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龙獒/校园AU】

前情提要(……我知道实在太久了)

继科跟许昕接力比赛结束,许昕承诺不再主动去找继科(第26章),当天晚上在KTV庆祝后,继科趁马龙喝醉亲了一下他,也发现了自己对马龙的不正常感情(第27章)。继科遇到了绑架,马龙孤身闯入救了他,继科再次发觉自己对马龙的了解太少了(第28章),他更无意间发现了一直很热情的奶茶店老板正是跟马龙有过神秘渊源的陈玘(第29章)。因为马龙妈妈曾经告诉过继科不要在马龙面前提起这个名字(第22章),满肚子谜团但又不敢问出来的继科就这么情绪低落地从奶茶店回到家里。【救命我真尽力了T T】




-30-

 

张继科八点多就回到家了。感觉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他回来第一件事是去洗澡,洗完出来擦着头发回房间,坐在床上翻着书一边看一边心不在焉擦头发,马龙走过去把他手上毛巾接过来,张继科把眼睛从书页上移开抬头看了马龙一眼,松了毛巾。

马龙给他擦头发,他又低头去看书。从回家到现在一句话也没说。

 

马龙看着他手腕上仍然刺眼的伤痕,头发擦得差不多了他又说,“手再擦点药吧。”

张继科点点头。乖乖伸出手让他擦了手腕,又拉起裤脚让他擦脚踝,今天比昨天淡定得多了,脸也不红了,只是马龙一抬头,正好看见张继科黑得发光发亮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马龙呼吸一窒,连忙浅笑带过话题,“今天谁又惹你了吗?”

“没。”张继科摇了摇头,他有话憋在嘴巴里,最后就鼓着一口气,两边腮帮圆圆得吹起,又把话咽了下去。

 

张继科觉得挺悬的,他刚刚憋不住啥话,差点就真问了马龙陈玘是谁。

他觉得他今晚说话挺容易说漏嘴的,索性能不说就不说了。但是眼睛滴溜溜一直跟着马龙转,马龙肯定能看出来张继科是有话要讲的,可万一问到他还没准备好的问题,他也怕没法回答。他俩一个怕被问到,一个怕问出口,遮遮掩掩最后谁都没跟谁说太多话,一个晚上过得都很沉默和压抑,最后也就这么各睡各的了。

 

马龙仰卧在床上,看张继科侧躺着给他留着的背影,心里有点堵。他想要是明天张继科还是这样,后天还是这样,而他如果编不出一个合理的借口让张继科信服,他们万一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冷战起来,那又要持续多久。

 

张继科把被子拉上挡住半张脸,又缩着脖子把脸埋回被子里。

沉默跟一首钢琴曲一样,带着睡意从针脚细细密密缝成的黑夜里钻了进去去。

 

马龙怕的事情没出现,张继科根本憋不到第二天,晚上他憋着话说少了,大半夜梦话说个不停全补回来了。

马龙原本睡得就不踏实,张继科低低的梦话更是让他完全清醒了过来,支着手臂半坐起身,透着外面的光隐约看见张继科脸正皱成一团。他嘴巴张着,一直喃喃地低声叫着周雨,一遍又一遍的,光叫完了名字也不往下接着说。

马龙听不到下文,只觉得名字很熟悉,稍微回忆了一下才想起来张继科喊的是他弟弟。

 

马龙完全坐直了,他抿着嘴唇,眼神怔怔地看着张继科。

 

张继科在做梦,昏昏沉沉的,外界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马龙看着他,很突兀地就把手搭张继科脸上了,手指也有一下没一下地摩挲张继科的侧脸凉凉的皮肤。

 

张继科一直在说梦话,脸色苍白又慌张,眉尖紧紧地拧成一个小窝,随着梦里情绪愈加紧张,连嘴角都要用力地往下撇,却更像微微张开嘴唇撅起嘴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害怕了,生气了,还是委屈了。马龙弯下身仔细看他,手指鬼使神差一般,慢慢地轻轻地滑到了张继科看起来很有弹性很柔软的嘴唇上。

