认识贺鸿时间也挺长了,贺鸿那人是争强好胜,但是比赛时也不会使那种手段。”他边说边看张继科,可没等到张继科任何回应,他有点怵,“……不是吗?”

张继科摇了摇头,“说不清楚了。算他没有吧。”


这个话题他再谈起来还是兴致缺缺,“要不你直接说胖儿吧。”

许昕叹了口气,直说:“他给你报仇去了。”

话音一落张继科那两颗黑眼珠就锁定了过来。


眼神里带点难以置信,还隐约带点憋不住的笑意,他虽然没说话,但许昕看懂了,眉头一挑,“怎么?你还觉得挺骄傲?”

张继科连忙正色,摆手说“没有没有”,假模假样的,“你做的对,他是太冲动了。”

许昕看他演戏,冷笑一声,“你也别装了,你心里正偷着爽吧。”张继科一本正经地把眼睛都睁大了,一脸诚挚说“真没有。我不是那样的人。”

可再解释也没用了,许昕气结,一把搡开张继科,“我算是看出来了,怪不得你俩玩得好,你俩脑回路就一模一样的。我再也不瞎操心了,以后你俩自己玩儿去吧。”他两条长腿一跨就先走了。

张继科也不追,憋着笑在他后面喊,“晚点我叫小胖儿来给你负荆请罪啊。”


马龙把车钥匙给了李指导。

李指导接了钥匙以后,对他不怀好意地一个劲儿笑。

笑得马龙后背都有点发毛,“你笑什么呢?”

李指导摸了摸下巴,“你后来回趟家没?”

马龙愣了愣,“没……”他不知道李指导指的啥,心虚怕露馅,声音都不确定地拉长了,结果李指导恨铁不成钢地“啧”一声,马龙吓一跳,眼睛都不明显地睁大一点。

“你把张继科送回家了,你就没想想回自己家看看去。”

马龙更懵了,“啊?”李指导想这奥运冠军怎么还能这么呆,拿钥匙戳了戳桌子,发出啄木鸟一样的“咚咚”两声,“你不是也刚成家,就学那谁三过家门不入了?都到门口了也不会回去看看人家,这都一个月了,她怎么过的?”马龙又舔了舔嘴唇,一脸正经瞎掰,“抑制剂吧。”李指导摇摇头,“别委屈了人家。你们Alpha啊,高贵惯了,但真别以为标了记他们就非你们这些Alpha不可了,这世界谁没了谁都能挺过去的。你不珍惜,哪天就后悔去吧。”


马龙一开始就随意听听,李指导越越动情,马龙突然又想到李指导那次骂禽兽不如把他骂进去的事。他总结出李指导好像对感情这方面的感悟特别多,说不定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马龙还是习惯了李指导风驰电掣,大声骂人的样子,这样一幅深情款款一脸关怀语重心长跟他谈感情的样子让他觉得有点肉麻浑身不自在,搓了搓手臂,连忙转移话题,“我知道了,我不会辜负他的。这两天成绩有什么变化吗。”

李指导曲起手指,蹭了蹭嘴角,也收了心,“没什么变化。最终成绩已经出来了,我还没决定今晚还是明天公布。我联系了这个周五的车回市区,最后一个星期,看能不能再紧紧劲儿,别松懈了。”马龙点头,又问“成绩表现在在这儿吗?”李指导说“在,我给你拿。”他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柜子边上摊开一张四开的厚纸,横竖都是队员的名字,纵横交画成了张每个格子里都标注胜或负的表格,最后一栏总分从上至下排列,张继科第一,比贺鸿多赢一场,许昕和贺鸿同分并列第二。


马龙看了看他们的战绩,弯了弯嘴角摇了摇头。李指导凑过来说,“有意思吧,这成绩谁看谁恶心,你看张继科一路全胜,最后一场输给了贺鸿,他之前从来没输过,一输就把记录给输掉了。你再看贺鸿,输两场,赢了最难赢的张继科和许昕,结果轻敌了,丢了两场小的,这记录就在眼前了,他给放过去了。许昕发挥倒一直稳定,张继科和贺鸿他各输一场,你现在看他这个成绩没问题,你等他们三个都进了一队,一下子就在那两个同龄人之后了,心里肯定不好受。”马龙笑了笑,似有所思,“比赛就是这样,没有十全十美。他们以后的路还长。”

李指导把纸叠好,交给马龙去公布。

他琢磨了一下马龙的话,觉得挺有道理,“不过以后的路就交给你带了。他们新,你也新,有些话我不好直说,但是信哥这一句,虽然路不好走,但是你还是幸运的,什么时候都别绝望,也别放弃他们。”他举着叠好的纸,眼神略过指尖,又不是滋味地轻笑了一下,“你要知道多少人羡慕你啊。”


