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教练【ABO/龙獒/AU】

*非现实!纯架空!所有时间地点人物都是虚构!

*28岁铁刘海马龙×18岁小奶狗继科儿


 -30-


张继科出来训练往包里塞了多少零食他是知道的,他也没管这些小事,可张继科现在又跑过来跟他要吃的他就不懂了。

张继科看出来他的意思,毫不客气地跟他直白点明,“我看你柜子那儿不是有一袋肉脯吗?”马龙一开始还纳闷,“有吗?”可张继科看他的眼神又是一副确有其事的样子。马龙挑挑了眉头,他以为张继科记错了,可在张继科看来却以为马龙在糊弄他,马龙在脑子里再次搜刮一下零星得可怜的记忆,这次突然恍然大悟过来,“哦!”他想起来了。

“是有袋,别人给的,也不知道过期没…”他打开门,从袋子里把真空包装里硬邦邦的红色肉脯拉出来,从头到脚翻了一遍,“应该没过期。”他递给张继科,“你爱吃这个?”


马龙素来不爱吃零食,一口没碰,张继科要他就给了张继科,张继科拿人家东西还嫌弃,“又甜又硬,谁爱吃这玩意儿。”马龙笑了,“那你拿这干嘛?”张继科哼声说“拿去喂狗。”

马龙以为他不好意思承认爱吃零食故意反着说,还笑着看张继科,他一开始以为这是张继科一贯嘴硬的打情骂俏方式,结果张继科还真抱着东西干脆走了。马龙半张着嘴,看他毫不留恋地背影,彻底摸不着头脑了。

张继科发现人没跟上来,回头跟他招手,没切成小块的肉脯像块红色的大板子,在他手里头拎着在脑袋顶上晃啊晃,一大块肉干比他脸都大。马龙摇了摇头,不知道张继科卖什么关子,他就在他后面跟着他。他俩绕过人工湖,绕过食堂,再绕过训练馆,一直绕得七七八八头昏脑涨,马龙终于以为张继科迷路了忍不住插嘴问“你是要去哪儿?”张继科停了下来,说“就这儿,到了。”

张继科蹲到墙角,大半个身子隐进黑暗里,听见袋子撕开肉干往地上倒的声音。马龙走到他身边,撑着膝盖低头一看,笑了,“你还真喂狗啊。”


地上有两只狗,一只大白狗,一只特别特别小,长得都是很温顺的样子,脑袋稍微比身体大一点,不像是土狗的品种。大狗的毛很长,脑袋上的垂下来挡住了眼睛,身上的垂在了地上,毛上面是污灰色的,下面又踩得有一些泥土的棕。它身上实在是很脏,勉强看能看出出来一点新生的白毛,它大口大口吞嚼着肉干,一边撕咬一边喉咙里发出一些悲惨的叫声,生怕被抢走,它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吃的,不知道先咬哪个好,它哪个都咬,一整块肉脯被咬的零零碎碎洒在地上。小狗拽了一块大的肉,啊呜地咬着个角,咬不动,咬半天也只留了一堆口水,只能可怜兮兮地急的嗷嗷叫着,大狗饿的却已经管不了他。张继科捡了片还带着大狗口水的肉干,撕得小小的,递小狗面前。小狗一张嘴就把他手指头含上了,马龙在一边看张继科喂狗,看着看着就被张继科动作吓得毛都竖起来了,可张继科一点也不怕,还乐,一点也不嫌脏的另一只手去揉小狗脑袋。小狗不知道是吃东西还是吮张继科手指头,一脸满足,张继科也很自得其乐,一点要把手抽出来的意思也没有。

可马龙生怕那狗牙齿轻了重了给张继科来一下,弯腰握着张继科手腕轻轻把他手抽出来,把他从地上拽起来,然后拿自己衣角给他手指头挨个都擦了擦。

张继科伸着手,一看马龙用衣服给他擦,立刻就乖了,还有点说不出话。马龙的手指隔着衣服柔软的布料在张继科指缝间穿过,还温柔得有点暧昧。


其实马龙本来不是什么爱狗如命的人,他也嫌脏,只是牺牲一件衣服如果能把张继科注意力从狗身上拉回来他觉得也值,但是想想就好笑,“你去个酒店都挑三拣四,那么脏的狗你就直接把手指头往人家嘴里塞。”张继科不满,反拉回马龙衣服,还带着他的手一起握着,他脸色微微有点不明显的羞赧,故意压着嗓子粗声粗气地,“那我回去给你洗。”