张继科这时候被他摸着嘴唇,像被摸着肚子的婴儿,睡得踏实了点儿,嘴巴安静下来,睫毛也不闪动了,软塌塌地垂着,表情很乖巧。他呼吸出来的热气一轻一重均匀地吹着马龙的手指。马龙眼神幽深地看着他,若有所思,呼吸也跟着他一起慢慢变得平静。

然而却还没静静看他多久,张继科的呼吸突然再次急促,一个抬手紧紧抓住了马龙,他的声音也抬高了,尖叫出来,“周雨!”他一个踩空,惊魂未定地睁开了眼睛——

马龙跟他离得太近,他们两个人都吓了一跳,张继科本能往背后方向一缩,忘了他原本就已经睡在床边了。

他俩都明显感觉到了床单的滑动,马龙迅速反应过来连忙用力拉他,却拽不住他连人带被“咚”的一声,直接裹在被子里一头栽了下床。

两人手倒还扯着。

 

马龙呆呆地看张继科从地板上缠着棉被又坐起来,他的脑袋被蹂躏得乱躁躁毛茸茸的,一只手抱着被子,坐在地板上,一只手被马龙拉着,手臂内侧因为摔下去刮到床沿有点红通通。马龙挪到床边上,探脑袋去看他,“你没事吧。”

张继科还没回过神来,他眨眨眼睛,意识到是梦,松了口气。

“吓死我了。” 

 

马龙把他拉回床上,张继科坐床上,沉默了一会儿,他跟马龙解释说我做了个噩梦。

马龙不怎么惊讶,“你一直在说梦话。”张继科看他一眼,“我说什么了?”

“你叫周雨叫个不停。”马龙提醒他。

张继科点点头,“对。”然后他又沉默了。

 

马龙不知道张继科在想什么。耐心陪了他一会儿,张继科在夜色里看起来细细瘦瘦的,好像还在琢磨那个梦,马龙试探着问了声,要不要我开灯?张继科听见他说话,像没听懂他说啥,黢黑的眼睛转过去,在他脸上逗留着,但一点反应没有,跟魇住了似的。马龙疑惑地又小声叫他一声,“继科?”

张继科“哦”了一声,这才回过神来,“不用。”他说完自己从床上爬起来,到书桌那摸亮手机屏幕,感觉马龙还在看他,他就回头,“你先睡吧,我没事的。”

 

马龙回到被窝,侧面躺着看他,张继科就穿个薄睡衣,坐在床尾低着头用手机。房间里只有屏幕那巴掌大的光,照得张继科的下颌、脖颈和锁骨是亮的。

他收了手机,麻利钻回被窝。盖着被子跟马龙两个人只有脑袋露在外面,脸冲着脸,张继科看马龙还没睡,就跟他笑,不由自主打了个哈欠,“还不睡?”

马龙说睡。

于是张继科又打了个呵欠。他刚从窗边淋了月光回来。连发丝跟睫毛梢都是凉的。马龙跟他离得很近,呼吸间都是张继科刚从外面带回来的月亮和夜色的味道。他忍不住伸手,从自己被窝钻出去,伸进张继科被窝,然后抓到了他的手,他只是看着凉,掌心却是温热的。张继科困倦的眼皮又努力睁开,鼻子发出一声朦胧迷糊的“唔?”马龙手心覆盖着他手掌,说没事,看你冷不冷。张继科点点头,马龙的手心温度比他还凉,像块玉一样的冰冰润润,张继科就反抓回去拉住了他的手。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马龙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这一觉睡得很死,第二天早上马龙根本没听见闹铃声,睡得朦朦胧胧听见接连不断的敲门声,他半睡半醒间只觉得黏黏的睡了一身汗,睁开眼睛却惊讶地发现自己跟张继科已经一个被窝了——

他一手揽着张继科的腰,脸埋在张继科肩膀里,睡得跟揽了个大熊似的。张继科靠着他头顶,睡得很沉,什么都不知道。

 

马龙连忙从他怀里爬出来,看了眼时间知道大事不妙,他跳下床,一边大力拍醒张继科,一边跑去开门。

 

门口秀姨等了挺久,门一打开,她看到睡得短头发都竖起来的马龙,难得露出普通男孩子闯祸时候的样子,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她觉得好笑,又已经猜到了答案,“你俩怎么还没出门?”