马龙接过了纸。他与李指导眼神交对了一下,他的眼神沉静像夜里静静远淌的溪流。

李指导看着他,像河道边经过的老树,偶然掉下一片枯黄的叶。

就在无声和无声之间进行了一场沉默的接替和告别。

马龙想,这个时候他似乎也不必再说什么。


张继科重返训练场。

他一边跟着李指导的要求逐步开始加大训练量,一边眼神老偷瞄马龙。

马龙先跟贺鸿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

他换第二个动作拉伸的时候,马龙又回来了,他身体往左边压,脑袋往右边跟着马龙走,马龙风尘仆仆地,就没停下来过,也没看到一直地上趴着压腿的张继科。他到了樊振东球台边上,看了一会儿,又把樊振东叫出去了,张继科直起身子想探脖子看他俩出去干嘛。后背遭到李指导膝盖一顶,他又脸朝地压了下去,胯骨撕得疼得他差点没叫出来。

他这一趟和小胖出去很久。回来两个人一前一后都没表情,一个比一个淡定。张继科抖抖疼完了有点爽的大腿筋,满怀期待下一个是不是就来找自己谈话了,结果马龙一吹哨,今天训练就没了。


许昕揽着方博走的,走时候还故意往张继科那儿绕。

张继科差点没笑出声,他姑家妹妹,14岁,就不玩许昕这一套了。

把他给幼稚的。


樊振东垂着着委屈的小肉脸过来说,“昕哥不理我了。”

张继科说,“没事儿,他也不理我了。”他耸了耸肩,把收拾好的包斜背起来,跟小胖去吃饭,小胖问为啥,张继科满不在乎地,“就因为你那事,他跟我抱怨时候我笑出来了。”

小胖一听也笑了,“我就看姓贺的那样不顺眼,想削。”

张继科伸手过去跨过他肩膀掐他肉脸,“我不是因为你赢了贺鸿才高兴。你赢谁我都高兴。”他手上劲儿大把小胖一张白瓷一样的脸给捏红了,“可你不能没心没肺,你知道许昕气啥不。”

樊振东跟个小大人似的说我知道,他想得多,为我好,我会把他哄好的。但我没觉得那人有什么可怕。他扭头看张继科,脸还被张继科揪着,反方向扯出去一块,被横拽着脸上的肉看起来可爱得狠,但表情又不是要撒娇的样子,他反问张继科,“他可怕吗?”

张继科眨了眨眼睛,笑着没当回事,“你问我干啥,你能跟我比吗?”

樊振东说为啥不能啊,他语气很严肃,“哥你要实现世界冠军梦想就得抓点紧。不然我就会追上来的。马指导说如果我保持这个水平,只要再有点进步,明年他可以破例让我也进一队。”张继科扯着小胖的手松了,上下两句话他都不知道先接哪句好,“破例?他刚才跟你出去就跟你说这个?你还没分化就能让你进一队?我不信他有这个魄力。”

樊振东可怜兮兮揉着被掐得红通通的脸,补充句,“因为你啊。”


“他原话我都记着:‘我看到了张继科,就觉得这世界很多规则都是没意义的。唯一的意义就是打破它,还能比他做得好那种快感。我今天先给你这个承诺,无论这一年你在哪里训练,明年这个时候,如果你能让我惊喜。我就为你破例。’”


那时候马龙是没笑的。眼神是深邃却透彻的,就像是透过冰射过深海里的光。

他在下午阳光斜照着的走廊里,半边脸特别清晰,无论是被照得肌肤愈发的白亮,在光里也明显起来的鬓角边上的痣,亦或是唇角那些细看才能看清的一点点胡茬。他的影子就映在地板上,比樊振东的要长很多,高大很多。


张继科能想象到那个画面。

笑得眼角都可爱得瘦了起来,“他真这么说吗?”

樊振东觉得张继科的表情已经恨不得神游回那一秒。张继科拉着他,也不管他爱不爱听,感不感兴趣,话突然多了起来,“马龙其实很多时候跟你想的是不一样的。所以特别好……”


马龙回宿舍时候才想起来今天就没怎么跟张继科说话。

要忙的事有点多,这时候放松了他才想起来,也没看张继科今天第一天恢复训练习不习惯。转念一想,他忙,张继科也不主动来找找他,张继科朋友挺多的,估计回来了一个一个打完招呼时间也就大了,也就没空管马龙了。

他这么想着,刚上完楼梯,声控灯就突然灭了。

他下一步踩地的声音就大了点,同时漆黑的他对面也有另一个剁脚声一起响起来。灯亮起来时候,他看到他门口倚着门靠着的张继科,刚刚直起身子。


马龙脚步停下来,隔他得还远远的。

他还没开口,张继科先说话了,懒洋洋的一贯的面无表情,“你有吃的没?”

马龙还没说话,他就走过来了 。

“我带你去个地方。”他拉住马龙,神秘兮兮地说。


-TBC-

评论(327)
热度(1009)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