马龙说我倒不是嫌脏,它咬你一口怎么办。张继科乐了,自信满满,“那不可能。这狗跟我亲。”他黑亮的眼珠转着机灵的坏主意,“以前我老从饭堂给它偷吃的。”还没眉飞色舞起来张继科垂着眼睛又颓了,有点难过,他皱着脸想把那种同情心泛滥给挤出去,想作出点成熟无情的模样,可五官又皱的挺纠结的,“估计饿了好几天了。”

马龙故意装成听不懂张继科装可怜的话外音,说也不早了,明天我们再来看他。

张继科也不好意思说,心里还在斟酌着话怎么说,就先点点头,想从长计议,暂时给狗带来了吃的今晚也不用担心了。他俩要走,结果那只小白狗又扑腾着小短腿过来蹭张继科脚踝,似乎是张继科消失太久了,它这回怕张继科走了。

马龙有点无奈,大手捂着眼睛,心里长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把张继科劝走了,结果这狗还知道跑过来撒娇,他心里知道张继科看着硬邦邦,可越弱小的东西就越让他心软,果然张继科跟自己想的一样,眼睛含荡着晶晶碎光,又像求又不像求,眼神比受了欺负还湿漉漉地投向自己。


马龙立马把头偏开。

张继科心虚,声音不敢大,小声试探喊了句,“马龙。”

马龙果决打断他,“不行。”

张继科特别委屈地抬高了嗓子,“我还没说呢。”

小狗一直绕着张继科脚腕蹭,蹭的裤脚那像裹了一团棉花似的,软软的毛里面能感觉到硬的是小狗细细的小骨架,特别小,两只手心虚虚合起来能捧起来那样,张继科是真喜欢这狗,心一扯,也不要脸了厚着脸皮耍起了赖,“马龙!”他叫马龙,马龙不理他,他就一叠声,“马龙马龙马龙马龙马龙马龙马龙……”不带喘气地一口气磨起来。

马龙恨不得捂上耳朵,说你磨我也没用,你一个运动员哪有时间养狗。张继科一看马龙理他了,立刻抓紧时间,一把把狗捞起来,把小狗最可爱的脸冲着马龙捧起来,“能养,许昕家就养狗了。他能养咱家就能养,一样的。”

马龙不为所动,虽然狗挺可爱的,但他一想张继科的话他就立刻更提高了警惕,“那能一样吗,许昕家有他爸妈养,你带回家谁养?”张继科撇撇嘴,“不用你养,我在家我处理,我不在家我找朋友寄养。你家不行那我就带它搬出去住,反正我也有之前租的房子……”马龙隔着狗捏他下巴,语气已经有点不爽了,“你还要搬出去?”


张继科要是不提搬出去马龙还能跟他好好商量。

马龙就一直不太喜欢张继科这种说不了几句就开始说气话的脾气,他不能理解张继科怎么就为一只狗连搬出去的说出来,他拇指轻轻搓了搓继科嘴唇下面连着下巴微微凹进去的地方,有点惩戒张继科乱说话的意味。张继科舔了舔嘴唇,刚提起没开的壶连忙偷偷放下,他转移话题,“反正我要带它回去。”

他态度多坚决,马龙也多坚决,“不行。”

他眼神看着张继科是温柔的,说的话却一点能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张继科被马龙家长独裁似的语气激的背后毛都一竖。不说话了,冷着脸把狗往怀里一塞,力度太大夹着狗脑袋,小狗又呜呜地自己把脑袋钻出来。张继科搂着狗就走。他余光瞥了马龙一眼,马龙没跟过来,他想那就算了。又走一步,马龙声音就压抑着一种克制的但还是不敢挑战的冷冽的凶。

“张继科。”