马龙有些苦恼说我们睡过了,他回头看张继科已经爬起来了,坐在床上一脸没睡够的样子揉眼睛。马龙又说我们马上就出门。

等他妈妈走了,他就回床边上来扯张继科,张继科是真的没睡够,揉眼睛都揉出眼泪了,眼皮肿起来看起来可怜兮兮既无精打采,又像兔子一样红彤彤。即使看到时间来不及了也没太大反应,“反正都迟到了。还不如睡够。”他又往回躺,他以为马龙会拉住他不让他睡,结果马龙还真松手了,他一个后仰倒在枕头上,差点磕到头,吓得也清醒了一半。

 

马龙正沉着脸看他。

于是张继科尴尬地揉了揉鼻子,“好了好了。”他故意大声说,“起就起。”

马龙给他递了只手,让他拽着爬起来。

 

他俩夹着书包,一边穿外套一边在鞋柜边踩球鞋。张继科已经把门打开了,冻得哆嗦,缩着脖子跺着脚叫马龙快点出来。

马龙没出来,秀姨出来了,拉着门把,叫继科回来,她把着门,跟张继科笑着说:“我帮你俩跟你们班主任请假了,你俩早读不用去了,回来把早饭安稳吃了吧。”

 

 

-31-

 

张继科闻言先是愣了一下,他去看马龙,马龙点了点头,伸手去拿他书包,“进来吧。”张继科跟着进门,脑子里面只有一个瞬间想的是那他为啥不多睡会儿,然后又好奇别的,他问秀姨,“我们老师怎么说的。”

秀姨回厨房盛粥,听到继科奇怪的问题,她回头,没太懂,“她什么也没说啊。”秀姨笑得很温柔,以为继科怕老师,就安慰他,“家长开口,老师不会不答应的。我做这事熟得很,小龙起不来时候我帮他请过好几次了。高三嘛,当然要吃饱睡足。”

张继科听到马龙也有起不来的时候,还让秀姨给他请假,张继科都没活这么爽过,便吃惊地拿眼神问他,秀姨说真的?

马龙接触到张继科眼神有点挂不住面子,也不回答张继科,只是扭开眼神喊了声,“妈——”他拉长声音。秀姨听到笑得更灿烂了,“小龙不爱我揭他短。”

 

她把两碗粥端到桌子上,她推一碗到继科面前,“你爸上班也早,平时我都一个人吃饭,做的简单。不过好在趁热。”另一碗她推到马龙面前,马龙正在剥鸡蛋,粥先放在了一边。张继科捧着碗就开始喝,秀姨看他大口吃东西的样子遭人疼,忍不住摸了摸他头发,张继科嘴唇一圈沾着米汤又油又亮,被人摸头不知道发生了啥,抬起脸,秀姨冲他笑,“秀姨给你拿点咸菜,要萝卜干要榨菜丝?”

张继科弯着眼睛说都行。秀姨说那好,都给你拿点儿。她旋身进厨房,马龙把剥好的鸡蛋递他面前,张继科点点头,马龙就放他面前小碟子里了。张继科又低头啜着粥,声音挺小的,“可是我老师不知道我有妈啊。”

 

马龙一边剥第二个鸡蛋,不动声色瞥了他一眼。秀姨开着冰箱往碗里倒榨菜丝,听到这句话手顿了一下,眉眼更柔软了,她声音轻轻地,“那怕啥 ,你看你爸早出晚归的,以后跟你老师打交道的不都是我。”她把咸菜端进来放桌子上,“迟早要跟你们老师认识的。”

