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程会有很多不快乐,但终究会是幸福的

勇【伪兄弟/校园AU】

-24-


一个星期久雨不晴,张继科他们的训练移到了体育馆室内。马龙也没法晚上在操场上背书了。他那段时间都一个人放学回家,校园的道路上挤满的都是缤纷多色的伞,伞面与伞面交接处,缀下一串打湿肩膀和发梢的水珠。他走的时候经过操场都会看一眼,主席台和草坪全都蒙在一片水雾中,比一切都遥远,柔软的草丝挂着水气,跑道上的灰被冲干净后红得更鲜,那儿平日多热闹,在雨里一个人都没有。

张继科也趴在体育馆二楼的玻璃窗往外看,雨水画脏了透明玻璃的脸,像一层层的波浪。窗外不间断的雨丝像挂下的帘子,乌云掩着潮湿的大地,眼前的世界是灰色的。他们在室内跑步和锻炼,空气被汗味和胶具器材的塑料味道搅拌得浑浊像过期的罐头,闷热而烦躁。他把窗户打开了条缝,新鲜空气和冰凉雨丝一起飘进来,被风吹散在他的脸上,他稍微直起身子贴近了窗户,看见楼下操场旁边的跑道上,有一把黑色的伞,一个清瘦的人,伞沿下掉下来的雨珠在他白色的运动鞋边溅起水花,在全部人都在低着头埋在伞下匆匆行路的时候,只有他停了下来。

张继科隔着窗户,手指头轻轻点住马龙在楼下缩小的轮廓。这个世界只有他指头点住的那个地方是晴天。


张继科回家时候看到树下绕着树打着转毛都淋得湿透的小狗,他撑着伞蹲下来逗了一会儿狗,走的时候把伞留树边上了。他本来想一鼓作气冲回家去,但是雨又加大了,他没办法,只能返回头躲避在体育馆门口。等他回去体育馆大门已经关了,他就在门口的楼梯上坐着等雨停。


马龙回家后先洗了个澡,今天雨太大,风吹得雨从伞沿飘下进来,伞都挡不住。衣角裤子都被斜飞过来的雨打湿了。洗完热水澡以后,又喝了杯温水,才把冻得不行的身体暖和过来。看了看表,张继科还没回来。他回房间给他发了条微信。

“怎么还没回来?”

张继科回信息回的很快,“没伞。”

马龙回忆了下早上出门的情况,不可能啊,又发信息过去,“你伞呢?”

“借别人了。”

“……”


马龙省略号的潜台词通常就是“你傻逼吗?”他是一点也搞不懂张继科那个暴躁起来没人拦得住,柔软起来比少女漫画里的女主角还天使的性格了。把伞借别人自己回不了家这种剧情脑残剧里都没有了,张继科还能做得出来。他都不知道下一句该接什么了,还好张继科的信息过来了,“我在体育馆,你来接我不?”

马龙回了句“接,原地等我。”但还是觉得怪异,又补了句,“你等多久了?怎么不早叫我过去。”

看张继科的信息都能想象出屏幕那头他满不在乎的无赖样:“我就想看看你啥时候能想起我。”

马龙又在心里骂他蠢,回的是一串:“……”


马龙不仅带了把家里的长柄大伞,还给张继科带了干燥的新外套。衣服上全是雨淋的湿点的张继科连忙把新外套披上,换完衣服马龙给他递了保温杯。马龙看他一点也不怕烫的大口咽热水,挺惊讶的,等他闲得无聊时候四周看了眼,随口问道,“伞又借给妹子了?”

张继科挑了挑眉,没说话,他撩妹成性的印象估计早就在马龙脑海里根深蒂固了,马龙每次拿这件事跟他开玩笑,他都觉得马龙像吃醋。他也不否认,也不解释,故意跟马龙搞误会。马龙直接就当他默认了,看他拧上杯盖,问他,“还冷不?”张继科说不冷。马龙就在屋檐外抖开了伞,把张继科拉到手边,搂着张继科肩膀护到怀里。他第一次难得这么主动跟张继科肢体接触,就算伞很大两个人并排也不会湿,他还是往马龙那儿又挤了挤。


他们在夜幕四垂,路灯映着雨丝的街道上走回家。挑没被水淹的地走,有时候落脚的地方太小,他们撑着把伞往水坑对面跳时候晃晃悠悠,张继科跳的步子大没站稳要一脚踩进水里,马龙连忙递给了他一条胳膊扶着,张继科扶着他手臂,他们两个傻笑着忽然脸对脸就对视了,张继科看着马龙在路灯下离得多近都看不见毛孔的白净皮肤,马龙看着张继科浓密漆黑的纤长睫毛,张继科微微张了点唇,马龙把他扶稳于是收回了手。


其实好几次马龙只要再往前一步,他们都可以走向不可收拾。但马龙每次转身都很及时。


张继科小心翼翼挑了落脚的地方,跟肩膀边上的马龙说,“我一开始没打算把你当兄弟的,我只是不愿意看我爸一个人而已。我妈都开始新生活了,我不想我爸一个人单着。其实我一直不觉得我需要谁来陪我,我从小什么都是自己做的。”马龙撑着伞没接话,张继科微微侧着身子,一边跟他说话一边走路,停顿很久,像是没说完,但是又没有下半句,马龙看着前方雨花一朵朵绽开的夜路,一抬眼皮刚想说让张继科走路看路,就听见身边人那个微哑的声音带着点羞涩的笑意,“不过我现在才发现多个人其实也不错,至少这么冷的晚上不用淋雨回家了。”

马龙只是笑了笑,把伞往张继科那边送了点。张继科偏头看马龙出现得太短暂的笑容,他突然想到马龙从来没跟他提起过自己的事,于是追着问,“感觉你也不像是个需要个哥哥弟弟的人,你当初是怎么想的,有期待过我什么吗?”

马龙笑着问他,“对你吗?”语气好像有很多无可奈何的意思在里面,张继科一开始在马龙面前是没什么自卑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重视他,越来越依赖他,越来越看到马龙不特别张扬出来的优秀和与众不同。张继科揉了揉鼻子挺不好意思的,“也是,你对我还能有什么期待,我还没帮你什么,出事都是你帮我的。”

马龙声音轻轻地,慢慢地,“不会啊。肯定也有的。”

他们一步步往前走,不远处一幢幢楼房的窗户中映出千家万户的灯火,混在那片明亮中的其中一盏就是属于他们的归途。


马龙说,“我当然也有想过,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让我妈失望了,至少还有那么一个人不让她绝望。”

张继科听到这脚步突然停了,马龙在他头上撑着伞,自然也要停下脚步回去看他,张继科对这个回答特别无语,舌尖在里面舔了下嘴唇,无奈笑道,“你逗吗?我只会让她更绝望吧。”

马龙点点头,“也是哦。”

伞的圆顶在他们头上撑出一片没有风雨的穹庐,马龙放弃得很干脆,“那还是不指望你了吧。”


-TBC-


评论(74)
热度(374)
© 会写诗的小幼獒 | Powered by LOFTER