张继科抱着狗,下一步就怎么也踏不出去了。他背影跟马龙僵了一会儿,他好像很生气地想了很多有的没的,但又好像什么都没想,在狗和马龙之间二选一的命题实在太荒谬,他不想因为只狗跟马龙搞僵,但又不想听马龙话一遇到问题就妥协,僵着半天,他蹲下身放下狗,揉揉狗脑袋,又挠挠狗背上的毛,收了手,跨步绕过狗,也甩了马龙,自己走了。


马龙连忙追过去。

抓张继科手张继科又把他甩了。

马龙哭笑不得,之前发生那么多事也不见张继科跟他闹过一次脾气,这次还真生气了。马龙跟着张继科,语气也很诚挚,“继科你听我说,我刚才态度不好,我道歉。可现在情况养它真不适合,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训练馆这么多人,我们走之前我肯定挑一个靠得住的把狗寄托给他。”

张继科侧脸一点表情都没有,嘴唇线稍微松了点,但又立刻抿得紧紧的。

马龙又尝试拉他一下,再次被冷冷地打一边去。张继科是真生气了,可马龙差点没笑出声。他把道理讲了,张继科现在就是气头上,回去睡一觉冷静了应该就能听明白了。他也不非跟张继科说话了,就一路跟他一言不发地走。张继科一肚子憋屈走得很快,马龙倒像没事人似的不紧不慢跟着,过人造湖时候还提醒张继科小心湖边滑,把他扯到自己右手边,把湖边跟他隔开,就怕他莽莽撞撞脚下没注意滑下去。


直到把张继科送进门。他看张继科头也不回地直接上楼,他笑着也摇摇头,回身也往自己楼走,张继科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回头看马龙,马龙走路也不回头。

他感觉他的生气又不是真的因为生气,但是不是生气,一旦承认是闹别扭这又很丢人。他一屁股坐台阶上,烦躁地挠头发,结果手指上还闻到一股味儿,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才觉得恶心了。他举着手指想马龙说的话有没有道理。

他现在再一想,觉得说不定刚才就是考验,如果抱走了马龙可能也妥协了,但是自己把狗放下来了,那就说明他其实没那么坚持,就像当初马龙不让他打球时候,他是绝对没有放下的。那只狗他也不应该放下的,不论那狗谁来养能不能不饿肚子,至少在那只小狗那么信任他的时候他就不应该放下狗,可是万一真像马龙说的,自己养不好不是还害了那只狗?马龙难道真比他自己还了解自己?


他有点恍惚。

但是举着手指坐台阶的样子又有点傻逼。

等半天没等到他回来有点担心的许昕下楼找他,在楼梯间真好看见这样傻乎乎的张继科,他有点嫌弃,“你举着手指干啥呢?”

张继科吓一跳,连忙收了手,回头一看,乐了,“是你啊,吓我一跳,走路没响的。”

许昕哼了一声,“搞什么呢,大半夜还不回宿舍。一会儿熄灯了你还洗不洗澡了。”

张继科说那得洗,他一步两跳跨上台阶,“摸黑也得洗。我身上有味儿没?”

许昕虽然没闻着,但鉴于白天的气没消,他还是没好气地斩钉截铁说,“有,跟裹了屎似的。”


他就是随口一说,结果张继科还真变脸色了,扯着领子就开始闻。

许昕被他蠢乐了,给他的圆脑勺来了一巴掌,“逗你的。”

张继科摸着脑袋,一边被逗一边被揍,差点要骂人,但一想起来白天他俩还在吵架,许昕还担心他出来找,那这个巴掌就先算了,反正还没他爸敲他的一半疼。

张继科凶狠了一秒钟又皱了皱鼻子,“别闹了,我还有事问你。”

“什么?”许昕还觉得张继科后脑真的圆得挺可爱的,可是没胆子再来一次了。

张继科不知道许昕在心猿意马什么,还一本正经,“你说我能养狗不。”