“哦。”张继科觉得也有道理,马龙正好剥完第二个光滑透亮的鸡蛋,又递张继科面前了,张继科又点点头,马龙憋着笑又放他面前碟子里了。张继科拿勺子盛了半勺小菜,马龙剥第三个鸡蛋的手臂稍微挪开点,把粥碗让出来,张继科就把勺子里的咸菜倒马龙粥里了,盛第二勺才给自己。马龙鸡蛋越剥越快,第三个送到他面前时候张继科立马摇头了。马龙这才收回来自己咬了一口,一口咬掉半个,蛋黄落了一点酥渣在洁白弹性的蛋清上。蛋黄有点噎,他端碗喝粥。秀姨坐在他俩对面,心满意足地,“真没想到你俩关系能这么好。小龙也学会照顾人了。”马龙差点噎得喷出来,张继科嫌恶地抽了张纸巾塞给他。

马龙觉得今天留在家吃早饭这个决定特别脑残。

 

张继科咬了口鸡蛋,看了看马龙,又看秀姨,“他不一直这样?”

秀姨笑得时候有一个角度跟马龙简直一模一样,张继科有点看呆了,然后听秀姨说,“马龙以前从来不照顾人的,我行我素的,也就这一年能好一点儿。”秀姨拖着下巴看她的两个儿子,越看越满意,“我以前就想马龙要是能有个弟弟,性格说不定还能好点儿,果然不错,现在有个弟弟人都成熟了不少。”马龙假装鸡蛋噎得慌,轻咳一声。

 

张继科也挺尴尬的,纠正道,“秀姨,我是哥哥。”

 

秀姨愣了一下。

然后一拍脑袋,“哎对对,我是知道的,我怎么老记混。”然后她也没像多懊恼地笑着说,“还抢着当哥哥,当弟弟让马龙照顾你多好。”张继科嘴里塞着鸡蛋含糊不清说当哥哥可以让他听我的话。

 

秀姨一听就笑了,“你还让他听话,小龙这孩子从来就没听过话。让他干啥他就反着来。非气死你不可。”

张继科鸡蛋还没咽下去,一听眼睛就睁大了,“怎么可能?真的假的。”

秀姨给他倒了杯温水让他慢慢喝,别噎着了。秀姨还跟他讲了很多很多马龙小时候又倔又难管的事,连打球打输了跟在别人屁股后面哭着要重打的陈年老账都翻出来了。张继科想象一下马龙哭的样,憋不住要笑,脸都抽筋了。

马龙脸色越来越黑,一开始他还想阻挡一下他妈放飞自己,结果后面发现全是徒劳,他就认了。最后时间实在不允许,两人要出门了,秀姨跟张继科还依依不舍,秀姨说你要是爱听,我找点他小时候的照片,晚上给你讲。

张继科诶诶地答应着连忙点头,马龙砰地就把门关上了。

他扳着脸,冲着张继科挑眉,“差不多就行了,听够了吧?”

 

张继科对着他的脸就当场笑喷,捂着肚子弯着腰笑得前仰后合的。

马龙忍不住松了神经,无可奈何地瞥他一眼,“有那么好笑吗?”张继科笑得两边眼角都卷起来了,说不出话,勾过来马龙脖子,脸埋他肩膀上继续笑。马龙只能无语又无奈地往反方向偏了偏脑袋,免得张继科头发戳得他痒。

 

张继科觉得刚才饭桌上那情景特别像见家长,马龙的底全在他那儿抖泄了。

他笑得没力气,挂马龙肩膀上,“你没真生气吧。”

马龙看他一眼,笑了笑,“没。”

张继科又问,“那你以前真那样?我看不出来啊。”

马龙自己也承认他小时候是挺难管的,他妈现在能愿意说,也说明以前那些事都翻过去了,他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真生气。

 

张继科跟马龙眼神接触着,对视了很久,好像气氛有点旖旎起来,视线黏着得有点肉麻,可是谁也没先移开。张继科颓废地想,他俩越来越亲密了,自己也越来越得寸进尺了,他不再看马龙,垂下眼睛,落寞地自己想,他想要的太多了。

 

张继科昨天给周雨发了信息,周雨都快到中午了给他才给他回信。张继科最后一节课之前的课间就去找马龙了。

马龙正在给方博讲题,题不算太难,马龙明明觉得自己已经讲得够明白了,可方博钻牛角尖,又把马龙给问糊涂了,马龙盯着解题步骤,他感觉方博的问题有漏洞,但是他又说不出来漏洞在哪里,两个人围着桌子边盯着题一声不吭,马龙脑子一直飞速运转,好不容易突然有点灵感,还没来得及抓住,张继科来找他了。

马龙思路不舍得断,眼睛迅速飞门边上的张继科一眼。

 

主要是最近张继科来找他频率太多了,还都没啥正事。马龙舍不得手头的题,跟来通知他的妹子说,“你帮我跟他说我没空,中午我去找他。”说完又低头跟方博埋着脑袋看题。

 

方博有点看不下去,战战兢兢问马龙,“你真不过去?”马龙刚想说等做完题的,可嘴还没张开,后面教室门边上,突然有一声很响的低音炸弹,砰一声原地炸了,吓了他一大跳。

 

是张继科扯着嗓子怒吼了一声,“马龙!”

这一声扔下来整个教室都静了。

 

马龙甚至已经感觉到全班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他一秒也没耽搁,扔了笔穿过去人群抓住张继科胳膊就把他拽到楼梯拐角了。

 

马龙瞪着他说,“谁都没聋,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张继科也很理直气壮,“谁叫你不理我?”

马龙想了想,的确也是他先理亏在下,就不争了,问他“你找我有事吗。”

张继科说,“我下午要去找周雨。”

马龙说好,然后又要回去了,张继科眼珠气得收缩,抓着他手臂把他扯回来,火又上来了,“我说完了吗你就好?”

 

马龙挑挑眉,张继科这通火气来得莫名其妙,马龙自诩也不是什么易燃易炸的人,但被张继科一来二去这么刺激,也感觉太阳穴青筋突突跳起来。可是想到那次张继科崴脚的前车之鉴,他要是真跟张继科吵起来,最后还是得他哄,哄起来还更麻烦,他强行把胸口堵在那儿的闷气咽下去,叹了口很长的气,语气才好一点,“好吧,那你说完。”

张继科凶完就知道错了,想软下声音,又有点不好意思,莫名其妙就语气纠结得很别扭,“你陪我去吧……吗?”语气一开始像命令又连忙改口成请求,怪异得有点可爱。

马龙短暂想一下晚上本来要做什么,觉得今晚没什么任务,就点点头,“行,那放学我去找你。”

张继科也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嗯了声,“那中午也一起吃饭啊。”

 

张继科回去瘫在椅子上,过了一会儿回头叫后座的男生借错题本他看一下。对方摸不着头脑地递了过来,张继科接了趴桌子上翻了会儿,不是很满意,“有没简单点儿的?”

后座男生瞥了他一眼,扶了扶眼镜,然后偷偷摸摸把他同桌柜子里的本子抽出来给他了。

 

张继科抄了道题,夹在书页里,等着马龙中午来找他。

 

一般是张继科去找马龙的,马龙等张继科下来一等就等了半个多小时,教室里人都走空了,他把一套文综的选择题做完了,第一反应是自己效率怎么变这么高,一看表才想张继科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他就上楼了。

张继科撑着下巴,转着笔,指着桌上摊着的纸跟他说我这道题不会,你会不会。马龙说这理科东西你问我干什么,先去吃饭吧。他去拉张继科手,张继科把他反拽回来,坚持道,“做完再去。”马龙无奈了,只好反跨坐在张继科前座,“那我等你做完。”

 

张继科把纸反转到马龙的视角,“不难的,你试试。你不是学过两年理科吗。”马龙尴尬地说我早就忘光了,张继科又把课本掏出来, “我把公式翻给你就行了。”一句接一句几乎就是逼马龙不做不行了,马龙无可奈何,看了眼张继科给他抄的公式,又看了眼题,他拿起笔,凭着记忆和感觉试着算了算,好像思路也能走得通。

张继科托着脑袋看他一脸认真严肃地做题,看得正出神,马龙突然抬眼睛跟他对视,张继科吓了一跳,“啊?”马龙问,“选C?”