许昕说,“能。”张继科斜他一眼,“你能考虑久点?不这么应付我?”许昕张着嘴特委屈,“我这是坚定。”他看张继科还一脸我不信你瞎吹的表情,他凑过去点勾着张继科脖子,“我知道你什么意思,我也特别烦一时兴起养了狗没兴趣就扔路边的人,但我觉得你不像是那种人。”张继科琢磨那只稍微大点的狗不知道是走丢了还是被故意遗弃的。他要是能把狗带回去,肯定会给它过好日子,但是真哪天他不在家,小狗找他,丢了,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它交给更合适的人。


张继科揪揪头发,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决定,“算了。不养了。”

许昕也见怪不怪他的反复无常,“那都不是最重要的,反正做了决定就有勇气承担和负责就行。”说完自己也觉得这话说的特别有思辨性,果然张继科眼睛都睁开一点,“你都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操,你说马…那人怎么就想不通。”许昕眨眨眼睛,“你家Alpha?”张继科“嗯”了声,越想越暴躁,“死活都说不通,不让养。”这是张继科为数不多主动提那个神秘Alpha,许昕实在忍不住要八卦兮兮,他想了想,颇为诧异,“敢情你回去就这么两天还跟他因为狗吵一架?”

张继科摸摸鼻子,感觉承认的话这塑造的形象也太惨了,不承认又露馅了。他不说这个话题了,“算了算了,不聊这个了。”他推着许昕回房间。差不多也熄灯了,他匆匆洗完,毛巾把头发擦得半干,他刚把毛巾挂回洗手间,整栋楼所有的光一下就都灭了。


黑暗里许昕问,“你头发擦干没。”

张继科摸黑钻回被窝,说差不多了。

许昕模模糊糊嗯了声,听着声音也困倦了,他翻了个身,柔软的枕头和头发摩擦发出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

在夜里睡意将一切渲染得如同无声流水一般的静。


张继科这晚睡得和醒得都特别干脆。

天初初泛出灰色时候他就没了睡意,洗了把脸,套了个外套,到楼下去晨跑。

那时天还蒙蒙的,光和雾都有,一切都是凉爽的,一切都是潮湿的,一切都是泛着毛毛的光边的。他把运动服拉链往上拉到胸口,偏了偏脑袋。


马龙蹲矮树丛边上逗小狗呢。他拿的牛奶是饭堂的,张继科以前也从饭堂拿这个喂小狗。

他的短袖露出结实又瘦削的有力手臂,衣服下摆收在裤腰里,腰很紧,脊背很宽厚,但背影又很瘦。他的头发是整齐的,黑的乌亮,又有清晨的雾气。

他细长干净的手指轻挠着小狗的下巴,小狗嘴巴边的毛上还沾着点牛奶滴。张继科走过去蹲他边上,马龙瞥他一眼,也没太惊讶,“习惯早起了?”

张继科才不会给自己挖坑跳,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你怎么把它抱这儿来了。”

马龙说不是我抱的,他挠了挠小狗头顶,“早上出来就看见它就在这儿。”

张继科愣了愣。小狗又过来蹭他。他抓着小狗爪子拎起来上半个身子,小狗奶声奶气跟他哼哼叫。马龙说昨晚也没注意,可能一路跟来了。

张继科捏着小狗软软的爪子更不松手了。长长的黑睫毛垂下来,看起来跟小狗爪子一样的柔软。

“马龙,要不……”马龙不让他说话,他揉揉小狗还没巴掌大的脑袋,跟张继科笑着说,“你给他起个名字呗。”


张继科张了张嘴,脱口就要来,马龙连忙阻止他,“你好好想想,认真点起,我才能相信你会认真养。。”

“哦。”张继科闭嘴了。低头又一个劲儿搓狗毛。

马龙说你别急着跟他太亲密,也不差这两天了,过两天带回去好好检查检查。他说是这么说,张继科完全没听他的,还在那儿玩狗。


马龙无奈了,“你跟它玩会儿,训练别迟到。”

张继科点点头敷衍地嗯了声。

等看狗吃饱了,张继科反应过来一回头,马龙什么时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TBC-


嘿嘿嘿,小年夜快乐呀。

祝大家都有福福福福福!

评论(328)
热度(1004)
  1. 嘿先生会写诗的小幼獒 转载了此文字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