张继科说“嗯。”然后他眼睛转了转,马龙没揣摩出他这反应什么意思,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选C对不?”张继科这才假意开始翻习题本看参考答案,他声音有一点点不明显的颤抖,“你还是直接说答案吧。”马龙手指压着算式等号右边的数字,“520。”

他把三个数字拆开念了出来,张继科听完立刻把书合上了。

马龙问,“对不?”

 

张继科眼角突然泛起一点微微的粉色,他面色不太正常地说对。然后快速收了书,拉了马龙的手说,“不算了不算了,好饿,吃饭去吧。”

 


-32-

 

周雨刚下课就被许昕叫了出来。

教室里面十分喧闹,吵得他皱了皱眉头。从摆的乱七八糟的,竖不成列,横不成排的桌子间挤过去,撞到桌角,弄醒了趴桌子上睡觉的人,那人抬起头看他一眼,周雨觉得他看起来莫名眼生。他再抬头看门边上的许昕,他后面有一块阴暗的天空,可周雨明明记得上课前还是晴天。

 

许昕不像以往笑得又痞又潇洒,嘴角抿着,神情严肃。

周雨觉得有点压抑,“怎么了?”

许昕说你哥出事了,快跟我来。

 

周雨连忙跟着许昕脚步追过去。

天突然开始下雨,他每踩一步都带着泥。他低头看自己的鞋,泥渍溅到他白色的球鞋上,他的裤管也沾上了干涸的泥巴。周雨想去把他抠掉,许昕在前面突然说,“再不快点就来不及了。”

周雨连忙又跟上去。

 

“我哥怎么了。”周雨忍不住问。

许昕在前面飞速带路,闻言微微偏头,“他被坏人绑架了,打断了一条腿。”

周雨听完就抓住许昕的袖子,“怎么可能,我哥是运动员!”

许昕冷笑一声,甩了他的手,“对啊。所以才会打断他的一条腿。他就不能跑步了。”

周雨信了,他倒退一步,然后着急地问许昕我哥现在在哪儿。

许昕指了指前面的一间黑乎乎的车库,铁帘落了一半,从露出的一半往里看,黑乎乎的,像被几千几万层乌云压着。周雨咽了口口水,他又确认一遍问题,“在这里吗?”

许昕眼神看着前方。点点头,“在里面。”

 

周雨看看他,又看那个车库。他眉头一皱,“可是你怎么会知道我哥出事。”

许昕垂眼,冷漠又可怖的眼神从他脸上慢慢扫过,周雨意识到不对,连忙后退,却被许昕大手一伸狠狠抓住脖子。周雨连忙挥着手想挣扎,却被更紧地锁住了咽喉,许昕手上用力,周雨脸色发白,无法呼吸,许昕冷笑着说,“你哥逃出去了,但他救不了你,他一样会很痛苦。”他的手指像鹰爪一样又有力又修长,周雨扳着他手腕的细弱手指已经没了力气,却突然浅浅地微笑了,“原来我哥没事,那就好了。”他慢慢闭上眼睛,手也从许昕的手腕上滑落下去,最后坠砸在了半空中。

 

“……”

 

马龙听完张继科的噩梦,一下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

“还,挺有剧情的。”

 

张继科摆了摆手,“我今天醒来再回想也不知道梦的是啥玩意,但昨晚真被吓着了。”

马龙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张继科揉着头发敷衍说,“可能吧,那天那事挺吓人的,而且我对许昕印象也不太好。”

他俩停在红绿灯前,绿灯刚倒数完熄灭成灰色,红灯亮起数字往下倒数。面前的车像奔腾的浪一样从他们面前拦着的马路上涌驶过去,喷出热闷的汽油味。

马龙扭头问张继科,“对了,你和许昕怎么认识的?”

张继科看他一眼,“他是周雨同学。你认识?”

“不认识。”马龙想了想说,“不过之前听说过一些事,你还是别跟他走太近了。”

张继科心想我避他都来不及,还走太近,不过转念又一想,他带点暗示性地问马龙,“什么事?”马龙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皱着眉头说,“你别管什么事,反正避着点就对了。”

张继科啧道,“你还不好意思说,我知道啊,他喜欢男孩子对不对。”

话一说完,马龙就扭头盯住他了。

 

马龙眼睛跟鹰盯着猎物一样,又凌厉又严肃,张继科被他眼神攫着,先是紧张地拿舌头顶了顶唇角,舌尖舔过下唇,有些掩饰性的小动作。然后又轻松地咧嘴笑了。

他摆摆手,“你别误会,我跟他没那层关系。”

 

他说完话扭头看倒数红绿灯上红色的小人张着手张着脚地亮着着,忽然抿了抿嘴唇,又加了一句“是挺恶心,喜欢男的。”他说这话时候肠是硬的,但是心是虚的。他想到自己偷亲马龙时候那个仓皇的样子,他用最直白的话骂自己,他想把自己跟许昕划分开,又怕从马龙嘴里出现这句话,杀伤力和他自己说又不一样。

可马龙态度却比他温柔,“还好吧。”他说的清清淡淡,“倒不是因为这事。”

张继科突然扭头看他,像被打开了开关,“你不觉得恶心?”他没能立刻得到答案,绿灯亮的时候马龙把他拉过了马路,马龙是隔着衣袖去拉他手腕的,隔了好几层布料,体温和暧昧都被消解掉了。

马龙过了马路就把刚才要说的话忘了,可是张继科又拉住他,很不依不饶,“你不觉得吗?”他对这个答案执拗得程度险些就要将自己的心迹通通暴露,可是马龙每到这个时候又粗心得超出以往,什么都发现不了。直到这时候被质问他也只是有事说事,一点也没有从张继科的反应衍生出去,去多想一些别的。

 

“喜欢谁都无所谓,只要认认真真。”

马龙很正经地说。张继科以为他在告诉自己一个秘密。他睁着眼睛听得很认真,马龙说完了,他睫毛细微地抖了抖,把眼睛睁了太久的酸涩悉数抖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想脱口而出郑重承诺我会认认真真的,但是马龙的话又和他没关系,他不想自作多情,又怕错过一丝一毫的机会。他只觉得他的每一分每一寸情感都被擀成一张薄薄的翻来覆去的煎饼,在哪里停留久了都会烤出来一团焦糊的黑,又像很长的剪不断的软塌塌的草,被风吹得从左边倒到右边,齐刷刷地每一刻都在颠覆前一秒的所有想法。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因为多少度的认真才会出现,但至少这种无法抑制,会让他产生这种如同被烦躁的汹涌一遍遍碾压撞击的感情焦虑的人,马龙是第一个。

他每天都因为傻愣愣地看马龙发呆而泄了一百次底,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互相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撑下来,他手指上拴着风筝的细线,风筝已经看不见,只有时不时线把指腹勒出痛觉时,他才会像才睡醒一样恍然大悟风筝还在,而至于悟的是马龙知道还是马龙不知道,那反复纠缠的思绪就又归回了那一片长长野草在风中摇摆一般的周境中,他猜测着马龙对他的感觉,想把心思揉成一团废纸扔掉,却又置身在一场更大的风雪。

 

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就是为了一秒巨大的快乐,才心甘情愿在漫长又粘稠的烦躁的负面情绪里焦灼地等那渺小的一丁点狂喜。

刻骨而又孤独寂寞的喜欢说白就是一场彻头彻底的灾难。可又好像没人愿意幸免。

 

他们离周雨学校还有一条马路距离,张继科说我自己过去,你在店里等我们。

马龙说你们喝什么,我先点。张继科说“我跟你一样,给小雨点个奶茶就行了”。他看马龙眼神是记下来了的意思,就回身说那先过去了,刚要走马龙牵了他背包背带一下,又把他扯得脚步顿了一下,张继科顺着马龙的方向侧过身,笑了,塌下肩膀把书包滑到了马龙手上,马龙点点头,“我就在这儿等你,有事打电话。”他把张继科书包背身上,看张继科过了马路他才推门进店。

 

张继科到周雨他们班没找到周雨。一边发信息问周雨去哪儿了,他一开始心情还是很平静的,只是当一看到周雨和许昕站一起时候,他一下子浑身毛全竖了起来,昨天的梦境还依稀能见,没缓过气来的梦魇又被再一次加深加重,此时周雨脸色闪过的慌乱之色和许昕一下聚焦在他身上的眼光露出的笑容,都让张继科脑子的神经一下子拉紧。

 

周雨是完全忘了今天他哥要过来这事了,事已至此,他只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他回头小声跟许昕说,“许昕你先走行不?”他虽然一直以往在两人关系中处于单恋劣势位置,但因为性格使然也极少低声下气,这次难得一次服软,可许昕却不那么容易打发。

许昕很高兴和张继科的再次相遇,即使张继科瞪着他的眼睛里都是火,许昕脸上却笑意满满,遇到张继科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同以往的难缠,不同以往的无赖。

张继科眼神盯回周雨身上,知道到对付许昕最好的方法只有无视,他刻意忽略许昕,已经尽量把语气放平和,“周雨你过来。”

周雨连忙过去,却被许昕干脆地扯住手臂拽了回来,许昕冲他挑挑眉,“你干嘛这么听他的?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周雨眼角瞥了一眼张继科,甩了甩手,低声跟许昕说,“你要惹他生气,别拿我当道具。”他冷冰冰地再用力一甩许昕还抓着他的手,语气斩钉截铁地重复一遍:“松开。”

 

许昕力气很大,没那么容易就能甩开,周雨越紧张,许昕越笑着灿烂,打趣他,“他不在时候你缠着要跟我玩,他一出现你就对我这么苦大仇深。为什么?你很怕你哥知道……?”周雨咬牙切齿说你快闭嘴,许昕笑意盈盈,仿佛恍然大悟,他一手拉着周雨不松,一边抬脸冲着张继科打招呼,友好的老熟人的样子。

张继科皱了皱眉头,这要是之前他就动手了,可是一想到上次跟许昕动手没落到好处,再又因为手上伤痕还没褪,他是有直觉的,他记得上次许昕看见他脖子上牙印的反应,他就不太敢让许昕再看到他手上的绳子印。下意识把袖子扯紧,他捂着手腕,只是语气不善地质问许昕说你还算不算男人。许昕笑着说我当然算,张继科抬着下巴指着许昕拉着周雨那只手,微微有些烦躁,“你跟我保证过你不招惹周雨的,你说的话是一点也不作数的?”

周雨听到这里愣了愣,反应比许昕大,他猛地回头看许昕,许昕正好也看他,跟他耸了耸肩,一副“看吧,我没说谎”的无奈样,于是周雨眼色有些失落,只是没什么精神地跟他小幅度摇了摇头,许昕明白周雨什么意思,于是挑了挑嘴角。周雨背着张继科,张继科看不出来周雨对许昕使了什么眼色,只看到许昕得意洋洋地笑,他更生气了,只是火还没发,许昕便开口阻止了他,“我说话当然算话。”他松了手,可周雨仍然愣愣地抬头看他,许昕跟他说,“过去呗,你哥不叫你呢吗?”

周雨还有点愣,直到张继科不甚耐烦地又叫了一声,周雨才过去。张继科直接把周雨肩膀搂过来,把他护在自己怀里,可周雨拧着肩膀又挣脱开走在了前面。张继科僵着手臂,撇撇嘴角,也没再搭上去。

许昕走之前喊了一声张继科。

张继科不耐烦地回头。许昕笑得眉目温善,“我是不是也说过如果你主动找上门来我就不会轻易放过你。”张继科眉头一紧,这个词莫名地刺耳,他像野兽嗅到点开战前的味道,迎敌的眼神倨傲又挑衅,“那你想怎么办?”

许昕笑意更深,他摇摇头,比张继科心平气和多了,“这次先攒着,以后再跟你算。”


-TBC-

评论(298)
热度(456)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